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1:22:42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泣云天
  4. 第一章 風雨?陽光?結束與開始

第一章 風雨?陽光?結束與開始

更新于:2018-03-18 14:27:29 字數:4034

字體: 字號:
  窗外,雷電交作。

  門邊,一人面容憔悴的男子小心翼翼的關上屋門。

  正當他準備輕輕地轉過身時候,傳來了一道微小而又清晰的聲音:“大少爺,你確定你想清楚了嗎?”

  男人微微一愣神,但很快又恢復過來,緩緩地轉過身來,背對屋子。在他面前,是一位頭發微白的老者,身材高大,兩肩極寬,頭顱微昂,雷電在他背后交作,顯得他很是英偉。老人輕輕的咳了一下,再次以清晰的聲音發問:“大少爺,你這么做,難道夫人會開心?”

  “少爺”輕嘆一聲,用略帶沙啞的聲音道:“從今天起,就沒有‘大少爺’這個人了。”

  老人一怔,想不到他如此決絕,竟然全然不顧自己。

  天空開始下起了雨,雨滴不大,卻異常的冰涼。

  “好…好,既然你都這么想了,我身為一名管家又能怎么辦呢,只能為你祈禱吧,希望你能….早些回家。有什么要和你母親交代的嗎?”說到這里。老者的神色有些黯然,男子也微微低下了頭。豆大的雨滴打濕了兩人的衣服,徹骨的寒意爬滿全身。

  男子尷尬的笑了笑:“呵,要麻煩你幫我一下照顧弟弟了,雖然我只與他相處過三年而已,但這應該會是我一生最快樂的時光。這么小的孩子大概很快就會忘記我了吧,為了避免對他造成困擾,我的存在就不必告訴他了。”

  “嗯。我是你們家的管家啊,我不照顧他誰照顧呢。”

  “還有我的母親,一定要照顧好啊,不要讓她擔心我。幫我帶句話,就說孩兒不孝,無法報答養育之恩了。”說到這里男子神色黯然地低下了頭。

  “這不用你說,我答應過你父親了。”老管家靜靜答道。

  聽見這句話,男子的瞳孔驟然收縮,拳頭緊握,口中輕聲叨念:“是嗎…父親…”

  看見他的樣子,老管家心有不忍地搖頭嘆息,輕聲道:“要走就快吧,別被你母親發現,要不你以后就別想走了。”

  男子微微一笑,想起了以前要離開被母親知道時,又是上吊又是割脈地鬧,就是不讓自己走,過了好久才消停下來。想到這里,心中泛起了一陣酸。

  雷電在空中劃過,瓢潑的大雨交織成一片灰白。但兩個人全然不為所動,靜靜地站在原地不動。

  “好了,現在不是感傷的時候。那么,管家頭,我走了。保重。”說著男子邁出了離家的第一步,沉重的腳步似乎踏在自己的心頭上。

  老管家微微點頭示意,便閉上眼睛不再去看他。直到男子與他走開幾十米后,才緩緩睜開眼,說道:“記得,要回來,帶著你爸回來,我想見到你們一家團聚。”

  “會的,一定會的。”此前一直很冷靜的他,此時聽到這句話也流出了熱淚,微笑著說道,“應該是‘見到我們一家團聚吧’別忘了,你是我們的家人,你我也是他們的家人。”

  男子的話被樹葉與雨滴撞擊發出的沙沙聲逐漸淹沒,伴隨他一起消失在夜色中。老人怔在原地,久久無法釋懷。

  “哎,就這么走人啦,爛攤子還是得由我收拾啊?!”

  。。。。。。

  老管家剛打屋子的門,就看見了一個人披著衣服在門邊發呆,臉上還有兩道清晰的淚痕。

  “見鬼,怎么這么快就知道了,我還沒有準備啊”老管家一邊想一邊苦笑著說道:“夫人,怎么這么晚還沒睡啊?快點回去睡吧,而且下雨天也容易著涼啊。”

  “云兒他,是不是走了?”女主人輕輕問道,眼睛微合,兩行淚便又沿著臉頰留了下來。

  雖然答非所問,但一句話就說到點子上。老人知道自己的裝傻失敗了,臉色一沉,低聲道:“是的,他已經走了。不過希望夫人不要過于為他擔心了,畢竟他已經長大了,可以對自己負責了。希望夫人能夠支持他,這不只是我的希望,我想大少爺他也這么希望的吧。”

  “我早就知道他會離開我的,只是還是無法接受罷了。雖然孩子這么做事為我好,為了家族,但還是我不想失去他啊,嗚嗚…我失去的太多了,父母,丈夫….現在到兒子….我不想再失去任何東西了….為什么、為什么上天要這樣對我啊?!”夫人雙手緊握床邊的欄桿,淚水流過臉頰,大滴地從下巴滴落,凌亂的頭發被汗水浸濕,貼在兩鬢。神志有些不清的她搖著頭,一邊自顧自地訴苦一邊不甘地大聲質問。

  老管家有些不忍地看著女主人,卻又束手無策,不知該安慰些什么,只好輕聲說道:“他能做出這個決定,老實說我很佩服他,因為這不僅要有很強的責任心,也需要很大的勇氣,在勇氣這方面,我不如他。而且我想沒有任何母親想要一個只會吃不會做的孩子吧,你很幸運,相信他會讓你驕傲的。”說完便輕輕回到房中,留給夫人獨自靜一靜,畢竟能說的都已經說了。

  “如果不是五年前的那件事,我們現在應該很幸福的在一起生活吧,至少不至于落到如此田地吧。希望阿銘和云兒能夠平安回來,希望夫人能夠重新振作,希望小少爺能健康快樂地成長,希望時光能沖淡這一切,希望我的愿望都能實現,神啊,你說我是不是太貪心了呢?”管家苦笑著,輕嘆,望著窗。

  窗外,雷雨已去,一片天明。

  風雨過后,

  帶來的是清新與靚麗,彩虹高懸?

  還是帶來破壞與坎坷,物是人非?

  這是一個陽光燦爛的好日子,至少對于夏凌楓和楚天翔兩人來說是好日子。

  碧空之中萬里無云,陽光透過厚厚的樹葉層,撒下星星點點的光斑。這兩個小子便借著樹陰,偷偷地賴在河里游泳。

  陽光,沙灘,煞風景的小裸男。

  “哎,真是難得的天氣啊!”夏凌楓一邊感嘆然后一頭栽進河里,冰涼的河水馬上將他整個人包裹起來,絲絲的涼意逐漸將夏日的暑氣從身體里剝離。

  “爽~~啊~~!”泡在水里的楚天翔也忍不住贊嘆。這個男孩全身上下只有一條小三角,皮膚由于經常受太陽的照射所以呈健康的赤銅色,端正的五官勻稱的分布在俊俏的臉上,儼然一個帥哥胚。夏凌楓同樣有著赤銅色的肌膚,不同的是顏色要比楚天翔的淺一點。濃眉下的大眼透出狡猾的光芒,嘴角總是調皮地微微向上翹起。同是俊男,夏凌楓給人以聰明機靈的感覺,而楚天翔則總是一副的老實忠厚的傻樣子。

  “哎,你有沒有聽說那個魂魄開發的什么儀式啊?”夏凌楓一邊笑嘻嘻地朝楚天翔潑水一邊問道。楚天翔白了他一眼,沒好氣的說道:“是靈力覺醒儀式,這是每個八歲的小孩都會進行的儀式,人們也是借以這個儀式來開發人類的潛能的。在魂力開發后還有魄覺醒的儀式,覺醒成功可以激發更大的能力,就看你有沒有這樣的潛力。”

  “對了,我記得你大我一歲,那你應該開發了魂力了吧,秀兩招給我看一下,讓我了解一下這是怎么回事。”夏凌楓兩眼閃出期待的光芒,可憐巴巴的望著楚天翔。

  楚天翔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因為之前那次的儀式開始的時候,我剛好發燒,錯過了,所以還沒有開發到魂力。”

  “切~說不定你是沒開發呢,還是開發不了呢。”

  “去你的!其實幾乎每個人都可以開發靈力,而武魄就不一定每個人都可以擁有,全世界大概就只有四分之一左右的人擁有,而其中還有一半的人因為身體原因所以到了初階就無法再往上提高了。”楚天翔一本正經的說道。

  “好了,不用掩飾了。我們那么熟也沒什么不好意思的。”

  “別~逼~我~!無敵水龍擊!”

  。。。。。。

  “嗤…”窗簾被拉開了,陽光透過窗戶靜靜地灑在床上,夏凌楓正甜甜地做著美夢。

  母親慈愛的望著他,靜靜的不曾發出一絲聲響。突然,一滴淚水沿著眼角滑落。微微張開嘴,卻發不出聲,只有淚水仍然無聲地滑落。

  母親雙手掩嘴,身體輕輕地顫抖,口中不斷地輕聲叨念:“很像他啊,真的很像…也很像他…很……”

  “媽媽,你怎么哭了?”一道突如其來的聲音一把將她從回憶中拉出來。

  “啊,楓兒,你醒了?”秋氏慌忙問道。

  夏凌楓揉揉惺忪的睡眼,打了個大哈欠,然后才疑惑地問道:“媽媽,你剛才該不會是在哭吧。”夏凌楓家從小就沒有人扮演父親這個角色,家中只有母親和他還有一名老管家,所以生計就只能靠母親一人支撐。雖然家里少了個父親,但是夏凌楓不怎么在意,只有在沒事做的時候偶爾會想一下這個問題,但很快又會被拋在腦后,反正現在不是活的好好的嘛。

  因為整個家是靠母親一人支撐起來的,所以她在夏凌楓心中從來都是一個堅強的形象,只有在夏凌楓不在或熟睡的時候,獨自一人偷偷地哭泣。所以夏凌楓的反應才會那么大,因為他始終無法相信母親居然會哭。

  “沒有啊!啊,對了,家里快沒有柴火了,待會去森林里撿一些回來吧,我先去煮早餐了,動作快點哦。”母親迅速說完這句話就馬上逃也似的離開了房間。

  “哦~”夏凌楓懶洋洋地應了一聲然后倒下。

  “咳!少爺,該起床了!”老管頭走進來大聲嚷道。

  “哦,馬上,給我兩個小時。馬上……”夏凌楓含糊不清地答道。

  老管頭左邊眼皮微跳,用陰森的語氣問道:“你,確,定?”

  夏凌楓迅速就地彈起,“管爺爺,我錯了,下次不敢了啊,放過我吧…”

  “哼,那就快點穿上衣服,今天有一個很重要的儀式,不能遲到。快點快點!”老管頭瞥了驚慌不已的夏凌楓一眼,忍不住笑了一下然后又馬上裝嚴肅,那個忍俊不禁的樣子估計能笑死不少人。如果被夏凌楓看見了,估計他也得“忍俊不禁”了。畢竟他還是很忌憚這個老頭的。

  “哦哦,是那個覺醒儀式吧,好期待啊哈哈。我能開出什么樣的魄呢,肯定很厲害吧!嘻嘻!”

  聽到這句話,老管家停下了手里的動作,望一臉興奮的夏凌楓一樣,輕輕地嘆了一口氣,眼底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悲哀。這種情緒一樣是很少出現在老管家身上的。抬起頭后,只見夏凌楓驚愕地望著自己。老管頭馬上慌張地收起情緒,然后迅速擺出一副生氣的樣子,怒斥道:

  “看什么看,趕緊收拾然后走人了!”(差點被發現…呼)

  “搞定了,就等你了啊!不知道是誰慢吞吞的呢。”

  “混小子你就不會給點面子嗎….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別讓我找到機會!”老人一邊流淚一邊狠狠地想到。

  夏凌楓蹦蹦跳地出了門,老管家慢慢地跟在后面。影子被朝陽拉得老長,老人回想起十幾年前,同樣是他,同樣是帶著一個小孩,同樣是去開發武魄。后來那個小孩成為了人皆傳誦的“天才”,年僅十三歲便踏足初階,不是天才是什么呢?

  多年后,如果老人回想起這一刻,一定會唏噓不已:與他相比,同樣是世上不可多得的天才。但沒想到的是,最后相比起來夏凌楓竟然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啊,那個總被認為不可超越的他也比不上夏凌楓啊。

  是的,從這一刻起,某個小子便踏上了他傳奇之路的起點。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