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1:43:54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拾荒傳
  4. 第一章 邪惡的俑兵團

第一章 邪惡的俑兵團

更新于:2018-03-17 18:15:56 字數:2512

字體: 字號:
  夜深了,夜色像一桶墨汁一樣傾瀉了下來,黑得可怕.城樓處的燭光忽明忽暗,透過窗紙,窗外搖曳的枯樹枝吱吱呀呀呻嚀著,仿佛在向黑夜訴苦.城門早就關了,卻不能阻止夜的寒冷.一群俑兵樹立在城樓上一動不動,認真的注視著城門,堤防著城里的人逃出去。.

  往幽暗的城樓巡去,幾棟房屋內還依舊閃爍著微弱的燭光,一戶人家還嘈雜一片,家丁來來往往,這家的主人秦瓊儒雙手披在背上,在廳堂踱來踱去,在焦急的等待著自己的孩子出生的消息。

  這時,一個丫鬟匆匆忙忙的跑到老爺面前,喘著粗氣說:“老爺老爺,夫人生了,快去看看吧!"

  丫鬟冒冒失失的充了近來,完全忘了自己是個下人,因為老爺平日里對下人都很親近,所以她這才把身份忘得一干二凈。

  “是嗎,生了?夫人生了!快!快帶我去看看!”秦瓊儒剛才還焦急的臉頓時喜出望外,急忙往夫人的臥室走去。

  只聽得一陣匆促的腳步聲里臥室越來越近,房門被推開,一位身著長袍,掛著一縷胡須的中年男子走進了房門。

  “哎呦,我的兒呀,你可等死我了”秦瓊儒一邊說著一邊抱起這位剛出生的孩子,滿臉驚喜地說道。他撥弄著孩子,對他親了又親,然后抱著孩子向夫人走去。

  秦瓊儒輕輕鉤著孩子的鼻子,向著床上的夫人說道:“馨兒,你看這孩子長得多像你啊!”

  “也像你嘞!”床上憔悴的女人笑著說,“瓊儒,咱給它取個名吧!”

  “這個我早想好了,男的就叫他秦晟,愿他每日都不忘要做一個成功的人。女的就叫她秦閔,做個閨中才女。現在既然是個男孩,那就叫他秦晟吧,額呵呵····”秦瓊儒樂呵呵的說道。

  秦瓊儒招呼著一旁站在奶媽身邊的大兒子,說到:“旻兒,來!快過來看看,這就是你的弟弟,知道嗎?"只見一位五歲大小的小男孩松開奶媽的手,興沖沖的跑來,看著眼前這位比自己還要小的小弟弟。

  “娘!弟弟背上的是什么東西啊?”小旻兒疑惑的指著弟弟背上的一塊胎記,疑惑的問道。

  一旁的奶媽回答道:“老爺,小少爺背上有塊胎記,像極了一條龍,將來一定有福氣呦。”

  “哎!這么個兵荒馬亂的,黑域魔王統治的世界下,怎么可能有多大的福氣呢!”秦瓊儒看這孩子背上的胎記憂傷地說道:“自從劫域魔王率領著他的軍隊進城后,我們何嘗過過一日的安穩日子。今天不是被搶光,就是明天被殺,整天過著提心吊膽的生活。昨天城北都被洗劫一空了,黑域兵團還殺光了好幾戶人家……”秦瓊儒咬牙切齒地說道,房子里的女傭人一個個要么不是感到害怕,就是對傭兵恨之入骨,他們有的家人就被那群傭兵給殺害了,他們沒有一個人不恨傭兵的,他們也不知道,自己現在的生活還能像這樣持續多久。幾年前,人們可以在街道上隨處亂逛,買自己想買的東西,看自己想看的風景。白化天尊是他們的王,在他的統治下,世界安定有序,笑聲永遠都不缺乏。可就是那可惡的黑域魔王出現后,他們就再也過不上一天的安穩日子了。

  夜黑的安靜,被另一種黑暗籠罩下的世界,像用針線縫住了口一樣,連那些曾經喜好嘰叫的夜鶯也沉默不語。大家都各自回各自的臥室去休息了,剛哭完的新生小子現在也安安靜靜的睡在搖籃里。

  忽然,域外響起了一陣騷動,城門開了,一群頭戴骨制的鬼頭面具傭兵成群結對的涌進了城內。他們一般都不喜歡白天行動,這是鬼域俑兵的特點。只見他們一個個都徑直的沖進居民家里,隨后就是一聲聲慘叫,伴隨著他們離開的是一陣陣火光,他們路過的居民的房子都燃著了。

  秦宅里頓時又響起了一陣忽促的腳步聲,尖叫和威嚇不知怎的就突然在剛剛還一片歡樂的院子里充盈了,大家四處逃竄,但都無濟于事,因為城里實在是有太多的俑兵了,在這黑暗統治下的世界,任何向往光明的反抗都已成徒勞。院子里血光一片,倒下的尸體塞滿了,血流在這寒冷的夜里立刻變成了塊。空氣中倒處都彌漫著血腥味。

  秦家的老管家也急忽忽的逃跑著,不過他并不是像其他人一樣,漫無目的的跑,只見他徑直邁向夫人的房里,用他年邁的手提著腿上的長衣,滿臉焦急的,并不懷有一絲恐慌。他畢竟活了這么多年,當年他作為一名書生,入試不第,身上的盤纏又都花完了的時候,不得不沿街乞討,多虧了秦家的少爺,也就是現在秦家的老爺的收留,自己才活到了現在,還當了管家。秦家的恩對他來說比山大,比海深。所以自己在秦家苦干苦練,老老爺開鏢局,自已陪著老老爺走南闖北,什么樣的場面沒有見過!九死一生,沒想到今天或許就真有一死了。可是他突然想起了剛剛生完孩子的夫人,還有那個剛出生的孩子,心中突然感覺自己還有什么事沒做一樣,于是敢緊朝這走來了。

  他一走進房,只見夫人手里抱著孩子,臉色充滿了恐懼。“少奶奶,俑兵殺過來了!”老管家急切的說到,外面響著俑兵們急促的腳步聲。

  “我知道,老爺呢?他在哪?他有沒有事?”她驚恐的說著,語無倫次,“旻兒,我的旻兒呢?”

  老管家低下了頭,沉默不語。只聽見外面響著鐵衣和兵戈的聲音越來越近。

  見老管家如此,這位面容憔悴的婦人頓時痛哭起來。她也沒想到剛才還歡笑的屋子里,現在就只剩下自己在哭了,事情來的太快,來不及反應。

  “少奶奶,身體要緊啊!現在俑兵還沒有發現這里,我帶你們母子倆走吧!”

  “走?走去哪?這世界全在黑域魔王的統治下,我們能躲去哪里?”她絕望的哭著說到。

  老管家上前走了一步,說:“這個少奶奶不用擔心,我追隨過去的老爺走南闖北,對世界再熟悉不過了,我們鏢局曾經去過一個地方,那里絕對安全,”

  聽了這話以后,她才稍微抬了下頭,沉思了片刻后,說到:“那求求您把我剛出生的孩子帶走吧,我走不動了,求求你了。”

  “不行,我怎么能丟下少奶奶您一個人呢?”

  外面的陣腳步聲仿佛已經到了門前,只見少奶奶將自己的孩子遞給老管家,說:“老劉,麻煩您了,讓我來世再報答您吧!”說畢,突然縱身往門柱上一撞,鮮血從頭上直流了下來,她攤在地上一動不動。老管家手伸不開,眼睜睜的看著一個鮮活的生命瞬間在眼前消失。

  她死了。

  老管家見此,心中一寒,不曾流過的淚水頓時又充滿了眼眶,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也一聲都哭不出來。

  外頭的腳步聲漸漸逼近。門哐的一聲被踹開了,一群傭兵蜂擁而至,毫無遮攔的闖進房間里,只見躺著的一攤鮮血和一個死去的人。

  “走!”為首的傭兵叫喊道。一群惡狼般的的士兵走出了門去。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