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4:28:07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龍困九州
  4. 第一章 柳林古鎮

第一章 柳林古鎮

更新于:2018-03-17 11:15:18 字數:3871

  荒草彌漫著堤岸,悠悠的黃河水在夕陽的浸潤下仿佛一匹流麗的錦緞,長長的鋪漫在北國的黃土地上。岸旁的一株寒影依依的柳樹上棲息著幾只在西風中瑟瑟發抖的烏鴉,也許是因為寒冷,也許是為了驅散長久的沉寂,他們間或也會發出幾聲沙啞的鳴叫。總算給這個蕭條的時節帶來一絲生機與溫暖!

  黑夜很快驅散了僅有的一點夕陽的余暉,夜幕降臨了!晚風吹過河面帶走了夕陽殘留在大地上的僅有的一絲熱量。

  黃河的北岸有一個狹小集鎮,因村莊及周圍廣植柳樹而被稱為柳林鎮。因為地理之便,偶爾也會有一些趕路的商賈,走鏢的武師,云游的僧人在此路過歇腳。每當這個時候都是小鎮最熱鬧的時節,孩子們更是高興萬分,呼朋喚友的到小鎮唯一的樂朋客棧前跑來跑去。仿佛看到了幾年不見的親友。這也難怪,偏僻的村莊也很少會有生人路過。

  入夜時分的黃河古鎮比白天多了一些生機,尤其是那幾盞仿佛穿梭在漆黑江海漁船上的燈火給人冬夜里一絲靜謐與溫暖。

  小鎮的幾十戶人家忙時耕種,閑來說些家常里短的瑣事。在靜靜的黃河之畔享受著難得的悠閑。

  這一日,一個穿著長衫的老人來到了這個小鎮上。

  老人面容清瘦,臉上寫滿了歲月的滄桑。雖然風塵樸樸,但難掩眼神中透露出的睿智與通達。顴骨微微突起,稀疏的花白胡須在冬日里抖動著,就像他開朗的個性。

  剛到小鎮不久,老人就成為了眾人心中的焦點。

  在孩子們眼中老人會變戲法,每次圍在他身邊喜鬧的孩子都能從他原本空空如也的袍袖中得到一枚糖果,在老人眼里他是神醫,許多忍受病態的老人都在他的一枚銀針下獲得了健康,就連已經臥床多年,半身癱瘓的鬼三爺也在他的那枚銀針下漸漸能駐杖站立了。

  奇怪的是,給人治病的他從來都不收取診金,無論對方多么誠懇老人都是一笑置之,分文不取!

  小鎮沸騰了!

  許多人家心里過意不去,有的給老人拿吃的,有的給老人溫酒驅寒。剛剛能下床站立的鬼三爺更是讓自己的兒子水生送來了家里唯一的一只下蛋雞,說是給老人做下酒菜。樂朋客棧的掌柜三寶夫婦更是忙活著給老人張羅床鋪,收拾酒食。一群孩子在門前嬉戲打鬧,小鎮仿佛是過節似的熱鬧。

  入夜時分,小小的樂朋客棧就有已經擠滿了全村的老少人家,鄉民們把老人圍在中間,大伙都懷著一顆敬仰好奇之心來聽老人一路的見聞。

  剛剛酒足飯飽的老人此刻更是神采飛揚,仿佛洗去了一路的樸樸風塵,也或許是村民的熱情感染了老人,他如數家珍似的把自己的籍貫與經歷都說了一遍。

  原來老人姓趙,名云霖,湖北江陵人氏。早年也曾立志做一番濟世為民的功業,于是發奮苦讀,無奈書生空自多情,多次科舉均名落孫山。原本意志消沉的他此刻更加失落。于是,回到家中便將原來用于攻取科舉的書籍均付之一炬,從此無心仕途。整日流連于湖北家鄉的青山翠柏,曲水流觴之中。,每每仰觀白云,只愿再步許由,陶潛余緒,做一隱逸中人,了此一生!

  老人講到此處,鄉民都搖頭嘆息。旁邊的老人卻說到“老哥,你那么心好的人,也是事事不順心啊!依我看,你的書算是讀通了,只不過當今世道黑暗,沒有銀錢送與那些當官的,縱使經論滿腹,他們也難相容”。老人微微一笑,嘆道“當時,我也是這末看的”。鬼三爺的兒子水生卻怯生生的說道”要不是那樣,你老人家早都當上大官了,為官做宰的,俺爹的病一輩子也是不能好的”。眾人都笑了起來,老人也笑了。

  坐在一旁的三寶笑問道“那您老人家又怎么學得的這一手好醫術啊?”,老人緩緩端起桌上的一杯茶,若有所思的喝了一口。出神的看著屋外漆黑的夜空說道那是因為我碰到了一個人,一個我一生都感謝的人!

  于是在那個布滿星光的夜晚,一個四處云游的老人在黃河岸邊的古鎮向一群樸實善良的村民講述了自己的生平。

  原來自從科舉失利之后,他便每日以酒度日,結交江湖上的俠客義士。但結交日深卻發現許多人枉有俠義之名暗地里卻做些欺男霸女,魚肉鄉里之事。于是,原本希望習武助人,懲惡揚善的熱腸卻也漸漸冷了下去。后來與那些所謂的俠義之輩也逐漸疏遠了。就這樣,日月逾邁轉眼之間原來的青春年少就變成了中年人了。加之自己不慣再與那些世俗糾纏,索性在山腰筑一草廬,春夏時節耕種垂釣,秋冬狩獵習武。就這樣過著神仙隱逸一樣的生活。

  一日,打酒方回,偶從山間小徑路過。遙見一個短褐穿結,白發垂肩的老人站在崖壁采藥。走進一看原來老人卻是站在一株粗細仿佛手指的樹苗上耐心的辨別品嘗草藥,身下卻是霧氣朦朧的萬丈谷底,而老人卻神態自若。仿佛與郁郁的山林容為了一體。以他的經驗判斷老人定非常人,于是請老人到他的草廬歇腳,老人爽快的答應了。于是他們就坐在草廬旁的一株大榕樹下喝酒敘談。

  老人神采奕奕,給他說了一些歧黃之道和江湖上的一些隱逸舊聞。問及采藥老人姓誰名誰,他只是以山野之人為由推辭不說。雖然他們兩人素昧平生,卻也一見如故。于是他也把自己的胸中肺腑一吐盡凈。不料老人聽完之后大笑不止說道“年輕人不長進,卻也白白糟蹋了大好年華,天下的皇帝老子只有一個,他編個法來攏絡天下讀書人,偏就有人往里鉆。鉆不進去,卻又自怨自艾,尋死覓活,好生笑煞人了”

  他也是第一次聽到如此言論,心中卻也猶如石破天驚。豁然開朗,忙向老人勸酒。老人放下酒杯豪邁的向他說道“天下有許多益事,許多樂事,只因無法揚名獲利,往往就遭世俗之人冷落,而我偏偏就揀世人不喜之事為之。”隨后,老人拿出藥籃里的一株草藥說道“譬如這株魚腥草,看似平凡無奇,與一般青草無異,可是卻能醫人病痛,采藥救人是這天地間的無上功德,雖無榮華富貴,卻也是無冕的王侯了。況且,其中樂事很多,不僅能遍識奇花異草,還能遍游三山五岳,比之那些皓首窮經的酸秀才;日夜提防臣下的皇帝老兒,不知強過百倍,我看你聰明伶俐,而且很合我的脾胃,不如隨我到山中采藥,治病救人如何?我把自己的平生所學都傳給你,到那時,你也就不會整天悶悶不樂了,他指了指我掛在屋檐下的劍說任你武功再高,也總有無法完成的事,說罷搖頭嘆息,仿佛有什么心事”。

  說道這老人停頓了一會,仿佛在思考什么。三寶打斷了沉寂問道“那您就和那位采藥老人一起四處采藥了”老人搖搖頭,苦笑了一下。對著那些聚精會神的鄉民說“只怪我當時心氣高傲,沒有能夠靜下心來想一下,就以別的事情為由推掉了”。

  “后來呢”,三寶又問。

  老人說道“最后,他默默的離開了,不過走了很遠又折了回來,從懷里拿出一本書遞給我說用心的看,將來或許會有大用。本來我是準備傳給自己的徒兒的,不過他平生癲狂不羈,難以約束。如今尚不知他身在何處。你我相聚雖然匆匆,但人生又何必恨短?一壺濁酒,一陣清風,一縷斜陽已勝千言萬語。我拿著那本略帶體溫的書默默出神,可他卻走入了傍晚時分的一片暮靄之中,身影很孤獨,很孤獨。轉眼間,就消失在了夕陽籠罩的蓊郁的山林里。但當我準備轉身離開時卻聽到了老人的歌聲,那歌聲是如此的渾厚嘹亮,仿佛不是一個老人所發出的。那歌聲是如此的清晰,仿佛他就站在我的身邊。從他的歌聲中我突然感覺到一絲愧疚與自責,我意識到沒有和他一起走會是自己一生所做的最大的一件錯事!”。

  眾鄉民跟著發出了一聲嘆息!

  身邊的一個十四五歲的略微瘦弱的男孩子問道“老爺爺,那他唱的是什末歌,好聽嗎?”。

  老人笑了,對孩子也像是對自己說“好聽,那是我至今聽到的最美妙也是最孤獨的歌聲”。

  說著老人站起身走到了窗前,看著漫天的繁星低回的吟唱到“蒼天為蓋兮,鸚鵡萋萋;幽州茫茫兮,古今凄迷;哲人已萎兮,誰為出涕?”。

  唱畢,老人出神的靜默著,仿佛他已經融鑄在了這首歌謠之中,成為了一尊雕塑。

  孩子打破了沉寂的空氣,問道“歌兒真好聽,可這是什么意思。好端端的為什么就哭了呢?難道是沒有人和他玩嗎?”。

  老人仿佛自言自語道“是啊,什么意思呢?也許需要我琢磨一輩子吧!時至今日,我仍忘不了那悠遠的歌聲”。

  孩子說道“那您既然不明白,怎末不找到他問一下呢?”。

  老人慈祥的笑了,說道“錯過了,就永遠錯過了,那是不會有機會補償的”。

  村民又是一聲嘆息!很多人都注視著老人,那個剛才還是神采飛揚的老人。但是現在卻像突然老了許多!

  老人接著說道“從那之后,我便在草廬中翻看那部書,剛開始確是淡而無味,令人昏昏欲睡。不過一想到他孤獨遠去的背影和那首悠遠的歌聲我便提起了精神,后來漸漸的我確實從里面看到了一個瑰麗奇幻的世界,一個我從未看到的世界。我不僅懂得了一點醫術,而且也明白了很多,他仿佛打開了我的心結,讓我看到了一個天地之間的自我,于是我決定走出山野,漫游天下。用自己的一生為悠悠眾生做一點事情。”

  于是,老人便在家鄉行醫,以治人解困為平生己任。可書中尚有許多藥物確是自己平生所未見,于是在他五十歲那年毅然走出家鄉,游覽天下,一邊治病采風,一邊廣收見聞。他曾向牧童樵叟詢問山中草藥,也曾向各地郎中探討行醫之道。他曾徒步遠涉西南顛崖崛嶂的山山水水,也曾在向導的指點下探尋過沙漠中的奇異植物。他曾跋涉雪山采集雪蓮,也曾西出玉門訪問故老。而今屈指算來已經十五六年了,書中藥物之性之形已了然于胸。可書中尚有一味藥卻是自己至今未見,于是決定繼續前行探訪,希望能找到這味藥,這一日便走到了這柳林鎮。

  鄉民便詢問那是一味什么藥。老人說這味藥藥名很奇怪,叫做龍鱗草。他遍訪天下名山大川,甚至是西北極寒之地均無所見。鬼三爺的兒子水生此時插嘴道“俺爹是這黃河上的老船工,在這條河上行走了一輩子,您老人家去問問他,或許他知道”,老人眼前一亮,于是拱手道“那太好了,麻煩小哥帶路,我今夜就和令尊大人談一談”。

  老人很急切的走出客棧,向村民拱手致意。

  夜深了,鄉民們也都漸漸的散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