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00:44:30
  1. 愛閱小說
  2. 體育
  3. 勁爆投擲足球
  4. 第二章 substitution

第二章 substitution

更新于:2018-03-16 16:48:55 字數:3959

字體: 字號:
  “怎么樣呢,很綺麗的校園吧。”

  “不錯。修建一新的學園,即將崛起的豪強。”

  “你還是那樣自信滿滿呢,北條君。”

  北條躊躇滿志。不對,那應該是一種習以為常的從容和自信,就如同尋常人食用一日三餐那樣的感覺。

  “比賽日呢?”北條轉過身來,正視著美玲,“地區選拔賽又要何時開始呢?”

  “這個嘛,大概是來年春天吧。”

  “吳小姐,‘大概’是什么意思。難道沒有更加準確的說法了嗎?”

  美玲被北條的當頭棒喝怔得著實不輕,這大概就是跟天才難以溝通的原因了。對于這位資深教練來說,“大概”、“也許”、“可能”這樣富有彈性的詞匯實在是含有些許想要逃避責任的意思了。

  “這次比賽我們一定會贏!”想必北條永遠不可能說“這次我們大概也許可能會贏”這么不負責任的話了吧。就算是與對方相比等級相差太多,教練肯定是不會說些拖泥帶水的話先從士氣上就輸給對方的呀。

  一想到這樣的身份,美玲也大概可以考慮出與他對話的方式了。

  “對不起,監督。比賽日的事情我還一無所知,有消息的話我會第一時間通知你。”

  北條監督點了點頭,便轉身往學校走去。

  到底該說他自我感覺好呢,還是已經進入狀態了呢。顯然現在稱其為“北條監督”更加適合。“‘北條君’什么的還是算了吧。”美玲冷冷地笑著便將之拋在了腦后。

  寬敞的校舍,嶄新的球場,不管如何一切都太過于清新了。“學校不會是今年剛進行招生的吧。”北條的擔憂果然被美玲證實,但這也太讓人吃驚了。

  “喂喂,不會湊齊十一名部員都成問題吧。”北條開始擔憂起來,心理開始犯嘀咕。“名監督也不可能打湊不齊隊員的比賽吧。”

  想到這里,北條還是決定試探地問一下。

  “啊諾,吳小姐。部員的人數的話,請問充足嗎?”北條頓了頓,“一般說來,一支球隊需要兩套以上的陣容才能從容應對任何突發的應急情況。”

  “這個的話沒問題。”美玲將早已經準備的名單遞給了北條,“因為近些年城市化加速,實際上這片新城區今年招生可是非常火爆喲。”

  “算了,能湊滿人數就不錯了,中國的足球也就那樣了。”北條忍不住在心中吐槽一句,便拿起名單開始看了起來。

  名字、畢業院校、加入理由以及目標。然后就是表格下每個人填寫的詳情。

  “嗯,雖然是中國的學校,但是部團招新還是跟日本差不多呢。”

  北條停下腳步,尋覓到一處僻靜的樹蔭,開始跟吳美玲交流起來。畢竟是日本人,簡體漢字還是看起來困難。但是他很快對一個人感興趣起來。

  “吶,吳小姐。這個人大概是什么理由和目標呢?”

  美玲循聲望去。

  鄭志化,畢業于南陽初級中學。

  “理由的話,因為初中也是踢足球的。至于目標的話,希望打上主力的位置,因為初中是替補沒有在正式比賽中上場過。”

  “替補,是什么意思呢?”

  美玲突然尷尬起來,日語大概是直接音譯的舶來詞的原因,所以難以翻譯。

  “‘Substitution’吧?”美玲不敢肯定,雖然英語六級成績當年還是不錯的。

  “哦!原來如此。就是板凳啊。”

  “啊,原來日本替補喜歡叫‘bench’。”美玲偷偷銘記下來。這時候北條又隨意翻了翻,倒是對別的人一點興趣也沒有。

  “好想現在就測試下部員的水平。”一腳把“干勁”的油門踩到底的北條還是覺得有點惋惜呢。

  美玲看看手表,腹黑地笑了起來。

  “時間差不多了呢。”

  這個時候操場開始陸陸續續有了人影,北條這個時候才恍然大悟。

  “被擺了一道呢。”北條心里有點憤憤,“不過就這樣吧,反正來都來了。”

  “報名足球部的同學請務必于開學前第二天下午一點半前在操場報道。”在填寫入部申請的時候便有了這個書面的通知,于是現在操場上便有了如此的一幕。不過還是有一半以上的人遲到了,實在是有夠懶散的。

  北條掃視了全部成員,然后用日語對旁邊的吳美玲說道。

  “人都到齊了嗎?”在得到確切的回復后他厲聲說道,“鄙人就是來自日本的北條浩二,將會跟大家一切在這炎炎夏日揮灑青春的汗水,從今天起多多指教了。”

  中國學生聽完后有些尷尬,然后人群中有人開始斷斷續續的回答,“請多多指教”。

  “但是你們中一半以上的人都在規定的時間內遲到了,以后如果沒有請假,遲到每滿一分鐘的人。”北條指了指背后的大操場,“每滿一分鐘就給我滾去跑十圈。”

  現場所有的人都咽了咽口水,像是受驚了的兔子那樣豎起了耳朵,不少立刻流露出后悔報名的神色來。

  “今天叫大家來,不是為了別的,就是測試下大家的足球水平。”北條不多說,便開始指導起測試來。

  因為沒有什么準備,所以必要的器材也暫時拿不出來。“哎呀,只有三個足球呢,要怎么測試呢?”北條思考些許時間,很快就有了辦法。

  “全員站成一列。”緊接著,“報數。”

  “復數的同學請往后一大步。”

  準備完畢后他將僅有的三個足球交給最后的三人,讓他們每個人穿插人群開始帶球跑,當然之前還有要喊出自己的名字。

  很快一個名字引起了北條的注意。

  “鄭志化。”報完名字的學生開始帶球穿插跑了起來。

  北條仔細瞪大了眼睛,但是很快他皺起了眉毛。

  這不是有沒有才能的問題了,而是該不該踢球的范疇了。北條開始不理解了,為什么眼前這個南陽初中畢業的高大學生可以進入那個男人的替補陣容呢?眼前這個人,完全完全沒有才能啊。

  應該說,他完全沒有天生與球的協調感!也就是說他完全沒有球感,足球跟他的身體完全就像是絕緣的。

  沒有球感,就意味著帶球是很困難的,這還不僅僅如此,譬如射門的感覺,還影響其他方方面面。按道理來說,這種人在哪個國家的青訓營都是不受待見的。

  恐怕在日本自己的社團早就被委婉的勸退了吧,雖然努力是一種美德,但是完全毫無才能的人,再努力也只是三流罷了。

  但是就是這種三流,卻能夠躋身于那位名監督的麾下。“這絕對不可能,一定有原因。”北條暗暗嘟囔著。

  “不行,我一定要找到這個原因。”

  隨后其他人的帶球也無法引起北條多大的關注,雖說有幾人的球感已是超越常人了,加速變向的能力也不錯。但是還是沒有那種能讓北條眼前一亮的那種天賦異稟的怪物出現。

  “既然不是中場型的,跑動速度也不行,變向和轉身也很慢。”北條暗自琢磨道,“打中衛身材可以了,不過這種三流能力遇上加速內切跑空擋的怕是要被玩爆。唯一只能是柱式中鋒了。”

  “好,下面測試下大家的射門能力。”

  北條讓學生排好隊站在大禁區外面,然后他示意學生加速跑進來,然后隨機滾動或丟擲足球,讓他們以最快最好的方式射門。

  因為有三個足球,所以便可以一個一個投出去讓他們表現出最純粹的反應去處理足球,往往頂級球員天生就贏在潛意識的這種反應上。

  雖說球感差,帶球遜色,也可能影響到射門的感覺,但是足球界里還是有帶球很差但是射門卻天賦異稟的怪胎存在的。而且這種人被譽為“最佳第十二人”或是“超級替補”,因為他們身為替補,卻總能在為數不多的時間里帶來勝利。

  這種最佳替補太多太多了,紅魔曼聯的索爾斯克亞。以及,當然如果他也是這種不擅長帶球的隊員話,那么他便是國際米蘭時期阿根廷人克魯茲的翻版了,無疑這便是那個男人為決賽偷偷準備的一柄秘密武器。

  北條按捺不住興奮,好不容易熬到鄭志化出場。

  三個球如何處理呢,讓我大開眼界吧。

  第一個球北條擲出一個地滾球,模擬出后衛解圍后滾向大禁區弧頂的情況。

  “來吧,給我們看下你的遠射腳法吧。”

  阿志快速奔跑起來,然后在球滾到腳邊時候左腳駐足,掄起右腳就用外腳背狠狠地抽了一發。

  “右腳背沒有崩緊,立足腳位置離球太近。”還沒等監督話落,皮球無力并斜著飛了出去,打了飛機。

  “發什么呆!”第二個球已經飛了出去,這個球落在了他的身后。

  “球在前鋒的背后,如果實際情況的話,后衛會護住射門的線路,這個時候要追求出球射門的速度和精度,那么就是球員的靈性的體現。”

  阿志連忙沖過去,他剎住身體,然后連忙轉身凌空打門。

  “皮球落點判斷有錯誤,立足腳離足球太遠,轉身太慢球彈起來了,腳部擊球位置也不對。”這球果然如同北條所言被挑在了空中,雖然緩緩滾入球網,但是現實中是個門將都能很輕松沒收。

  監督不等阿志緩過來,這次往門前拋出一個又快又高的高空球,阿志馬不停蹄追了起來。

  “球速太快,這個時候只能沖頂了。”他跳起來努力爭頂,在失去平衡的情況下足球被沖頂入網。

  全場鼓了鼓掌,他擦了擦臉上的灰塵,笑了笑便退出了禁區。

  隨后的檢驗北條也是心不在焉,他一直就沒有搞明白。

  “為什么那個男人要用這個人做替補呢?頭球還湊合吧,要是硬在對他的評價中加上‘腳法’這個詞還是算了吧。而且天生對球的落點判斷就是沒有的,這個人根本沒有當一流前鋒所必須具備的門前嗅覺。”

  “難道他寫的入部申請被夸大了,或者根本就是在撒謊?”

  這個可能性也是有的,總之一時半會也檢測不出什么了。一直以來氣氛是不是太過于嚴肅了呢?如果太魔鬼了就怕剛入部的學生第二天就萌生退部的想法就不好了。

  北條監督拍了拍手,笑瞇瞇地說道:“大家的水平我都有所了解了,剩下的時間就進行一次分組的模擬比賽吧。”

  學生們聽到以后非常高興,果然還是踢球的時光比訓練更招人喜歡呢。“這邊的同學一組,那邊的一組。”北條僅僅是很隨意將人分成兩份。

  “關于十一人上場和誰做替補,以及各自位置和輪換時間大家請自行決定,當然輪換沒有名額限定。”

  這個隨隨便便的決定讓中國學生吃了一驚,他們得知還要踢全場后很不開心。

  “場上犯規行為也請大家自己裁定,就跟平時踢球一樣,鄙人并不作裁判。”北條說完心里嘀咕著,“敢情中國學生不愛踢全場,難不成都喜歡踢室內足球那種大小的球場嗎?”

  但是跟這個比起來,他還是很在意那個南陽初中畢業的替補。“如果要測試,那我就讓你直接上場挑自己的位置再慢慢觀察好了。”

  北條浩二一開始就這么想的,他決定了的事情從來都是刨根問底的。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