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00:44:58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胖子在末世
  4. 第一章 玩游戲觸電的胖子

第一章 玩游戲觸電的胖子

更新于:2018-03-18 19:37:02 字數:3116

字體: 字號:
  第一章玩游戲觸電的胖子2014年7月的某天,天氣炎熱,酷暑難耐,中國S省北部Y市,一個胖子從烈日下跑過,迅速進入小區里的一棟單元樓。

  “這鬼天氣,要熱死人呀,真是一點心情都沒有了,還是快點回家把,這空調也壞了,這日子怎么過。”胖子一邊跑,嘴里一邊吐槽,身上的汗早就把衣服全弄濕了,汗液從手上和褲腿甩到地上。

  這個胖子就是陳曉飛,大學剛畢業,正無所事事,也沒有工作,在家中經營著一家小網店,平時在家里,玩玩游戲,看看小說,日子也算滋潤,小網店掙的不多,但是糊口是夠了。

  陳小飛迅速跑到頂樓,打開門,沖進家里,把剛買的喝了只剩一半的冰鎮汽水,一口干了,大叫一聲“爽”,然后做到電腦前,從滿是垃圾的桌子上找到鼠標,又繼續投入到游戲的激情中。

  CF游戲,雖然是TX公司的游戲,但是卻是棒子國開發的游戲,不過,游戲確實不錯,擁有的玩家很多,陳曉飛也算是資深玩家,從開服開始,直到現在,也是奮戰了幾個春秋了,等級不高,但是技術還是不錯的,游戲里也是有個小戰隊的,雖然只有十幾個人,但是都是可以玩到一起的好朋友,所以,就算陳曉飛這么就也沒能離開CF,可能這種槍戰游戲,就是有那種特殊的氣氛吸引著這個算是男人的小男生。

  陳曉飛一邊在游戲中奮戰,身上的汗卻一刻不停的留著,他想到:“我不會中暑把。”

  就在這時,電腦屏幕突然不動了,用了四年的老爺機,終于在這個炎熱的夏天,罷工了,但是陳曉飛不干了,打的好好的,突然屏幕不動了,他伸出充滿汗漬的大手,朝著電腦主機,啪啪就是兩下,突然,砸在電腦機箱上的手抖動了起來,緊接著,開始渾身都抖動,然后電腦屏幕黑屏了,但是并沒有斷電。

  “我去,這是觸電了嗎,家里的觸電保護器,怎么沒有跳閘,垃圾東西,次品害死人,我這時要死了嗎,老子還是處男,這就死了嗎,我不甘心,我的CF,我的蒼老師。”陳曉飛心里想著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就昏了過去。

  陳曉飛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周圍一片寂靜。一個人住的陳曉飛想要被人發現暈倒也是不容易的事情呀。

  其實陳曉飛也不是脆弱的宅男,雖然有點胖,但是身體也算強壯,24歲的他到現在也是吃了很多苦的,陳曉飛8歲那年母親因病去世,15歲父親也應為一場意外,去世了,只留下來陳曉飛一個人,也沒有留下什么財產給他,只有這個老小區的頂樓的80平米的房子,親戚只有一個大伯,在鄉下,家里也是十分困難,父親去世后,大伯也是給了很多的幫助,還有就是和陳曉飛住在一棟樓的鄰居,也幫助了很多,15歲之后,陳曉飛編開始了邊打工,邊上學中度過,成績也不怎么好,高中畢業后,考了一個本市的大學,勉強自給自足把,什么工作都干過,工地上小工,賣早點,送報紙,送快遞,碼頭搬運工,以前的身體也是又黑有壯,但是從做了網店的生意后,就變成宅男了,一天到晚,蹲在家里,光吃不干活,漸漸就有些胖了,身體也有點虛了,以前從一樓跑到六樓都不喘,現在跑一趟,要喘半天,不知不覺,陳曉飛也昏迷一天了,外面的世界也開始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胡東是住在陳曉飛家對面的,45歲的事業有成的他正直壯年,賢惠的妻子,可愛的女兒,一家人生活的很是快樂,沒事偶爾會買點好菜,把陳曉飛叫到他家吃飯,陪他喝點小酒,妻子叫做楊惠蘭,是個家庭主婦,沒當家庭主婦之前,是個護士,充滿愛心,自陳曉飛父母去世后,就十分心疼這個孩子,沒事就會接濟陳曉飛,給陳曉飛一些零錢,雖然陳曉飛一直不要,但是也是十分感激這個好鄰居,好阿姨,胡東的女兒叫胡媛媛,從小和陳曉飛青梅竹馬,現在是大三的學生,在上海讀大學,現在暑假在家中休息。

  在陳曉飛昏迷的當晚夜里,小區外的馬路上,出現了一些意外,一個路邊乞討的流浪漢,突然把一個過路的人撲倒,一口咬向他的脖子,只聽的一聲慘叫,那人接著抽搐了幾下,便不動了,血流了一地,那個流浪漢咬了一個人之后,然后向不遠處的另一個女人撲去,滿嘴的鮮血,在路燈的照射下,顯得格外滲人,早就感覺有點奇怪的女人,看到那流浪汗的臉,馬上尖叫著,向后跑,然后大叫。

  “救命呀,救命呀,發瘋咬人了,”一邊喊,一邊頭也不回的超著遠方跑。

  流浪漢可能是腿腳有問題,跑得速度不快,那個女人雖然沒有跑遠,他也不追,就又向旁邊一個看熱鬧的大媽撲去,大媽還沒反映過來,就被一下撲到了,流浪漢沖著大媽的臉就是一頓亂啃,這下,路邊看熱鬧的人,都一哄而散,跑的跑,躲的躲,流浪漢啃了一會,又站起來,朝著一個賣宵夜的路邊攤走去,此時的流浪漢渾身是血,胸前的衣服已經看不出顏色,有的只是紅色的鮮血。

  在Y市的很多地方,都發生了,咬人事件,警察都忙不過來了,報警的人太多,醫院也忙不過來了,被咬的人很多,很多沒睡覺的人也都開始忙起來了,各種打電話找人。胡東本來晚上睡的好好的,然后被同市的朋友打電話吵醒。

  “老胡,你在哪呢。”朋友焦急的說,心中的慌張,讓他的聲音都有些顫抖。

  “老袁,你干嘛什么呢,大半夜的不睡覺,明天不上班呀。”胡東睡的迷迷糊糊,被電話吵醒,有些生氣的說。

  “老胡,有有喪尸,會咬人的喪尸,千萬小心,你千萬別下樓。”袁姓朋友聲音都提高不少,想的是提醒胡東,小心那些咬人的東西。

  “神經病,好好的哪來什么喪尸,生化危機看多了,還是行尸走肉看多了。”胡東他是根本不信的,關了電話,繼續睡覺。

  “老胡,誰呀,這么晚打電話干嘛。”被電話吵醒的楊惠蘭問到。

  “哦,是老袁,他說什么外面有喪尸,叫我們小心,估計喝大了,發神經病了,不管他,繼續睡覺把,明天還要上班呢。”

  “哦,好。”楊惠蘭也沒放在心上,這么不靠譜的事情,怎么可能,也繼續睡覺了,這樣的小插曲沒能打擾胡東一家的睡眠。

  天亮了,只是一夜的時間,街上就全是咬人的人,到處都是鮮血,這些已經不能叫做人了,他們雙眼往外凸,眼球通紅,一看就不是正常人,其實他們都是些死人了,只是某些原因,讓他們又復活了。

  陳曉飛青梅竹馬的鄰家女孩胡媛媛,早上天剛亮,就起來,準備去小區里跑跑步,洗過臉,刷過牙,忽然聽到樓下,有一聲慘叫,于是打開窗戶,伸頭朝樓下望去,只看到,樓下有四五個人,把住在車庫那家的老人,按在地上,撕咬,老人只能發出一陣一陣的慘叫,根本動彈不了,胡媛媛,嚇得一聲尖叫,馬上退后坐在沙發上。在屋里睡覺的夫妻兩人聽到女兒的尖叫,也是慌忙跑出來。

  “怎么了,媛媛,發生什么事了。”楊惠蘭看到胡媛媛就急忙問,胡媛媛被嚇得有些失神,只是指了指窗戶外面,胡東兩口子也探出頭看到樓下的一幕,也是驚呆了。

  “喪尸,真的是喪尸,生化危機,真的是生化危機。”胡東顫抖著手,指著樓下說。然后突然好像想到什么似的,于是跑回房間,拿出電話,按著號碼,期間還按錯了兩邊。

  “老胡,打電話報警嗎?”楊惠蘭已經被樓下的一幕嚇壞了,緊張的問胡東。

  “不是,我打電話給老袁,他昨晚打電話給我,說有喪尸的。我打電話問問他,估計這種情況,也不會警察敢來,管這事情。”胡東看著打通的電話,卻沒有人接,也很是急躁。然而電話的另一頭,在離胡東家不遠的小區內,一個喪尸的身上,一個電話在不停的響,吸引了附近的幾個喪尸的注意,一直用身體撞擊著那個喪尸,顯然是電話鈴聲讓他們很是不安。

  “完了,電話打不通,老袁肯定出事了,我昨晚怎么不相信他,唉!”胡東有些悔恨,怨恨自己昨天怎么不相信老袁,不然還能想辦法救他,想到和老朋友之前的情義,眼眶不由的有些濕潤。

  “爸爸,我們現在怎么辦,下面都是咬人的喪尸,我們該怎么辦?”胡媛媛一邊哭一邊問胡東。胡東也不是個沖動的人,想了良久,說道。

  “先等等看把,看看政府會不會派人救我們把,現在只能希望這些喪尸只是小規模的。”就這樣,胡東全家,都待在家中,這樣也算是暫時安全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