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6:54:04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魔海獨梟
  4. 魔日往事

魔日往事

更新于:2018-03-18 19:01:57 字數:3161

字體: 字號:
魔海獨梟目錄
共1章
  自古以來,好稱仙者為正道.好稱魔者便為魔道.有仙的天下,便有魔.說它們是天生的敵人,還不如說是天生的兄弟.魔道中有好人,也有壞人.仙道中也有好人和壞人.不過仙道自古以來受蒼天的眷顧.魔道則相反,所以魔道中人不信蒼天,不信鬼神,相信的只有魔道圣王.

  今晚的天,特別的黑,也特別的低.抬頭望不見一絲月光,連平時最常看到的星星,怪得今夜一顆也看不見.

  魔王,一個來自黑暗的魔道始王,雖活了幾百年了,但臉上看不見一絲老化的感覺,有的只有在這幾千年中,在仙魔大戰中,幾百次和仙道之中交手中留下的傷痕.看不清他的臉,他的臉在黑暗中仿佛是黑夜的一部份.

  “稟報圣王,黑夜和暗消,還有冰蛇和毒龍,四大護法己準備待命.”

  魔王群起道:黑夜攻南,暗消攻北,毒龍在后.冰蛇守著幽蘭魔殿.

  魔王群起對來人吩咐道:如有違命令者,當場擊殺.使者領命后,悄悄的退去.魔圣王群起坐在幽蘭魔殿上,想著這幾百年間的的仙魔大大小小的戰事中.負出了太多,太多,包括自己的妻子和孩子,還有自己最尊敬的師父也是被仙道中人所害死的.群起的手,握緊了,今天是最后一戰,明天,就沒有仙道,群起自信的認為.

  群起放開了自己握成拳的手,看著眼前天下間最讓人聞風喪膽的第一魔器”幽蘭琴”.他的手放到幽蘭琴上,好白的一雙手.纖纖玉手,像個小姑娘的手,讓人心生羨慕.可是又有誰能想到,這是一個大男人的手,而且是一代魔圣王群起所擁有的魔手,在這一雙纖纖玉手下,不知倒下了多少人,全都不是普通人,都是仙道中的高手,死在這樣的手上,也算是臨死前的溫柔.他單手一動,琴聲響起.一個人陶醉在這魔殿之中,這是群起每一次出戰前都必須做的事,琴聲是他的心,他的靈魂,是他打倒對手的最有力的心靈魔器.

  殿外響起了琴聲,迷人峰峰主冰蛇道;大哥,魔王又想起了傷心事,每每聽到他的琴聲中都有憂傷的往事.那個一身黑衣的高個男子道;琴聲是魔王的動力,是要出發前的準備,讓魔王的心平靜,也讓眾人出發前平靜,平靜之后,才能經得住大戰.一個臉上有一點紅色的龍紋男子道;今晚的琴聲,怎么和往日的不一樣,琴聲中有一絲絲的斷音之聲.黑衣男子黑夜道;毒龍,大敵當前,你非懂音律之人,不可妄言.龍紋男子毒龍不再說話,只是心中還在想琴聲之中的斷音之聲.

  琴聲畢,隨著眾人的思緒還沒在琴聲中醒過來,魔王群起己經單手扶琴來到殿外,后面跟著群起的戰騎火焰狂牛.火焰狂牛天下幾大神獸之一,通人性,己有幾千年,喜吃人肉,被群起收服后,作為群起之座騎,在大戰中,也救過群起兩次,在魔道中的地位也不亞于冰蛇,黑夜,暗消等幾大護法的地位.

  群起,看著眼前的幾百號人,這幾百號人是魔門中最厲害的人物,可以說是精英中的精英,看著眼前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群起發出了命令;迷人峰峰主冰蛇守總殿,其他眾人隨我攻入天都.一聲命下,殿前的幾百號人領命了,一會就消失得只留下迷人峰峰主冰蛇和魔王群起.剛才在群起發布命令時,冰蛇以為這次又可以大開殺戒,在天都消滅哪些自以為是的仙道中人,沒想到魔王卻派她把守總殿.當下不悅道;姐夫,我也要隨你和眾人出戰,我不能只在總殿守著,到時,我迷人峰在幾護法中怎么立足.魔王群起道;把守總殿的任務相當重要,希望你不要輕敵,倘若敵人趁總殿空虛來范,我們又沒有強有力的人在這里把守,被天都之人來范,我們消滅了天都也不過是打合.冰蛇還不死心道;總殿有九天神獸毒蚊在,天都之人也不敢輕易來范.魔神群起打斷冰蛇的話道;這是命令,冰蛇接令,如有違令者.殿規難逃.

  冰蛇看見魔王群起發怒了,也不再說話,只得領命,臨走時還帶著失望的表情.看著冰蛇離開的方向,直至冰蛇消失在群起的眼中.魔王群起嘆息道;蘭兒,剛才對冰蛇發怒了,這一次攻占天都,我沒有十足的把握,我不能讓你惟一的妹妹,現在也是我群起惟一的親人,和我一起去冒險...

  群起對著無盡的黑夜訴說著心事.冰蛇的姐姐蘭兒,就是群起的妻子,一百多年前,群起自認法力到達可以和天都都皇白天齊對抗的時候,率眾人偷襲天都,沒想到被都皇白天齊發現了,用天都幾千年的困魔陣困住群起,群起死戰中不能脫,帶去的幾十名魔眾,都死在了都皇白天齊的手里,眼看就要輪到群起.這時,從旁邊飛進來一個婦人,紫衣飄飄,手提一條雪白的長鞭.這不是普通的鞭子,這是魔殿中的五大神器之一的漫天落花鞭.

  蘭兒手握漫天落花,擋在了都皇白天齊和魔王群起中間,眼角瞄了一下群起,發現群起的腳被都皇的劍氣打傷了,又受了困魔陣的陣傷,現在己半坐在地上了,沒有還手之力.

  群起道;蘭兒,快退,你不是他的對手,他的斬天劍太厲害了,你快走,說著說著暈了過去,蘭兒始終擋在了都皇面前,隨后冰蛇和幾個魔眾也來了,蘭兒對冰蛇道;妹妹,你帶著他先走,我來擋住此人.冰蛇聽令,叫人背上群起向外面殺去.

  都皇白天齊道;妖人,休想逃,身邊的劍氣漫起,幾支劍氣飛向群起,幾支劍氣飛向蘭兒.剎那間,場中的房柱,都被都皇白天齊的劍氣打得粉碎.眼看劍氣就要打到群起.白天齊心中暗暗道,群起這一次逃不掉了,眼下天下間,不相上下的就我們倆人,今天誰還救得了他,眼前的這個人,他的妻子,這個叫作蘭兒的婦人,怎么會是我都皇白天齊的對手.

  就在白天齊在打著如意算盤的時候,蘭兒的手動了,她的手如鬼魅般的出手,她的手很快,口中念著法咒,漫天落花以驚人般的速度,擋住了打到群起的方向的劍氣,冰蛇才得以逃得更遠.蘭兒面前的幾支劍氣也打到胸前,蘭兒左手一出,化空為盾,砰的一聲巨響,劍氣打在了蘭兒面前的手盾上.

  這一驚變,讓身為天都都皇的白天齊震了一驚,看眼前此婦人的一出手,就擋住了我分別沖向兩邊的劍氣,白天齊重新審視了眼前的婦人蘭兒,再不敢輕敵.

  白天齊手中長劍一揮又一神技劍臨天下,四周的桌椅都被他的真氣所帶飛起,一股巨大的劍氣向蘭兒頭頂打來,如果被打中的話,一切事物碎成粉沫.只見蘭兒手中漫天落花揮舞下,漫天落花被蘭兒用雙手拉住,頂住打下的巨大劍柱.蘭兒的頭在流汗,腳背己經陷入了石面下,但是她的手,沒有一絲的放松,因為她知道,不把這巨大劍柱擋回去,自己被劍柱打中,也逃不了一死.蘭兒手中一用勁,一股體內的真氣一起,真氣運到手中,只一片刻的功夫,硬把劍柱給推開了,不單是推開,而且把劍柱推向了都皇白天齊.

  白天齊看見,劍柱回轉,飛向自己,手中斬天劍當胸一檔,巨柱打在了斬天劍上,斬天劍在白天齊手中搖晃了幾下,差點脫手飛出,白天齊用力握緊斬天劍,人也隨著劍氣倒飛了幾步,白天齊穩住了腳,心中暗暗叫苦,道;不可能,不可能,天下間競有如此奇人,功力居然不在魔王群起和我之下,便問;你是何人,競有如此修為,為何要救群起這妖人.

  蘭兒道;群起,仍我夫君,今天你想害我夫君,有我在,你不會得逞,都皇白天齊,這時才知此人來歷,心中暗嘆,可惜了,此人修為之高,在我之上,卻是魔道中人.

  這時,冰蛇,又回來了,還有傷重的群起,蘭兒急問道;妹妹,怎么回事,走了為什么又回來,還沒等到他把話說完,己經看見一人,手持長劍,手中劍光一指,幾支劍氣擋住了冰蛇的去路,把冰蛇給直逼了回來.蘭兒見來人修為不低,再加上都皇白天齊也是一等一的高手.只見那人對都皇白天齊叫了聲師兄.此人是天都除了都皇的第二高手,名叫何信手,手持一柄長龍劍,劍術和白天齊差不多,冰蛇來到蘭兒身邊,都皇在前,長龍劍何信手在后,蘭兒等人被檔住了去路,蘭兒對冰蛇道;他們兩人在一起,我取勝的把握不大,你待會...話還沒說完,哪邊有幾個正道中人的弟子圍著一頭牛,有好幾個弟子己經被火焰狂牛給吃了,還有幾個被火焰狂牛給打傷了,火焰狂牛看見主人群起受了傷,發起了牛瘋,一口氣都吃了幾個人,其他的弟子,看這吃人的火牛,都不敢上,都怕被吃,法器打在火牛背上,對火焰狂牛來說,只不過是被小蚊蟲給叮了一下.

字體: 字號:
魔海獨梟目錄
共1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