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23:46:31
  1. 愛閱小說
  2. 職場
  3. 重生香江之巔峰榮耀
  4. 第二章 都是前身惹的禍

第二章 都是前身惹的禍

更新于:2018-03-18 11:01:49 字數:2258

  “喂,小子,不會傻了吧”梅煙芳看到張晗不理自己,有些不滿地說道。

  聽到對方的聲音,張晗的眼睛猛地一亮,對啊,自己這是騎著驢找驢啊才,明明有現成的資源,還傻乎乎的犯愁。

  “梅姐,和你商量個事兒唄~”張晗一臉賤笑地說。

  梅煙芳有些拿不準了,這個小子到底想要干啥。

  “你,你要干哈,我告你啊,我可是這片的大姐頭,你要是有什么壞想法趁早收起來。”說著還舉起粉嫩的拳頭,裝出一副惡狠狠的樣子,不過在張晗看來,反倒是多了幾分可愛,沒想到日后火爆世界的天后居然還有這幅模樣。

  張晗看著報名的人已經不多了,也不再都對方了,便說:“梅姐,你應該會譜曲吧,幫我寫一份曲譜怎么樣?”

  一聽是這個要求,梅煙芳的心里松了一口氣,隨即又變得愁苦起來。

  “小子,我自己都準備唱老歌,哪里還有原創給你?”

  聽到這話,張晗就知道對方是誤會自己的意思了,“你可能是誤會了,我是說,我把歌唱出來,你幫我寫成譜子。”

  “你會寫歌?”梅煙芳仔細打量著張晗,直到把對方快看毛了。這個小子怎么看都不像是有文化的人,他以為寫歌是吃飯那么簡單啊。

  張晗怒了,對方的眼神擺明是不相信自己啊,看來不來點兒干貨是鎮不住這個傲嬌的驢子。當下不再廢話,直接唱了出來:“讓快樂為我展開,和你共聚原是可愛,為我盡力鍍上光彩,無奈惡運難以因你改……”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木有,梅煙芳一聽就喜歡上這首歌了,冥冥中有種很熟悉的感覺,就想多年的老朋友又見面了,心里有種說不出的驚喜。

  看著對方震驚的樣子,張晗心里滿意極了,表面上卻裝出一副風輕云淡的樣子。

  梅煙芳壓抑住自己內心的激動,抓著張晗的胳膊死都不撒手,那視死如歸的樣子,把張晗嚇了一跳。

  “這首歌真的是你做的?”

  “不是”

  梅煙芳的臉色有些發黑,感情你小子是逗我玩兒呢?

  “不過……”張晗沉吟了一下,絲毫沒有看到對方咬牙切齒的樣子,自顧自的說:“詞是我填的,原唱是RB的山口百惠。”

  ……

  梅煙芳覺得這是自己有史以來生氣最多的一天,自己的情緒被對方拿捏的死死的,就像過山車一樣,太刺激了。

  不過,最讓她吃驚的是,看不出來面前這個黑瘦黑瘦的小子居然還有這一下子。

  “那個什么,小子,額,不,張,張什么來著,張晗是吧,讓我譜曲也不是不可以,不過嘛,你要答應我一個要求。”梅煙芳說完忐忑的看著對方,生怕他不答應。

  看著對方一副緊張的樣子,張晗的嘴角微微一翹,“魚兒終于上夠了。”

  張晗很是配合的裝出一副迷茫的樣子,說:“什么要求,我可沒錢啊,要錢沒有,要命也不給。”

  “切,誰要你的臭錢,我只要你讓我唱你的歌而已。”說完,梅煙芳的心理松了一口氣,自己這輩子可是頭一次求人。

  “這樣啊,哎,我就吃點虧,答應你了,誰讓我不會譜曲呢。”張晗惆悵的說,這回不是裝的,雖然這首歌本來是對方的,但是白白讓出去,心里還是有些不好受,感覺像是被人握住把柄一樣。

  說話的中間,報名已經輪到他們了。正當張晗準備填寫報名表的時候,突然從背后傳來一聲陰陽怪氣兒的叫喊。

  “呦,這不是我們的張大少爺嘛,怎么,沒飯吃準備當明星了嗎?”

  張晗抬起頭,入眼的是一個西裝革履的大背頭,那頭油的,都能站住蒼蠅了。雖然長得油頭粉面的,但是怎么看都覺得是個陰柔的家伙。

  不過,看對方和自己一副自來熟的樣子,張晗愣了,疑惑的說:“那什么,油先生,咳,這位兄臺,咱們認識嗎?”

  這下輪到油先生愣住了,對方居然說不認識自己,難道說他是裝的,可是看著張晗的眼神,怎么看都不像啊。

  “你不會是刺激過度了吧,居然連我都不認識了,你可是欠著我們家幾十萬呢,怎么不想認賬了?”

  聽到對方這么說,張晗終于從記憶里把這個人的身份翻了出來。

  油頭的名字史有德,其父史達和自己前身的父親張建福共同經營著一家小唱片公司,不過張建福太過憨厚,股權被陰險的史達奪取了,并將唱片公司賣給了紅星。

  這家公司是張建福一生的心血,熱愛音樂的張建福不能接受這個現實,一氣之下病倒了,張母為了給丈夫治病,花光了所有的積蓄,無奈之下只能賣房子。

  但是,萬萬沒想到的是,史達這個陰險小人居然暗中讓人把張家的房子給買了下來,三天兩頭的上門收房,這個收房的主角就是史有德。

  被對方這么天天刺激,加上父親的病一天比一天嚴重了,年輕氣盛的張晗哪里能忍得住,當下就把這個家伙給揍了。這一揍正好給了史達對付張家的理由,不由分說的將張晗告上了法庭。

  八十年代的香港,律師比法官還厲害,經常舌燦蓮花,歪曲事實。而且有名的律師都是認錢不認人的主兒。張晗毫無懸念的敗訴了,法庭判決張晗賠償史有德精神損失費10萬元。

  想通了一切的張晗也是很憤怒,表面看起來這件事和現在的張晗沒關系,但是畢竟他占了人家的身體,拿了好處不干事兒不是張晗的風格,再者說,這一世的父母和他有著親密的血緣關系,是張晗法律和遺傳學上認定的父母。父親都被整成那樣兒了,身為兒子的怎么可能不生氣,不生氣的絕壁是不孝子。

  “史有德,你別給我得意,雖然法庭上我輸了,雖然我欠你十幾萬,但是不代表公道輸了,總有一天我會拿回屬于自己的一切。”

  史有德愣了一下,沒想到對方突然變得這么有骨氣了,感覺像是變了一個人,不過這個時候他也不能輸了面子,當下也惡狠狠地說:“我等著。”

  說完就走了,似乎根本就沒把張晗的話放在心上。

  看著對方漸漸模糊的背影,張晗心中暗暗發誓:“你一定會后悔的!”

  在一旁看著的梅煙芳說話了,“喂,你沒事兒吧?”

  張晗苦笑著搖了搖頭,心里確是嘆氣。

  “都是前身惹的禍啊……”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