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2:31:05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代號屠夫
  4. 第二章 殺手訓練營

第二章 殺手訓練營

更新于:2018-03-18 16:06:10 字數:3666

  村莊,一個男孩傻傻的站在那里,一道綠芒向他射去,一個女人突然向他撲了過去,把他撲向一旁。

  “噗!”女人瞬間被斬成兩半,滾燙的鮮血灑在男孩的臉上,男孩的眼中,那滾燙的鮮血在男孩的眼中徘徊......

  “不!不要!”男孩突然坐了起來,痛苦的回憶著剛才夢中的那幕,男孩眼神變的冰冷,突然愣住了,他的身上有一床被子,他好像躺在,躺在床上,他茫然的抬起頭來,這里不再是那片可怖的廢墟,這里一間屋子,他正準備打量這個屋子時,突然眼前出現一個女孩的頭來,他愣了一下,對,是愣了一下,而不是大聲的尖叫,看來男孩變了,他經過那場鮮血的洗禮后確實變了!

  男孩仔細的一看,原來是一個小女孩跑到他的身邊,小女孩有一頭到頸處的烏黑長發,臉蛋上還有淡淡的淚痕,顯然是剛剛哭過不久的,顯得小女孩分外讓人愛憐。小女孩滿臉好奇的看著男孩,:“小哥哥,你怎么了?不要什么呀?”

  男孩收回目光,冷冷道:“沒什么,這里是哪里?水前輩在哪里?”小女孩聽到男孩的話突然目光黯然,道:“我也不知道這里是哪里,我是被一個黑衣人擄過來的,嗚嗚,我想父親,母親了,我什么時候才能在看見父親,母親呀?!嗚嗚,我好怕呀,好怕!”話剛說完就又哭了起來。

  男孩雙眼一絲慌亂閃過,冷冷道:“安靜,不要哭了,不要哭了!”男孩見女孩哭個不停就大聲的喊道。女孩嚇了一條,竟然真的不哭了,往后退了兩步抽噎的看著男孩。

  男孩見女孩可憐巴巴的看著自己,眼前突然出現自己在母親懷抱中安睡,在父親的背上淘氣,在自己哭泣時哥哥姐姐的關心和愛護,男孩看著眼前這個比自己小的女孩,心中突然一軟,有了一種想保護女孩的愿望,就像.....就像哥哥姐姐保護自己,關心自己那樣!男孩站了起來躊躇了一下走到女孩面前,看著女孩略有尷尬道:“如果.......如果你愿意,我......我愿意當你哥哥,我會好好保護你的!”男孩本結結巴巴的話說到后面突然堅毅起來,鏗鏘有力!

  女孩抬頭看著眼前的男孩,看著眼前那滿臉堅毅的男孩,突然張開雙臂,抱住了男孩,緊緊地抱著男孩!在男孩的懷抱中低聲道:“嗯,哥.....哥哥!哥哥!”男孩淡淡嗯了一聲,但身體的顫抖卻說出他現在內心的激動!男孩在內心中喊道:“我也有妹妹了!我也能向哥哥姐姐保護我那樣保護妹妹了!我要保護好妹妹,我一定要保護好妹妹!死也要保護好她,我不要那場事情再次發生!我要用我的一生來保護好她!保!護!好!她!”

  男孩用顫抖的雙手艱難的推開女孩,冰冷道:“好了,不要哭了!把眼淚擦干凈吧。”女孩擦著眼淚正欲說話,“吱呀!”房門打開的聲音,陽光從外面照射進來,隨著陽光一起進來了一個黑衣男子,男子隨手一扔,一個肉乎乎的東西就飛到了男孩和女孩的身旁,仔細一看,竟然是一個胖娃娃。

  黑衣人看了男孩和女孩一眼,伸手摸腰,拿出一張紙向男孩飛去,轉身欲走。“等一下,這是什么?這里是哪里?”黑衣男子扭過頭看著男孩:“這是水老給你的信,這里是哪里,你會知道的!”說著轉身就走,突然又停了一下道:“不要在讓我聽到哭喊聲,在聽到我會......呵呵”“碰的”關門聲響起,黑衣男子走了。

  男孩看著手中的紙就想放起來,女孩好奇道:“哥,你為什么不看呀?”男孩眼中閃過一絲尷尬,正想說你別管時卻道:“我.......我不認識字。”女孩驚訝的看著男孩微笑道:“我認識,我念給你聽?”男孩不在說話只是把手中的紙遞給了女孩。

  女孩拿到紙就念道:“小娃娃,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走了,你在這里要好好的活下去,記住我的話,在這里你只有能活著出來,你就有了自保的能力,你就有了報仇的基礎,別的我也不多說了,你要做好心里準備,我會讓里面的人特別照顧你的,哈哈哈,愿你能活著出來!”女孩念完后就靜靜的看著男孩,也不多話,就那么靜靜的看著出神的男孩。

  “啊,好疼呀,這里是哪里呀?”一個聲音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男孩回過神來,和女孩一起看向地上那個正欲爬起的胖子。女孩走了兩步來到胖子身旁,伸出玉手把胖子拉了起來。“謝謝。”胖子在女孩的幫助下站了起來,打量這個房間和男孩,女孩:“這里是哪里?我為什么會到這里?我記得我在馬車上呀?怎么到了這里?你們是什么人?”

  女孩搖了搖腦袋:“你說話怎么跟連珠炮一樣呀?額,我也不知道這里是哪里,不過我想你也可能是被擄過來的,剛才有一個黑衣人把你扔在這里了,我們也是被擄過來的,他是我哥哥。”女孩娓娓道出胖子的問題,看著眼前這個一身華麗衣服的胖子。

  胖子被看的不好意思,轉頭看向男孩:“你好,我叫海大富,你叫什么?”男孩看著胖子正欲講話,眼前一花,他竟然,竟然又站在那個水潭旁,看著潭水中自己的影子——漸漸、漸漸的——由他,變成它,再化成他!

  胖子看男孩不回話,上去搖了搖男孩道:“你怎么了?你沒事吧?你叫什么呀?”男孩回過神來,看著胖子冷冷道:“我!我沒有名字!”胖子好奇的看著男孩:“沒名字?為什么?你是孤兒?”男孩沒有在說話,胖子海大富撓了撓頭道:“其實,其實咱倆差不多,我從出生就沒見過母親,父親是個生意人,很少關心我,所以.......所以咱們兩個很想!交個朋友吧!”說著胖子海大富就伸出了一只胖乎乎的小手看向男孩,男孩看了看胖子也不說話就握住了胖子的小手!突然,在兩只小手的上方又多出了一只小手,一只水嫩嫩的小手,竟是女孩的小手。女孩也不說話,只是靜靜的把小手放在兩只手上,就那么放著。

  就在這一刻,一個永久的神話在這一刻開始,在這一刻發出那最絢麗的光輝!

  “吱呀”開門聲響起,剛才那個黑衣人走了進來:“好融洽呀,在一個陌生的地方竟然能這么快恢復,不錯,好了,都跟我走,都給我跟上!”說著轉身就走,男孩,女孩和胖子海大富對視一眼都趕緊跟著黑衣人走了出來。

  陽光照射在三個人的臉上,透露出不一樣的光輝,正在胖子享受的時候,黑衣人冷冷道:“不想死了就跟上,跟不上的......”說了一半,黑衣人不在說了,只是往前走著。胖子哆嗦了一下,趕緊跟了上去。

  在一個大操場上,一群七八歲的小孩惶恐的站在那里,有的蹲在地上顫顫抖抖的,有的站在原地嚎啕大哭,有的亂跑叫喊著父親,母親。還有很多黑衣人帶著一些孩子陸陸續續的往操場上走來,場面混亂之極。

  當黑衣人帶著男孩女孩和胖子來到操場時,一個赤裸著上身,皮膚成小麥色,裸露在外面的上身布滿了各種各樣的傷疤,好不嚇人的男子走到操場正中的高石臺上,大吼一聲:“都TM給我安靜!不想喂狗的就別哭了,誰在唧唧歪歪拉出去喂狗!都給我站好!”小麥男剛說完,下面突然就安靜了下來,不是小麥男有威懾力,而是石臺上真的蹦出了一條一米來長,半米來高的————

  大狗!!

  大狗一身金毛,狗嘴微張,露出兩排鋒利的牙齒,雙眼貪婪的望著眼前的孩子們,舌頭微微伸出,唾液汩汩的從嘴里涌出,前腿微曲,后腿緊繃,好像隨時都要撲到人群中一樣,一看就是幾天沒吃過東西了。

  下面的孩子們在嚇傻以后就再也不說話了,呆呆的站在原地,黑衣人把男孩三人帶進人群后就消失了,男孩三人也是站在原地望著高臺上的小麥男。

  小麥男很滿意的看著下方,順手摸了摸金毛大狗,道:“你們現在肯定都很好奇,好奇這里是哪里?好奇你們是怎么來的?我現在就告訴你們!這里是一個訓練營!一個殺手的新人訓練營!你們都是從各地擄回來的,你們從今往后就再也回不去了,你們再也不會見到你們的父母,你們的親人!”下面在聽完小麥男的話后都是楞了一下,幾個忍不住就要哭出來時,小麥男又是大聲喊道:“不許哭,誰在哭我就把他喂狗!你們也看到了,這條狗已經很久沒吃東西了,你們要小心了!”仿佛驗證一般,那條金毛大狗的舌頭在鋒利的牙齒上舔來舔去,好似只等主人一句話就撲上去吃個痛快了。

  小麥男看了一圈,在男孩的面前停了幾秒,又說道:“現在,我宣布幾件事情,你們如果誰不遵守,那就喂狗!”小麥男看了看操場,見沒一個人說話又道:“第一:既然你們來到這里,就不要想著逃跑!發現逃跑的,直接喂狗!第二:在這里,力量為尊,這里沒有公平!沒有關愛!沒有什么親情,友情!在這里,只有————

  無限的殺戮!永不停止的殺戮!這里永遠只有兩種人!一種是活人!一種————是!死!人!第三:我是你們的總教官,你們可以叫我赤豹教官,剩下的教官,你們會逐個認識的,我在這里就不在介紹,最后!我送你們一句話:好好的活著吧!!希望你們能成功的走出這個訓練營!”

  說完赤豹就走下高臺,消失不見了,一群黑衣人不知從什么地方出現,好似說好般,走到人群中抓起幾個孩子就離開了。男孩三人也被帶來的那個黑衣人一手抓著男孩和胖子,一手抓著女孩就給提走了。

  操場上恢復了安靜,在旁不遠的樹林中,一顆大樹上站著一個老頭,下方恭敬的站著一個男子,竟是剛才霸氣十足的赤豹!老頭看也不看赤豹道:“看到他了?”赤豹恭敬的點了點頭。老頭又道:“以后,他的訓練給我加強十倍,他考核時也給我加強十倍!”赤豹沒有問什么又是點了點頭,剛抬頭欲說,卻見樹上以空無一人了,赤豹遠遠的望著那個被黑衣人提走的男孩,如看死人般看著那個男孩......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