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6:50:13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九重天河
  4. 第一章 雙翼翼獸(求收藏推薦)

第一章 雙翼翼獸(求收藏推薦)

更新于:2018-03-18 17:31:40 字數:2301

  “老王,今天是哪一年啊?”葉天河問。

  在一個小山坡上,葉天河衣衫佝僂,處處帶著血跡補丁,頭發凌亂,身旁站著一個中年男人。

  “天河,你問這個干什么?”老王奇怪的問。

  自從2012年塔克拉星人入侵之后,地球就陷入了戰爭,人類從地下帶出了古之遺跡建立了一座座城池以抵御進攻,兩方展開了一場實力懸殊的拉鋸戰,戰爭已經持續了很久很久一直沒有停息。

  那些生活在城池之內的人類很好的活了下來,而那些沒有來的急進入城池的人則在不停的游蕩在外,被塔克拉星人不斷狩獵,成為了被圈養的獵物,就像是以前人類圈養羚羊用來獵殺一樣。

  塔克拉星人帶來了毀滅,但是毀滅的同時他們也帶來了生機,在塔克拉星人的壓迫下人類結合古之遺跡之內的某些東西開發出了一種新的能量,可以不借助任何外力讓人類使用的能量,人們把它稱之為星能。

  星能,星辰的能量。天外宇宙有著無數顆星辰,這些星辰散發出無數的能量,人類可以吸收這種能量為己用,現在的人類強者可以輕松做到每秒一百米,可以舉起十幾噸的重量,子彈打不穿他們的肌肉。

  因為有了這些強者人類才可以憑借城池和塔克拉星人對抗,不至于被毀滅。

  星能充斥整個宇宙,只要有星辰的地方就有星能,那些在城池之內的人類各個都可以接觸到星能,而處于“狩獵區”的人想要接觸星能那是幾乎不可能的,城池之外一切地方叫做“狩獵區”。

  除非是天縱奇才,不用憑借外力就可以感覺到星能的那種存在。

  “就是想知道我現在幾歲了。”葉天河說道,就好像是在說一件無關緊要的事情,實際上這確實是無關緊要的事情,在生命隨時都會受到威脅的時候誰還會去管這些?

  “好像是2042年,也就是新歷30年。”老王神色悲傷的說。

  人們把2012年之后稱之為新歷,2013年就是新歷1年。

  “三十年了嗎?到底要什么時候才能結束?”葉天河落寞道。

  他今年十二歲,一出生就是在“狩獵區”,從小經歷了無數的廝殺,血的經歷讓他比一般人早熟,血的經歷也讓所有“狩獵區”出生的孩子早熟。

  “回去吧,我們已經走的太遠了,可能會碰到那些該死的怪物的。”老王皺了皺眉頭,手上拿著一根銀色長棍,一頭被打磨的很尖,上面還帶有絲絲墨綠色的液體。

  葉天河皺眉,有點不高興的說:“不是說好了走出去兩千米的嗎?現在才哪到哪啊?”

  老王滿臉苦笑,兩千米可是會死人的,如果一不小心碰到那些東西的話就真的會沒命的,自己當初怎么就鬼迷心竅答應了呢?

  兩人繼續前行,走下小坡,走在前方茫茫的荒野。葉天河向往自由,可是從小到大他一直都沒有走出過基地1000米,為了想出去看看,那天趁著老王迷迷糊糊的,于是就給他下了個套讓他答應自己走出兩千米。

  一片滾滾的煙塵突兀出現在了兩人的前方,雖然距離很遠,但是葉天河憑借出色的視力還是看到了煙塵之中的東西。

  那是一個畸形的怪物,雖然是人形,但是它的背后卻長著兩雙翅膀,輕輕一扇就讓塵埃滿天,綠色的皮膚很是扎眼,一張血盆大口里長著鋒利的尖牙,其中還有兩顆突了出來,化為獠牙。全身肌肉發達,就像是一座小山一樣,如果不是背后的翅膀讓它變得輕盈,不然走起路來大地都會顫抖。

  老王顯然也看清了怪物的樣子,他發出一聲驚恐的尖叫,撇下葉天河發了瘋似的往回跑,“該死!該死!居然真的遇到了!”

  同時心里無比后悔來到這里,把葉天河詛咒了無數遍,如果不是他自己就不會碰到這種東西了。

  “吼!”那個怪物發出了一聲吼叫,顯然它發現了葉天河二人,背后兩雙翅膀快速扇動,卷起一陣氣浪,瞬間加快了速度便向落后的葉天河沖過去。

  葉天河的腦子已經是一片空白,雙腿因為恐懼在也挪不動半分,汗水不要命似的從額頭流下。

  是翼獸,塔克拉星人圈養的翼獸,相當于人類的戰馬,而且背后居然生出了兩雙肉翼,兩雙肉翼的翼獸絕對不是“狩獵區”任何人可以招惹的。

  怎么辦?

  逃跑肯定是行不通的,擁有兩雙肉翼的翼獸的速度絕對是極快的,以普通人的速度絕對跑不了。

  就在葉天河愣在那里不知道干什么的時候,翼獸已經達到了他的面前,翼獸沒有對葉天河揮出利爪,它只是用它那布滿血色的眼珠看了葉天河一眼,直徑繞過葉天河,向遠處已經跑出百米的老王而去。

  老王驚恐的再次發出了尖叫,翼獸眨眼之間就來到了老王的背后,凌厲的風裹著腥臭味打在老王的臉上讓他雙腿一軟,狠狠的倒在了地上。

  “別別過來!”老王撕心裂肺喊叫著,他知道接下來會有什么發生在他的身上,撿起之前摔落在自己前方的銀色長棍,用尖的那一方對這翼獸,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腥臭的液體從翼獸的嘴角流落,滴在地上發出嘶嘶的聲音,地上的塵土被腐蝕。

  好像戲耍完了,翼獸伸出利爪,輕輕揮舞著,空氣流動好像被截斷一般,利爪如雙龍出海一般探出,帶動周圍的氣流,發出轟隆隆的響聲,老王覺得自己周圍的一切都要塌陷的一般,一種無力感浮現在他的心中。

  猶如困守搏斗一樣,老王在絕望之中爆發出了讓自己驚心的勇氣,他把銀色長棍猛然仰起刺出,洞穿了空氣來到翼獸的胸口,翼獸不避不閃,一爪破開了老王的胸膛,鮮血如柱般灑出,銀色長棍崩在了翼獸胸口的鱗甲處,直接折斷。

  鮮血噴灑,染紅了翼獸綠色的皮膚,挖出老王的心臟一口吞了下去,遠處的葉天河雖然老早就見過了死人,但是看到這個場景還是忍不住一陣干嘔。

  翼獸轉過頭來,葉天河直視它的眼睛。

  知道自己馬上就要淪為翼獸的盤中餐,葉天河出奇的平靜,他的眼中突兀出現了點點的星光,摻雜在塵埃空氣之中。

  原本正常的黑眼球變為了一片銀色,無數的閃著光的小點遍布整個世界,這其中尤其屬天上最多,星空最多。

  而此時,葉天河胸口掛著的一條墜子在散發著光輝,一條金龍騰舞,在嘶吼,仿佛在呼喚著什么?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