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20:36:24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無法逆轉的選擇
  4. 第二章

第二章

更新于:2018-03-17 07:03:16 字數:4011

字體: 字號:
  飛機喇叭里傳來了駕駛員的聲音:“女士們先生們,歡迎乘坐阿聯酋航空公司的客機,這次航班是從迪拜飛往Casablanca(卡薩布蘭卡),飛行全程約

  7時40分鐘。

  飛機預計15分鐘后將駛入跑道并準備起飛。我們會為大家講解指導一些飛機緊急避難知識,請大家坐回自己的座位,并系好安全帶,祝大家路途愉快!”廣播用英語、法語、阿拉伯各說了兩遍。

  隨后飛機座椅上的小屏幕開始循環播放著飛機緊急逃生時的相關注意事項和一些飛機指示燈含義的相關知識。

  但機內的乘客似乎對這種狀況早已習以為常,依舊各顧各的做著自己的事情,并沒有太多人去認真聽廣播里講著什么,只是有一些小孩或者覺得好玩的人在那里玩弄著屏幕旁的遙控器。

  Jenny楊坐在座位上,透過機窗,側目凝神的望著機翼上閃爍的黃燈,一閃一閃,在黑色的夜空中格外醒目,她就這樣靜靜地看著。

  從S起飛后直至迪拜轉機,這一路Jenny楊除了吃飯睡覺以外就是安靜地看著窗外。此刻的她只想放松自己的大腦和身體,讓它們好好地休息。

  這時商務艙內的空乘人員正走過來逐個檢查每個乘客是否系上安全帶,并不時地回答著乘客的一些問題。

  “可以給我一杯葡萄酒嗎?”Jenny楊待空乘人員走到跟前時用英語問道。

  “可以,女士,請稍等,飛機現在就要起飛了,為了您的安全,請系好安全帶。”空乘人員回答道:“先生,先生,請您坐回您的座位,飛機就要起飛了,如果您有什么需要可以告訴我,請坐回您的位置,系好安全帶,注意安全!”

  此時Jenny楊對面一位男子突然起身打開了頭頂的行李箱蓋,空乘人員即可制止道。

  男子面帶歉意的回答:“哦,對不起!我只是想放回我的電腦,好的,我馬上坐回去,不好意思。”

  Jenny楊抬眉掃了一下面前的這名男子,長著一副亞洲人的面孔;三十五六歲的樣子;一米八左右的個頭;整齊的短發;臉上胡子也刮得很干凈;皮膚略黑,給人一種很精神、陽光的感覺。

  戴著一副黑框眼鏡,上身穿著件暗紅色的修身皮夾克,下身是條藏藍色牛仔褲,白色襯衣領口處敞著兩顆紐扣,露出一點略微健碩的胸肌。

  起身打開行李架放電腦時露出的袖口處有兩顆金色鑲邊的圓角袖扣,手指細長,看不出有太明顯的老繭,指甲修正的很整齊,手腕上戴著一塊皮制表鏈的手表,外表看上去應該是個很有品味和教養的人。

  Jenny楊快速的掃了他一眼后心想:“日本人?”

  男子坐下后用英語對Jenny楊略有歉意地說道:“對不起,希望沒有影響到你。”Jenny楊嘴角稍微揚了揚并向男子點了一下頭,表示沒關系。

  也許男子是覺得自己的冒失,或者是因為Jenny楊那冰冷的回應讓男子顯得略有點尷尬,男子又開口道:“你是……中國人?”Jenny楊側目看著男子,但依舊沒有回答。

  “哦,對不起,我叫蘇洛澤,來自中國。我在迪拜登機時看了下等候的人群,這架飛往摩洛哥的航班好像就我們兩個長著亞洲人的面孔,而且還是鄰座。所以我才冒昧的問您是否是中國人?也許說不定我能碰上一個同胞。”

  “以往?”Jenny楊暗想道,但她似乎依舊沒有想太多去搭理這名男子,轉過了頭繼續看著窗外機翼上的黃燈。這時空乘人員把一杯葡萄酒遞了上來,放在了她面前的小餐桌上。

  隨后Jenny楊拉上了座位靠近過道位置上的簾子,似乎在用行動很明確的告訴這名男子:“我不想和你說話。”

  看見男子面露尷尬的無趣坐下了,Jenny楊又繼續轉身看向了窗外,不久飛機便緩緩地駛入了黑夜。

  第二天清晨,飛機降落在了摩洛哥的卡薩布蘭卡國際機場。卡薩布蘭卡是摩洛哥最大的一座城市,也是摩洛哥的經濟中心。1942年的一部好萊塢電影《北非諜影》讓這座美麗而神秘的北非城市名滿全球。

  此時同樣屬于北半球的摩洛哥,雖然也已進入了冬季,但是機場外的艷陽似乎極力想要證明,這片土地依舊是屬于非洲。

  Jenny楊捋了捋自己前不久剛做過卷發,優雅的戴上了一副太陽眼鏡。此時的她上身穿著一件大圓領米色毛衣,略微露出一側的肩膀,露的不多,但卻又顯得有點誘人,搭配著小腳牛仔褲,白色休閑鞋,推著行李車走進了入關大廳,簡約大方的一身裝扮。

  Jenny楊也隨著人流辦理著入關登記,取行李等事情。環視四周,除了很多阿拉伯模樣的人以外,也有不少歐美模樣的人也在一旁排著隊。有的在焦慮的望著行李出來,有的在打著電話,但似乎沒有人在意她這個亞洲人的存在。的確正如蘇洛澤所說,這架航班還真沒有第三個亞洲人。

  準備走出機場大廳時,大廳門口的警察攔住了她,并示意她打開行李。Jenny楊很自然的打開自己的行李箱讓警察仔細的檢查。大約十來分鐘后,警察在檢查一番確認沒有問題后讓她離開了,其余一切都還算順利。

  卡薩布蘭卡機場的廣場和世界各國的機場一樣,各種的士車、接送人的私家車在廣場邊的馬路上來來往往。各種阿拉伯人、白皮膚的歐美人推著行李車在廣場上走著、坐著、相互聊天、擁抱告別著。

  廣場上也有很多端著微沖且荷槍實彈的警察和憲兵在不停的巡邏,他們兩個三個為一組的并排走著,看似嚴肅在盯著四周,但從走路的形態上卻又帶著一絲慵懶。

  摩洛哥雖然被譽為全球最安全的國家之一,但這里畢竟是個阿拉伯世界的國家,對于可能潛在的任何威脅,一切安保工作還是算比較重視的。

  Jenny楊推著手推車來到機場大廳旁的候車區準備攔住一輛的士,這時一輛奧迪越野車突然停在了她的旁邊,一名男子從副駕駛走了下來。

  幾乎是同時Jenny楊立刻神經緊繃,右腳往后退了一小步,身體向右微微側身,左膝輕微彎曲,左手把推車往左推開了一點,但依舊半個車身擋在自己的身前,墨鏡后的眼神瞬間燃起一絲殺氣。

  是蘇洛澤!

  蘇洛澤下車見Jenny楊擺出這種看似奇怪的姿勢也楞了一下,不過立刻又面帶微笑的把右手向她伸了出來,并用中文說道:“我就看你像個中國人,哈哈,你好啊!”

  見蘇洛澤微笑著伸出右手好像是握手的意思,Jenny楊頭朝右側后方略微揚了一點,警惕的望著他,卻并沒有伸手去握蘇洛澤的手,顯然一米八的蘇洛澤比她高出了一節。

  “有事嗎?”Jenny楊問道。

  而此刻的蘇洛澤哪里會知道,Jenny楊的這番舉動正是她的職業所帶給她的本能反應。

  由于她左手依舊握著手推車,如果對面的人來者不善,Jenny楊可以在對方剛下車的那一瞬間迅速把手推車頂上去,將對方頂在車身上。還沒等對方反應過來,以左手為支點,左腳蹬地立即彈起右腿,一腳踢在這人的眼眶處。

  因為眼眶是人臉部最薄也是最容易裂口出血的地方,承受不住的話甚至可以一腳把眼睛踢瞎或者至少瞬間失明一下。以Jenny楊的身手,一腳踢在眼眶處準確性那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當然更嚴重的后果是,如果對方是一個普通人,身材不是很健壯,又或者是在無準備,頸部肌肉沒有使上勁的情況下,這一腳下去,那對方可能連聲兒都來不及出一下就頸椎骨折,身體立刻軟下去死了。

  Jenny楊警惕的問了蘇洛澤后,立刻又朝車內望去。

  只見越野車駕駛座上坐著位女人,一塊漂亮的印花頭巾裹在頭上,一副大大的圓形墨鏡遮住了她小半個臉,但從輪廓上能看出是位典型的阿拉伯美女。

  微胖的臉蛋上鼻梁微挺,紅唇,臉上有明顯的化妝痕跡,臉頰處抹了些許腮紅,看起來很漂亮,雙手搭在方向盤上方,手背上有一些不知道是用什么顏料畫著的棕色圖案,有點像蔓延的藤枝,彎彎曲曲的一直畫到了手指。

  穿著件阿拉伯特色的紫色繡花長袍,很干凈漂亮的打扮,車里放著拖著那細長音的阿拉伯歌曲。女人很友善的朝Jenny楊微笑的點頭,并用較為熟練地中文說了句:“你好!”

  聽見車上的那個女人在和自己打招呼,Jenny楊也面無表情的回了句“你好”。

  后座上有兩個小孩正趴在前排的座椅靠背上,露出兩個小腦袋朝Jenny楊咧著嘴略帶害羞的笑著。男孩稍大,約七八歲,小卷發,五官上能看出有點亞洲人的血統;

  女孩估計三四歲,跟車里的女人很像,笑的時候露出了那幾顆還沒長出門牙的潔白牙齒。發現小孩在后面呵呵的笑,阿拉伯女人轉頭用阿拉伯語朝小孩呵斥了幾句。于是兩個小孩捂著嘴,笑著坐了回去。

  蘇洛澤見Jenny楊沒有和他握手,癟了癟嘴,聳了一下肩,干笑了一聲,想化解這種尷尬的氣氛。然后轉身朝車里伸出右手說道:“這位是我的太太,后面是我的兩個孩子,他們是來接我的。”

  然后朝向Jenny楊伸手介紹道:“這位是我在飛機上認識的一位美麗中國女士,嗯……請問……?”

  “你怎么知道我是中國人?”Jenny楊疑惑的問道。

  蘇洛澤回答:“因為在機場出關那里路過你,見你被警察攔住檢查行李時,拿出的護照是中國政府簽發的,所以……哦對了,我有摩洛哥的綠卡,在出關時會比較方便,所以比你提前出來了。剛才我太太來接我,走時發現你在攔出租車,如果你愿意,我們可以帶你一段路。我們就住在卡薩城里。”

  “不用了,謝謝,我知道該怎么走!”Jenny楊回絕道。

  蘇洛澤見Jenny楊態度一直十分地很冷淡,此刻他的耐心好像也快用完了。于是他伸手從衣服兜里掏出了一張名片,但依舊保持風度的微笑道:“我在這里生活了十來年了,是這里一家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如果你在這里旅行時有任何麻煩或者愿意我提供什么幫助,”

  蘇洛澤略微停頓了一下,然后又繼續說:“嗯……我是說如果,你可以撥打我的電話,也許,我能幫得上什么忙。”

  Jenny楊接過了名片看了下后,說了句:“謝謝!”

  見Jenny楊接過名片,蘇洛澤微笑著說:“祝您旅途愉快,朋友,希望能再聯絡!”然后轉身上了奧迪越野車。車內的人都向Jenny楊揮了揮手后,車子便離開了。

  看著車子離開,Jenny楊放松了下來,低頭看了下名片。名片做的相當精致,黑色質地的名片上,用鍍金印刻著蘇洛澤的英語拼寫LuoZeSu,職業:律師,然后是一些公司LOGO、地址、電話之類信息。

  Jenny楊拿著名片想了一會,雖然哼了一聲,但還是把名片放進了兜里,攔了一輛的士車前往了市區。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