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7 16:49:5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御界尊皇
  4. 第三章 雷云戰戟

第三章 雷云戰戟

更新于:2018-03-18 16:12:54 字數:3329

  夜,無盡。

  道,難行。

  岳蒼凌夢航心海,憶往昔崢嶸。

  “嗚—”那少年人縱馬長嘯,道不盡一路兵戈鐵馬。三千鐵騎馳騁寒域,任那雪虐風饕,唯有心中豪情不休。

  千年前,十三門閥創立岳洲,征伐四方,奈何困于彈丸之地,開疆裂土不可期。

  直至五百年前,一名瘋士竟提出一個異想天開的戰略:以精兵鐵騎入寒域,貫通南北,傾全境之兵,北上東進,北隅諸國盡數攬懷。

  一劍斷寒域,萬載破冰封。千年夙愿,一朝得償,怎能不叫人振奮難抑,怎能!

  突然,紅月凌空,風歇雪止!

  一座宏偉冰城,自地底升騰而起。依千峰奇嶺而筑,碧玉寒冰成墻,延綿三百余里。無數青銅巨鏈,鎖山扣石。城內廊腰縵回,檐牙高啄。

  城中矗立一座巨型冰塔,塔上著一巨眼,緩緩開闔。

  仿佛為天地不容,萬道天雷轟然落下,卻依舊巍然不動。城中似無生靈,卻吐息自蘊。

  一陣寒風呼嘯而過。

  “萬載空空,吾王終歸!“,”恭迎吾王,三世而歸!“,”吾王再臨,啟戰!”…..

  無數低語呢喃,似是苦苦期盼一名王者歸來。

  王者,為誰?啟戰,何方?

  一柄巨大的冰槍刺向那少年的胸膛。

  岳蒼凌恍若一震,從夢中驚醒。環顧四周,一人一狼,真真切切。

  黎明曙光穿透云海,直落雁城。

  城門洞口,一隊披甲執銳的精兵魚貫而出,分排城門兩側。閃出一個黑面校尉,身著玄色鐵扎甲,身量普通,皮膚著實黝黑,鼻頭尖酸,一副不好搭理的模樣。

  馬夫徐勒停騾馬,埋頭閃到馬尾后,便閉口藏舌起來。

  “停下!岳伍長,下獄期間,汝擅自脫逃,該當何罪!“那黑面校尉肅聲道。

  “參見趙伯長,標下自城外野林間截獲一批黑貨,正欲上繳有司,將功贖罪,還望放行!“岳蒼凌跳下馬背,虛抱拳禮道。

  “哼!擦亮你的狗眼好好瞧瞧,本官正是新任的緝私校尉,還不速速前來拜會!”那黑面校尉頤指氣使道。

  “趙二黑子,你個忘恩負義的東西,竟敢對少爺無禮!雪兒,快咬他!快咬他!“騎在白狼背上的刁小滿恨極那黑面校尉,示意白狼雪兒攻擊。

  “嚎~“白狼亮出猙獰可怖的牙齒,低吼著。

  “岳…岳蒼凌,快...快把這孽畜趕走,不然非治你以下犯上之罪。”黑面校尉拔出腰刀,虛劈兩下,身體卻不聽使喚地后退。

  “柿子盡撿軟的捏,我只是低調而已,奈何!“岳蒼凌心中腹誹道。

  白狼凌空而起,撲向那黑面校尉。

  突然,一陣破空之聲響起,一柄纏繞紫電的戰戟射向凌空而起的白狼。

  白狼乃是寒荒異獸,豈能輕易就戮,利爪勁揮,雷戟偏了寸許,其勢不歇,貫穿土石三寸有余。

  同時,“吼~”的震天聲響,一只巨大的黑毛異獸,狀如虎豹,賽若龍駒,昂首怒吼。

  云犼!

  云犼,記載于《荒神異譜》,乃是尊云獸「吞天犼」之幼體,云獸之屬,其狀如虎豹,四蹄裹云,喜食雷澤紫晶,擅使雷電。

  另有相傳,其族至尊「吞天犼」隱于九州雷澤云川,萬載不出。

  一少年將軍端坐云犼背上,年歲不過十九,身披金絲細鱗甲,系錦繡銀袍,身姿挺拔,不動如松,劍眉星痕。

  少年時,可曾有,甫相見,聽那人的言語,看那人的形貌,便沒來由的一股敵意涌上心頭,仇怨自生,自此干戈不休。

  “江…”

  一聲“江”字未出口,雷戟橫掃而來,岳蒼凌堪堪避開。

  “哼!岳蒼凌,多日不見,你的功力竟消退如斯!“那少年將軍面露失望。

  “少將軍,您修為精湛,他區區一個破落伍長,豈敢與您爭輝。哈哈!“那黑面校尉舔著一張厚顏。

  “閉嘴!焉有你多嘴的余地,退下!”黑面校尉自討一番沒趣,好不尷尬,手下幾個小兵紛紛憋著笑意。

  “岳蒼凌,近日方悟得一式武訣,可敢試否?“一柄雷戟,電蛇群舞。

  “哈!江昊辰,汝終究屈于我之下。請招!”一股桀驁之氣,噴薄欲出。

  若是趙二黑子那般人物,岳蒼凌尚能低頭納小,蓋因心中一股驕傲,不屑計較。

  面對眼前此人,岳蒼凌滔天戰意涌起,盡情一戰。

  “殺!”

  “殺!”

  一少年人,一柄雷戟勁掃八方,勢如萬鈞。鉤、啄、劈、刺招招殘狠霸道,猶如虎踞江山。

  另一少年人,「追風步云」身法,走位乾坤。「炎龍滅玄指」功法,氣劍揮毫。行招虛實不定,走勢翩若游龍。

  飛沙走石,人馬皆驚,圍戰眾人皆被勁風逼退五丈有余,驚魂未定。

  瞧看,岳蒼凌手中卻無兵,非是不用,而是不可用。江昊辰手中那柄雷戟正是罕世奇兵,為上古雷獸獨角煉化,挾雷電之力,尋常兵刃相擊,不啻于以卵擊石而已。

  江昊辰心中暗驚,「追風步云」雖是妙絕,尚可應對。但每每戟勢回轉之時,道道氣劍便瞬發而至,不得不以戟抵擋,行招難續,且虎口隱隱吃痛發麻。

  看來小覷于你,想必你也是日日苦思破解我的「雷云戰戟」。

  哈!快哉!

  岳蒼凌卻是酸苦自知,「雷云戰戟」雖未傷及分毫,可雷電之勢已在體內聚積,妄動兵鋒,頃刻萬鈞雷霆,貫穿周身,非死即傷。

  無神鋒在手,不得已運轉「炎龍滅玄指」功法,喜有克制之效。奈何修為初入第一重「歸元」中天之境,內元難續。

  此刻,已是險象環生。

  先祖有靈,賜我一柄絕世神鋒吧!

  “岳蒼凌,試我此招如何,「雷訣八式.紫雷動宵」!”

  雷戟縱天,十丈方圓,黑云壓頂,紫電雷鳴。

  紫雷動宵,一式將出。

  “嗨,接著!”一聲空靈鶯鳴響起,一件兵器入了岳蒼凌手中,一抹淡藍身影一閃即沒。

  剎那,那一抹淡藍落入心懷,那一點嫣紅蕩漾心湖。

  又是怎樣一種風情?

  少年人啊!

  你已忘了此間生死,離了軀殼。

  即是永恒,且是唯一,此生不再有。

  ……

  紫雷一擊,轟!不看手中何物,卻是神鋒難比,元功推至極限,皓光現,劍意涌。

  心念即我念,劍在心,不在形。

  「炎龍滅玄.心劍」,出!

  一劍破雷煞,一道白光沖破紫雷交織的羅網,轟然一擊。

  「戰云雷戟」倒飛而出,貫穿雁城墻體。江昊辰,震退數步,雷煞反噬,紫面晦暝,腑臟已然受創。

  那異獸云犼,迅捷閃到江昊辰的身后,背伏著主人,盡納雷煞之力。

  再瞧,另一少年則置身于焦土之內,周身一丈之地盡皆凹陷。低頭納首,單膝跪地,嫣紅點點墜地。

  縱使施展傾世劍訣,盡數化去紫雷異能。奈何,雷戟萬鈞之勢不歇,貫徹天地。

  跪者,敗!

  好半晌。“吾,敗了!“岳蒼凌認敗。

  “不,你還未敗,看你手中之物!”待看見岳蒼凌手中之物時,江昊辰生生憋住內心那股暢意,這算什么勝利。

  岳蒼凌細看手中之物,頓時愕然,竟然…竟然只是一根長約三尺,粗細不均的棒槌。

  一根木棒槌對一柄罕世奇兵,竟只輸了半籌。

  不待岳蒼凌多說,江昊辰拔出雷戟,座跨「雷獸.云犼」,轉身往城內而去。

  “少將軍!少將軍!”趙二黑子急急追去。隨即,回頭招呼一幫手下:“你們一般蠢貨,還不快走!”。

  一場風云暫且揭過,圍觀眾人趁興而歸,茶余飯后更有一番談資。

  岳蒼凌艱難站起,遍尋四周,終究看不到那一抹淡藍,手中唯有一根平平無奇的木棒槌。

  突然覺得,有哪里不對?

  好似遺忘了一件事,很重要!

  待瞥見那躲在騾馬屁股后的馬夫徐時,岳蒼凌暗叫一聲“該死!”。這批燙手的黑貨尚在自己手中。偏就剛才,自己氣走那江昊辰。

  一番意氣之爭,除了一身傷痕,卻換不得什么。

  待瞧見白狼,似在口中啃嚼骨頭。

  心中哀嘆,瞧瞧別人家的那雷獸云犼,有奇能,通人性,其智不下于人,端的一派神獸模樣。

  再瞧瞧自家這位狼兄,不,狼姐!若飯食不管夠,絕不出半分氣力。寒域有數的異獸,能為不顯,端的難伺候。

  ……

  岳蒼凌打馬進了雁城,馬夫徐驅使二十多匹騾馬隨行。不多時,得見挑高周正的朱門,石階十二三階,抬頭正首一塊匾額,名曰「雁城緝私署」。

  正門,四名佩甲持刀的雄健軍士,分守兩側。

  岳蒼凌拾階而上,那四名軍士急忙圍擋住岳蒼凌。。

  “岳爺,岳爺,留步,請留步!”其中一名軍士滿臉賠笑道。

  “嗯?小七,你們為何難阻我!想吃一記打!”岳蒼凌不解道。

  “豈敢,豈敢!岳爺,您可誤會我等!”眾軍士盡皆討饒。

  馬夫徐在一旁看得蹊蹺,心中一陣嘀咕。表兄說這岳…岳小子,不過雁城一個小小的伍長,可咋比官那門老爺吃的開。瞧那幾個軍士,一副孫兒孝敬家爺的眉角,馬夫徐暗自發笑。

  區區一外人怎知這雁城水深幾何?

  彼時,雁城不過岳洲東境一個小小的關隘山城。不過三年光陰,雁城對于岳洲的價值,不啻于任何雄關大隘。

  雁城有一署,堂前坐一人。

  ……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