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1:44:58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死神的問候
  4. 第一章 開端

第一章 開端

更新于:2018-03-16 18:06:02 字數:4753

字體: 字號:
死神的問候目錄
共3章
  “戰風!你這個不聽話的小子,你知不知道你父親為了讓你學好法術,花了多少錢,你現在居然逃學,我真是要氣死了。”一個外表和善的女人這樣對著一個孩子喊著。

  “母親,我說的是實話,學院里面沒有一個人能傷到我,連老師都是我的手下敗將,我去上學只會越來越弱。”那個叫戰風的孩子說。

  “那就轉學吧。”父親走了出來,“你可以去上層精英學院了,如果不行的話就沒有辦法了。”說著,他往門那邊走去。“可是,孩子他爸,如果去那里的話……”母親追了進去。“上層精英學院?名字好酷的學院啊,不知道你們的人到底有多少厲害。”戰風自言自語道。他在學校里雖然只有5天,但是他已經將他的3個老師,25個同學打成重傷,另外有5個老師甚至快死掉了。這是他所換的第十所學院了,在以前的學院里面,他還要瘋狂。

  過了一會兒,他的父親走了過來。

  “喂,小鬼,你今天就可以出發了,去上層精英學院學習,那是住宿的,你可能有半年不能回家了,要做好心理準備哦。另外,好像那邊有個老師收留了一個很厲害的孩子,他的等級可能比你高,你得小心了。”父親說,“還有,這次我就不能陪你去了,學院要你自己去找。如果實在找不到就傳信息給我。”

  “在同等年齡下,還有誰的等級比我高,父親你嚇我的吧。”戰風說。

  “我嚇過你嗎?你自己好自為知。”大門關上了。

  “可是,您還沒告訴上層精英學院怎么走呢!”戰風使勁敲了幾下門。

  門開了。父親說:“你自己不會找啊?”門又關上了。

  “可氣!”戰風重重地向門那邊踹了一腳。

  “小兄弟,你怎么了?”一個老頭子走了過來,他問道。

  “沒什么,我只是要去接受挑戰了。”戰風說,因為熱,他隨手拉開了自己衣服的領子,里面露出了一塊護身符。

  “等等,小兄弟,那塊護身符……”老人遲疑地說,“是誰給你的?”

  “我的父親,他說這塊護身符會賜予我力量。”戰風說。

  “你還是摘了它吧,它只會給你帶來厄運的。”老人說。

  “這是我的父親留的,他不會害我,這我很放心,而且這快護身符能賜予我巨大的力量,前幾年,它還救了我的命呢!好了,我得走了,如果再不走可能要遲到。”戰風轉身走了。

  老人在大門外嘆息道。

  戰風根本不知道他走的方向對不對,但是他肯定這個學院必定不在城內,他去了城郊,一個妖魔出沒的可怕地方。由于這座城處于他父親制造的保護層之下,所以妖魔無法進入城鎮,而南郊沒有妖魔出沒,所以進入城鎮唯一的通道就是南郊,但是今天南郊關門了,原因是城門壞了,打不開。

  樹叢中,露出一只眼睛,盯著戰風所在的位置。接著,又出現很多的眼睛,這些眼睛放射出了一道道光線。這些光線是急劇殺傷力的。“哼!”戰風輕松地躲過了那些攻擊。黑夜降臨了。那些怪物終于顯現出了自己的原形。是一群樹妖。他們行動雖慢,但是吸允了自然的力量,是一種很可怕的生物。許多強大的幻術師都敗給了他們,遇到他們的話,死亡總是不太遙遠了。

  “光線炸彈!”戰風舉起手,一股強大的力量聚集在他的手重,接著,他將手重重地打在地上。地震動了,光芒向四周彈開,使大地異常震動,接著地裂開了,許多樹妖跌進了裂縫中。裂縫又恢復了。“哼哼,擺平。”戰風站起來,臉上面帶笑容。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樹妖比想象中的要多得多。

  戰風幾乎是呆滯了。樹妖離他越來越近,很快就要包圍他了,他已經束手無策了。這個時候,護身符閃耀出了耀眼的光芒,光芒向四周擴散,逐漸擴大,制造出了一個巨大的光的陣型,陣型上的樹妖都在瞬間化成了灰燼。又過了一會兒,陣型消失了,樹妖也都化成了灰,飄散在空氣之中。

  這股強大的力量在戰風看來,似乎是有益的,但是他不知道,正有許多的殺手,正在追尋這個護符,他們感覺到了這個力量,已經從遠處以飛快地速度過來。

  “多么強大的力量啊!”戰風自言自語地說,繼續著他的行程。

  大概走了半個鐘頭,戰風到達了一個小鎮——克魯鎮,高級妖術師訓練基地。戰風認為,上層精英學院必定會在這里。這個時候,迎面走來一個老人。“啊,是在我家門口遇到的老人!你怎么會在這里?”戰風問道。“我在這里?很明顯,我比你走的要快。”老人說,“年紀輕的人走路竟然這么慢。”“您來這里干什么?”戰風問。“你來的目的和我應該是一樣的,不過我想你應該告訴你速度這么慢的原因。”老人說。“昨晚我在城郊遇到了許多的樹妖,但是我護符救了我。”“什么,你用了護身符的力量?”老人問,他的神情很驚訝。“是的,哦,不完全是,因為這是它自己釋放出的力量。”“是光的陣型嗎?”“好像是的,您怎么會知道這個?”“完了。”老人說,他向四周看了看。

  “老先生,我還要趕路,您剛才說您的目的應該和我一樣,那么,您知道上層精英學院在哪里嗎?”“是的,我現在就帶你過去。”老人的神色很緊張。一個黑影劃過空中。“來不及了。”老人突然說。“什么來不及了?”戰風很疑惑。“他來了。”老人說。一個黑影降落在他們兩個面前。

  “陳老前輩,很久不見了啊。”黑影站了起來,黑帽子被掀開了,里面露出了一個男人的頭。“是啊,有好幾年了吧。”老人說。“您是強了還是弱了,這很快就可以揭曉了吧。”那個男人說。“老了,不中用了。”老人笑著說。“不過您畢竟是前輩,我可還是很景仰您的。”那個男人說著,露出手來,他的手上握著一把鐮刀。“死神的鐮刀?”老人問。“是的,他現在是我的了。”“多年不見,變化可真大。”老人握著戰風的手說,“小朋友,你可要做好準備呀,你可能會昏迷一陣子。”戰風疑惑地看著老人,卻說不出聲音來。老人說:“今天就不打了,下次再敘舊。”說完,他和戰風化成了一堆粉末隨風散去了。

  “可惡這么多年了,他還是老一套!不過我依然很放心,死亡的護符很快就是我的了,那個小子很快就會像魔凌一樣死去,死得很難看!”那個男人說道,戴上了帽子,只在瞬間就消失了。

  在上層精英學院。許多的灰聚集在了一起,變成了兩個人,是戰風和那個老人。“很高興,您的到來給我們學院增添不少的光彩,哦,還有你,戰風,你的父親是多么厲害魔術師啊。你們的到來對于我們來說是很榮幸的一件事情。”校長笑臉盈人的走來。

  “不說笑了,敵人已經來了,針對的人當然是戰風,戰風是個要受到保護的人,你不能告訴任何人他的事情,你只要告訴他的老師他的朱先生的兒子就可以了,其他任何事情你都不能透露。如果說暗殺團的人來了,你必須阻止,不惜一切代價,戰風不能死,戰風死則學院亡,你明白嗎?”老人說。

  “明白了,陳先生,您還有什么吩咐嗎?”校長問。“沒有了,我還有事情,我得走了,希望你聽到了我剛才所說的話。戰風必須放到最好的尖子班進行最嚴格和最殘酷的訓練,戰風如果不能經受這些磨練,你可以將他逐出學院,只要他在學院,他便不可以死。”說完,老人又化成了灰消失了。

  “那么,校長先生,接下來,我將干什么?”戰風問。

  “你和我來,我要帶你去尖子生班。”校長說道。

  校長帶著戰風到了一個教室門口。教室門口寫著“尖子生特別訓練班”八個大字。“你從今天起,就要在這里上課了,希望你學習愉快。”校長說完就消失了。戰風呆呆地站在那里許久。門開了,里面走出來一名女教師。“喂,你是新報道的學生吧?你在外面干什么!還不進來上課!”她對戰風說。

  “恩?哦!”戰風似乎才清醒過來。他隨著女教師走進了教室。教室很寬敞,在外面感受不到這種寬敞,教室中間是一個擂臺,四周有很多小的座位席和訓練臺,在教室的后方,擺放著許多的武器,有刀、槍、棍、斧,當然,這里還放著許多叫不出來名字的傳世武器,沒有幾個人知道它的名字和用途。

  “好了,你去自己選把武器吧。”女老師說。

  “啊?是!”戰風面對這些武器有些呆滯了,因為太多,選不好。

  “帶你來的那個老人,用的是棍;我用的是劍,校長用刀,還有你的父親,用的是槍。你可以跟你爹一樣,但是我覺得你這樣的身子,用斧頭會更好。”女教師說。

  “不了,我還是用劍好了。”

  “決定就不能更改了,你的父親會為這把劍付錢。”女教師說。

  “那么這把劍多少錢?”戰風問。

  “這把劍的名字叫驚魂斷腸刃,是用高級金屬打造的,而且經過加工,重量減輕,要筑這樣一把劍要花35年,所以……比較貴,但是你們家族的著名的武道世家,這些錢應該還是有的。”女教師說,然后在一張羊皮紙上寫了幾個字,她用手一拍,紙就不見了。

  “好了,現在去介紹一下自己。”女教師說。

  “好。”戰風幾步跨到教室的最前面,說道:“我是戰風,將在這里和大家一起訓練和學習,請多多指教。”聲音很響,而且引起了回聲,在教室里面久久不能平息。

  “喂,你打擾我們訓練了!”一個學生大叫起來。

  “你們也介紹下自己!”女教師沒有理會那個學生,“對了,我還沒有介紹自己呢,我是這個班的班主任,王辰。”“這個名字好像是男的名字。”戰風嘀咕著。“你!”女教師的臉色突然變了,她張開雙手,在她的衣袖中飛出了一把劍,不過被戰風躲過了。

  “老師,何必您來動手,我上官道云來幫你結果他。”那個剛才說戰風煩的學生跳了起來,拔出一把刀,向戰風砍去。戰風沒有猶豫,他伸開手,說道:“這就是尖子班的學生?不過如此嗎!”戰風用手接住了刀刃,然后跳了起來,翻轉到了道云的后面,只在這一瞬間,他用腳踢了上官道云的屁股好幾下。

  “哇啊!”上官道云似乎好沒有反應過來就已經被踢了,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他的屁股已經腫起來了。“丟臉,我們尖子班的人的面子都被你丟光了。”王辰教師說,“不過也好,就算不打不相識吧,接下來,所以人一個一個和戰風打,順便認識一下,誰把他打敗今天晚上的晚飯有得吃,被打敗的,繼續訓練,不能吃飯。”

  “老師,不公平!”上官道云說。

  “什么不公平,大家都看到了,你輸了,而且只在一瞬間。”王辰說。

  “王老師,那么我來會會他。”一個女生走了出來。

  “這位諸葛家族的千金——諸葛若水。諸葛家的掌法可是獨步天下的!”王辰對著戰風說,“那么,兩位上擂臺吧。”

  “是的,老師。”諸葛若水一步跳上了擂臺。

  “是。”戰風也跳上了擂臺。

  “那么,開始吧!”

  戰風跳了起來,拔出劍,向若水快速地揮去。若水敏捷地躲開了。“諸葛連云掌!”一道紅光劃過,但是戰風用劍將紅光擋開了。戰風又揮起了劍,幾道藍色的劍氣飛快地朝若水劈去。也在這瞬間,他的護符從領子里滑了出來。一個男生和女教師看到了這塊護符,他們都呆了好久。

  戰風收起劍,將護符藏到了衣服里面。

  “你輸了,還說諸葛家掌一流,我只是用了一層功力就把你傷成這個樣。”剛才的劍氣砸在了若水身上,她攤倒在地上在哭,她的肩膀受了重傷。“還有人來嗎?”戰風問道,“如過有,我今天心情好,愿意奉陪!”

  “那么,就由我來迎戰在吧。”剛才那個看到護符的男生跳上了擂臺。

  “那么,閣下高姓大名?”戰風問。

  “怒風。”他說完,舉起手上的刀,朝戰風跑去。

  “這么快?”戰風舉起劍,但是已經太遲了,怒風的刀已經砍下,和他的劍碰撞在一起,劍與刀兩者合成了一個巨大的能量,將兩人彈開了。

  “那是什么力量?這決不是那把刀和那把劍的力量,是什么,難道是護符?對了,肯定就是那個護符,這件事情我一定要去問校長,為什么擁有死神護符和天神護符的人會同時出現在我的班級。”王辰想。

  “為什么?難道是因為他和我都擁有一塊護身符嗎?這護身符到底蘊藏著什么力量?”怒風想,他的眼神怪異地看著戰風。

  “這股力量和在郊外所感受到的力量竟然……”戰風也用驚異的目光看著怒風。

  “不能讓其他學生繼續看下去了。”王辰想。

  她對學生們招了招手,說道:“很晚了,各位都去吃飯吧!剛才輸掉的道云和若水也去吃飯吧。戰風和怒風留下。”別的學生都走了。

  “為什么叫我留下?”戰風問。

  “你們給我待在這里哪里都不能去,太危險了。”王辰說完,就轉身離開了教室。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