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23:05:39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吾心不寒
  4. 第二章 美女與野獸

第二章 美女與野獸

更新于:2018-03-17 15:02:25 字數:2243

字體: 字號:
  呃...入眼的是一片樹蔭,我還活著?吳寒試著坐起來卻讓他冷汗直冒,內視了下身體發現傷很重還動彈不得,只能繼續躺著用內力療傷了,爺爺...他為我死了,父母也是因我而死,就連整個大陸的人也因我而死,回想起昏迷前看到的景象,為什么我要活著?活著去殺殘嗎?爺爺為什么要我活著?幾天就這樣過去了,吳寒在自己的思想世界中不知不覺過去了,身上的傷也好了大半,已經能起來了,不過,爺爺說的天殤星覺醒后的毀天滅地之力吳寒并沒有發現自己有什么不同,看著四面的山嶺,這是?按照那流星的威力應該整個大陸都毀滅了啊,四面都是山,綠野連綿,山間鳥兒鶯啼,一片安詳之意,吳寒發現不遠處有兩個人影走過來便不再多想向那邊走去想問問這是哪。

  “煙月!你帶我來這里有什么好玩的?走了這么久,好無聊誒,還不如在家里打游戲嘛”,“琳琳你呆在家里不怕叔叔逼你去相親?我可是知道叔叔最近老是逼你去見那個什么輝少哦,聽說那個輝少可是個玉樹臨風的帥哥哦”,“什么帥哥!他帥你怎么不去跟他相親?哪里帥了?歪瓜裂棗的,鼻子快翹到眼睛上面去了”。“噗,有你這么損人的么,也不知是誰一開始見到時還犯花癡的啊?”,“誰知道是個渣男,我查到他以前的事跡我就不想見他了,好了不說他了,你有木有看到前面有個人誒,犀利哥嗎?穿的這么破爛?向我們走過來了誒”,咳咳...吳寒咳嗽了兩下,看著眼前的女子,眉目如畫,明眸皓齒,看著她的眼睛不知道為什么吳寒心里的煩悶消去了不少,真是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色狼!看什么看!沒見過美女啊?”琳琳看著眼前的犀利哥那眼神就把他和以往見過的色狼分為一類人,搖了搖頭,吳寒看著那女孩高傲的眼神就不想多說什么,便準備離開,這時后面的女孩卻叫住了他“等等!這里是云旻大辛山附近的山區,這里離城市很遠的,你要去哪?你要不就跟我們一起坐車回去吧。”“煙月!你說什么呢?怎么可以戴著一個陌生人走,萬一他是什么逃犯之類的怎么辦?”琳琳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她的好閨蜜說道,這個平時對男人不屑一顧的高傲閨蜜,現在卻對一個犀利哥露出來關心的神態,“別瞎說,你就是宅在家里電影看多了,哪來的那么多逃犯,你看他這么可憐...”不知道為什么,唐煙月對這個第一次見到的陌生人有種莫名的信任感,這也讓她想帶著吳寒離開,當然這些話她是不會說出來,“你?哼,隨便你,到時要是帶個逃犯回去我可什么都不管的啊”,說完還狠狠的瞪了吳寒一眼。吳寒想了想,或許可以跟著她們離開,待在這里也不是辦法,謝謝,道了聲謝便不再理會那個朝自己瞪眼的女人,如果不是她朋友對自己還算友好,不然她現在就是一具尸體,雖然覺醒后的力量沒有提升,但他已經感覺到自己內心蠢蠢欲動的嗜殺之意,估計要不是爺爺的玉佩壓制著自己,現在的自己已經把這里夷為平地了,你?!!哼!好女不跟渣男斗!哼了一聲就不再看吳寒,唐琳琳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對自己這么不屑一顧,吳寒跟著兩女來到車前卻愣住了,這是車?看著眼前這個龐然大物,看著有點像骨國征伐戰場用的戰車,難道這里的女子出門都是開著戰車?在骨國的時候,可都是重男輕女,女子可都是足不出戶的,她們難道是巾幗女子?不過現在已經跟著她們了,以自己的一身內力,打爛這戰車還是可以的,便不再多想什么,上前一拉車門,咔嚓,在兩女驚駭的眼神下,吳寒就這樣徒手把車門拉斷,整個車門就這樣斷了下來,玻璃渣碎了一地。

  “你你你...這可是爸爸專門為我從軍區里面弄出來的防爆路虎!”,雖然車子才幾百萬,可是上面的那些改裝可都是頂級的裝備,就這樣被徒手拉斷了車門?現在唐琳琳都懷疑是不是弄了個豆腐渣工程的車,別讓她相信有徒手能拉斷車門的人。吳寒看著手上早已破爛不堪的車門,這戰車這么脆弱?我沒有用內力啊,看著驚呆的兩女一會,吳寒忽然想起什么,就在身上摸索著什么,看著吳寒在那東摸摸西摸摸的找什么,唐琳琳就火大,不就是力氣大了點拉斷了豆腐渣車么,道歉的話都不說一句,“喂!你...”,唐琳琳剛想對吳寒發火就見吳寒從衣服里掏出一把金閃閃的元寶,“這些錢,就算賠你的車門”,說完就走過來把金元寶放在自己手上,一邊的唐煙月也是目瞪口呆,看著平日大小姐脾氣十足的琳琳在那里風中凌亂,唐煙月就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我...”,本小姐平日在學校可是人稱唐土豪,今天被一個犀利哥赤裸裸的打臉了,而且還是用不知道真假的金元寶,“我*你*的,看本小姐踢斷你的后代!”,在旁一邊看戲的唐煙月一看情況不對勁就趕緊過來拉住唐琳琳,“你個死混蛋,敢拿錢砸本小姐,你過來,我保證斷你子孫!’說著還一邊踢腳一邊張牙舞爪的想掙脫唐煙月的懷抱,“琳琳!琳琳,別生氣,說不定他是從哪個山里出來的人,不懂外面的事情,你別激動,喂那個,你趕緊上車”,“煙月你攔著我干嘛?看我不踢死那個混蛋!”,“你別急,跟我來,我跟你說個事情”唐煙月邊說邊拉著掙扎的唐琳琳往一邊走去,只見兩女嘰里呱啦的一陣,唐琳琳狠狠的跺了跺腳就跟著唐煙月回來車里了,“你別介意啊,我朋友就是這樣,我來開車吧,琳琳你做在我旁邊”。

  高速路上,看著后視鏡里從上車一直就閉目不言的陌生男人,唐煙月越看越好奇,雖然渾身破爛不堪,臉上也都是厚厚的灰塵,但還是能從臉部的輪廓看出來這個男人還很年輕,一旁的琳琳也在賭氣似的看著窗外,現在的氣氛讓唐煙月有些不適,忍不住就開口道;“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吳寒...簡單的兩個字卻聽著讓人有種心寒的感覺,聽的唐煙月和一旁的唐琳琳都打了個冷顫,就是這樣的一個疏忽,前方不知何時已經有一輛大卡車極速撞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