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22:45:4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神閣君臨天下
  4. 第一章:往事如煙,逝去淚留風中

第一章:往事如煙,逝去淚留風中

更新于:2018-03-15 19:26:30 字數:2331

  第一章:往事如煙,逝去淚留風中

  “鐘潤澤,這個題怎么做?”唐雅依笑臉盈盈,拿著一本數學資料書,向正在和鐵哥們聊的火熱的鐘潤澤問道。原本還聊的火熱的幾人,立刻停了下來,當事人鐘潤澤呆呆的看著眼前的佳人,看著那因笑而微瞇的雙眼,看著那兩個甜甜的酒窩,不由得沉醉了。

  “啊!”腳尖傳來一陣劇痛,鐘潤澤失態的大叫一聲,偏過頭去,白了一眼踩他腳的那個哥們,誰知那哥們還笑道:“我們散了吧,學霸們要學習了,我們就不要當電燈泡了。”一邊說著,一邊拉著旁邊的一個哥們走,走之前還投來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好像在說“我看好你,加油!”就這樣,一群人說散就散了。

  “好了,快教我寫這個題吧。”唐雅依的臉微紅,彎著腰,斜靠在旁邊的課桌上,看著書本道。可是過了好一會兒,也沒見到鐘潤澤的動靜。抬起頭,目光正好碰上了鐘潤澤眼中的柔情。時間似乎用在這一瞬間被定格了,兩個人,都靜靜的看著對方,品味著對方眼中的深情。世界的喧囂嘈雜多以遠去,留下的,只有那專屬于二人的,靜謐的天空。

  “要不你叫我姐姐吧。”唐雅依的臉嬌嫩欲滴,臉上的火辣將她從溫柔鄉中拉了出來,一種尷尬感襲遍全身,一時間竟不知說什么好,尷尬的說道。

  這一句話也驚醒了鐘潤澤,他的臉也有點紅,趕緊將目光從佳人身上移開,因為他知道今天有點過了,再這樣下去,眼前的佳人要生氣了。聽到這句話,他下意識的問道“為什么?”

  聽到鐘潤澤這樣問道唐雅依像一只高傲的鳳凰,伸出食指道:“第一,我比你大。”

  “不就大兩個月嗎,有什么了不起的。”鐘潤澤在心中嘀咕道,這話是不能說給眼前的佳人聽的不然的話,會很慘。

  可是唐雅依好像看透了鐘潤澤的心思似得,特地在后面加了一句,道“大兩個月也是大。”,隨即,伸出中指道“第二,我比你高。”說到這,唐雅依的眼神中帶有淡淡的得意之色。

  “哪有,我們一樣高好不好。”鐘潤澤站的筆直將自己的手從自己的頭頂向唐雅依旳頭頂平移而去,手剛好碰到了唐雅依的頭頂。順滑的秀發,帶著佳人的體溫讓鐘潤澤的心微微一顫。

  “那這樣呢?”唐雅依也站的筆直,這樣,鐘潤澤的手就有一定的斜度了。

  望著那有點斜度的手,鐘潤澤有點無聊了,欲哭無淚得道:“好吧,你高。”

  “這才對嘛快,叫姐姐。”唐雅依笑道,“逼”著鐘潤澤叫他姐姐。

  “不叫,我是一個有原則的人。”

  “不叫也可以,我就喊你弟弟吧。”唐雅依笑嘻嘻得道。鐘潤澤滿臉黑線,,道:“我們還是寫題目吧,是哪一個題?”

  “叮……”唐雅依剛想給鐘潤澤指出來,上課鈴聲不和時的響了起來,唐雅依只能無奈的道:“你自己去找吧,我畫了圈的,下節課下課講給我聽。”

  “嗯!”鐘潤澤用力的點點頭,目送唐雅依回到座位。

  打開那一本數學資料書,一張紙條出現在了鐘潤澤眼前:“雅依,做我女朋友吧。——夏許。”

  “夏許,夏許……”鐘潤澤在口中喃喃道,忽然,這個世界黑了下來,周圍的一切消失不見,留給他的,只有無盡的黑暗。

  “夏許,夏許……”鐘潤澤的口中還在念著他的名字,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胸口出傳來陣陣劇痛。

  一束光芒打破了黑暗,鐘潤澤發現,自己還在原來的地方,只不過,他面前的是一張棋盤,上面的戰爭已經進入白熱化。坐在他對面的,竟是他自己。時間在這一刻定格,每個人的臉上都充滿了激動,而對面的自己,眼眶中卻充滿了淚水。

  他走到對面,順著自己的7目光,從眾人的縫隙中看去,自己喜歡的人,小鳥依人般的靠在一個人的肩上,笑語盈盈。心痛,在這一刻更加劇烈。心痛難耐,鐘潤澤穿過人墻,向別處走去。被定格的時間,在這一刻解開了,“走馬走馬!”一群哥們激動的叫著,鐘潤澤回頭,從縫隙中看到正在下棋的那個自己,胸口的疼痛再一次襲來。

  “捂痛心而望棋盤兮,竟不知走馬飛象。”鐘潤澤哏咽道,“不愿見君臥他人之懷兮,怎可知處處斷腸。歡聲笑語入耳兮,卻不覺酸淚盈眶。羨南山林木之秀秀兮,仿陶公辭塵歸地鄉……”

  天,黑了下來,眼前的事物,在匆匆變化著,最后定格在了一張臉上,這張臉,充滿了憔悴,這張臉,充滿了愁哀。淚,在眼眶中打圈,那紅紅的雙眼,令鐘潤澤又是一陣心痛。此時的唐雅依,正是最脆弱的時候,此時的唐雅依,正是最需要安慰的時候。他身旁的那個男孩,已經離開了,不知去向。

  他伸出手,想將她擁入懷中,可是,他的手卻向觸摸到空氣一樣,從她的身體穿過。

  鐘潤澤的手開始顫抖,這是他挽回的唯一機會,可是,依舊錯過了。

  周圍的事物又開始變了,天,又黑了下來。“不!”鐘潤澤歇斯底里的喊道,可是,四周的景象還在變化著,而且速度越來越快。

  天,完完全全的黑了下來,一個個白色的小泡沫,帶著柔和的光芒,從黑暗中升起,那上面,都是她的容顏,有她的笑,有他的哭。

  淚,不知不覺的滴落下來。當初,是他不懂珍惜;當初,是他缺少勇氣;當初,是他不知領悟,當初,是他太過自負。他打碎了少女心中的夢,卻給別人做了嫁妝。他恨自己,恨自己當初的懦弱,恨自己,恨自己當初的無知。

  淚,再一次滴落了下來,在朦朧中傳來手機鬧鈴的聲音,周圍的景象漸漸散去,醒過來的鐘潤澤呆呆的撫摸著自己的淚眼,看著那濕了一片的枕頭,無奈的搖搖頭。他已經記不清,這是第幾次為她掉淚了。男兒也有淚,只為最心愛的女人而落。

  窗外起了淡淡的煙霧,輕風吹著窗紗,透進陣陣清涼。或許,往事也能像煙一樣,隨風飄散,只留下那淚水,在風中飄越。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