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8 14:18:26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混世子
  4. 第二章-新的生活

第二章-新的生活

更新于:2018-03-15 10:50:24 字數:4619

字體: 字號:
  李可因為陌生“大爺”的話陷入的茫然,他沒有質疑,因為從小在這樣一個家庭中出身的他學會了獨立思考,片刻,他抬頭看成子龍:“你想讓我為你做什么?”成子龍臉上露出了欣賞的笑容,“好,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我此次目的很簡單,就是想讓你做我的接班人,我想讓你代替我的位置,讓你成為新一代龍會會主,從新統一龍鑫會!”。“我只想好好上學,你所說的那些都離我太遠,我沒有那個義務,我的責任就是讓我的母親過上好日子”,“呵呵,這些你不用擔心,你母親我會派人替你照顧,至于上學,我已經幫你請了月假,至于你,就讓我在這個月,帶你去了解這個城市,這個社會,以及,我,還有我的龍會!至于能不能讓你接手這個幫會,就看這一個月你的變化了”李可此時并沒有說話,但是雙目微微發亮的他顯然是陷入了思考中,片刻后,李可問成子龍,“我憑什么相信你說的話?”成子龍微微的楞了一下,顯然他說的這些并不能讓李可相信自己,猶豫片刻他拍拍手掌,病房的門突然被推開,從外面進來兩個彪形大漢,"龍爺怎么了?"老者指向李可,眼生突然凌厲,“阿峰,告訴他怎么才能相信我。”老者看著其中一名皮膚黝黑的的大漢說道,大漢虎目劍眉,只不過有臉有道刀疤從眼睛一直劃到嘴角,身上的黑色背心凹顯出他身上的肌肉,那名被叫做阿峰仿佛知道老者的意思沖老者微微點頭,手摸向腰后,也不看見他有什么動作,“叮”的一聲李可身后的圍墻,突然出現了一把雪亮的匕首,半截刀身沒入墻壁,露在外面的半截刀身還在顫抖,顯然射出飛刀的力道極為龐大,醫院是圍墻還是很結實的,不是空心模板隔離的房間,全是硬瓦硬轉砌成,很顯然,是阿峰的杰作,李可被阿峰的手段震懾住了,心想:“這個不是電視劇中才會有的一幕么?沒想到現實中居然還真有人能做到這樣!”不由的從新開始打量起阿峰,“現在該相信我了吧?”老者端起茶杯,“你的命,是我撿回來的,所以你并不需要對我有任何質疑,至于你,我完全可以再你沒有醒來前殺了你,甚至不去救你,因為你是我的侄兒,因為你的父親,我決定,讓你做我的接班人,我一生沒有子女,唯一的希望就在有身之年能找到讓自己囑托的人,你就是我要囑托的人,希望你能照我說的去做,能讓幫會統一,當然,你所謂的離你很遠只是你心里想的離你很遠罷了,很多現實的事情擺在你眼前需要你去適應,若適應不來,那只有被欺負,被揉虐,我會讓阿峰對你做必要的磨練,阿峰是我的貼心護衛,也是龍會的左右手,在會里可以說是除我以外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阿峰因為成子龍的話微微愣了一下:“龍老爺子過獎了,這些年要不是有龍老爺子帶領著兄弟們共同患難,也沒有我阿峰今天。”“呵呵,不用謙虛,這些年你為幫會作出的貢獻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希望你能在以后能像輔佐我一樣輔佐小可,讓小可帶領著幫會從新啟動,”話鋒一轉,老者看向李可,“小可,我會讓阿峰,去鍛煉你,畢竟你還是個未經處事的孩子,在這一個月中我會讓你知道,現實社會,究竟有多么的殘酷,多么的虛偽,多么的弱肉強食,讓你知道生存的法則!我不指望你能夠一步登天,你以后還可以去上學,我會讓阿峰暗中保護你,你就放手做自己想做的事,不要有后顧之憂”,李可因為成子龍的話陷入了沉思,他知道他現在沒有任何選擇的余地,唯一能做的就是服從,慢慢的他因為身心的疲憊進入了夢鄉。

  刺眼的陽光照在李可的臉上,李可慢慢睜開眼睛,病房讓他知道,昨天的一切不是個夢,老者已經不在,他并沒有恐慌,,在很小的時候,李可的母親每天很早就出去撿破爛了,爸爸一直在外地打工,從小的孤獨,讓他很快適應了這樣的壞境,“你醒了?”門被推開,露出了阿峰黝黑的臉。“嗯”,“身體恢復的怎樣?”李可坐起活動了一下身體,“勉強可以活動”,“好,明天你就可以出院接受我的訓練,你餓嗎?"”“有點”畢竟從受傷到現在李可滴食未進,過了大約半個鐘頭,阿峰進來把一打快餐放在了門口,“想吃,就自己來拿,”說完話后阿峰就關門走了,李可看著門口的飯,饑餓讓他不得不去拿飯,“砰”地一聲,他從床上落下,冰冷的地板瞬時讓李可從懵懂的狀態清醒,他慢慢的朝門口爬去,李可的床離門口只有五米遠,可是才受傷的他卻猶如爬在針攤上,每一次的移動都讓他大喘幾口氣,可是他并沒有放棄,這里沒有親人,沒有父母,只有靠自己,時間仿佛是那么的漫長,他很艱難的終于拿到了飯,八月的天氣雖然不算很熱,李可卻因為這份飯滿頭大汗,一陣狼吞虎咽,李可舒心的打了個飽嗝,雖然飯并不容易拿,可是飯菜卻很豐富,李可吃完沒有力氣爬到病床,就這樣在躺在地上,他看著天花板,“我真的可以統一大爺所謂已經決裂的兩派么?”他也并不愚鈍,他知道,老者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不然也不會把他救起,跟他說這些。靠著地板,他又昏昏沉沉的睡去,可是他并不知道,醫院的某個監控房,一雙眼睛正在注視著他,當再次睜開眼,他的人生,將會有著翻天覆地的變化。

  當次日的陽光照進病房,李可沒有像昨天那樣還在熟睡,門被推開,“你該出院了”一套嶄新的阿迪達斯運動裝被啊峰拋向了他,李可很快穿上,也不知道是統碼,還是運動裝設計的好,李可穿上衣服,整個人都變了,李可不是很帥,小嘴,大眼睛,白質的皮膚卻很耐看,本來身材消瘦的他就很高,在加上這套運動服,顯得格外的精神,匆匆的洗漱完畢,就跟著阿峰離開了醫院。

  “這里是你以后的家,也是你以后訓練的地方”阿峰帶李可到了Y市郊區外的一通別墅,李可打量著房間,四周的壞境讓他有些微微不適應,從小過慣苦日子的他哪住過這么高檔的別墅,進門,大廳非常氣派,琉璃瓦做的地板裝讓整個大廳顯得特別亮,尤其是大廳中間一尊關二爺的雕像,仿佛跟真的一樣,雙目炯炯有神,好似真人一般注視這整個大廳,李可跟著阿峰走過大廳到了二樓的一個房間,“這里以后就是你的房間”,房間里電腦,網絡電視,冰箱,這些讓李可有些不適應,“今天給你最后一天的適應期,要吃什么去樓下廚房,”阿峰丟下一句話就走了,留下李可一人在房間里,他看也沒什么要收拾的,便開始四處走動四處打量,下了樓,他在大廳的右邊角落看見一個門,他過去將門打開,沒想到,門外又是另外一片天地,陷入眼前的是一個操場,腳下是塑膠壞形跑道,直徑大約有一千米,也就是說這個跑道的一圈是四千米,跑道中間有各種單杠雙杠舉重之類的之類的鍛煉器材,跑道的盡頭一片綠茵茵叢林,卻因為一道網墻隔著顯得和整個操場格格不入,李可知道,這會是他一個月生涯將要度過的地方,走向操場另一端,轉身看向別墅,此時的別墅顯的特別小,躺在草坪,他看向天空,想著這幾天發生的事情,是那么的不真實,卻又叫人不得不相信。

  李可回到了別墅,來到自己房間,房間左邊角落有個柜子,李可打開柜門,陷入眼前的是不是什么衣服,而是一把把兵器,拿起刀,“好重”李可念叨著,這把刀名為“開山”,是壓縮彈簧鋼打造,刀重十七斤,刀身閃閃發亮,刀身的頂部是斜著下來的,往上越大,越往刀柄處出越小,做工雖然不算精細,但是給人一種非常霸道的感覺,他把柜里的刀一把一把的打量著,突然他看到了一把很特別的刀,刀身如劍般修長,刀柄紅木所制,拿起刀,李可感覺非常順手,不由拔開刀鞘,刀身射出精光,只見刀不似尋常的刀只有一側有刀刃,兩側都有,刀身仿佛散發出陣陣寒氣,給人一種削鐵如泥之感,把刀回鞘,放回柜里。房間西側有個陽臺,他站在陽臺看著馬路,突然他很想出去走走。

  出了別墅,陷入眼前的是一條寬闊的馬路,馬路對面有很多小吃,地攤,還有很多民房,他順著路向對面馬路走去,突然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仿佛是察覺到了李可的目光,身影回過頭來,“咦!你怎么在這里?”指著身后的別墅,“我現在住在這里,那天謝謝你的面紙”“不用,都是同學,我只是看不過老實人被欺負,”李可微微一笑,心想,老實?以后還會老實嗎?“忘了跟你自我介紹,我叫吳佳佳,你呢?”“我叫李可,以后請多關照!”李可微微一笑伸出手掌,吳佳佳的手跟李可的手握在一起,看著李可深邃的目光,李可眼睛并不是很特別,不過眼底卻如深潭一般,看不穿,看不透,一套運動裝顯的他格外的灑脫,突然她覺得這個男人很有味道,不由看的微微發愣,察覺了自己的失態,吳佳佳臉俏皮的一紅,不過聰明的她立刻打岔道:“我家就住在你對面的巷子里,以后就是鄰居,也請你多多關照。”“嗯”李可點頭,他很感謝這個女孩子,雖然僅僅一包面紙,他卻放在心上,他從來都不是那種把別人的好當做理所當然的人,“你去哪里?今天不用上學么?”李可問到。“我去買菜,今天星期天,你個豬,這都忘了,看你把這日子過的。”“我跟你一起去吧,閑著也沒事做,”吳佳佳沒有拒絕,她感覺眼前的這個男人很親切,讓他有種不可抗拒的力量,李可跟著吳佳佳來到了離別墅不遠的菜市場,吳佳佳是個很能過日子的女孩,買菜就聽到她時不時的一句“能不能在便宜點?我昨天買才兩塊二一斤,”完全沒有平時那副淑女的樣子,李可有點啞然,原來女人都這么“善變”,很快,吳佳佳手里拎著大小口袋,對李可說道:“我們回去吧”爸爸還一個人在家呢,“嗯”,李可和吳佳佳走在路上,偶爾閑聊幾句,從閑聊中他得知,吳佳佳的母親在吳佳佳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從小都是爸爸把她帶大,也是個單親家庭,一種同病相憐的感覺讓李可對吳佳佳產生了好感,“以后你就叫我哥吧,我家也沒有妹妹,”聽到李可這么說,吳佳佳毫不猶豫的說道“好啊,做我哥哥以后可要照顧我,要沒事多找我玩,我放學回家也很無聊,哈哈”“嗯,看著一臉俏皮的吳佳佳,他有了一種親人的感覺,“這么多年,交心的朋友沒幾個,多個妹妹也好,”兩天聊著聊著很快就到了別墅門口,“明天見”吳佳佳看著漸晚的天色,道:“明天學校見”“明天我不會去上學,我請了月假,因為要去H市一趟,”他總不能說,我要經受非人般的訓練了,會混黑社會吧?這也算是個善意的謊言吧,他說著心里自我安慰著。“好吧,那下個月見”朝李可招招手便回家了,看著吳佳佳離去的背影,李可心里滿是惆悵,“好長時間沒跟人說過這么多話了,是該多接觸陌生人了。”

  回到了別墅,李可剛想上樓,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止住了腳步,來到“關二爺”面前,他并不信神鬼,也許是一時心血來潮,他拿起香,點燃,對著關二爺搖搖跪拜下去,這才上樓,“希望這個小子以后會不會辜負龍老爺子的一片苦心”,在離別墅不愿的一棟樓房中,一個人看著監控,心里默默念叨,不是阿峰還會是誰?阿峰是個地地道道的東北人,也是龍會的左右手,他在幫會里算是元老了,是一眼看著幫會崛起,分裂,穩固至今的人,他是跟著成子龍的第一批人,他是個退伍軍人,當初退伍回來先去酒店應聘保安,后來因為護著老板,在一次客人和老板的爭吵中失手打傷了一名客人,誰知老板非但沒有感謝他,還把他開除了,說他不識好歹,說顧客就是上帝,要他們這些保安只是撐撐場面而已。其實,是因為客人是當地政府的一個高官,老板怕得罪政府官員,就把阿峰開除了,阿峰心里憤憤不平,對這個社會開始心懷不滿,可是失業的他又沒有其他謀生之路,就開始借錢擺地攤,后來就被成子龍收入堂會,那年他才十八歲,雖然貴為幫會元老,今年的他不過才三十來歲,成子龍帶著他走上了混世這條道路,待他不薄,他也為其是主,直到今天。所以成子龍的托付的人,他必定會傾心去培養。

  躺在床上并不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被人看在眼里的李可,心里還想著明天的生活,雖然他知道明天開始將會是磨練的第一天,他沒有覺得恐懼,隱隱間,他心里隱隱有種沸騰的感覺,對于明天突然有種莫名的期待,他突然期待明天能夠早點到來!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