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6:44:07
  1. 愛閱小說
  2. 軍事
  3. 特務記
  4. 第二章 偷襲

第二章 偷襲

更新于:2018-03-17 12:39:14 字數:2672

  第二章偷襲

  這次戰斗,他們從小鎮里搶奪到了第一筆反對日本鬼子的武裝,但是出現了一個問題,他們人數不夠,該怎么好好利用這筆財富,才能真正的發揮最大的作用。不然他們獨木難支,不過多長時間就會陷入絕境。

  到達一處休息的山林,幾個人換上軍服,下去生活,拿上搶來的罐頭,干糧生火做飯。路途已經很偏僻了,可是剛剛經歷過戰爭的學生還是很激動。

  齊大哥,我們接下來該怎么做,我們如果一直這么走下去,遲早被吞并了。剛從滿洲國來到這里一年多的胡東擔心的看著兵。在滿洲國里,他雖然成績優異,備受老師的喜愛,但是教官對于日本學生和他們的區別對待還有自己的所見所聞讓他無法安心的做一個亡國奴,于是他和無數的留學生一樣,想要學習日本的技術,知識回頭來報效祖國。

  我有一個想法,我們首先是要在這里生存下去并且做出打擊他們的事情,首先要獲得準確地情報,其次還要有一個可靠地基地,絕對不能像現在這樣東躲西藏。最后一樣最關鍵,我們還需要一個用于隱藏自己的身份,這樣可以大大的增加我們成功完成任務的機會。

  不錯,這些都是我們必須的,可是怎么才能做到。胡東和星湖急切的問道。

  這一年里,我也想過了,星湖,我們失敗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太過固步自封,在敵人的身邊做事就得做他們想不到的,不敢想象的,我打算

  并且為了達到目的有時得不擇手段。

  你說我們要不擇手段,你們不會是想出賣我們吧。

  一個嬌滴滴的女聲傳來,一群人扭頭震驚的望了過去。女人臉上黑乎乎的似乎抹上了不少的黑炭,個子不大黑夜里更像是一個沒有發育完全的男孩子。

  誰把她帶過來的,一個女的帶過來不是成心給我惹麻煩嗎,當我這是過家家呢?齊兵憤怒的看著一群學生兵。

  沒有誰帶我來,我自己參加的,你們可以愛國,我就不可以了嗎。我八歲騎馬,十一歲就跟著父親學打槍,院子的士兵被我打死三個,怎么,你不服?

  是啊,齊大哥,可兒的父親在東北是有名的土匪,只不過后來被日本人圍困才假裝投降跟過來的。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趕緊吃飯,吃完飯我領著你們敢一票大的買賣,你們這些人中有沒有會使炮的。

  這家伙會,他是彈藥方面的行家家,專門研究彈藥射程和如何造成最大傷害的。剛才那個手榴彈就是他讓我扔的,角度力度都是按照他說的。胡東興奮地說起來,能用上最好了,今夜過去,命都不知道在不在。

  對,是我,蘇尚喜,來這里五年了。一個個頭不大,戴著眼鏡的白面書生,似乎還有些營養不良。

  好吧,剛才你看了沒,這里有三門炮,能帶著我們組裝起來嗎?

  沒問題,不過組裝之后恐怕打起來沒有時間拆解,我建議直接使用迫擊炮,畢竟我們人少,而且迫擊炮的操作相當簡單。

  好,聽你的,只組裝一門大炮就夠了,我們在這里,一百里外有一個敵人的煉油廠,我們現在沒時間摸清敵人的底細,不過我們可以找到

  大致的位置,我們有三個小時的時間趕路,只要不遇見意外,我們能把煉油廠搞個底朝天。

  好,我來當向導,我就是從那邊轉學過來的,那邊的路我熟。胡東自告奮勇的叫起來。

  大家聽我說,大家在車上最好把遺言都寫好,交給趙,趙可兒,如果出現意外的話,盡量讓女人先走。

  明白,一群悲壯的聲音,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氣勢。

  什么意思,我才不做報喪人呢,要死一起死,好像我多怕死一樣,我爹說了,你雖然是個女娃子,但你也是個中國人。

  好,大家都是中國人,你當然也是,不過要加上兩個修飾詞

  漂亮和野蠻!哈哈哈哈一群人大笑了起來,在這個死亡的時刻,悲觀解決不了任何事情,唯有坦然的面對和盡力的去做。

  車上,蘇尚喜不停的給大家講著迫擊炮和野炮的使用,迫擊炮的炮彈充足,如果運到國內,相當于團級作戰單位的火力配備。作戰的重火器裝備,用一個團的重火力拿下一個煉油廠足夠了,就是人太少了,如果能多聯系十個人組成一個作戰小隊,拿下來就一點問題沒有了。

  兩個小時后,人已經到達了工廠附近的林子里,煉油廠就在林子下,距離有兩百米。

  齊大哥,所有的炮都架設好了,十二箱子迫擊炮彈藥還有幾十發大炮的炮彈都放好了,你說怎么打。

  按照我說的,咱們從分三個陣地出擊,但是一共安排了七個陣地,避免敵人的火力猛撲,并且迫擊炮陣地在每打完一箱子彈藥之后必須馬上更換下一個陣地

  爭取用最短的時間內把所有的炮彈都打出去,記住,我們只有十分鐘,十分鐘過后,門口守著的一個連步兵可以馬上趕過來把我們消滅。

  他們可不是今天晚上那些酒囊飯袋。

  我還要補充一下,蘇尚喜說道,大家在發射迫擊炮的時候一定要看準炮彈是否發射出去,迫擊炮可能卡在地面沒有出來,

  絕對不能再次裝填炮彈,而另外角度我已經調整差不多了,幾乎不會出現問題,有問題叫我,我會盡快

  幫你們解決的。更換陣地之后,迫擊炮都是調整好的,直接裝填炮彈就可以了,要遠離出彈口,不然恐怕會振聾你們的耳朵。

  明白了,我們都記住了老蘇,以前也沒發現你這么嘮叨過啊。胡東這家伙今天晚上異常的興奮,看著這些炮彈,眼睛里充滿了

  和期待。

  好了,大家馬上回去準備,三分鐘之后發動進攻,記住,在最短的時間內打光所有的彈藥,優先吧煉油廠炸了,其次是那些已經

  裝車的油廠,最后才是那些士兵。小日本的資源本來就少,炸掉這個不知道要少多少戰車油輪在我們國家晃悠。

  明白。

  齊大哥,我們這也算是生死兄弟了,跟我說說你為啥這么恨日本人唄,我呢是因為從小上學就被小日本小孩子欺負,東

  三省都快成了小日本的后院了,還有個很要好的同學就是被這群小鬼子給活活打死了,事后連個信都沒有,小鬼子就這么欺負

  咱們這些土地上的主人。

  胡東兄弟,都是家仇國恨,如果這次能活下去,咱們一定好好聊聊。尚喜,角度調好了吧,時間馬上就到了。

  早就好了,我只是帶著他們清理出大炮的場地。一門大炮幾乎耗盡了十來個人的體力才弄過來,幸虧沒有直接把三門炮都抬

  過來,不然累也累死了。

  裝填,準備,三,二,一,開炮。

  三分鐘倒計時時間到了,幾乎是同時,整個煉油廠三個廠房頭頂瞬間開花,十四五個人忙碌的不亦樂乎。迫擊炮的底座被用

  機關槍,彈藥箱壓著防止出現傾斜,一排六個的迫擊炮被學生一手添進一枚炮彈,每秒鐘都至少有兩發炮彈落入工廠里。

  甚至來不及拉響警報,就變成了一片火海。

  蘇尚喜果然是個專門研究武器彈藥的,沒有試射竟然沒有出現較大的誤差,廠房上面的炮彈掉落的越來越多。齊兵還有兩個

  學生準備的炮彈也在以最快的速度落下,不遠處的火光在他們的嚴厲就像是美麗的晚霞,搶劫彈藥車,血洗平谷鎮,炸毀煉油廠,

  怎么也該出口氣了吧,殺一個夠本,現在他們已經賺得夠本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