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1:45:44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寒山夜雨瀟瀟風
  4. 第二章:恩怨

第二章:恩怨

更新于:2018-03-16 10:00:30 字數:1464

  魏巍皇權,一手掌握天下的快感,身份貧微之人尚且心存幻想,更何況是這皇親貴族的李克寧。

  李克寧是晉王的兄弟也就是李存勖的叔父,早有謀反之心,可迫于沒有兵權,且也不想背負大逆不道的罪名,于是他一方面代替晉王打理朝廷,一方面暗自招納幕僚等待時機。

  皇城之外,陵水湖邊,一頭戴斗笠,身披麻衣之客,安然坐著,手里的魚竿微微動了,他釋然著說道:你終于來了。

  身后之人就是李克寧,他微微彎腰行禮。

  先生,他謙和的叫到。

  面前這人雖是布衣之客,但隱隱約中帶有讓人難以琢磨的神秘和深邃的未知感。

  他轉過身來,晗下一撮青絲般的胡須,容貌清秀,頗有儒士的風范。

  王爺來訪,所為何事?此人輕聲問到。行為舉止之間,透露著從容與高雅。

  是為先前所謀之事,今日來訪,凡請先生指名答案,以解在下之困。李克寧細說到。

  即是如此,此錦囊交給王爺,切記,只能在下月的最后一天方可打開,說罷間此人將一錦囊交到為王手中。

  李克寧接過錦囊,仿若至尊寶物一般愛護,他深知此人的智謀,這錦囊之內的,一定是解開他困惑的妙計。不可有絲毫的怠慢。

  這布衣之人并非尋常的謀士,曾受教于何瀟門下,與張汗生一樣師承鬼谷一脈,兩人都資質非凡,頗有慧根,深受何瀟的愛戴。伯君來不忍循序漸進,急求成功的方法,而且手段毒辣,城府很深,當年背離師門,獨自下山,一心想著成就自己的康莊偉業,做行之道皆是狠毒的手段。后被李克寧招納為幕僚,深得他的重用。

  李克寧消失蒙蒙細雨之中,伯君來思憶起當年學藝之時,鬼谷山中的自己與張汗生一同入門,可盡管自己如何努力如何脫穎而出卻總是得不到師傅的贊賞,一切的一切他都將仇恨轉移到張汗生的頭上,他發誓一定要打倒張汗生,只有將他踩在自己的腳下才能消除他對張汗生的恨,伯君來輕輕抖動了一下魚桿,說道:張汗生,你給我等著,張家你給我等著,,,,,,

  狼煙四起,雷雷戰鼓,鐵馬金戈,絲絲馬鳴,響遏行云。

  城墻之上戰著一人,身披黃金甲,佩青光寶劍,眉宇間是鐵血男兒的凌凌氣息。他俯視城下的軍隊,發出一聲聲激昂的命令。便將軍隊整齊化一,顯示出赫赫軍威。

  他旁邊一位氣宇軒昂的人說道。

  張將軍辛苦,讓他們先行練著,這北方的天著實寒冷,到我營帳中喝上一杯,去去寒意。世子客氣的說到。

  寒風呼嘯著將紅旗凍翻,寒冰將樹木包裹,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也好,來,世子請。二人一同進去營帳。

  二人雖是君臣關系,但戰場之上卻如同兄弟一般。

  營帳之中二人把酒言語歡,暢所欲言,從往事到今朝,從國到家,,,,,再到未來對國家的規劃,都聊的相當的投機。

  李克勖很會察顏觀色,見張炎面色有些變化,便道:想來張將軍也是想家了,這下月就過年了,你跟隨我戎馬生涯十幾年,我晉軍威武,我想這最后一站定能打敗契丹軍,到時候你我凱旋而歸,與家人團聚,與我共享榮華富貴。世子慷慨的說到,

  世子說的那里話,這男兒就該保家衛國,鐵血疆場,只是我那妻子孩兒,唉!是我虧欠他們了,不提也罷,不提也罷。

  哦,對了,這離月末還有幾天,世子可不要忘記將戰況報到朝廷,以補充糧草和軍需。張炎提醒道。

  我自然是知道的,這些事務只管全全交給我叔叔,自然是沒有任何問題的,世子放心的說到。以往一切糧草兵器都是由李克寧負責,而且幾年以來一直是沒有任何的問題的。

  但是,這張炎心中卻有些許恩不安,眼見如今的戰爭即將取得勝利,世子即將回到魏州,萬一宮內有何變故,這后果難以想象,可,這也只是自己主觀的揣摩,這天大的罪過,也不能隨便就扣在李克寧頭上,算了,可能只是自己多心罷了,張炎對自己說到。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