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9:22:3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神耀東君
  4. 第一章 白骨生花

第一章 白骨生花

更新于:2018-03-17 08:56:36 字數:3309

  星溟國,國之以南,三山相連,常年云霧繚繞,似仙境,亦似夢里深處。入則南北不辨,東西難分。

  或許是因為如此,自古以來這諾大的一片區域被人賦予了一個雅致的名號,是為‘云夢澤’。

  每逢月半清明之時,云夢澤里瘴氣彌漫,且會散發出一種奇異的香味,引入生靈無數,然而卻無一命成活。故此,對常人而言,這片大澤可以說是兇險至極,以至于千百年來仍是一片無人禁區。

  “白璟,你快些,就要到月中了,這瘴氣一起,我們可就沒命了。”

  寂靜的叢山邊緣,此時冒出兩名少年,說話的約莫十七八歲,面相憨厚,頗顯老成。而另外一名緊跟其后的少年則要小上一些,只有十五六歲,但其神光靈動,一看便知是聰慧至極。

  “傲哥,我們還是回去吧,要是被我爹爹知道了又該被關禁閉了。”年紀稍小一些,被稱作白璟的少年看了看四周幽寂陰冷的環境,不禁打了個寒顫。

  “怕什么,如果我們找到一顆高級獸晶,白叔不僅不會罰你,說不定還會給你換一顆培元丹呢。”只見少年高高的揚起下巴,得意之色頗濃,仿佛一切盡在掌握之中。

  “那,好吧。”

  經那少年一說,有些謹慎的少年白璟也似乎變得勇敢了起來,可見培元丹對他二人的誘惑有多大。

  這名年長一些的少年,叫做林傲,與白璟一同長大。且因兩家關系非常耀好,所以二人感情非常深厚。

  “還有六七個時辰就要起霧了,時間不多了。”林傲透過密林看向天空,也開始憂心忡忡了起來。

  “白璟。”

  林傲站在原地思考了一小會兒,轉身對著白璟喚道。

  “傲哥,怎么了?”白璟有些不知所措。

  “現在時候尚早,山里也沒有起霧,不如我們分頭去找獸晶。無論有沒有找到,兩個時辰后我們在這里匯合好嗎?”

  雖然這山里平常是沒有異獸出沒,但是人在面對未知的時候難免會有恐懼,更何況是兩個尚未成年的“孩童”。

  而林傲、白璟兄弟二人卻有所不同,常年生活在這云夢澤周邊,自然是熟悉這里的地理環境,所以林傲才敢提出分頭行動的想法。

  “好。”白璟想都沒想,便答應道。

  這是從小到大一直呵護自己的大哥哥,他的話他一定會聽。而且,白璟自小便聰睿至極,此時雖然年少,但行事已有成年人般沉穩。

  “嗯,你向南,沿途在樹上做好記號,我向北,記住,遇到危險就大喊。”林傲仔細的叮囑道。

  “傲哥,我知道了,又不是第一次來。”

  正如白璟所說,他倆不是第一次偷跑進云夢澤,只是卻從來沒有如此深入過。

  “好了,去吧。”

  “嗯,傲哥,我去了。”白璟說完,從腰間抽出一把短刀,轉身就向南方密林中走去。

  林傲站在原地,直到白璟的身影消失后,才向著北面而去。

  一個時辰過去了,太陽也快移位到正中。

  密林中寂靜無比,或許是知道危險臨近,連蟲鳴鳥叫也停止了。

  白璟獨自一人,已經走到了很深的位置,卻仍舊一無所獲。回過頭,看了看來路,樹木交錯,很是陰森。

  望望頭頂的太陽,估了估時間,白璟有些不甘,但還是決定回去。

  畢竟,與獸晶相比,命更為重要。

  然而,天有不測風云,就在他轉身的一剎那,腳下卻突然一空,整個人如云端墜落般,快速下滑。

  方才變故,只在電光火石之間,白璟內心還未來得及恐懼,甚至連一聲吼叫都沒發出,就淹沒在了大澤之下。

  涼風襲來,此處的山未移,樹未動,只是剛剛的少年卻沒了影蹤。

  不知過了多久,大澤之下的白璟漸漸蘇醒了過來。

  睜眼,不是漆黑,也沒有耀眼的光芒。

  白璟回想起剛剛發生的一切,脊背滲出一些冷汗,于是迅速掃視了一圈,見沒有危險后又仔細的打量起了四周。只見這是一個拱形山洞,洞壁光滑無比,晶瑩剔透,洞頂懸掛一枚潔白的明珠。由它散發出來的光,經洞壁反射,形成一種極為溫暖的色調,也使得地洞內處于明亮之下。

  白璟放開身心,感受著此刻的溫煦,內心的恐懼似乎也少了很多。

  “這到底是哪里?山壁上也不見有洞穴,我是如何掉進來的?”

  一連串的問號在白璟的腦袋里升起,讓年紀不大的他頗感混亂。

  坐了很長一段時間,思前想后,白璟仍舊一無所獲。于是定了定心神,站起身,走了幾步。忽然,他在角落里看見了一座石門,上浮奇異銘文,仔細凝視,竟一無所知。

  帶著強烈的好奇心,白璟來到洞門前,望著幽深的過道,遲遲不見有動作。

  “哼,都到了這個地步,還有什么可怕的,大不了一死。”

  白璟無所畏懼,大步一跨便進入洞門,向著深處緩緩走去,他雖年少,但他明白絕不能坐以待斃。

  “嗯哼?”

  走著走著,前方光芒越來越盛,但依舊溫和。

  白璟咬了咬牙,頂著內心的壓抑,堅定步伐向前走去。

  不知為什么,離得這光芒越近,白璟反而越覺得舒服,而且還伴有強烈的情感波動,只是,他還小,不明白此間含義。

  過了一個拐角,白璟終于走到了頭,眼前的視野也變的開闊了起來。

  然而,在看清環境后,年幼的他忽然連退數步,張大著嘴啞然無聲倚靠在墻壁上。

  只見在他所走到的這個地方,雖然豁然開朗,但還是在一個山洞內,只是此處空間大了很多。而在其中,有一方形石臺,石臺之上有一石椅,石椅之上赫然穩坐一具碧玉白骨。頭顱上揚,傲然獨立,空洞的眼窩,仿佛在凝視著深邃遠方。

  白璟盯著白骨,而白骨又好像在回望著白璟。恍惚間,白璟內心竟全然沒有了恐懼,對于一個年幼的孩子來說,看慣了純潔的世界,偶一見這種情況竟不為所動,這是多么的匪夷所思。

  他現在所做的一切,都不符合他這個年紀應有的表現。

  輕微抬了抬腳尖,白璟走到了石臺前。越是靠近,不知為何他總有一種想要頂禮膜拜的感覺。或因白骨不倒,從它身上散發的浩然之氣,在山洞之中波濤蕩漾。

  白璟就這樣,一直直視著前方,時間久了,彷佛一塊巨石壓抑在心頭,沉悶之中有悲痛。深深地彎下了腰,白璟朝向白骨鞠了一躬,為內心之所感,白骨之不屈,即使是身死他方,依舊寧死不折,其展現的凌厲氣勢,如天地之王者,令人望而生畏,畏而生敬。

  “前輩,對不起,白璟不知道這里是您的墓穴,打擾了您的清靜,還請包含。”有理有據,這些話在一個少年說來,多少有些違和感。

  說完,白璟深深的鞠了一躬。是尊敬,也是愧疚。

  禮畢,正待白璟轉身,想要向回走時。

  那端坐在石椅上的白骨卻忽然發出了奇異的聲響,白璟一驚,趕忙回頭。

  而映入眼眶的一幕令他終身難忘,只見白骨漸漸從石椅之上升起,并一根根脫離而出,在空中不斷旋繞。不一會兒,一具完整的白骨便被拆卸成了一堆散骨。

  可一切還沒有完,在空中旋繞的大小骨頭,全部散發出奇異的光芒,并不斷加速交錯。

  “轟!”

  突然,所有的骨頭擰作一團,迸發出一聲巨響,在山洞內久久不散。

  白璟來不及護住雙耳,被此聲響震的七孔流血,當即昏死過去。

  洞內不知日月更替,自然沒有時間概念。

  不知過了多久,白璟緩緩抽動了手指,有了知覺。單手支地,搖了搖頭,清醒了許多。再看向方才爆炸的方位,已然不見有白骨的存在了。但是卻在半空漂浮著一朵奇美無比的花,枝葉兩瓣,青色花朵凝結其中,不艷麗,但卻美得令人無法呼吸。

  或許是今天有太多的不可思議,白璟內心淡定了很多,也從容了很多。

  仿佛是知道要發生什么似得,白璟放松全身,準備迎接著接下來將要發生的一切。果不其然,就在他回首的一霎那,只見那青花化作一道白光直沖他而來,未閃躲,坦然接受。

  白光穿過白璟的身體,環繞了幾圈,最后隱沒在了他的身體里。這期間,白璟的身體像是鑲嵌了支架,使得他無法支配自己。

  白璟雖然還小,但是從小便博覽群書,從書本上他了解過很多未曾見聞的事情,也有游俠英雄等奇人異事,但是像現在這樣,花朵化作光芒,留在了自己的身體了還是頭一遭。

  “好熱!”

  未及深想,不知什么原因,白璟全身忽然燥熱了起來,并伴有皮膚的灼傷感。白璟有些后怕,急忙扯掉上衣。

  “這是!”

  只見從白璟的胸前開始,慢慢向全身延伸一道道血紅脈絡,而這些脈絡組合起來竟然浮現出一朵花,活靈活現,花的模樣正是那朵白骨生出的青花。

  “難道是那白骨?”

  淡定如他,此時也無法從容。

  灼燒感越來越強烈,白璟如置火焰,疼到撕心裂肺。

  “啊!”

  長吼一聲,年少的白璟終于沒忍住這蝕骨的疼痛,眼前一黑,昏死了過去。

  在此之后,白璟的額頭正中,忽隱忽現出一顆紅點,緩緩的將他全身那血紅脈絡吸收了起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