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12:22:59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上海皇帝
  4. 第六章 練刀法

第六章 練刀法

更新于:2018-03-15 19:09:49 字數:2120

  杜月笙想到用削掉破爛的果皮來將萊陽梨賣出,很快就兜售一空。

  第二日,杜月笙又從黃永祥那里拿來一筐爛梨,在昨日的地方擺起了攤子,又削起了梨子。

  “來個梨子嘗嘗。”一道聲音傳來。

  “一文一個,五角包園。”正在削梨的杜月笙頭都沒抬的回到道。

  “不給錢不行啊。”那人又說道。

  “喲,找茬是吧!”杜月笙說著就要起身,手上握著刀子,膽子也大了起來。

  可剛一抬頭就看到五大三粗的袁珊寶站在攤前,嬉笑的看著他。

  “你小子找死啊,隨便吃。”笑罵一聲,杜月笙又低下頭削自己的梨去了。

  袁珊寶如今也當上了水果行的跑街,今天得空便來這街上找杜月笙,沒想到一來就看到杜月笙守著個水果攤,框里放著破爛的萊陽梨,上面還擺著幾個削好的梨子,而杜月笙正低頭認真的削著梨,連自己來了都沒注意到,便想戲耍一番。

  “喂,月生,你哪搞到的梨子?”袁珊寶拿了個梨子坐在杜月笙邊上。

  “水果行的朋友給送的,哎,對了,你不也在水果行,快給我送點來。”杜月笙頭也不抬的說道。

  “我一個跑街的上哪給你弄水果去,再說了,你賣的完麼?”袁珊寶大口吃著梨子問道。

  “逗你的,不過我昨天賣了一整筐,賣了六角錢。”杜月笙這回抬起頭來,原來是一個梨子削好了。

  “哇,那也不錯啊,原來咱們干一單拋宮頂才幾毛錢,這下你就安心的賣這梨子吧。”袁珊寶聽到杜月笙這么說就勸說道。

  杜月笙心中到沒想過以后靠賣梨子發家,不過現在通過昨天削了一整天的梨子,仿佛對這削梨上了癮,一個接一個的削著。

  袁珊寶閑聊幾句就回了店里,杜月笙見梨子還剩下不少,又無人問津了。

  萊陽梨只有窮人們才會買,何況這破爛的剩貨,杜月笙心中又苦悶起來,這梨子怎么才能賣出去呢。

  杜月笙收攤以后又去找黃永祥要來些剩貨,在自己的小破房里練習刀法,這削梨是個細致活,不能著急,不能浮躁,否則削出了梨子坑坑洼洼,品相更加難看。

  杜月笙連著削廢好幾個梨子,心中不免有些氣餒,可想到自己的溫飽,又拿起一個梨子,看著手上的刀子,細細琢磨起來。

  杜月笙每日收攤后都在家練習刀法,不久便小有成就,出攤之時,將梨子擺好,坐在攤位邊上,看著過往的行人,一有人注意便扔出一個梨子,在空中翻騰幾圈,左手一接,拿刀的右手飛快的迎上來,仿佛表演一般,讓行人眼前一亮,很快便迎來了買家。

  就這樣,杜月笙一日日的進步,手法,刀法慢慢熟練,靠自己研究出一套新奇的技法。

  一月后,在這街道上,出現了一位綽號“萊陽梨”的少年,只見少年每日擺個攤位,就地一坐,手中翻出一個梨子,口中與人說著話,握刀的手指飛速轉動,一眨眼的功夫,一個晶瑩透亮的梨子便出現在手中,最讓人新奇的便是那削下的果皮,均勻的一塌糊涂,只有一刀,從頭到尾不曾折斷,如果拿這果皮,還能完完整整的重新套在梨子上。

  這少年便是杜月笙,通過長時間的練習,練就了一手絕活,此絕活在以后他的發跡之中也起到了關鍵作用。

  ……

  這天,杜月笙收了攤,又去浴徳池洗澡,每日幾毛錢的收入讓杜月笙心中稍稍滿足。

  可一進浴徳池,杜月笙卻發現自己的朋友阿二不在,就拉住一個伙計問道:“阿二呢,今天休息?”

  那伙計一見是杜月笙,也知道是阿二的朋友便說道:“阿二已經好多天沒來上班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杜月笙一聽,連澡也不洗了,他擔心阿二的哮喘病發作,在家有什么意外,便連忙跑出浴池,向阿二家中跑去。

  阿二是鄉下人,父母在鄉下種些地,也是貧苦人家,小小年紀就出來打拼,又加上身體不好,實屬不易。

  在這舊上海的背景下,杜月笙和阿二這有著相同苦命的孩子很快就成了好朋友。

  來到阿二的住所,可是卻沒有人,不多時房東太太來了,告訴杜月笙,阿二已經好些日子沒有回家了。

  這下杜月笙更加擔心了,阿二孤身一人,在上海又沒有親戚,會去哪呢。

  可擔心歸擔心,杜月笙也沒有在滿上海找到一個人的能力,至少現在沒有。

  幾天后,杜月笙的擔心一下子消失了,因為他收到了阿二的一封信。

  心中大致講了阿二現在身在青島,在一家木材行里當伙計,生活還不錯,讓杜月笙不必擔心。

  杜月笙心中的擔心消失了,可是又泛起另一種感受。

  杜月笙想了想自己,再想想阿二,同樣一起在上海灘混飯,人家此時卻已經混到青島,生活還相當不錯,一下子悲從心中來,如果在這樣下去,會一輩子被人叫“水果月笙”。

  不行,一定要出人頭地。

  杜月笙心中決定,自己也要闖蕩一番,可是下決定容易,做起來太難。

  杜月笙心中迷茫,要去哪?自己已經身處全中國最繁華的地方了,做些什么?自己現在除了耍了一手好刀外,一無是處。去給人做保鏢麼,可自己這瘦弱的身子骨,即便刀子耍的好,可來三兩個壯漢,自己還沒近身就被人干翻在地了。

  杜月笙絞盡腦汁,最后卻是滿腦漿糊,倒頭便睡。

  第二天,天還沒亮,公雞還都睡在窩里,杜月笙卻一個翻身從床上躍起身子,隨手抻了件衣服便沖向門外,急急忙忙的向南市的城隍廟跑去。

  一路狂奔,汗流浹背的杜月笙見廟門口已經聚集了不少人,擦了擦額頭的汗,一咬牙,一跺腳,直起身板,橫沖直撞,叫罵聲如若不聞,最終沖到了最前方。

  杜月笙心中大喜,拿著搶到的頭香,跪在城隍神秦裕伯的面前,心中虔誠的道:“城隍老爺,保佑我出人頭地啊。”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