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3:13:2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破原天圣
  4. 第二章 一封信

第二章 一封信

更新于:2018-03-16 08:27:52 字數:2623

  沐恩走到了久違的家門口,心中一直不能平靜,三年了,已經三年沒回家了。由于戰爭學院是全封閉的,且沒有長假,所以自己在這三年當中一直沒機會回家。現在家就在自己的面前,自己難免十分興奮。對于回家,沐恩心中既是期待,又是惆悵。期待的是見到自己的父母,三年沒有見,十分的想念他們。而惆悵的是自己沒有在戰爭學院畢業,不知道如何交代。

  “不管了,我想父親母親會理解我的。”想到這里,沐恩推開了家門。

  “爹,娘,我回來了。”沐恩大聲的叫著他的父母,可是家里沒人應答。“爹,娘,我回來了。”沐恩又一次叫道,可是還是沒人應答。

  “人呢?難道是出去了嗎?可是現在時間已經不早,并且到了傍晚,或許再等一會他們就會回來了?”沐恩思索到,于是坐在椅子上等待著。

  到了晚上,沐恩點了一盞蠟燈,此時,自己的父母還是沒回來。沐恩也很焦急,按說這個時間,自己父母肯定到家里了,可是現在還是沒有人。實際上,在沐恩的印象中,自己的父母有一些神秘,他們從來沒有透漏過自己的職業,每天都按時出去,按時回來,沐恩也很懂事,他知道自己父母不說自己去做什么,一定有他們的道理,所以他也不問。可是通常這個點,父母肯定已經到家了。

  “難道是出遠門了?”看來現在只能這樣推論了,這個時候,沐恩發現自己也餓了,畢竟自己也趕了半天的路,于是,沐恩在家里尋找吃的。

  沐恩在找吃的的過程中發現了一些不對勁,為什么在房子的角落布滿了灰塵和蜘蛛網,而且柜子里的一些重要的東西也不見了,“莫非是父母搬走了?沒理由啊,如果自己的父母已經搬走,肯定會派人來通知他的。”沐恩思索著,“不過看起來好像并不是搬家,但是如果是大型的搬家的話,家里的床柜桌子不是也會一起搬走的嗎?還是說自己的父母外出了很久。現在看來,還是后者的可能比較大,如果父母真的搬走的話,定會先來學校找自己的。”

  “看來之后的事情都得自己處理了,衣食住行不敢有怠慢,否則的話肯定要餓肚子。不過今晚是吃不了飯了,明天早上早點起來尋找食材吧。現在先睡了。”想到這,沐恩準備進入自己的房間睡覺,然而當他轉身的那一剎那間,他的右眼角撇到了一個信封。

  “這是什么?沐恩自言自語到。”于是撿起了這個信封,打開了它,掃了一眼,發現是自己父親的筆跡,而且是給自己寫的:

  小恩:

  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和你母親已經走了不少的時間了,但是,你身上所背負的絕對不是你現在眼睛所看見的,可能你現在并不理解我和你的母親為什么要把你送到戰爭學院這樣一個培養戰士的學校,可是你以后會明白的。

  我知道,你可能覺得自己在學校當中沒什么收獲,我也知道你在學校受到了很多委屈,可是有些事情是避免不了的,我只能對你說很抱歉,作為你的父親,我沒辦法讓你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請你能夠理解為父的用心。

  現在我和你的母親正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不知道下次見到你是什么時候了。現在你需要做的,就是去首城鼎豐鐵器店找他們的老板,給他說你是我沐飛的兒子,并向他出示信封當中的紅色徽章之后你就拜他為師,接下來你做什么都由他安排。到了合適的時候,我們一定會再見面的。

  珍重。

  家父:沐飛

  沐恩愣愣地看見信封上所寫的內容,心里十分的難受。“一晃就是三年,三年后又要再等待多久,但是我想你們這樣做有你們的道理,我雖然不知道自己肩負著什么,但是有責任的感覺還是蠻不錯的。你們放心吧,孩子不會讓你們失望的。”在戰爭學院呆了這么久,沐恩堅毅了很多,再也不會像以前那樣見不到自己的父母就不知所措。

  “事不宜遲,今天好好休息,明天就出發吧!或許見到自己父親說的那個人,就會明白自己父親的用意了。”

  ......

  第二天,沐恩吃過早飯,就踏上了去首城的路上。首城離沐恩所在的天幻城并不遠,大概一天的行程,但是沐恩并沒有去過,所以他出行的時候在店家買了一張地圖。按照地圖,開始了這一次的行程。雖然沐恩沒去過首城,但是也聽說過。

  赤銅領域的首城天怒城,是赤銅領域的經濟中心和行政中心,威名赫赫,即便是其他的幾個領域,也都知道它的大名,不是因為它是赤銅領域的首城,而是在這個成當中,有一支恐怖的軍隊,殺戮之軍,這支軍隊只有一百人,但是都是究極戰士,這些人都是從小培養的,將這樣的一支軍隊組成在一起,日日夜夜做特殊的培訓以及戰術演練,可見其有多么恐怖的實力。這也是其他領域忌憚赤銅領域的一個原因之一。

  沐恩按照地圖上走了三個時辰,也走困了,就坐下來休息。自己體質從小都不好,但是經過戰爭學院三年的磨練,自己現在的體質應該是強于一般人的,否則也走不了這么長時間。沐恩坐在一棵樹旁吃著干糧喝著水。可就在這時,沐恩聽見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沐恩,哈哈,沒想到在這里碰到你。”伴隨著爽朗的笑聲,沐恩看見的是一個眉目清秀的青年。

  “啊,楊哲,怎么會是你,你怎么在這里?”沐恩驚訝的看著楊哲問道。

  “我去首城,嘿嘿,我也沒想到碰到你。怎么,你也去首城嗎?這條路就是通往首城的路。”楊哲說道。

  “對啊!我也去首城,要去找一個人,既然這么巧,我們一起吧!”沐恩開心的說道,他自己也沒想到在這里遇到自己的摯友。

  “我也是這么想的,一起吧。這么長的路途,我要是一個人趕多無聊,幸好遇到了你,哈哈。”楊哲笑道。

  “是的,對了,你這次去首城干嘛,我記得你家應該也在天幻城吧。”沐恩問道。

  “不錯,我家在天幻城,不過我爹在首城做生意,所以我得在首城住幾天。你剛才說你要去找人,找什么人呢?或許我能幫到你。”楊哲疑惑的問道。

  “你要是能幫到我,那真的是太好了。我還正在想到了首城怎么找他呢?我要找一個叫做鼎豐鐵器店的老板,你知道他嗎?”沐恩問道。

  “鼎豐鐵器店老板?”楊哲思索著,“鼎豐鐵器店我倒是聽說過,這家鐵器店可以說是整個領域最神秘的鐵器店,據說他們所打的鐵器絕對不會輕易售出。他們的老板的話,我好像沒怎么聽說過。不過這家鐵器店年代十分久遠,影響力也十分的大,想來他們老板也不是省油的燈。

  此時沐恩似乎對這家鐵器店有了一些概念,不過他現在很想知道這樣一家年代久遠,底蘊也應該深厚的店的老板是一個怎么樣的人,或許,他會把自己想知道的一些事告訴自己,于是,沐恩有點迫不及待的想趕到首城了。

  “對了,沐恩,你為什么要找鼎豐的老板啊?”楊哲問道。

  “他應該是我父親的朋友,是我父親讓我找他的。”沐恩回答道。

  “哦。那好,那我們還是出發吧!要不是就得趕夜路了。”楊哲說道。說完,他們就起身趕往首城。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