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4 20:32:36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逆天紅包群
  4. 第1章 紅顏禍水

第1章 紅顏禍水

更新于:2018-03-17 13:49:43 字數:2368

  六月天,火辣辣的陽光灑落在街道上,炙熱的空氣席卷在每一個角落,讓人無時無刻不心煩意亂。

  常沙市第一高中校門口,成雙成對的美少女有說有笑,踱著輕快的步伐從校門口走了出來。

  長腿御姐、嬌俏蘿莉、九頭身美女,黑絲襪、白絲襪、肉絲襪、各種吊帶、鏤空,各種超級短裙,映襯在過往行人的眼簾中,在這灼熱的天氣里,組成了一道道靚麗的風景線。

  看著各式各樣的美妞目不暇接一般的從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溜過,李飛也是目光炙熱,看得眼睛都直了。

  “臭叼絲!滾一邊去!”

  “戳比,真不要臉!”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一些蘿莉御姐,毫不客氣的訓斥與白眼,讓李飛頓時就火了!

  “有什么了不起的!你們這種貨色小爺我還看不上呢!”李飛站起身來,反唇相譏道。

  “哈哈哈!就憑你?誰不知道你是咱們學校出了名的叼絲之王?真不知道你哪來的自信!”

  “別理他,神經病一枚!”

  面對蘿莉御姐們的諷刺與嘲笑,李飛怒不可遏的說了句:“你們待會就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可悲了!”

  李飛平復心情,從滿是污垢、土里土氣的褲衩兜里掏出了皺巴巴的一疊錢,嘴角露出一抹開心的笑容:“今天一定是我李飛走向人生巔峰的時刻!”

  李飛,今年十八歲,長相一般,農村娃,還是個孤兒,從小吃百家飯長大,村民們見他孤苦伶仃,就湊錢供他到了常沙市念高中,今年正值高三,最后一個學期。

  在學校和班級里,李飛一直都是個小透明,學習不突出、長相不突出、連人格魅力也沒什么可圈可點的地方,自然的‘搓比’、‘癩蛤蟆’、‘叼絲之王’之類的稱呼,就是非他莫屬了。

  不過今天,李飛相信自己的人生,必定迎來了轉機!

  因爲,就在昨天,常沙市‘飛躍公司’董事長,華夏十大富豪之一,葉景天的掌上明珠,居然向他告白了!

  天上掉餡餅有木有?!

  人生巔峰馬上就要到來有木有?

  葉冰心是什么人?第一高中三大校花之一,有錢有勢有顏值有身材!

  只要得到了,李飛的那些侮辱性標簽,就可以馬上摘掉!

  “冰心!我在這兒呢!”

  不遠處,一名高挑而豐滿的少女長發飄飄的走了過來,正是大校花葉冰心,李飛頓時就熱情的招手跑了過去。

  葉冰心的出現,頓時就吸引了不少女生的目光,紛紛都是露出羨慕嫉妒的色彩。

  葉冰心絕對是正妞中的正妞,前.凸.后.翹,****修長,身高接近一米八,上身穿著一件露肚臍的短袖,下身則穿著一條超短裙,腳下則是一雙粉.紅色高跟鞋,隨風一吹,似可以看到無限風景一般。

  “李飛?你在這兒干嘛?”葉冰心停下腳步,美眸露出一抹驚訝,那神色深處,卻有一抹罕見的歉意一閃而逝。

  “諾,這是我的全部家當,我知道你看不上這點錢,可這些錢對于我來說很重要,是我唯一拿得出手的東西,全部給你,我一定會當好你的男朋友!”

  李飛滿臉的真誠,說著動人而浪漫的話語。

  手中皺巴巴的一千塊錢,乃是村民們這些年省吃儉用給李飛寄過來的零花錢,他一直舍不得用,因爲這里面是村民們插秧割稻,一年一年辛苦的心意,是李飛不斷努力的動力。

  葉冰心微微一愣,不由得接過了李飛手中的一千塊錢。

  “冰心,這小子誰啊?你怎么連叫花子也認識啊?”就在這時,一個油頭粉面,西裝筆挺的年輕人走到了葉冰心身邊,略帶戲虐的看了一眼李飛,而后又從葉冰心手中奪來了那一千塊錢。

  “哇!一千塊耶!這可是我張卓一根煙的錢啊!好多哇!”這青年陰陽怪氣的說道。

  “張卓,你閉嘴!把錢還給人家!這是人家的血汗錢!”葉冰心俏臉一寒,叱喝道!

  “冰心,別理他!我們走!”

  李飛神色憤怒,一把拉住大校花柔嫩雪白的玉手,就要離開。

  “不好意思,李飛我不能跟你走。”

  葉冰心的一句話,讓李飛頓時一怔,不解的望著她:“冰心,這話什么意思?別開玩笑了好嗎?”

  “我沒有開玩笑……”葉冰心美眸中露出一抹不忍:“其實昨天……”

  “還是讓我來告訴你這臭叼絲吧!”張卓冷笑一聲,鄙夷的道:“你以為冰心會喜歡你這種垃圾?也不看看你這戳比樣!你算哪根蔥?實話告訴你,冰心是我張卓才配得上的對象!”

  “張卓!你閉嘴!”葉冰心又一次叱喝,隨后看向李飛道:“其實是這樣的,我昨天跟閨蜜打賭輸了,誰輸了就向你表白,結果我輸了,所以昨天我才……”

  “什么!”

  蹬蹬蹬!

  李飛腳步踉踉蹌蹌,連續退后數步,腦海如有霹靂炸開一般,臉色滿是憤怒,嘴角,忽然露出了一抹苦笑。

  原來,是這個樣子的啊……

  “戳比!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就你這一千塊錢,能干什么?丟不丟人?還學人出來泡妞?!滾去吃.屎吧你!”

  說話間,這張卓冷笑著,將那一千塊錢生生的撕裂,然后讓李飛臉上猛地一砸,錢的碎屑,就好像是花瓣一般,飛舞在了愣愣的李飛周圍!

  “這是全村人辛苦給我攢的錢!我跟你拼了!”

  李飛紅了雙眼,如同一頭發怒的獅子,雙腿一蹬,就沖向了張卓魁梧的身子!

  然而,下一刻,一群黑衣保鏢迅速沖了出來,朝著李飛就是一陣的拳打腳踢,直到葉冰心喊了住手后,那張卓才冷哼一聲,沖著地面上的李飛說了句:“別讓我下次看見你!”

  隨后,揚長而去。

  “李飛,對不起,我扶你去醫院。”如果是換做其他人,被挨打了這么重的一頓,卻反而能夠博得大校花的同情,或許,會覺得這一切值得!

  但是,李飛不會!即便他是個叼絲!是個癩蛤蟆!

  他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跡,一把甩開了葉冰心柔嫩的玉手,臉色無比的猙獰,指著她的俏臉,鏗鏘說道:“記住,不要以為你有錢有勢,就可以隨隨便便的玩弄一個人的尊嚴!我李飛雖然窮,雖然戳,但不代表我的骨頭就是軟的!”

  忍著心里的無盡憋屈,忍著之前那些蘿莉御姐的嘲笑,轉身,跌跌撞撞的消失在葉冰心的視線中。

  “我李飛雖然窮,雖然戳,但不代表我的骨頭就是軟的!”

  葉冰心的腦海中,回蕩著這句話,她的心神,也是一陣的觸動,良久,她長嘆了口氣,躬下身子,將地面上的碎末錢,一點一點的撿了起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