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08:09:54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全能小神農
  4. 第一章 你會算命?

第一章 你會算命?

更新于:2018-03-17 11:44:27 字數:3223

字體: 字號:
全能小神農目錄
共85章
  人生又有多少四年?

  今年他已經二十二歲了。

  十八歲入獄,四年過去,外界的一切,葉帆幾乎是不認識了。

  他走在完全變了樣的小鎮街道上,感覺熟悉而又陌生。

  旁邊,是剛剛掉頭離去的公交車。

  最起碼四年前,這里還沒有什么公交車,出外行走只有租搭面包車罷了。

  這般想著,葉帆心中多了一抹苦楚。

  對于那些陷害他入獄的人,恨意并沒有減少一分,反倒像埋葬地下的百年老窖,埋得越久便愈發濃烈了起來。

  葉帆恨到了極端,反而放下了心中一切包袱,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

  在那暗無天日的地方,葉帆學會了一個道理,那便是把一切情緒收斂,直到生死相搏,方顯出獠牙。

  或許是葉帆的微笑,讓他身上潛伏著的危險氣息消失了,原本不敢接近他身邊的鄉民,也漸漸接受了這樣一個陌生人存在。

  盡管葉帆除了一個短平寸發外,穿戴也是有些希奇。

  一件破舊道袍,前后沒有標志,漿洗得有些皺褶,胸前還帶有發霉的污跡。

  身后背著一個布袋子,只是看那平整折疊的模樣,便知道里面并沒厚貨。

  這樣奇怪的裝扮,才讓葉帆顯得與四周有點格格不入。

  事實上,他也的確與外面的世界脫軌了。

  因而,在這小鄉鎮唯一的集市上,卻因為這樣一個怪人,一時間有點沉寂下來。

  葉帆怔怔出神,神色復雜地看著周圍的車來人往。

  四年不見,當年那個小鄉鎮也已經頗具規模了,真是物是人非啊。

  正出神之際,忽然感覺布袋被人勾了一下。

  葉帆眉頭一皺,勉強壓下出手教訓的心思。

  暗暗告誡自己,這里已經不是那無法無天的牢房,不要為了一根煙也得大打出手。

  葉帆徐徐轉過身子,看著悄悄對他伸出扒手的人。

  那扒手一見沒有得手,倒也不懼,反倒顯得自來熟,只見他堆起了笑臉,問了一聲:

  “兄弟,能不能借個火!”

  葉帆笑了笑,自己入獄了幾年,身上哪里有什么火機。

  小布袋倒是有一個,可惜你并沒有得手。

  他正要出言拒絕時,忽然,眼睛不由自主看向了肌肉男的額角印堂。

  那肌肉男讓葉帆看著有些發毛,想要走開。

  只是,葉帆反倒一下子抓住那肌肉男的手腕。

  肌肉男的神色一下子白了,以為自己被人現了行蹤。

  葉帆不由一愣,這才覺悟過來,對于普通人,是他用力過大了。

  他稍稍松開了一些,然后笑瞇瞇地看著肌肉男。

  肌肉男感覺好受了點,此刻有些恐懼地看著葉帆:

  “兄弟,我…我不借火了行不?”

  葉帆眼中露出一抹古怪笑意,淡淡道:“既然你稱呼我為兄弟,這就是結下了緣分,此事便作罷。”

  “不過有一點要提醒你,你印堂發黑,眼角漏風,最近恐有禍難!”

  “禍難?兄弟,不,哥們!我讀書少,你可別騙我?”

  說著,肌肉男悻悻一笑,試探著把手從葉帆那邊抽了回來。

  把手抽回來后,明顯松了口氣。

  但他自知理虧,心想這次碰壁,看樣子不消災脫不了難,于是從懷里拿出了幾百塊錢,往葉帆那邊一塞,訕笑道:

  “既然和兄弟有緣分,人情留一線,日后好相見。這些就當是我‘請’你的,不要隨便對人說什么禍難了。”

  葉帆一看他表情,便知道肌肉男并不相信,哪里會接受,便要擺手推辭。

  只是肌肉男急于脫身,不由分說便把錢往葉帆手上一塞后,轉身逃也似地走了。

  他在離開時,還暗暗咬牙切齒:“算老子倒霉,你要錢就要錢,非要說什么狗屁‘禍難’。”

  “印堂發黑?老子印堂黑了,自己會看不出來?”

  盡管肌肉男說的小聲,然而以葉帆的耳力,還是一絲不漏全聽聞了。

  葉帆眉頭一皺,心中卻是一陣羞怒。

  要不是在監獄里曾聽他師父說過,干他們這一行,平時要行善積德,不然都是死不瞑目的下場。

  否則,給他一百個閑心,也不會多管閑事。

  所謂行善積德,便是積累功德,即老百姓平時燒香還神祈禱的善功。

  這善功也不是容易求取的事,并不是你結下善心,就會有善功的。

  簡單點說,若然葉帆是帶著賺取善功的心思去做善事,那怕是干了好事,倘若沒有達成符合的條件,也是沒有丁點善功可取,反倒因果纏身。

  而想要獲得善功,他師父曾告訴他一個簡單法子,那就是與一個倒霉蛋結下因果后,再去幫他燒災解難。

  這也算是一種簡單有效的方式,否則就是狗拿耗子,多管閑事了。

  正是由于功德善功積累的難處,葉帆才會想著和這個扒手結下因果。

  豈料,這個扒手把錢給他后,居然嚇得逃跑了,這卻是結下了惡因循環了。

  葉帆自然不能就此算了,便揚聲提醒道:

  “兄弟,你印堂發黑,那是常人看不見的。這幾天務必小心些,要是實在倒霉透頂了,不妨來新樂村找我!”

  肌肉男聽了葉帆的話,沒有回話,踉蹌著反倒逃得更快了。

  葉帆暗自嘆息一聲,想他作為一個術士,自然有著自己的驕傲。

  剛才已經點醒了他,倘若非要不信,到時吃了虧,也只能怨他自身了。

  只是,可惜了那一分功德了!

  就在葉帆有些遺憾時,身后忽然傳來了一聲清脆的聲音。

  “你是葉帆?”

  葉帆一愣,在這里也碰到熟人了?

  這般想著,葉帆轉過了身,出現在面前的是一位靚麗少女,他相當熟悉的人。

  她身穿淡黃色連衣裙,不施粉黛,眼睛大大的,身材凹凸有致,整個人多了幾分成熟的氣味。

  葉帆看著面前的人,有著一種熟悉又陌生的感覺。

  她比在學校時,少了一分靦腆,多了一份自信,而且身材方面也好了很多。

  緘默了一會,正當她有些失望時,葉帆才微微笑了起來,對她揮揮手道:

  “徐靜兒,好久不見了!”

  徐靜兒聽了葉帆的話,便知道他還認得自己,臉上先是一喜,接著卻又莫名變得復雜起來。

  半晌后,才神色復雜地感慨了一句:“是啊,好久不見了!”

  葉帆看著這位本是兩小無猜的少女,對著彼此存在的陌生,心頭不由多了一絲漣漪。

  最終,葉帆還是勉強笑了笑道:“四年一晃,匆匆而過,你最近還好吧?”

  徐靜兒搖搖頭,像是放下了什么,嘆了口氣道:

  “我?還行吧,念完大學便回到家鄉,前不久還被村民推薦為村長了。”

  “大學?”

  葉帆神色有些彷徨,想當初,他離讀大學也是無比的接近。

  徐靜兒似乎也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不由有些歉意地看了葉帆一眼,說道:

  “抱歉,葉帆,我不該提起這些……”

  徐靜兒話還沒有說完,葉帆便打斷了她的話,淡淡道:

  “那些事過去便過去了,你也是無心之失,我也放下了。”

  感覺葉帆并不想多說,徐靜兒便換了一個話題,頗為好奇問道:

  “葉帆,剛聽你們的談論,你什么時候也迷信封建這些了?”

  葉帆看見徐靜兒誤會了,正想解釋一番,忽然,不遠傳來了一陣摩擦的撞擊與剎車聲。

  嘭!

  接著,不知道誰喊了一句:“臥槽,有人撞車了!”

  徐靜兒心念一動,當即便跑了過去。

  但她不是與外人一樣圍觀,而是要去救人。

  葉帆不以為然地笑了笑,隨即搖搖頭也跟了上去。

  看樣子,這徐靜兒還是那么的善良可愛。

  分開了圍觀而不作為的人,葉帆徐靜兒兩人擠了進去。

  一看,徐靜兒不由得張大了嘴巴,愣愣地看著倒在地上那人。

  葉帆同樣先是一愣,隨即便來了句:

  “這種情況,還是打120吧!”

  徐靜兒驚醒了過來,開始驚慌失措地打起了電話。

  徐靜兒之所以感到不可思議,卻是因為撞車之人剛剛見過,就是葉帆說他印堂發黑的那個肌肉男。

  不一會,鎮子里的救護車進來了,載著渾身是血的肌肉男就往醫院而去。

  葉帆從一開始便在旁觀察,倒不是他不想要那一分善功,而是心知時候未到。

  喧嘩的現場沒有了主角,圍觀的人便徐徐散開,徐靜兒帶著略微疲困的臉色,走到了葉帆身邊,眼神古怪地觀看一會,這才問道:

  “葉帆,莫非剛才的事情,你已經預料到了?”

  葉帆神秘一笑,搖頭不語。

  徐靜兒也是有些生氣了,扭過頭走了幾步,可是,究竟是放不下心中好奇,嗔道:

  “木頭,還愣在那干什么,不回去嗎?”

  葉帆笑了笑,施施然跟了上去,笑道:“你不生氣了?”

  徐靜兒只是淡然一笑,道:“我相信,你不會是封建迷信的一份子!”

  葉帆心中不由有些感動,張了張嘴卻沒有說出口。

  畢竟出獄前,師父一再千叮萬叮,不要輕易說出有關老頭的事,否則大禍臨頭,這才把訴說的想法壓下。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全能小神農目錄
共85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