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20:12:13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三國忠義路
  4. 第二章 拜師

第二章 拜師

更新于:2018-03-18 08:48:44 字數:2433

  隨著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余華在此山谷中也過去了一個月,身上的傷也基本康復了,自己所在的山谷原來還有一個名字,叫隱仙谷,這個名字是左慈那個老東西所取的,可能意思就是他這個活神仙隱居在山谷中的關系,真是舔不知恥啊,居然有人自己管自己叫神仙的,咱是佩服啊,在這里生活了那么久,也沒發現這老東西和我們有什么不一樣,照樣食五谷,日出而做,日落而棲的,不過左慈這老道待自己還是不錯的,可能他年近古稀,又自己獨自一人生活在這深山老林里難免寂寞,有自己這么個‘小娃娃’陪著倒也不無寂寞。

  眼看就要到了晚食時間了(漢末時期人們一般只吃兩頓,早上一頓稱為大食,晚上一頓稱為晚食起初還不是很習慣,但漸漸的也適應了一天只吃兩頓的情況,早上那餐大食吃得還特別得多)又聽到了那熟悉而又帶些寵膩的聲音:“小娃娃,吃飯了,你這年紀正在長身子骨,可得多吃些,不然長不了個兒,哈哈…..”盡管自己已經告訴過左慈這老道,自己的名字叫余華,可他卻總喜歡稱自己為‘小娃娃’不知為何,聽到左慈的叫喚,自己連忙飛奔到左慈身旁“道長,多謝您的救命之恩,這些日子我的身體也差不多全好了,以后谷中洗衣做飯這些俗物,您就交給我來做,也讓我略盡綿力,報答一下您老人家。”

  左慈聽完這小東西的話頓時哈哈大笑道:“好個知情識趣的小東西,老朽我不過是無意在山中將你救起,卻從沒奢望過有什么報答,你也不用總掛在嘴邊說什么要報答我,只是前些天聽你說,你家由于在路上遇到強盜,父母雙亡,自己僥幸跳下山崖不死,那你現如今家中還有何人啊?既然身體好了過些時候老朽我就送你出谷,尋你親人去。”

  余華一聽左慈這話頓時雙膝下跪滿臉‘悲傷’道:“道長,小子我父母雙亡,家中也再無遠親,這次僥幸大難不死全賴道長施以援手,救命之恩不敢不報,只是眼下小子暫無能力報答,只望道長能收留小子在谷中,侍奉道長,讓小子一盡心力。”

  左慈一臉慈祥的望著余華說道:“哎……想不到你小小年紀卻有失去雙親之痛,既如此也就罷了,老朽獨自一人在此居住,多你個小娃娃在身邊也可以稍減寂寞,不知你可愿拜我為師,學一身本事?”當然左慈把自己隱居之地稱為隱仙谷,那他自己就理所當然的是活神仙,既然是神仙那還是有一定本事的,對于自己擇徒的標準也就另有一番計較,他看余華對于自己的救命之恩耿耿于懷,屢屢想要報答,就明他是一個知恩圖報的人,一個懂得知恩圖報的人即使為人再壞,也是有限,再加上他從那么高的崖上摔下來,換做常人早就死了,可他卻能被自己所救,這就是冥冥中的安排,可見此子生有大氣運,遇難總會有貴人相助,那自己不就是那貴人嘛,再說他受了那么重的傷,卻硬是愣著一口氣不肯離開這人世間,年紀小小尚能有如此大毅力求生也實屬難得,觀其骨骼極佳,倒是一副練本門功法的好材料,綜合以上總總,再加上左慈自己雖是號稱活神仙,但到底也是肉體凡胎之軀,已經是一只腳踏進棺材的人了,但至今尚無一入門弟子傳自己衣缽,天見可憐,上天在自己臨老總算送來了一位讓自己瞧得上眼的小娃娃,以不至于讓自己這一脈斷了傳承。即使是以左慈這樣仙風道骨,不食人間煙火的人也難免會落入于人世間的俗套,將門派的傳承,視為自己一生當中最重要的決定。

  這時左慈凝視著余華,期待著他的回答,心中居然有些微妙的緊張起來,生怕在余華口中聽到一個‘不’字,此時的余華心中也在作著掙扎,左慈這老道怎么說也是漢末三仙之一,不管他是欺世盜名也好,有真才實學也罷,畢竟是他救了自己的性命,如果知恩不報,豈不是豬狗不如,更何況,即使學不了任何本事,就當哄他老人家開心,陪他安渡晚年,反正盡管自己穿越回了漢末這個精彩的歷史大舞臺,但自己卻沒想過要去改變什么歷史,自己只想當一個歷史的旁觀者,歷史其實和‘雞’沒什么兩樣,只要你有錢,它都會劈開腿,任誰都可以上去操一下,歷史有多少是真有多少是假,又有誰清楚明白呢,歷史也只是勝利者向后世炫耀自己勝利的資本罷了,是人編所寫的,所以歷史其實也是最不真實的東西,因為是人所編,也就可以有人來改,而自己無意于在這個歷史時代中揮舞蝴蝶的小翅膀去改寫歷史,這會對后世造成怎樣的影響,自己也不甚明了,前一世,所經歷了腥風血雨自己也早就厭倦了,這一世只想可以平平靜靜,望著左慈的目光,余華終于已經有了決定。

  “恩師在上,請受弟子一振。”

  左慈聽完余華的這句話,頓時喜逐顏笑,不知所以然:“好…….好……好”連叫了三聲好。接著大笑不已,足有小刻才停下。

  “想不到我左慈,臨老還能收你這么個小娃娃當入室弟子,上天看來待我不薄啊”說著立馬伸手扶起跪在地上的余華,雙眼看著自己,仿佛不是在看自己而是在看著一塊姿色上乘的璞玉,想著如何才能將自己變成他心中最滿意的一件藝術品一般。

  “既入吾門,當知吾門派之名,吾派名為玄元上教,乃上古玄術大派,流傳至今已逾七百余年,現如今為師這一脈只余為師一人,你尚有兩位師叔,其中一位姓于名吉醫術超凡喜歡云游天下,救濟苦難,另一位不提也罷,你日后定當知曉,本派中學術紛雜,從春秋時期就衍生至今,例如當年的陰陽、農學、墨家、兵家、縱橫家,以及涉及到的武道、練丹、醫藥,等等,雖然傳承至今門派學術多有失傳,但為師在這些方面還都是各有涉獵,雖說不甚精通,但為你解惑,指明方向,只要你日后好好鉆研,定然也會受用無窮,不知你想學些什么,先不用急著回答為師,考慮清楚了,再和為師說,今日先好好休息,待明日,為師再正式收你為入門弟子”

  于吉,聽到這個詞,余華腦中突然一悶,敢情于吉那個江湖術士還是咱師傅的師弟,我的師叔,但當師傅提到另一位師叔時卻面現不憤之色,顯然這位師叔與師傅的關系好不到哪里去,算了這些先不管了,師傅雖說自己在各方面的學術中只是略占皮毛,但看他老人家的那副得澀欠揍的樣子,就知道這老東西肚子里說不定還真有點貨色,難道老子我一不小心只是抱著還他老人家救命之恩的心態,真讓我遇到了一位世外高人?至于學些什么這還真不好說,學什么呢?這還真是一個頭疼的問題啊,這個得好好想想。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