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9:17:13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悲龍牢
  4. 第一章 悲泣

第一章 悲泣

更新于:2018-03-15 21:01:11 字數:2960

  話說在傳德新國的最南邊,有一個依山傍水的小村莊叫做豐陽村。這里民風純樸四季如春,并且盛產一種叫做豐陽石的礦物,村民因此非常富庶。

  村口立著一個巨大的石碑,石碑上用朱砂寫著四個鮮紅的大字“豐陽古院”,傳說這個村子在上古年間是一個頗負盛名的仙院。

  何為仙院,便是修習仙術成為仙人的地方。

  目光往下一掃,一個頗為秀氣的男孩正倚靠著石碑呼呼大睡。

  男孩長著一頭秀氣烏黑的長發,俊朗的小臉蛋,身著樸素。此時微風一吹到有些仙鋒道骨的感覺。

  男孩名叫劉問景,是這豐陽村里的一個普通孩子,今年剛過了十三。但他卻不甘平凡,從小就向往著豐陽古院的傳說中那種長生不老飛天入地的仙人生活。

  劉問景的父母也只是普通的村民,母親在家里種田打理家務。父親呢則每天深入山林打些野物養家糊口,隨不說錦衣玉食但也吃穿無憂。

  男孩猛地做了起來,睜開眼皮,一雙靈動的大眼睛眨巴眨巴。

  “啊嗚……老爸該回來了吧。”

  話音剛落,一個魁梧的男人走進了視線,這壯漢身穿麻布獸皮做成的衣服,左肩上扛著一匹健壯的死鹿,腰間掛著一把滿是血漬的開山刀。背上附著一把獸筋石皮長弓散發出陣陣煞氣。

  “老爸!”

  “嗨……小景!快過來幫我一把。”

  劉問景聽著招呼,快步跑到壯漢身旁接過死鹿。

  這一幕真個讓別人大吃一驚,這死鹿少說也得有一百多斤,而劉問景卻毫不吃力得把它扛了起來。

  劉問景可以說是天生神力,他的父親也沒有荒廢了他的天賦,從小帶他進山打獵習得一身好武藝,更箭術了得。百步穿楊毫不夸張。

  而劉問景卻沒有因為風吹日曬,刻苦練功而變得如他父親一般魁梧黎黑,反而越發清秀。

  “老爸……今天收獲不小啊!”劉問景一邊走著一邊問道。

  “可不是嘛,剛入山就看到這頭鹿在河邊飲水,你老爸我一箭就把它射了個透心涼!”

  劉問景的父親叫做劉搏虎,也是這十里八鄉有名的獵戶,更因為曾經打死過一頭大老虎并且將其生吃從而被人稱為“豐陽食虎獸”!

  可劉搏虎卻不是那種兇神惡煞的主,相反他是一個人盡皆知的老實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劉搏虎沖著劉問景憨笑著:“回去后讓你媽給你做紅燒鹿肉吃好不!”

  “好!”劉問景大口的咽著口水。

  劉問景的媽媽也是個非常賢惠的女人,雖不是貌美如花,倒也算中上之資。更難得燒的一手好飯!

  倆人一前一后走入村子,沒多久就到了家門口。

  房門一推開,一股幸福溫馨的氣息撲面而來。

  房間里面一塵不染,所有的物品都擺放的整整齊齊,木頭地板擦的就像是一面鏡子。

  “我回來了!老婆!”

  “老媽!晚飯吃鹿肉!”

  伴隨著父子二人的大吼大叫,一個身姿優美的女性走了出來,她就是劉問景的媽媽——張辛。

  “兩只大饞貓……”

  火紅的太陽慢慢的落下了山崗,一道道炊煙緩緩的升起。劉問景家的小木屋里傳出陣陣的香味,惹得鄰居王老頭也忍不住的流哈喇子!

  “紅燒鹿肉!上桌嘞……”

  父子倆圍著桌子毫不顧忌形象的狼吞虎咽起來,不一會兒就下去了小半盆鹿肉。

  “慢點吃……你倆可真是一家人。”張辛無可奈何的看著倆人,似乎見怪不怪了。

  這一家子是十里八鄉都羨慕的幸福家庭,哪怕是傳德新國的一些大都市里也不見得比這里更有家的感覺。

  父子倆吃完飯抹著嘴打著飽嗝,討論著各種各樣奇奇怪怪的話題。

  就在這時,一聲凄厲的慘叫打斷了父子的談話,

  張辛也放下洗刷的碗筷,臉上露出不安的神色。

  劉搏虎立馬起身抄起凳子上的開山刀走到門口。

  劉問景也不是個普通的孩子,這些年入山打獵,遇到的危險比別的孩子吃的飯還多。

  他迅速的拿起石弓,搭上羽箭,只要是大門一動,他的箭矢立馬就會穿透來者的胸脯。

  屋外傳來了打斗聲,殺伐聲。

  呼嘯的劈砍聲夾雜著不斷的哀嚎聲令張辛害怕不已。劉問景劉搏虎緊張起來,三人都知道“大事不妙”!

  噗通一聲,木門被一腳踢開。

  劉問景毫不遲疑的松開弓弦,利箭迅捷的射向來者。

  來人本以為都是些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百姓,怎曾注意過防護。

  利箭從他的小肚子上刺穿,鮮血噴涌而出。

  雖然射穿但卻并不致命,這匪徒也是兇強之人,這點疼痛并非無法忍受。

  匪徒大火,舉著大砍刀就要斬向劉問景,就在這時,埋伏在門口的劉搏虎大刀劈出。

  僅是一霎那,那匪徒的腦袋就像皮球一般飛了出去。一股股鮮血從他的脖子里噴涌出來。

  張辛閉緊了眼睛不敢去看。

  劉問景雖然沒少獵殺野獸,但此刻這是一個鮮活的的人死在他的年前,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出現在他的心里。

  這里的異動引起了屋外上百匪徒的注意。

  “弟兄們,殺光搶光!這里的豐陽石價值連城!”

  劉問景望著屋外幾百咆哮著的匪徒,看著那些熟悉的面孔一個接一個的倒在血泊之中……他有生以來第一次感到了恐懼,心跳頭一次跳動的如此快。

  “老婆!帶著小景從后門快逃!這里有我頂著!”劉搏虎一刀劈翻了一個沖進來的匪徒,向著張辛吼道。

  劉問景呆住了,他終究只是個孩子……

  張辛流著淚抓住呆住的劉問景的手,跑出了木屋。

  劉問景回著頭看到父親孤軍奮戰,已經身中數刀,單膝跪在血泊之中。

  劉搏虎望著漸漸跑遠的妻兒,露出了會心的微笑。接著冷笑一聲,奮力站起,殺入了匪徒之中。

  一刀兩刀……劉搏虎已不記得自己殺了多少匪徒受了多少的傷。

  筋疲力竭的他永久的睡在了他溫馨的家里……

  張辛帶著劉問景一路快跑。

  可終究是不如殺人成麻的匪徒跑得快。

  眼看身后追來了五個匪徒。

  劉問景的臉被淚水淹沒。他知道他的爸爸永遠都不會在出現了……

  他回頭轉過身,全身心的痛苦全部怒吼了出來。

  連著的三支箭矢射向了三個追來的匪徒。

  劉問景不似平時般冷靜,三支箭矢也沒有了往日的準度,僅射中了一支。

  匪徒已經近身,樸刀卷集著罡風劈向劉問景。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一個熟悉的身影擋在了劉問景身前。

  世上最偉大的就是母愛,無論在哪個世界。

  張辛被一刀迎面劈翻……

  劉問景哭的更凄厲了。

  他的爸爸……他的媽媽……他溫馨的家……在這一刻蕩然無存……

  劉問景的眼睛里出現了一抹從未有過的凜厲,他的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將他們全部殺光!

  劉問景嚗喝一聲“全都給我死去!”

  左手石弓抵擋住一名匪徒的襲擊。右手握著箭矢深深的刺入匪徒的脖子。

  隨著一個的倒地,劉問景拉開弓弦,將那支帶著血漬的箭矢射了出去!

  呼嘯著刺透了另一個匪徒的頭顱。

  僅僅不到十息就死去了兩個敵人。剩下的三個匪徒露出了恐怖的眼神。

  多年獵殺經驗的劉問景是絕不會給他們反擊的機會。

  幾個箭步上前,一拳轟在了第三個人的面門上。

  骨骼粉碎的聲音非常響。

  剩下的兩個人怒吼著舉刀砍向劉問景。

  劉問景的臉上的淚水依然縱橫。就像是止不住了一般。

  “啊!為什么!”

  劉問景轉身一躍,躲過一擊,但另一把刀卻劈在了他的背上。

  火紅的鮮血順著刀口染紅了布衣。

  雖不是致命傷,但出血量太大,劉問景怕是堅持不了多久了。

  劉問景不顧身上傷勢,一腿踢在匪徒腰上,匪徒脊椎粉碎倒地不起。

  僅剩的一個人轉身就跑。

  劉問景又一箭射出,將此人射殺。

  五個人……還不夠他祭奠父母。

  劉問景跌跌撞撞的走到母親身旁,抱著母親冰冷的尸體……任由淚水流淌。

  村莊里的喊殺聲停止了,變成了匪徒們分贓時貪婪的爭奪聲……

  而劉問景卻聽到了無數怨靈們的哀嚎……多么凄涼!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