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6:28:1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繭殤
  4. 第一章:相遇(1)

第一章:相遇(1)

更新于:2018-03-16 15:56:57 字數:3931

字體: 字號:
  【亞洲/塔克拉瑪干沙漠】

  五月,正是中國步入初夏的季節,在這一望無際的荒漠,則顯得更加的明顯。炎炎日光,好像要把人給曬化一般,當然,前提是在這渺無邊際的沙漠里有迷途的人。

  突然,沙子開始劇烈的抖動,不知從哪里跑出些許動物,然而這并不是最奇怪的地方,因為塔克拉瑪干沙漠里面的動物本就有夏眠的情況。從沙地里爬出的動物四散逃去,一個灰色的影子掠過上空,繼而竄入云端。

  “凱鳥上尉,你還是這么惡趣味啊!”一個戲謔的聲音從灰黑色影子里響起,那是一架戰斗機。

  “無聊罷了,”年輕的上尉語氣里略帶慵懶,“這本就不是總部指派給我的任務吧?藍夏小姐。”

  “谷雨生,和你說了多少次了,執行任務的時候要叫我博士!”藍夏直呼上尉的名字,“你還指望總部親自給你指派任務?你忘了你得罪誰了?”

  “得、得、得、知道了,藍夏博士。”谷雨生連忙打斷藍夏的話,“我來確認一下這次的任務:前往‘誅秦’第二戰場,清掃戰場上殘留尸體,并帶回燃燒彈‘地藏’的打擊數據。是這樣吧?藍夏博士?”

  “嗯,大致上就是這樣了……“對講機里的聲音戛然而止。

  “藍夏?”谷雨生見得不到回應,凝望前方,“難道第一戰場已經失守了么?”

  【亞洲/蜀山】

  巨大的轟鳴在山澗里響起,山下頓時燃起一片火海。谷雨生將最后一枚‘地藏’丟在這座古來至今不知多少人向往的武當山下,不過武當山所處的城市,早就成了一座死城,不然不知引起多少死傷。

  待火勢退卻后,戰斗機徐徐落下,降落時的余勁,卷起四周的風沙。谷雨生打開機艙,利落的跳了下來。

  谷雨生仰首看了看眼前的山上的道觀,道觀風光依舊,好像絲毫不受四周戰火的影響。方才,他特意避免了這個好像并未受到破壞的建筑,就是為了看看是不是還有幸存者。畢竟這里是道家圣地,道家里的人,多是些老頑固,指不定還有死守在這里的道士呢?

  果然,一個小道士步履闌珊地從門里跑了出來,谷雨生眼前一亮,因為除了在基地里,這還是第一次在外面見到活人。他剛想前去迎接,之間從門里伸出一只顏色可怖的手。紫色,帶著些許血絲和血肉模糊的傷口。

  “小子,快趴下!”眼見小道士就要被那只手給抓住,谷雨生驚呼道,并從腰間取出一物,瞄準了小道士的身后。

  小道士面色驚惶,一腳踩空石階,竟就這么從山上滾了下來。谷雨生見狀,扣動扳機,十指箭矢齊發,將那只手給死死的釘在了旁邊的墻壁上。谷雨生跑到小道士身邊,厲聲呵道“爆!”

  箭翎上的聲納系統接收到指令,應聲炸裂,整個道觀的庭院墻壁都被炸毀。

  谷雨生一邊檢查著小和尚身上是否有什么可疑的傷口,一邊詢問道:“道觀里還有活人嗎?”

  “山澗……山澗里有東西爬上來了啊!”小道士滿臉驚恐,布滿血絲的雙眼里流出了眼淚,“五個小時前……始皇帝……不要……不要……”

  谷雨生輕呼了一口氣,小道士身上并無傷口,所以應該沒有被感染的可能。但聽小道士的說辭,不由得蹙眉。五個小時前?我才剛來到里,雖然沒有進入蜀山地界,但像“始皇帝”那樣龐然大物的東西,我并沒有看到……

  “汝是在找孤嗎?”從谷雨生背后傳來冷冷的聲音,一個頭戴華冠,身著玄衣絳裳的俊秀男子出現在谷雨生和小道士身后,“荊軻,好久不見!”

  谷雨生抱起小道士,一個轉身跳起,單手舉起箭弩,又射出了十只箭出去。箭矢在距離秦始皇還有些距離的時候突然炸裂,形成彈幕。谷雨生乘機越過秦始皇,帶著小道士超戰斗機奔去。

  “諸葛連弩?”秦始皇從嘴里說出他本不可能知道的詞語,“汝這就是殺死孤的王將趙高的武器嗎?”

  一柄利劍從彈幕里劃出,彈幕即刻散去,秦始皇持劍向谷雨生他們斬去。

  “這個詞語從始皇大人嘴里說出來還真是充滿違和感啊!”谷雨生推開小道士,即刻轉過身來,拔出腰間的配劍,迎面沖了上去。

  兩劍相撞,刺耳的金屬撞擊聲響起。

  谷雨生看著近在咫尺的利劍,看到鑲嵌在劍身上流光溢彩的七顆依次變大的寶石,臉色一沉:“七星寶劍‘問天’沒想到竟真的藏在蜀山。”

  “汝既知孤這是寶劍‘問天’,汝還敢拿普通劍來擋。”秦始皇頗有玩味道,“荊軻,汝的名劍‘莫問’呢?”

  “我既不是荊軻,自是沒有莫問的。”谷雨生面對這個不停稱自己為“荊軻”的人有些無語,“不要小看我藍夏博士為我打造的名劍‘龍泉’啊!”

  僵持了一會兒,谷雨生步法微轉,側身躲過去了迎面而來的劍,但劍鋒幾乎是貼著谷雨生的臉劃過去,劍氣劃破他的臉頰,頭發也掉了些許下來。

  “谷雨生,孤要讓汝成為孤新的王將!”秦始皇幽幽的說道。

  “我可沒有這樣的打算。”谷雨生轉動劍柄,“龍泉兵變!”

  龍泉劍的劍柄開始發光的同時,谷雨生開始以極速沖向秦始皇,秦始皇拿劍護住周身。在龍泉劍再次碰撞在寶劍天問的時候,龍泉劍開始碎裂,劍身變成一節一節的,中間可以看到有細小的鎖鏈連接,原先的長劍變為一尾長鞭,將秦始皇連同寶劍問天一同纏住。

  “幼稚!”秦始皇不為所動,左手握拳,身體發出紫色的光芒,長鞭就這么開始斷裂。

  藍夏,你個坑貨!谷雨生見小道士已經爬到了戰斗機里,手放在腰間的諸葛連弩上,準備制造空當,準備撤離時,秦始皇的聲音再次響起。

  “你給我過來!”

  秦始皇將手指向谷雨生,谷雨生頓時無法動彈。手指一勾,谷雨生就這樣硬生生的被秦始皇給扯了過去。

  “你……”谷雨生剛想說些什么,卻被秦始皇隔空扼住了脖子,無法發出聲音。

  “來吧,孤新的王將,荊軻!”秦始皇語氣中帶著欣喜,將谷雨生緩緩拉到自己的面前。

  谷雨生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秦始皇……的臉,痛苦的閉上了眼睛,他怕了,他不想就這樣的死去。

  戰斗機上的小道士手足無措的癱坐在機座上,可接下來的一幕卻讓他目瞪口呆。小道士不相信地揉揉眼睛,確定沒有看錯之后,捂臉緩緩道:“罪過,罪過,居然還是……斷背……”

  此時,秦始皇的唇狠狠的貼在谷雨生的唇上。谷雨生感受到這異常的觸感,睜開雙眼,看到了眼前這個眉眼間透露出帝王之氣的人,察覺到對方在強吻自己的時候,谷雨生開始劇烈的反抗,反抗間張開了雙唇,可誰知秦始皇就這么長驅直入了。

  “這個……可比當初五師兄強吻大師兄的時候要厲害。”小道士面紅耳赤的吐槽道,可接下來的一幕,就真的是讓他目瞪口呆了。

  一股紫黑色的血在兩個人的嘴間流淌,小道士看著那些從嘴角溢出的血液,呆呆道:“那是……帝王之血?!”

  山腰上的兩人就以這樣的姿勢持續了很久,谷雨生從一開始的劇烈反抗,漸漸開始沒有了動靜,失神的雙眸癡癡的看著正在“吻”著自己的男人,原本黑色的雙眼開始被一種詭異的紫色占據。秦始皇見狀后,解除了對谷雨生的束縛,誰知谷雨生竟開始迎合起秦始皇的動作來。就在這時,秦始皇終于停止了動作,將谷雨生一把推開。

  谷雨生一個踉蹌,倒在了地上。秦始皇也后退了幾步,面有倦色,似乎是方才用力過度,臉上的血氣也比之前要顯得蒼白。他將七星問天收回腰間的劍鞘,又從腰間取出另一把長劍,從鏤空的劍鞘里,依稀可以看到劍銘——

  莫問。

  名劍莫問從一開始,就隨秦始皇葬入始皇墓了,甚至連七星寶劍問天都沒有如此待遇。

  秦始皇將莫問遞給了谷雨生,谷雨生俯首去取,秦始皇見谷雨生如此聽話后戲謔道:“想不到前世身為劍圣的汝,竟也會落入孤的手中,征服當今世界,也指日可待啊!”

  谷雨生緩緩接過名劍莫問,良久,霍然拔劍,“你做夢!”

  秦始皇大驚失色,但拔劍已遲,名劍莫問竟就這樣生生斬在秦始皇阻擋在面前的手臂上。凜冽的劍氣絞碎了他的皇袍,莫問削下了手臂上的血肉,傷口深可見骨。秦始皇倒在地上,一時間竟忘了去拔劍。

  谷雨生持劍而立,一擊未果后準備再次斬下。

  坐在戰斗機上的小道士恍惚間覺得這一幕真的就像當初大師兄給自己講的那個“荊軻刺秦王”的故事。秦始皇還是那么狼狽那么蠢,明明有劍卻不拔,這次還少了故事里那些嘴里喊著“王負劍,王負劍!”礙手礙腳的大臣們,也少了故事里那些后來刺傷荊軻的侍衛。就在小道士以為這次“荊軻”真的可以殺死秦王,這場曠古戰役終于可以結束的時候,谷雨生突然杵著莫問單膝跪地。

  “歷史又要再次重演了么?”小道士不甘道,“明明只差那么一點點的。”

  谷雨生劇烈的喘息,先前因接觸到淵虹而略微恢復成黑色的眼睛又開始漸漸被紫色占據。

  “孤就知道,”秦始皇從地上站起,手臂上的血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迅速生長,“方才定是名劍莫問的正氣暫時壓制住了孤的帝王之血,汝變成孤的王將,也只是時間上的問題了。”

  “汝啊,”秦始皇眼光突然變的兇狠,將單膝跪地的谷雨生隔空抓起,“方才竟然想殺孤呢!信不信孤讓你變得和趙高一樣?!”

  話音剛落,一發子彈打到秦始皇尚未長好的手臂上。這發子彈的打擊角度很是巧妙,剛好擊中之前莫問削出的白骨。秦始皇手臂一震,谷雨生便失去了控制,從山上跌了下去。

  一女子不知從哪里跑出,接住從山上跌落的谷雨生,清麗的聲音命令道:“銀光導彈,發射!”

  于是,小道士所在的戰斗機自動發射出兩枚銀色的導彈,只見銀光一閃,四周發出耀眼的白光,讓小道士一時睜不開眼睛。

  “想跑!”秦始皇察覺到女子的來意,“七星問天第一星,百鬼夜行!”

  漫天的白光里,突然出現了許多的黑色的鬼影,手持巨鐮,齊齊向女子斬下。女子因背著谷雨生,一時無法招架,眼看就要被巨鐮砍到,自己周邊突然閃起一圈冰藍色的光芒,將砍向自己的鐮刀統統擋住。

  “這是……”女子看著封住鐮刀的藍光,“冰?”

  藍光一閃,鬼影便停止了活動。不由得女子做更多的思考,越過重重鬼影,終于將谷雨生帶回到了戰斗機上。

  戰斗機的引擎再次響起,直沖云霄。

  白光散去,秦始皇看著直至腳下才停止的冰,面對眼前被冰封的鬼將,怒吼道:“究竟是誰?給孤出來!”

  云端上,女子握著谷雨生的手,堅定的說道——

  “雨生,我帶你回家!”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