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4:12:3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碑銘錄
  4. 第二章 激斗落幕

第二章 激斗落幕

更新于:2018-03-18 18:11:16 字數:4233

  廣場上空的空氣也顫動了起來,擂臺上姬清峰突然暴起,兇悍的手臂如一條兇悍的巨蟒朝著對面席卷而來。丁魁依然紋絲不動,暴漲的雙手朝前推起穩穩的鉗住了對方的攻勢,隨即青筋布滿的手臂向上掀起。

  姬清峰見一擊不成將被纏住了的拳頭向己方一拉,推杯換盞似的探出了另一只手爪朝丁魁的空著的腹部襲去,手爪撕裂空氣的聲音格外的刺耳。

  丁魁雙手猛地一拍撒掉了糾纏的拳頭,雙臂交叉于胸前上前沖去,還是抵下了對方的利爪。回身一轉,勁悍左腿甩出如尾巴一樣帶著強烈的破空聲朝身后抽去,這一擊如果被抽中絕對會有變成爛泥的可能。

  姬清峰身體驟然急速后退,好在躲過了這一擊。

  “轟!!!”

  落空了的鞭腿直直的擊打在了石質的擂臺上,頓時擊打出一塊凹陷,一條條的裂紋也悄悄的沿著爬起。姬清峰在此時后退的腳尖輕輕在地上一點,又是‘咻’的一聲急速上射!對著丁魁的也是狠狠的一記鞭腿。

  而剛才的一切全部都是在電光火石間發生的,看臺上不時的掀起一陣接一陣的熱潮。今年族會的激烈程度超過了以往,看臺上所有的族人都看的熱血沸騰。不少人感嘆,也只有四年一度‘族魁會’上的才能看到如此的激烈的對戰吧。

  “看來要得去阻止這兩個玩命的瘋小子了!”林士凡剛剛欲起身,忽然只覺肩頭一沉,這時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上重若千鈞,讓他竟生不出反抗之力。來人身著一襲青衣清素淡雅頗有書生氣息,看清這人的面容后,他面色突然變得驚詫起來。

  望著手中靜靜躺著的不起眼的金屬牌,這是剛才那青衣男子扔給他的。但林士凡卻感到端著的東西如萬重大山一般,不知為何他再望向擂臺上的兩人,眼中竟流露出了一絲艷羨之意。

  “事情已經交代好了。”青衣男子從擁擠人海之中穿梭,他走到那個地方,所處兩旁的人竟毫不知情地退讓一旁,猶如分水破浪一般輕松行進。

  青衣男子臉上淡淡一笑定睛望向廣場所有人都聚焦的地方,安坐在一旁的中年男子微瞇著的眼睛緩緩睜開:

  “看來快分出勝負了!”

  青衣男子瞄了一下希望能從其身上找出一點蛛絲馬跡,見他臉上十分平靜,讓人覺察不到絲毫破綻,轉而又投向了石臺,目光中不禁泛起絲絲的好奇。

  “嗯!”

  “一個是巖輪部落丁懷遠的兒子,而另一個小家伙卻是穆恒的孫子。”

  中年男子平靜的掃了眼依舊激烈無比的人潮。依舊是淡淡的哼了一聲,算作是對身旁人的回應了。

  “為什么選擇了他們?”青衣男子終于忍不住說出了心里的疑問。

  “直覺!”

  回答的干脆利落,但卻讓人輕易地嗅出其中的敷衍之意。等青衣男子回過頭哪里還有中年男子的蹤影,看到這個結果他也只能搖頭苦笑。

  丁魁越打心越驚,原以為把最后的底牌掀開絕對可以輕松取勝,順便教訓教訓這個狂妄低賤部落的小子,沒想到對方竟修煉了‘血印’,到現在來看而且已經到了一定的火候。每一次碰撞時手掌觸碰到的仿佛不是血肉之軀,而是堅硬的頑石,整個手臂都會被震得發麻。

  “以你現在的年齡,到達現在的這種程度,的確是非常的難的。”丁魁陰狠狠的盯著姬清峰森然道。

  “不過……”

  丁魁話鋒一轉,嘴角陰厲的笑意更勝了:“你也就到此為止了。”

  “我會原封不動還給你!”姬清峰冷哼一聲。

  幾乎在一個瞬間丁魁的身影就已經閃到了他的身前!一拳刺出,在空中刮起一陣炸響。

  姬清峰表情依然,雙手勉強來得及做了一個格擋動作,擋在了胸前。

  “轟!!!”

  一拳之下,姬清峰整個人在石板上滑出去了近兩丈遠。丁魁看著后退的姬清峰眼中厲色閃爍,不等他反應過來再度縱身而上!

  “刷!刷!刷!!”

  連續的三腿!在空中劃過數道殘影。姬清峰扭曲身體這身體躲過之后,雙腿猛然全力一躍而上,在丁魁舊力已去新力未生之際半空中揚起的大腿轟然向其砸去。

  雖然堪堪擋了下來,但丁魁胸腔中氣血翻騰,一股暖流猛地涌上了喉頭。

  “噗!!!”

  一口血霧從丁魁的口中噴出,面目猙獰的望向對面的姬清峰。

  “找死!”

  惱羞成怒的丁魁揮舞著拳頭朝著姬清峰逼來,赤紅的拳頭竟然散發出乳黃色的光暈,所過之處狂風暴起,凌厲的拳勢宛如一把大刀整個擂臺上的空氣分割開來。

  姬清峰臉上依然的平靜,細細觀察會發現他赤紅色的眼睛和斑紋竟然淡化了許多。左腳上前,右腳狠狠地向地面一踏石板帶著些許迸射碎石瞬間崩裂,一只手架在了腰間,另一只手護在前胸。

  “啊……!!!”

  一陣暴喝!丁魁狂暴來襲姬清峰毫無躲避的意思,不偏不倚轟在了擋在胸前手臂上,前置的手臂只是緩了一下依舊猛貼向胸口,千鈞一發時擱在腰間的拳頭也突然向丁魁發難。

  場面爆發了起來,如此瘋狂的兩人,簡直就是在以命換命的打法。

  “嘭!!”

  擂臺中央的空氣轟然的炸開,姬清峰的慘白身體不由自主的被這股強大的風暴卷起,一條細小的紅絲在空中劃過了一道拋物線,劇烈的碰撞把倆人的掀起同時拋飛出了場外。

  時間在仿佛過了好久,人們久久無語。上一刻還紛亂的廣場此時竟寂靜的可怕,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望向廣場中心靜靜躺在地上的兩個身影。

  姬清峰一步接著一步的又向比斗臺蹣跚走去,現在臉上血印覺醒的特征已經完完全全的消失不見了。掙扎著站起來之后全身卻好像破碎的器皿一般,他感覺喉嚨里有什么東西要沖了出來,隨著嘴里有了絲絲咸的感覺,一股液體便不受控制的順著下巴溢了出來,甚至流到了脖子里。

  只是所有人沒有發現,他的脖子上原本掛著的一枚石牌變得有些透明,慢慢的竟消逝在了胸前。

  雖然就像看到的那樣倆人都飛出了石臺,結果應該就是平手了。丁魁奮力的想要爬起來,但不論怎么辦全身都使不出一點力氣,他想站起來讓自己以一種勝利者的姿態向失敗者證明,讓他明白差距永遠就是差距,即使曾經接近也無法趕超上來。

  丁魁幾乎就要放棄了,忽然耳邊的嘈雜聲讓他漸漸地抬起了頭,看到了這輩子都不會忘記的一幕。

  高高的石臺再次有人影立于之上。

  嘴角大大的咧開了一個笑容,亮白的牙齒上纏繞著死死的猩紅,蒼白到毫無血色的臉上在烈陽照應下顯得異常的森然和詭異,宛如是從地域醒來的修羅一般。

  “姬清峰!”

  本應無力地雙手此刻緊緊握起,指甲不自覺間深深的插進手掌里面,不一會指縫之間漫上一縷縷的鮮紅,丁魁在人群驚駭的目光中瞬間立起,手指指向姬清峰。

  “姬清峰!”

  聲音好像受傷的野獸一般的嘶吼,不一會人就隨著聲音一塊落下。

  望著先行倒下的丁魁,姬清峰仰望了一下天空那個火熱又耀眼的存在,宛如錫紙樣地面色下嘴角不自覺的劃過一抹淡淡的微笑,接著眼前一黑也跟著不省人事了。

  整個廣場一片嘩然,人們轟轟聲的爆炸了起來要沖破這片天空似的,誰也沒有料到一場龍爭虎斗竟是這樣的結束了。

  “這都快有一個月了,穆爺爺,你說清峰怎么還不醒。”

  聽到了雷洛的話里面的擔憂穆恒蒼老的面容盡顯疲憊,望著已經躺在床上一個多月的孫子,緊縮的眉頭遲遲不能松開。

  “穆老,艾米回來了,她說清峰這次也許有救了。”只見一個滿臉扎須粗狂的大汗帶著一個面色清冷的少女大步的踏門而入,來著正是雷洛的父親希賢部落的首領雷正山,而其身后的少女赫然是族會上一直和雷洛一起的艾米。

  望著床上依舊昏迷不醒的姬清峰,艾米眼神一顫顧不得一路上的勞頓疲憊,從腰間取出了一個布袋,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中小心翼翼的從中拿出了一個晶瑩的乳白色小瓶子,瓶子的周身陣陣的寒氣縈繞之上。

  “爺爺,你看這個能不能改善一下清峰的情況。”

  穆恒猶如蠟皮一樣的雙手手捧過來小瓶,望向一身風塵仆仆之色,路上馬不停蹄趕來的艾米的眼神滿是憐惜。緩緩打開,清冷圓潤的瓶口上竟然升騰起指長熾熱的紅炎。

  “這個氣息是?青冥境妖獸的精血!”

  轉眼間昏花的老眼里望向眼前臉上有些急切的少女滿是震驚之色,就連其身旁的雷正山也是猶如銅鈴一樣的雙眼也是直直瞪來顯得不可思議。

  “青冥境的妖獸!怎么可能……”

  看向兩位長者吃驚之色,艾米臉上不僅苦笑起來,剛要開口解釋就聽一個慢悠悠的聲音從屋外傳來。

  “要不是我早一步遇見這個傻丫頭,說不定她還真的獨自跑去尋‘熾焰妖虎’取精血呢?”

  見到來者,眾人頭上的陰云似乎散去了一半,臉上禁不住爬上了一些喜色。紫色的木冠將滿頭黑發豎起,身著一襲白色的長衫,愜意與玩世不恭清晰的映在了俊逸臉上。

  當步凡講完,屋里的大家看向這位平日里少言寡語的小姑娘的眼神都流有一絲敬佩之意。

  “以后不準這么蠻干了,清峰是爺爺的孫子,難道你就不是爺爺的孫女了嗎?”艾米一連消失了十幾天,穆恒也猜到了幾分緣由,又怎么會不擔心呢?聽完步凡講述其中的經歷之后,他不禁沒有夸贊,反而對艾米嚴聲厲色道。

  “爺爺,我……。”

  “算了,穆老頭這也是關心你,只是人老了難以厚顏開口罷了。”步凡哈哈一笑戲虐道。

  艾米沉下了頭,在場的人任誰也看到了她眼角的那層紅紅的感動。

  原來當初姬清峰第一次修煉血印時艾米也在場,對于其中的一些隱秘步凡也沒有故意避諱她。曾經艾米也一度的非常羨慕姬清峰,要不是步凡曾說過艾米不適合修煉血印這等霸道的煉體功法,也不會就此作罷。族會上姬清峰身負重傷,一連過了幾天都不見其蘇醒,艾米就一人踏上尋找熾焰妖虎的路。

  沒想到后來還真的被她找到了,熾焰妖虎可是青冥境的妖獸,萬萬不是她一個小小的千鈞境修者可以招惹的,更不要說是取它的精血了。但是姬清峰的病情不容樂觀時間非常的緊迫,艾米左右無計可施的情況下決定賭一把,不過她還是低估了青冥境妖獸的實力,即使是早有準備各種陷阱也無一用處。就當艾米退守的最后防線將要崩潰的千軍一發之際,步凡就出現了。

  其實也算這只熾焰妖虎比較倒霉,自姬清峰修煉血印以來,所有的精血都是出自它的身上,艾米也是從步凡口中得知它的具體位置。對于人類一次次的騷擾甚至是還活生生的盜取自己的精血,熾焰妖虎對人類的仇恨是與日俱增。這次來了個不自量力的弱小人類,本以為可以報仇雪恨了。不曾想最后落入魔爪的竟還是它自己。

  步凡掃了一眼床上躺著的姬清峰,望著穆恒的眼神有些似笑非笑的問道。

  “我說穆老頭你是怎么照顧我寶貝徒弟的?你看我就離開一會就出這么個幺蛾子了。”

  面對來人的質問,穆恒老臉上也是有了一絲愧疚之色,緊皺在一起的眉頭卻有些許緩緩的舒展開來。他知道只要有此人在,自己孫兒的性命算是無礙了。

  看著眾人投來的熱切的目光,白衫男子沒有絲毫的避諱,哈哈一笑來到姬清峰的床前為其探查病情。

  屋里的雷洛幾人大氣不敢出一口,靜等著白衣男子的檢查的結果。

  “咦?”

  聞聲大家心理猛地一緊,瞧見滿屋子里的人這番表情,步凡微笑著搖手示意眾人無需這般緊張。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