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9:51:5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終極不朽
  4. 第二章 馬車,床墊,鄙視

第二章 馬車,床墊,鄙視

更新于:2018-03-15 19:18:30 字數:2304

  嘭!

  在地上滾滾前行的木輪碾過一塊堅硬的石頭,轉動著的輪子即刻被頂了起來。

  而被木頭輪子支撐著,裝滿了草料,顯得微略沉重的車身,在被石頭頂起來的瞬間又重重落下。

  沉重的車輪子砸到地上,頓時發出一聲不算大的響聲,而這聲響聲,也瞬間就被雜亂無章的馬蹄踏地產生的撞擊聲覆蓋了過去。

  這是一個要運糧食去焚云國首都進貢的商人車隊,那一輛輛裝滿糧食的馬車,在車夫的操縱下穩穩前行,正在往目的地緩緩駛去。

  古莫殤此時就在其中一輛沒有裝糧食的大馬車上,裝著的那些東西其實也可以說是糧食,但絕對不會是人吃的。

  因為那輛三米寬五米長的馬車上,填裝的滿滿的,全是扎的厚厚實實的草料。

  那草料真的是非常之好。

  至少躺在柔軟溫暖的草料上睡大覺,睡到舒服的打呼嚕的古莫殤是這么覺得的。

  那些被捆在一起的草料被扎成了床墊的樣子,跟古莫殤家里放在自己房間的那張彈簧床床墊一摸一樣,最重要的是睡上去的感覺也一樣。

  已經好久沒睡到彈簧床的古莫殤,自從躺倒在那草料車上后就再也沒有下來過,不加上今天白天來算,如今睡了已經有兩天三夜了,這些天古莫殤一直舍不得醒來,似乎生怕一起來,床墊就沒了。

  嘭!

  古莫殤被車床猛的一震,直接從睡夢中震醒,張開眼睛左右望了望,看到不是人為的以后,翻了個白眼又繼續睡了下去,這幾天古莫殤一直躺在馬車上睡覺,除了做一些喝水放水之類的必做之事外,基本就沒再做過其他的事。

  由此來看,因為實在是太少出現在眾人的面前,所以這個車隊里,除了必須知道自己車隊里都有什么的商人老板,和他雇傭來保護自己的貨物的戰斗雇傭小隊隊長,基本上已經沒人記得他了。

  太陽高高的掛在天空上,一天里最熱的時間段來臨了。

  一只纖細雪白的俏手無聲的出現在古莫殤腦袋前,握拳,用力的敲打了古莫殤的額頭一下

  “你要睡到什么時候!”

  古莫殤的額頭感受到了女性手臂特有的柔軟觸感時,女性柔美的聲音也同時鉆進了古莫殤的耳朵里。

  其實古莫殤在自己身下的的草料彈簧床被另一個人偷偷摸摸的爬上來的時候,就已經醒過來了,只不過來人的身份不太好應付而已,腦子一向不好用的古莫殤只好一直裝睡期待她趕快離去。

  不然你以為這具被能量鍛造過后,變的超強的身體,對外界的感應力會這么好糊弄?

  古莫殤緩緩張開了眼睛,看了看蹲坐在自己身旁的這個長發披肩,五官精美,俏臉白澈紅潤,但是望向自己時,卻總是臉色帶著厭惡的女孩,無奈的嘆了口氣側轉過腦袋說道

  “蘇小姐,你有什么事嗎?”

  出現在古莫殤眼前的這個女孩,就是古莫殤所在車隊的主人,蘇溫生的女兒,一個名叫蘇雯的千金小姐富二代。

  這個混進自己父親車隊后,一直在混吃混喝,還一點活都不干的家伙,在看到自己后還睡著不動,蘇雯心里自從這個人來了后,就一直憋著的一股悶氣頓時變成一股火氣來。

  轉頭望向別處的古莫殤,眼睛余光看到這個叫蘇雯的女人,臉色變的陰沉無比,仿佛等一會就會做出隨時會大罵著趕人走的舉動,頓時心里一驚。

  古莫殤心里想道,自己要是在這里被趕走了,又不識路,難不成要一直跟在車隊后面?到時候那些戰斗雇傭小隊的人,說不定還會時不時找自己的麻煩,被找麻煩什么的最討厭了!

  想到這里,古莫殤毫不猶豫用斗羅巔峰實力的速度,將一塊放在自己褲兜里的鐵牌子掏了出來,平擺在蘇雯的俏臉前。

  看著帶著一股勁風吹來,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鐵牌子,蘇雯瞬間冷哼一聲,一轉身翻下了疾馳著的馬車,一輛纏滿紅布裝飾華美的馬車,即刻出現在穩穩落地的蘇雯的旁邊,蘇雯迅捷的爬上馬車,打開窗門走了進去,在關門的瞬間狠狠瞪了一眼古莫殤所在的草料車。

  似乎感受到蘇雯的仇恨目光的古莫殤,無奈的嘆了口氣,語氣充滿了無奈的喃喃道

  “誰讓咱窮呢,有錢就不用蹭你的車啦。”

  ……

  停!

  休息進糧!

  兩聲巨大的哄聲讓整個車隊停了下來,在草料扎出來的床墊上睡的正香的古莫殤,更是被兩聲巨響嚇的直接抓狂了。

  古莫殤用雙手捂住耳朵猛力坐了起來,把腦袋搖晃的像個波浪鼓一樣,然后整個人再次躺了下去,兩眼無神的盯著木板車頂,像是對面就站著那個大喊的人一般出口罵道

  “奶奶的,人家雞都只是早晚叫一叫,你個混蛋居然比雞還要賤,早上起床叫一次,出發叫一次,中午要停下來吃飯叫一次,出發再叫一次,晚上扎營休息還叫一次,一天叫不到五次你不歇嘴了還,別跟我嫌多,我這還沒算你中途時不時會疑神疑鬼的叫停呢…”

  空氣中突然有一陣食物的香味傳來,肚子里傳出來的的咕咕叫聲,頓時把古莫殤的滿腹牢騷給壓了下去。

  古莫殤聞著飄揚在空氣中的食物香,咽了咽口中的唾沫,無奈的嘆了口氣,坐起身子望向外面正在燒火做飯的車隊成員,手臂無意識的碰了碰裝有國魂利劍鐵牌的褲兜。

  看著逐漸起鍋的食物,古莫殤重重嘆了口氣,語氣沉重的說道

  “破牌子,什么都能用,偏偏不能當錢用,再這么下去,我都快變成討飯的了。”

  說話歸說話,抱怨還抱怨,可古莫殤還是跳下了馬車,往鍋子旁邊走去。

  “爸爸,你看那個人又出來混吃的了,我真不懂,你怎么會同意讓這么一個人跟在我們車隊里,你對著他無所謂,可我看著他嫌煩啊。”

  坐在車里吃著飯的蘇雯,看到古莫殤從馬車上跳下來,跑到飯鍋邊跟自己的掌勺家丁要了碗食物后,頓時心情煩躁的將手中的碗筷往桌上一嗑,發出一聲輕響后跟自己的父親抱怨了起來。

  “國魂利劍啊,這孩子的日子估計也夠難過的了,到底要淪落到什么樣的處境,才會讓他選擇了這么一個身份啊。”

  坐在蘇雯對面,一身高檔服飾著身的商人老板蘇溫生,在聽到自己女兒的抱怨后笑了笑,仿佛陷入了回憶一般的仰頭說道

  “知道嗎?看到他,我就想起了,那些年,我們那群人還在一起的時候。”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