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22:14:03
  1. 愛閱小說
  2. 二次元
  3. 神奇寶貝之歌
  4. 一·黑暗都市

一·黑暗都市

更新于:2018-03-18 10:39:34 字數:3321

字體: 字號:
  好萊塢,著名的神奇寶貝電影之都。這里有無數的致富機遇,卻也充斥著難以察覺的兇險暗流。無數人因一部成功的神奇寶貝電影,一夜成名、腰纏萬貫,同樣有數不清的人因一部失敗的作品傾家蕩產,轉瞬家徒四壁。但正是這種風險與利潤并存的機制,讓無數人對這座城市趨之若鶩。

  奢靡,被這座城市詮釋到了極致。有錢人可以用數百顆鉆石裝點一個普通的神奇寶貝球,盡享山珍海味、別墅豪車,而活在都市底層的人們,甚至養不起一只自己的神奇寶貝,只能在黑暗中匍匐前行,期望有朝一日能成為人上人。在天橋下、小巷中,處處可見乞討者的身影。高貴與貧賤,富裕與貧窮,物質的兩個極端在這座城市中混淆不清。在瘋狂的地下街里,血腥的神奇寶貝格斗收到人們的歡捧,神奇寶貝成了人們賺錢的最快工具,被人們無止境的利用著。

  這里是神奇寶貝聯盟企及范圍之外,這里是這個世界的黑暗聚集地。

  今日,在這所黑暗城市的一條繁華街道,卻全然聽不到人們的吵鬧。

  “說吧,他們給了你多少錢,我可以給你兩倍,求你快點離開我的店!我的客人們都被你嚇跑了!”一家著名的神奇寶貝電影院門口,平日里張揚跋扈的老板此刻卻一臉緊張神色,看著坐在他店門口的一個黑衣青年,老板的身邊就是兩個帶著神奇寶貝球的保鏢,但這兩人卻都沒有叫出自己的神奇寶貝,而是一臉忌憚的看著那個黑衣青年,仿佛那是什么洪水猛獸一般。黑衣青年一臉坦然的坐在一個金屬折凳上,并沒擺出什么兇神惡煞的樣子,他對著面前的三人微微一笑,牙齒在日光下熠熠生輝。

  “金老板何必如此緊張,在下也只是拿錢辦事,雇主要求我在您的店面前坐三個小時,也就一場電影的時間,三個小時之后我便會自己離開,若有得罪之處,還請金老板多多包涵。畢竟在下只是個小人物,想要生存也不容易嘛!”

  這黑衣青年說的很隨意,而這邊的金老板卻完全淡定不了。“音大人您這玩笑開的可太大了,一場電影能賺多少您想必也是非常清楚的,而且您這么一鬧,小店的名聲可全毀了。這樣吧,您現在就走,我給您20萬如何?”金老板伸出兩個指頭,臉上的肥肉都擠成了一副諂媚的表情。

  黑衣青年笑了笑,卻并不應聲。

  “天哪,音大人,我這也只是一個小店啊,哪有那么多錢啊。”金老板臉上擺滿了委屈,顫悠悠的伸出三個指頭,渾身的肥肉都一顫一顫的,仿佛硬要人們看出他的心疼和不舍來。“30萬!不能再多了,而且你要保證之后不能再來我的店面了!”

  黑衣青年挺起了腰坐直,搖了搖頭,“再加一卡車高級貓糧,期限最多三個月。”

  “好好好,就這么定了!阿大,快把錢打到音大人的卡上!阿二,快去買一箱貓糧給音大人送去!”那金老板像是怕青年反悔似的,迅速轉過身,給他的兩個下人發布了命令。接著又面對著黑衣青年,擺出一張笑臉,“那個,音大人,您看行了嗎?”

  “一卡車高級貓糧。”黑衣青年說罷,便拎起折椅,頭也不回的走了。路上的行人都紛紛躲避,仿佛是在躲著什么洪水猛獸。

  看著黑衣青年一路走遠了,金老板的臉色瞬間便冷了下來,恨恨的往地下啐了一口,厭惡之情顯而易見。“媽的,哪個混蛋請了這個喪門星來整我,可真夠狠的啊。別讓我知道了,要不有你好看!”左右兩人對視一眼,輕聲發問:“那錢.?”金老板一聽便破口大罵“你們都傻了嗎,還不快去!真想讓他再回來!嫌我的錢多的不夠花是嗎?!”

  —————————————————————————————————————————————————————————————————分——————割——————線———————————————————————————————————————————————————————————————————

  一路上,高樓大廈越來越少,人影漸稀。越是遠離城市的中心,才越能見到這世界本來的美色。在城市的遠郊,一座巨大的倉庫悄悄佇立在湖邊,湖面波光粼粼,湖水清澈見底,不時有水系神奇寶貝躍出湖面,劃出一道道銀色的軌跡。

  音索走近倉庫,推門便入,原來這諾大的倉庫竟全沒有上鎖。倉庫里燈光昏暗,生銹的庫門一被推開便發出“吱吱”的聲響,仿佛在向黑衣青年發出強烈的抗議。這一聲仿佛引動了怪物的巢穴,黑暗中忽然亮起無數雙燈火,細細一看,卻是許多雙眼睛。音索輕輕按下了電燈開關,柔和的光線便充滿了整個房間。這時,屋內的一切景象才清晰的顯露出來。原來那諸多的燈火竟是許許多多的喵喵。看到進門的是黑衣青年,這些喵喵才平靜了下來,甚至不少的喵喵親昵的靠了過來,依偎在黑衣青年的褲腳處“喵、喵”的輕叫著。很明顯,這些喵喵都是一些無家可歸的流浪喵喵,不少渾身上下都是臟兮兮的,有的身上還帶著傷。它們輕輕的伸出舌頭,****著自己的灰跡或傷口。有的則靜靜地安睡著,嘴邊的胡須隨著呼吸一顫一顫,格外的安寧。縱然是一群流浪的喵喵,也帶有著這座城市底層存在的鮮明特色。

  “吶,這次又給你們弄來了不少食物吆,不必擔心總是餓肚子了。”音索蹲下身來,輕輕的摸了摸幾只喵喵的毛發,聲音中透出的同情與關懷讓人無法將他與那個勒索錢財的黑衣人聯系起來。音索看著這些可憐的流浪精靈們,思緒卻越飛越遠。

  音索本是地球上一個再普通不過的上班族,日復一日的過著枯燥平庸的日子。與同事的客套,對老板的討好,酒席、聚會,像都市中的絕大多數人一樣,戴著面具混跡在職場中。平日里也沒有什么愛好,卻唯獨向往一個沒有勾心斗角的世界。也許是上天的恩賜,有一天,當音索從應酬的宿醉中醒來時,眼前是另一個世界。而他自己竟成了少年模樣,同時,還是一名社會的最低階層——拾荒者。一個生活在現在都市的普通人可能很難想象那種整日為一口飯食而奔波的生活,然而音索卻親身體驗了一把。事實上,這樣苦難的生活并沒有讓音索有多抱怨,他深刻的明白等價交換的原則。如果以此為代價就能生活在他想要的世界,音索絕不會有半分后悔。真正讓他打心底感到冰冷的是在這個世界的數年間他所親身經歷過的一切。這座城市和地球上的都市沒有什么不同,甚至這里更加的血腥而黑暗,與他所熟知的神奇寶貝世界大相徑庭。

  然而讓他內心發涼的卻并非這些。

  來到這個世界后,音索就發現了自己的與眾不同。首先就是運氣,仿佛是厄運纏身一般,音索所在的地方絕對會發生災難。騎車上街街上發生車禍、去逛超市超市發生火災、去旅館住宿當夜發生地震,以至于音索只能居住在這偏僻又巨大的倉庫里,他甚至不敢睡在床上。而這一切也成就了音索災星的名號,同時也為幼時的音索帶來極度不公的對待。第二則更加嚴重,音索發現,幾乎所有的神奇寶貝在遇見他時,要么恐慌,要么厭惡。這,真正打消了音索成為一個神奇寶貝訓練家理想,同時也讓他所通曉的神奇寶貝知識變得毫無作用。

  常言道,有失必有得。這種獨特的體質雖然然音索的日子過得不慎痛快,卻也讓音索有了資金的來源,方法嗎,自然是敲詐勒索——不給錢就搗蛋!而討來的錢則成為了音索在這座黑暗都市里安身立命的基礎,多余的錢則是音索用來撫養他為數不多的、不會厭棄他的朋友們——流浪喵喵的資金。音索也曾仔細的研究過這些喵喵不討厭他的原因,卻得不出任何結論。這些喵喵除了天賦極差、基本上都不會什么技能之外,與普通的喵喵沒有任何不同,而這也是它們成為流浪喵喵的原因。

  “呵呵,難道說是因為廢柴集合理論嗎?廢柴只會被廢柴所接受?”毫無疑問,音索是羨慕著那些神奇寶貝訓練師的,與自己的神奇寶貝一同旅行絕對是令人羨慕的,但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只能讓他無所作為混吃等死。

  “o(︶︿︶)o唉,事已至此,我又能如何呢?不過現在的生活倒也還算不錯,至少有吃有喝,比幾年前強的多了。”音索點燃了一支煙,猛吸一口,慢慢地吐出一道煙圈,又一口氣猛地將它吹散,仿佛所有的愁緒都能隨之一散而去。身旁的喵喵們不喜這濃濃的煙氣都紛紛躲避開來,只有那揮之不散的青煙與音索共享這段憂慮。

  “喵、喵喵——”

  倉庫的門口忽然響起了一陣嘈雜,幾只渾身臟兮兮的流浪喵喵從打開的倉庫門外涌了進來。它們正合力抬著一只看起來更加臟兮兮的貓咪,等到它們把它抬到了音索面前,音索才看清在這只喵喵特別臟的身體上有著許多的傷口,而許多灰塵都散布在這些傷口之上,而這也是音索為何沒能第一時間看出來這只喵喵身負重傷的原因。

  “這下,麻煩大了啊——”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