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07:38:0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龍武斗神
  4. 第三章 聯姻

第三章 聯姻

更新于:2018-03-17 15:28:36 字數:2932

  走進三間房子大小的柴庫,蝶殞秋拾起地上的和他身高差不多的斧頭,走到一根比他腰還要粗上幾倍的樹干走去,開始了他今天的工作。

  其實蝶殞秋還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那就是他的力氣特別大。華元大陸普通人也有是能扛起七、八百斤的東西,那是從小為成為一名武都,努力苦修的結果。像蝶殞秋這樣大小的孩子的力氣也就是一、二斤左右。但是蝶殞秋卻不一樣,有他來柴房劈柴不久,他就發現了這一點。

  剛開始來柴庫時,蝶殞同普能孩子一樣,不過剛好能把這些比他腰子還要粗上一睦柴劈開。但是不久后,他就發現,劈開那些柴,越來越容易。他能清楚的感覺到身體的力量在瘋狂飆升,力量的飆生一直持續了兩個月的時間,才緩了下來。兩個月后,他就感覺劈柴就如以利刃劃紙一般。而且能夠瞧輕易的提起五百多斤的東西。有一次他還跑到帝都外的血楓上,偷偷的試了一下,那些萬斤重重的巨石他也能搬起,只不過有些費勁。

  蝶殞秋沒有把這件事告訴別人,就是蝶炫月也沒說。四年的凄慘生活,讓他別的孩子成熟的更早,明白的事情更多,力氣大這一秘密,是他唯一的殺手锏。

  他知道雖然蝶冥影不會要他的命,但并不帶表別人不想讓他死。蝶殞秋知道最想讓自己死的就是他的雙胞胎弟弟,蝶耀秋。

  正應了的名字一樣,一耀秋,一殞秋,兩人天生就是敵對。

  從小,三夫人對不招人喜歡的黑發黑晴的蝶殞秋,就特別的關愛。關愛到忽略了她的另一個孩子,蝶耀秋。招授到母新冷落的蝶耀秋從小就不喜歡自己的這個哥哥。后來母親因為那個奪了自己母愛的哥哥而死,蝶耀秋心中更恨那個哥哥。

  只不過蝶耀秋的天資要好過蝶殞秋太多,在五風那年就被昌帝國有名的月武劍圣收為弟子,帶出了親王俯。

  蝶殞秋也深明那一點,心中對那個弟弟很是愧疚。有幾次,蝶耀秋在黑夜中都差點殺死他,但他卻從未對外人講過。有時他甚至想,也許死在蝶耀秋手上更好。這就不但可以解除對他的愧疚,也可以不用再受另人的折磨。但一想到那個溫柔如水,美麗如花的姐姐,他就又想多茍生一會兒。對蝶耀秋,他真的很矛盾。

  蝶殞秋還感覺到想殺自己的還有蝶耀華這群從不他當作兄弟的兄弟。蝶殞秋想不到自己如何得罪了他們,但是蝶殞秋知道,如果可以的話,他們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殺死自己。

  蝶殞不愿暴露自己力氣大的秘密,用和普通人一樣的時完成親王俯每天要用的柴禾之后,已到半夜。也到了吃飯的時間。回到廚房,所有的廚子都早已吃過晚飯,離開了。如洪肥子所說,廚房中沒有給蝶殞留一點可以吃的東西。更把油膩臟亂的廚房留給了他打掃。

  蝶殞沒有逃避,老老實實的把廚房收拾好后才離去。不是他怕洪肥子,而是他不想讓蝶炫月為他擔心。他知道,自己如若不做,明天洪肥一定鬧到蝶冥影那里,到那時,等待他的將是蝶冥影殘酷的家法。

  回到柴房,蝶炫月已經捧著一小食物桶在那里等候。

  蝶殞秋心中一陣歡喜,道:“姐姐,你真的來了,等好久了嗎?”

  蝶炫月道:“我也是剛來,這兩天父親看的緊,我也不敢出來的太早。還有會是‘真的來了’,我有騙過你嗎。”

  蝶殞秋知道蝶炫月脾氣好,從來不跟人生氣,這樣說是逗自己呢。但是還配合道:“沒,沒,最殞秋說錯話了。”蝶炫月輕輕拍打了一上蝶殞秋的腦袋,微笑道:“別鬧了,快,這是姐姐下午專門為你熬的參湯,趕快喝了我好回去。”說著把那小桶遞了過來。

  蝶殞秋也怕被人發現,告訴蝶冥影后會訓斥蝶炫月。接過參當湯,老實的坐在地上,喝了起來。

  蝶殞秋喝著參湯,只聽蝶殞秋略帶憂郁的道:“殞秋,過一段時間我可能要離開家了。”

  蝶殞秋,不聽出蝶殞秋話中之憂,順口接道:“姐姐又要出去游玩啊,這次要去哪啊,回來可別忘記給殞秋捎禮物哦。”

  蝶炫月道:“不是的。姐姐要嫁人了。”

  “嘭”的一聲,食桶掉地。

  蝶殞秋趕緊伸手去拾,但還是沒來的及,參湯灑了一地。雖然早知蝶炫月會這么一天,但是沒想到這一天來的這么快。不過蝶殞秋還是掩過心中失落,的邊拾起食桶,一邊嘻笑道:“不是是那家少爺這般有福氣,能取到我家的天使般的姐姐。”

  蝶炫月啐道:“小小年紀就不學好,在這調侃姐姐。”同蝶殞秋一起收拾好灑地的參湯以后,方道:“是晉帝國的十一皇子。”

  蝶殞秋很少出親王俯,對帝國政事也不是很了解,更不知道那晉帝國的十一皇子是誰。但是蝶炫月一話出口,他就明白了這樁婚事的性質:政治聯姻。

  昌帝國子民都知道,這十年前,晉帝國的大家雖被蝶冥影領兵擊退。但晉帝國的大軍就駐在兩國交界的黃沙原外五十里,十年不退,其心昭然若揭。此時必是晉帝國向昌凌大帝施壓了,才會了蝶炫月的這樁婚姻。

  蝶殞秋臉色一變,眼中滿是恨意,陰沉的道:“為什么是你。”

  蝶炫月與蝶殞秋想處這么久,對蝶殞秋是最了解不過,知道蝶殞心中想的是什么,忍不住出聲安慰:“殞秋,其實這事也怪不得父親。父親雖被稱為‘軍神’但并不是真正的神。如今晉帝國在黃沙原屯兵百萬,昌帝國近年來國庫虧空,兵力也嚴重不足,根本不是晉帝國對手。想出此法也實屬無奈。”

  蝶殞秋看著眼中滿是無奈的蝶炫月,轉過身不忍再看下去,叫囂道:“天下是昌家的天下,帝國是昌家的帝國,昌凌帝有那么多的女兒,卻為什么要你為他們聯姻。”

  蝶炫月道:“父親說,陛下是帝國的的象征,如若以公主下嫁晉國,那是昌家失威,所以……”

  “所以就讓你嫁給那晉國十皇子是嗎?”蝶殞秋暗然道。

  “是。”

  蝶殞秋這一刻突然發現,他真的生出了殺蝶冥影的心,竟讓如這么好的一女兒,為了別人的天下去聯姻。

  良久,蝶殞秋頹廢的坐在地上,道:“我們這些兒女在他眼中到底算什么?”向是問蝶炫月,又向是自問。

  蝶炫月看著失常的蝶殞秋,心中又是一陣擔心,問道:“殞秋,你沒事吧?”

  蝶殞秋笑道:“姐姐,我沒事。時間也不早了,你快回去吧。”

  蝶炫月看了一下天色,果然不早了,就又安慰了蝶殞秋幾句后,小心離去。

  蝶炫月走后許久,坐在地上的蝶殞秋一下從地上跳起,猛的一拳,打在墻上。本就殘破的泥墻那里經的起蝶殞全里的一拳,只見泥墻頭一下沖出去老遠,“轟”的一聲落地,摔了個粉碎。一時間,泥飛塵揚,好不污濁。

  如此大的動驚,立時驚來親王俯中正中巡邏的護衛隊。十多個護衛隊來了以后,詢問蝶殞秋怎么回事時,蝶殞秋的腦中才了有關一絲清醒。

  蝶殞秋想都沒想,隨便扯了個謊說,自己小解回來,就看到房倒屋塌的影向,接一條黑影穿從自己屋中穿出,一閃不見。

  蝶殞秋的謊話一出,立時把親王俯的護隊弄的一陣緊張。因為蝶殞秋所住的柴房貼進帝都大道,剛破墻而入的要是刺客了怎么辦?要知道蝶冥影可是昌帝國“軍神”,昌凌大帝駕前第一紅人,如若出了閃失,他們那里還有命在。那護衛隊人立時發出警報,招集所有護衛,對親王俯進行了一遍仔細搜查。最后還是把蝶冥影驚了起來。

  蝶冥影來到后,看了蝶殞秋低垂的右手一眼,道:“刺客已走逃,不用再搜索了,提高巡邏就行了。”說完離去。

  親王都發話了,護衛隊也不再搜查,散去加緊巡邏去了。

  眾人走后,蝶冥影看了看剛蝶冥影看了一眼的右手,原來右手在拳頭落在墻時,被不平的泥塊擦破了皮,流出了道道血跡。

  “看來親王俯是不能再待下去了。姐姐都要走了,留在這里也沒什么意思了。”被蝶冥影瞧破秘密的蝶殞秋如是想道。想至這著,他竟感覺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輕松。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