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22:16:43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莽夫的幸福生活
  4. 第三章 戰爭的腳步

第三章 戰爭的腳步

更新于:2018-03-16 20:33:34 字數:2171

  午飯后胖子在稍微休息了,胖子被老克萊恩帶上了去皇宮的路。剛出府門,就看到一個猥瑣的貴族青年在外面縮頭縮腦的偷看。胖子稍微回憶一下,嘿,這不是希爾曼侯爵的二兒子,格羅姆的狐朋狗友林克嗎。“嘿林克,找哥有事嗎。”胖子一看這廝的樣子就知道有事找自己,問問嘛,也許是啥好事呢。

  “格米,我父親要送我上戰場……去罪星淵……”林克有點緊張的說道。

  “什么!就你這樣去戰場不是送死的嗎?”胖子顯然對自己的朋友相當了解。對于能當我們這位主角的朋友的人才,不得不說肯定有自己的廢物之處啊。“哼,你老子還算是個人物,小毛頭就該上戰場去歷練歷練,不然怎么能成個男人。”老克萊恩在旁邊插道。

  “什么時候出發。”胖子對自己朋友的命運有點擔心。

  “一個月以后就走,格米,我有點害怕。”林克從小在母親的溺愛中長大,性格懦弱的一塌糊涂,也許希爾曼侯爵正是看出了這點才決定送兒子去戰場歷練一下。望子成龍總是每個父母最大的期望。

  “小毛頭放心,一個月是吧。行,我們家的臭小子和你一起走,二十歲了,也該見見血了。”老克萊恩一想,干脆直接讓死胖子也去戰場上歷練歷練。一個月的時間,估摸著訂婚的事情也能結束了。完全沒看到自己兒子本來白里透著紅的肥臉瞬間一片灰白。雖然這胖子雖然不是原來的格羅姆,但這位元帥大人說一不二的性格已經通過格羅姆的記憶原原本本的了解到了。只是,這一個月,難道是我生命的最后一個月嗎?

  “小毛頭,趕緊回去練練身手。戰場上可不是開玩笑的地方,就你那兩下子,恐怕連一個星期都活不過啊。”元帥大人,您還真是實誠啊,難道您真以為侯爵大人會讓自己的兒子到第一線去送死啊。“不要以為你老子是把你送去旅游的,哼!罪星淵!每年全帝國戰死的軍人有八成是戰死在罪星淵前線的。在那一個火頭兵都得隨時準備上戰場去拼殺。”罪星淵作為人類和西方獸人帝國中間的最大要塞歷來由紫羅蘭帝國派兵鎮守,而另一個人類帝國郁金香帝國則負責鎮守諸神壁壘,阻擋大陸東方的亡靈荒野對人類的侵略。也許值得慶幸的正式亡靈和獸人帝國分別在大陸的兩端,不然兩族即使不合兵進攻,只要有一方在另一方和人類帝國開戰的時候插上一腳。以現在人類兩大帝國勾心斗角的關系,只怕人類不是滅族也得淪為兩族的糧食。恐怕林克如果運氣不好的話還真在罪星淵活不了多久。

  林克的臉上瞬間一片死氣,難道天要我亡嗎。胖子也給嚇得一臉慘象,真的假的啊。

  “小毛頭,還不滾回家去練練武技,不想死就別在這浪費時間。”帝國元帥一聲怒吼,嚇得咱們侯爵公子抱頭鼠竄啊。“格羅姆,走了,耽誤了事情你那公主媳婦就別想我給你說了。”多大的八卦啊,可惜旁邊唯一的外人林克仁兄腦子正一片混亂,完全沒注意到這個驚人的消息。

  克萊恩兩父子上了路,只是這帝國元帥真實樸素的不像話啊。別說馬車了,連個拉車的老馬都沒有。據說當年第三次獸人狂潮,老克萊恩把家里全部戰馬都捐給了軍隊用來補充帝國因為戰事而損失慘重的騎士團。戰事結束后帝國補償給他的戰馬也叫他全部送給了帝國第一騎兵學院。

  話不多說,這父子倆進了皇宮,在皇帝的私人書房里稍等片刻后終于見到了人類兩大帝國之一的紫羅蘭皇帝,薩爾圣希艾里。薩爾皇帝進了屋叫兩人坐下,瞧了瞧帝都出了名的廢物,格羅姆同學一眼。然后嘴角略微上翹,笑道:“這就是帝國元帥之子,聽說你昨天偷看我的珂琳娜洗澡?”“撲哧”一聲胖子就跪下了。他可是聽在另一個世界的爺爺曾說過,古代的皇帝都是殺人不眨眼的。萬一這皇帝惱怒自己偷看他女兒洗澡,說不定自己這幾百斤肉就交代道這了。

  “好啦,不用緊張,起來吧。你們遲早也是要成為夫妻的。看就看了吧。今天這事你父子都跟你說了吧。和你珂琳娜的婚事我們準備先訂婚,等過一段時間看你的表現再決定什么時候正式結婚。你什么看法說來聽聽吧。”薩爾陛下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不急不緩的說道。

  “我沒意見,沒意見……”胖子啊胖子,真沒出息,你哆嗦個什么勁啊。

  “行啦,去看看珂琳娜吧。我和你父親商量商量具體時間。”薩爾陛下說完,叫內侍進來帶著胖子就出了門。只是臨出門時候聽到皇帝陛下用調笑的語氣說道:“老伙計,你這兒子可不像你年輕的時候啊。”“哼!不長勁的臭小子。”元帥大人顯然對自己兒子剛才的表現很不滿意。

  再說這胖子隨著內侍在偌大的皇宮里轉了半天,走到一座小巧的宮殿門口。內侍卻說要進去通報一下,叫胖子在門口稍等片刻,然后就進了門。

  等了一陣胖子就開始無聊了,這無聊怎么辦啊。當然是找點事干了。胖子就盯著這宮門口的石雕看了看,用手摸了摸,然后略微一點頭,雙手這么一合抱。就把這一人多高的石雕給舉起來了。

  我這力氣真的大了好多啊,這雕像怎么著也有上千斤了吧。怎么感覺這么輕松呢,難道真的是上了別人身還長力氣啊。沒聽過這說法啊。

  廢話,不給你點能力,我這書還要不要寫了。

  “喂,你這人誰啊,偷東西的嗎?”后面突然傳來一聲小孩的喊話,把胖子嚇得一哆嗦差點把這石雕仍自己腳上去。趕緊把這無辜的雕像放下轉身一看,背后站著一個八,九歲的小男孩。“你這小鬼,別嚇人啊,我差點把自己的腳給砸扁了。”胖子一陣郁悶。

  而這時的帝國皇帝和元帥正在商量的事情卻不是兒女的親事。

  “離上次獸人狂潮已經十年了吧。”薩爾陛下淡淡的說道。

  “啊,已經十年了。”

  “聽說獸人帝國現在大旱啊。”

  “是啊,恐怕今年秋天……”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