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23:03:46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支離破碎而又斑斕的世界
  4. 第一章(改)

第一章(改)

更新于:2018-03-15 21:35:43 字數:2825

  序:

  今天,又有人跑到我面前拿著刀之類的嚷嚷著。

  在我看來這無疑是令我費解的,普通人肯定不可能遇到的吧。

  不過這畫面我已司空見慣,不多時那人就被我收拾掉。

  一切都和往常一樣,只是我的心卻變了。

  如同紅酒加進熱水一般。

  如同爛根了的樹木一樣。

  第一章

  “終于,醒了。。”

  緩緩醒來,也不知睡了多久,只覺得天旋地轉,全身傳來陣陣刺痛,疼的簡直快哭出來。

  隨著疼痛漸漸減輕,這才敢扭過頭去,入眼即是一位年輕女人。

  一雙帶著些許霧氣的黑眸透著悲傷,美麗的臉蛋也顯得略有些憔悴,面對這樣的年輕女人,總覺得我應該做點什么,我忍著還有些疼痛的身體,從床上坐了起來。

  “嗯,醒了,感覺睡了一個世紀那么久,你也不要在流淚了,在我的認知中你算是我見過的最漂亮的那種了,哭花了我作為一個正常的男人是不希望看到的。”

  年輕女人聽完輕笑了幾聲,也不知是自嘲還是真的覺得好笑。她擦了擦那動人的雙眸,一陣悅耳的聲音傳來。

  “劉宇,你知道嗎,我很擔心你,都睡了快一周了,當得知你要去那里的時候,我真是。。”

  說著年輕女人,眼里霧氣頓升,總覺的有些不妙,我最終還是先開了口。

  “你不需要自責,看來你應該是認識我的,這份記憶的不協調感,我能感覺到我一定是少了什么,你能這么待我,我就已經滿足了,還有能說明一下我要去的那里是什么嗎?”

  年輕女人聽完沉默不語起來,我也不好意思再說什么。

  良久年輕女人終于有所動作,抓起來我的手放在胸間,之后又是一陣沉默,最終我還是忍受不了這種沉默,又再次先開了口

  “我如果說錯了什么,別介意,我其實是個很不會說話的人。”

  “別說不會說話這樣的話了,你并沒有錯。你的性格也是一點沒有變,還是那么隨和,你應該是失憶了,那我就先自我介紹一下順便說說現在的大概情況,我是你遠房表姐,你爸讓你住在我這里,你爸爸他要出差個2年多。那里是哪里,你總會知道的,雖然我并不希望你知道,你想問我記憶如何找回的話,對不起,我也不知道。”

  年輕女人的這幾句話讓我一時有些失神,作為政治家的爸爸出差2年,應該是很重要的事情吧。

  失憶的期間看來發生了許多許多吧,畢竟我可完全不知道我有個遠房表姐。

  再看年輕女人......該叫表姐了,總覺的她心事重重的樣子,不過看起來她已經下定什么決心,比剛才更加的堅定了一些。

  現在才好好打量起表姐,雖然穿的是男裝,但我還是能看出,表姐身材果然如同面貌一樣完美,有種如同夢境的不真實感。

  如果說這是一場夢的話,或許我并不會很驚訝,這一切來的都太過突然,猶如高速飛行的子彈般突破了我極其普通的生活。

  但我卻并不討厭這種感覺,也許我心里一直希望能發生點什么吧,比起那極其無聊的每一天,恐怕大多數的人都想發生點什么吧!“你不需要說對不起。那么,能告訴我,我的記憶究竟失去多少嗎?”

  貌似問了個毫無意義的問題,但人總是想讓事情順著自己希望的方向發展,我也不例外,也許她會知道的也說不定這樣的想法充斥著大腦,不過現實大概不會如同幻想一般那么一帆風順就是了。

  “多少記憶?我怎么會知道呀,那應該問你自己吧,我能告訴你的只有現在是06年這一點。”

  少了七年的記憶嗎?不對,恐怕不是這樣,我不是少了七年記憶,而是少了其中的一部分,特別是最近幾年的部分。

  以前生病去醫院的時候聽醫院里的醫生說過記憶分為三個部分:識記、保持、回憶和再認。

  識記是記憶的開端,是對事物的識別和記住,并形成一定印象的過程。保持是對識記的一種強化,使其變成人的經驗。

  再認是經歷的事物重新出現時,能夠被識別和確認的過程。

  回憶則是對過去經歷的事物在頭腦中的再現過程。

  但我現在卻無法對某些記憶進行回憶和再認這一部分,如果無法進行這一部分那便是遺忘或者叫失憶吧。

  說到底甚至我不想恢復記憶的可能性也是有的,因為即便是正常人如果覺的感知過的事物沒有記憶的必要那么勢必也會遺忘。

  記憶的事情還是先不想了,既然我不記得最近幾年的記憶,那么我媽媽就可能已經回來了!想著有些激動起來,不過我又壓抑住那激動的心情。

  媽媽她恐怕只是不想看到如此沒出息的兒子才出走的吧。

  “我的媽媽回來沒有?”

  我感覺到表姐手突然抖了一下,頭部也略微的低了下來,但不一會好像釋然了一般。

  “看你這態度,看來你母親是發生了什么,道歉,身為表姐的我,一無所知”

  果然是這樣嗎,看來表姐并不知道,以我的性格果然是不可能告訴別人這等事情的,這性格還是沒有變呀,媽媽也還是沒有回來,不然爸爸也不會出差了吧。

  “沒什么,其實我才應該說道歉,讓你尷尬了”

  “你呀,劉宇你還是那個樣子,那么隨和,這樣真的是你的真實想法嗎?”

  真實想法嗎,作為一個已經失去了記憶的人,什么想法是真實,什么想法是虛假,這些又如何證明呢?

  “只是我覺的應該這樣說,所以這樣說了而已”

  “你那隨和的性格我果然還是沒抵抗力,總之你沒事就好,劉妹”

  沒有抵抗力?第一次聽人這么說。

  可我感覺這樣的性格并不完美,而且這性格也對持有這一性格者沒有任何好處。不過這劉妹...

  “劉妹?你是我的表姐,不可能不知道我是男的這一點才對。”

  “上周以前當然是男人,但現在你是女人,我在那里發現你的時候,你就已經變成女人了”

  如果說前面的事情正常人都能接受,那這件事情應該只有神經超級大條的人才能接受了吧,但我恐怕不得不接受。

  看著鏡子里那張美麗女孩的臉,內心卻亂糟糟的,完全沒有觀看眼前美麗女孩的心思。

  人類真是奇怪的生物,只是性別改變了,就會接受不下去,明明靈魂,內在才是最重要的。

  我不過只是變了性別而已,這種難受,壓抑的心情......

  “劉宇,你應該堅強,不要因為這事就想不開!”

  “堅強?這個詞語真是過于耀眼了些,我并不堅強。”

  “那你就這樣哭下去?你的性別變了,你就活不下去了嗎?你就是你,不管你的外形發生了何種變化這一決定性的事實也不會改變。”

  人到底是什么呢?如果沒有了記憶,那人還能稱之為人?

  是記憶產生了人的思想,還是人本身產生了記憶?

  面對這些難以回答的話題,我覺得并沒有必要去回答了。

  表姐說的沒錯,我就是我,這是如何也改變不了的。

  “表姐,你真是我見過的最好的人了”

  “別這樣說我,剛才是我失態了,而且這樣的話那你還真是可憐呢,我覺的你應該有很多朋友才是呀,畢竟可是幫助了我很多次的人。”

  “表姐,你說的那個人,真的是我嗎,我真的是那種人嗎。”

  “你是的,至少在我看來”

  “我不會在哭泣了,你放心吧,沒錯,我就是我,即便變了性別”

  這些話我會銘記在心,話說在表姐心目中我居然是那么一個人,看來我失去的記憶也許對我很重要。

  “這就對了嘛,來穿上這件女裝,看看漂不漂亮”

  看著這個微笑著面對我的表姐,總覺得這樣一個突然的反轉有些讓人摸不到頭腦。

  雖然頗有一番味道,在這沉悶的屋子里,也的確增加了不錯的氣氛......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