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5 01:13:1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靈妖戰記
  4. 第四章四散的寶物

第四章四散的寶物

更新于:2018-03-15 07:05:06 字數:3354

字體: 字號:
  洛河低下了頭,微微的笑道:“六星古種,這就是為什么我要幫助東王的原因,你們占據了太多,我那孫兒為大周立下赫赫戰功,也才堪堪得到四星古種,你們想要利用古種來達到控制臣民的手段,我洛河不認同,東王殿下雖然暴戾,卻也懂得以情義服人,為了東海洛家的未來,你倒下吧!”話才落下,兩手十字交叉的洛河便踏空直取葬花,葬花微微皺眉,巨大的花墻便擋在了兩人之間。噗的一聲,如同利刃破空的聲音,花墻中央不經意間的小地方破開了一個口子,葬花看著一個黑影便要靠近。罡域還來不及反應,兩把劍十字交叉之間便繞開了兩朵小花,沒有刺穿的聲音,身著白衣的葬花便緩緩倒下,已然沒了反抗的力量。

  洛河剛要離去,卻聽見葬花說道:“我來的時候就聽見師叔夸獎你的劍術,說我定然不是你的對手,賭氣之間才把那件供奉在祖廟的天蠶衣偷偷的用品雪裁了,想要和你一教高下,剛才我還真的以為死定了,洛師叔見到師父就給他說我盡力了得回京了。”

  洛河沒有回頭,說道:“哼,我不敢殺你只是因為你是周國人,可不是給你那兩位師傅師叔面子。”說罷,連忙向著前方掠去。

  南嶺的云朵中,不斷的傳來兵器的碰撞聲,伴隨著罡氣的轟鳴,仿佛在茭白的月光下也有憾雷陣陣。

  ”呦,好像分出勝負了,那個國色天香的女尊者敗了喃,小子不下去看看,“正和長樂大戰的穆羅打趣道,兩人不斷的在空中交戰,明明已經有些力竭,穆羅偏偏故作輕松狀到:“在不下去,老夫可下去看看了,我還缺一個孫媳婦,這個女娃子,我看還不錯!”說罷,伸手便是一道劍罡劃出,直接將烏云斬為兩半,長樂指與劍身,一道指力鋪面而來。

  穆羅一掌揮出,接著指力便如同落葉掃風一般急速下落,長樂見狀,急忙跟上。

  洛河很幸運,天上的兩位正大戰,沒有任何人來阻止自己,越過了一座山,便來到了陳玄的落腳地。還沒來的及睜眼,鋪面而來的就是道道火焰,調動數份罡氣下,才慢慢的走入火海,越是靠近,越是覺得難受。明明已經調動全身元氣,可是依舊難以壓制這火氣,還好,朦朧的能夠看見中心了。一步,兩步,終于靠近了火焰的中央,縱然是以自己全身的元氣阻隔,也差點被灼了雙目,果然是好東西,上一次這樣的生死還是在扶桑太陽精火的沖擊下,這東西卻絲毫不弱。黝黑的木質,一塊一人粗的木頭出現在洛河的面前。要知道扶桑的神木也不過才手掌大小,這一大塊縱然抵不上,也恐怕相差無幾。

  更何況洛河身邊環繞的罡域正不斷的被瓦解,擁有瓦解元力的特性,加之熾熱的屬性。雖然比之扶桑之木精火猶有不足,但是論蘊含卻高上數分,洛河用寶劍探探,表面的一塊木頭輕輕的挪開,露出了空心的本質,果然,沒有木心,洛河想到。

  也罷,若是有木心,這隱隱壓過扶桑之木的寶貝,也許自己也狠不下心來送往京師。瓦解元力。加上這熾熱的特性,簡直是北宗中人夢寐以求的鑄劍器材,梧桐木啊!鳳棲梧,天地間極富靈性的木頭,還有些許的稚嫩的枝丫吐露在外面,明顯還未成氣候。真正的神木大都是自然成道脫落,揮舞之下就有大道隨行。

  洛河心生遺憾,隨后便結印收下這件寶物,還沒來得及出手,身后一道劍罡呼嘯而過,匆忙間雙劍起出,十字交接,轉身便硬接了穆羅的一劍。轟的一聲,被擊退數米開外,胸口極具起伏,依然受傷不輕。

  長樂緊隨,三人環繞而立。穆羅看看中央的梧桐神木,吱吱嘴道:“還以為是個什么寶物,沒想到是個棺材本啊,別給我搶,老頭子沒幾天好活!”

  ”不管是什么,只需要帶回去就好,前輩你不會連棺材本都還未備好吧!“長樂說道。

  ”本想去扶桑打打秋風,看看他們那烏木培養的如何了,不過還好我是個文明人,這梧桐神木若是培育的好,比烏木高上幾個檔次,我也嘗嘗上古圣人的方式。“穆羅笑道。

  “不過木師叔恐怕要失望了,這梧桐已經沒了木心,不可能在活轉回來。”洛河長袖一舞,便悄然的拭去了嘴角的鮮血。

  “喔喔,當年北宗的小家伙啊!你師傅還能動彈不,我想去探望探望。”穆羅熱心的問道。

  “有勞師叔費心了,師傅春秋鼎盛,正在藏劍山上修行,想必也很想見您。”洛河恭敬的回到。

  “那就不必了,最強的龍淵我幾十年前就見過了,現在的北宗我還不怎么上心。”穆羅輕蔑的說道。

  “木師叔天人合一,劍法隔世,自然自傲,我師身為北宗之首,也未曾敗于您手。何來不上心之說。”洛河說道。

  “哼,北宗的歪歪道道。”穆羅輕嘆一聲,就要拔劍出手。

  洛河雙劍齊發,蓄勢待發。長樂仔細看看。而后緩緩說道:“洛河,木前輩,這東西恐怕只是一個工具,正主恐怕早就走了。”長樂指了指魚塘中的腳印,細細看來確實從梧桐神木中走出。

  “這是何解?”穆羅問道。

  “昔年蠻族有薪火傳書,以火溝通,這不過是取了相仿的手法。”長樂回答道。

  “難道是妖族!”穆羅的警惕心一下升高,無論他和大周有多少的血仇,在妖族的面前他們都是人族,強大的妖族,兇悍的身軀,悠長的壽命,注定了是人族前進路上的敵人。若是一位大妖借梧桐神木而來,事情便大條了。妖族之所以沒有正面出現在他們的正面,不過是因為七十年前的定妖之戰。人族強者盡出的情況下,穆羅也親眼看著自己的師傅售手持那把傳說的七星龍淵,將那位天妖斬殺,油靜燈枯而死。

  穆羅收起笑臉,一道神念發出,細細探尋下道:“沒有妖氣,卻有一種讓人心悸的氣息。的確有東西在里面,無論你們今天如何,這東西我要帶走部分。”鐵板的穆羅是誰都不想看到的,收起了調笑的他就已經將兩人視作了真正的敵人,一時間氣勢壓制著兩位周國國老無法動彈。

  長樂很清楚,自己能夠和穆羅交手,憑借的就是父親與穆羅當年的情誼,但在已經黑臉的穆羅手下,就算和洛河聯手恐怕很難走出這里。自己的父親,大周晉王三十年前就進入半圣境界,縱然自己與弟弟聯手之下也只能落敗。很容易就能明白當年險勝父親一招的穆羅當然有說這話的底氣。可是過了三十年,自己專研藥物之道,實力增長有限,洛河又怎么比得上弟弟喃?

  “蠻國大巫師與周國天機閣研討天機,不相上下,自然得讓木師叔帶走一部分,擊殺妖族人人都有責任。”長樂陪笑道。

  一旁的洛河顯然不買賬,穆羅也不過勝了北宗姬無業,奪走了龍淵十年管控。姬無業再強也不過是排行第二,自己的師傅,北宗掌門才是真正的北宗第一人,不過是稱師傅閉關,僥幸贏了姬無業,皇族的弟子有什么資格代表北宗。在他看來,當年北宗老掌門年老力衰,哪里還有力氣去執掌七星龍淵,這不過是皇族與南宗的計謀罷了。只是北宗掌門何嘗不想殺身成仁,手持七星龍淵而死,劍宗祖廟也有自己一席之地。卻不料老死藏劍山上。

  洛河剛想說話,只見長樂怒目而視,胸中的話脫口而出:“木長老百年之后,不知魂歸何土啊?”話才出口,只見穆羅黑色的面色深不見底,一手按住腰間,另一只手卻仿作拔劍狀,踏空而起,便要格殺洛河。洛河也不示弱,一腳踏出,雙劍起出。兩人空中相遇,拔劍式的穆羅直入了洛河的十字交斬。眼看就要分斬,忽地消失在了洛河的眼前。長樂卻聽見細微的,噗,噗兩聲,穆羅的身影便出現在洛河的身后,名劍背在身后,一手依舊按在腰間,另一只手卻向上舉起,七顆若影若線的寶珠排列在上,仿佛一把透明的寶劍。

  洛河還想有動作,手臂剛動,兩把來自北宗的寶劍,一葉,知秋便掉落在地上。血液順著衣袖滴落在寶劍上,雪白的見面,晶瑩的血珠,一朵朵紅梅綻放。洛河落在地上,踉踉蹌蹌站起來說道:“我以為能破,就是尋梅的手段,沒想到連我最強的十字決也能躲開,踏雪尋梅,看來我洛家也得派個弟子去南宗求學了。在下告辭。”洛河飛起,兩劍隨即緊隨,只是袖管終究有些下落。

  穆羅大手一揮,梧桐木便應聲兩半,一半朝著自己而來,另一半卻落入長樂的手中。

  長樂雙手作揖道:“謝前輩!”

  “你很想看見他死么?”穆羅冷冷的看著長樂說道。

  “家父離開北宗,便和他們師徒脫不干系,我相信前輩也只是給個教訓,畢竟,周人從不殺周人。”長樂恭敬的說道。

  ”你是在考驗我的操守么?“穆羅冷聲說道。

  ”不敢,只是有因有果,今天得了前輩的因,他日定當報還。“長樂誠懇的說道。

  “罷了,罷了,爭位奪權,一手空,功成身退,兩頭淚,若是有緣,把我的尸骨葬在迷迭谷門,我答應蝶兒,一聲不踏入南宗,做個守門人挺好。”說罷,便帶著半塊梧桐向著南邊走了,長樂看著這位遠去的背影,畢竟一百五十歲的高齡了,不絕的感到有些悲愴。

  去了,歸來,這位前代的傳奇走向了大周的對面。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