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5 21:51:11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大冒險家之光之山
  4. 第一章 搶劫 第二章 胡子的寶貝 第三章 登場

第一章 搶劫 第二章 胡子的寶貝 第三章 登場

更新于:2018-03-14 21:59:02 字數:6862

字體: 字號:
  《大冒險家》

  第一部《光之山》

  引子

  我們習慣用我們的認知來看世界,但是如何證明我們的認知是正確的,世界那么大,有多少事物是我們沒發現的或是不了解的,究竟這個世界和我們看到的或是想象的有何不同。

  每個人都有一顆探索的好奇之心,有沒有一個場景總是出現在你的夢里,感覺那么真實,在夢里你飛翔在城市的高樓大廈之間,時而落在最高的那棟建筑上,俯視四方;你飛翔在高山峻嶺之間,穿過無數的樹木與河流,每當你深深的呼吸,你就會飛的更高,時而如閃電一飛而過,時而輕飄飄如羽毛般降落。童年時你有沒有想過,帶上你最好的裝備,和你最好的伙伴一起去探險、找寶藏、打怪獸、斗惡龍。我們每個人的內心深處都是——大冒險家。

  第一章搶劫

  這是個非常宏偉的故事,我想要用很多文字很多年才能把它完整地講述完,這里有我們已知和未知的世界,也有我們從未經歷過的挑戰,我們的冒險和敵人總是一次比一次的強大,而我們的成長也超出我們的想象,這個故事的開端要從一百多年以前的一次搶劫說起。

  清朝末年,民不聊生,土匪四起,尤其在當時的東北,土匪多如牛毛,按照東北的土話,人們通常把土匪稱為胡子,而土匪的幫派稱為綹子。在當時東北遼西地區,最大的綹子便是三界溝青馬坎的遼西巨匪杜立三,據說他的綹子有大小土匪幾千人,他在遼西一帶勢力龐大,官府也不敢與之正面沖突。他所盤踞的三界溝青馬坎,地勢錯綜復雜,藏匿于深山老林中,易守難攻,如果沒有內部人帶路,根本找不到巢穴的具體位置。而其手下的四大金剛八大炮手個個都是殺人如麻的魔王。今天三界溝的土匪頭子杜立三,決定做一樁生意,一樁大生意,一樁讓這個殺人魔王揚名立萬的生意!

  群山峻嶺之間,大雨下的正急,這雨大的好像是有人從天上往下倒的,而更讓人難以忍受的是,這雨已經下了三天了。在滂泊大雨之中的草甸子里,上千名土匪隱藏其中,人銜草,馬銜枚,鴉雀無聲。看的出這些土匪已經在這里煎熬了很多天,他們似乎在等什么東西的出現,一刻也不敢放松警惕,眼睛瞪出了血絲。在這種惡劣的天氣下,有些身體孬弱的土匪已經出現了昏迷以及痢疾等癥狀。不過還是看的出這些土匪都是挑了又挑,選了又選的精兵強將,每個人的手中都是一把當時最先進的RB造的長槍,由于撞錘部分是金色的,所以當地人叫它“金鉤疙瘩摟”。這種槍射程遠、威力大、換彈快,在清朝末年無疑是一種奢侈品,這些土匪居然能裝備,可見他們絕不是普通的小賊。更有甚者,他們居然還有四門土制的小鋼炮,戰斗力絕對不容小覷。這在當時那個年代,絕對屬于特種部隊的級別了!

  土匪頭子杜立三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人,別看他是個土匪,相貌卻很標志,用現在的話來說是個型男,雖然被這鬼天氣搞的有點狼狽,仍然是穿戴整齊干凈,黝黑的辮子盤在脖子上,紅段子面的衣服看上去很利落,披著蓑衣,帶著草帽。他顯然已經十分不耐煩了,一把手槍頂了頂草帽,對著面前一個六十歲左右的干瘦老者破口大罵道:“媽了巴子,都說你胡老嘎是千里眼順風耳,論踩盤子的本事沒人能比。”踩盤子是土匪黑話,意思是情報調查的意思。

  “這他媽都三天了,蒙古可爾罕王進貢的馬隊連一個鬼影子都沒有,我的弟兄都快折一半了,你這次要是弄差了,我點了你天燈。”

  杜立三的身后那四大金剛八大炮手也是一個個面目猙獰,似乎只要杜立三一個眼神,就會沖上來把這個負責刺探情報的老頭給吃了。

  老頭顯然嚇壞了,身體在明顯的顫抖著,不停地解釋:“大當家的,不會錯的,這個活我跟了兩個月了,每年的夏天蒙古可爾罕王都會給慈禧老佛爺送貢品,而今年的貢品是戰馬三百匹黃金三十萬兩,我安插在蒙古那邊的探子親眼看著他們的馬隊出城,而這野豬溝是必經之路,我想可能是天氣原因,所以送貢品的馬隊還沒有到。”老頭慌亂地解釋著,額頭上已經分不清是雨水還是汗水。

  這時一個小土匪飛快地跑過來,半趴在地上快聲說到:“報!大當家,來了!”這幾個字一出口,聲音雖然不大,眾賊為之一震,好像被打了雞血一樣。杜立三問道:“多少人?還有多遠?”

  “不足五百清兵,還有十里地。”小土匪回答。

  “好!肥豬拱門,弟兄們!罩子都放亮點,一個活口都不能留,跑一個回去送信,咱就完了,斬盡殺絕!”杜立三一聲令下,眾賊馬上進入戰斗狀態。

  遠遠的,一眾馬隊浩浩蕩蕩的向著野豬溝的方向走來,野豬溝是一個兩邊高中間低的狹長地勢,很適合隱藏,地面全是亂石,所以行動起來很慢,土匪選擇在這里下手就是看中了這里得天獨厚的地形。官軍的馬隊中領隊的是一個魁梧的大胡子武官,這人一看就很威猛,滿臉的橫肉,騎著一批黑色的高頭大馬。這時一名副官快馬來到他的側面:“大人,前面就是野豬溝了,是去京城的必經之地,這里經常鬧土匪,要不要先派人去前面探探?”大胡子武官一撇嘴:“哼!土匪!烏合之眾,欺負老百姓還可以,敢動官軍,活膩了吧!”說完往后掃了一眼,幾百名士兵,全副武裝,整齊劃一,他們的中間是十幾輛馬車,馬車上滿滿的全是貨物,貨物的后面,是一個由幾百匹戰馬組成的馬隊。

  大胡子武官接著說了句:“不要停,大雨已經耽誤了日期,繼續前進,晚了進京的日期,都要掉腦袋。”

  馬隊進入野豬溝,只聽見四聲震耳欲聾的巨響,“咚!咚!咚!咚!”好像四聲巨雷,震破山谷。瞬間炮彈在馬隊中炸開了花,同時槍聲四起,馬隊猝不及防,被打得人仰馬翻,領隊這才意識到被偷襲了,驚恐中大喊了一聲:“隱蔽!準備戰斗!”可是為時已晚,前后退路,已被山上沖下來的土匪攔住,而官兵像鉆進了口袋一樣,無處可藏,更不知道該往何處還擊,被活活的當成了靶子,不足十分鐘,已被擊斃大半。

  只見,杜立三一馬當先,帶領一隊騎兵沖進隊伍,伴隨著喊殺聲、槍聲、手起刀落的聲音,瞬間地面上的雨水被血染紅。那名武官手持短槍,一槍放倒了一名沖上來的土匪,沒有時間換子彈,土匪已沖進了官軍的隊伍里,武官索性丟掉短槍,從馬背上拔出一把長刀,催馬沖向匪首杜立三。杜立三毫不畏懼,盡顯亡命之徒的嗜血本性,他將槍叉于腰間,靴子上的刺馬針狠狠地踢了一腳馬屁股,便迎面沖了上去。雙馬交錯的瞬間,伴隨著兵器的碰撞聲,大個子武官已被斬于馬下。不足十分鐘,槍聲停了,滿地的死尸,杜立三下令,所有官兵的身上再補一刀,防止留下活口,走漏消息。要知道,土匪畢竟是土匪,如果真的讓官府知道是他們做的,再大的土匪,也抵抗不了朝廷的正規軍。

  杜立三跨過滿地的尸體,來到了馬車前,望著眼前十幾輛裝滿黃金的馬車,他的整個人瘋狂了,大雨中傳來了杜立三仰天大笑之聲。

  第二章胡子的寶貝

  三界溝青馬坎位于JL蒙古、LN的三省交匯處,既然是交匯處,便是三不管地帶,所以就成了滋生土匪的天堂。這里的地質地貌很特殊,在群山圍繞的原始森林中,居然突兀地冒出幾座青色石頭組成的巨大山峰,名為大青山,而土匪的老巢就位于大青山上一個天然形成的巨大山洞內,如同一座天然的堡壘,山洞內錯綜復雜,是天然的優勢。

  深夜,在土匪老巢,十幾輛馬車上的貨物全部被運到了聚義分贓廳,整個匪巢沸騰了,燈火通明,一副群魔亂舞的景象。眾賊圍繞著這十幾個大箱子,有杜立三和他的四大金剛八大炮手,還有杜立才的爹名叫杜老盼的老土匪,整個大廳內聚集了三四百人。每打開一個箱子都會引來一震歡呼聲,先前被打開的箱子,滿滿的全是黃金,那金光閃閃的金子,是能讓人瘋狂讓人陶醉讓人走火入魔忘記本性的東西。

  這時的杜立三已經膨脹到了極致,他一腳踩著裝滿黃金的箱子,一手拿起一塊金燦燦的金條,大聲喊到:“都******靜靜!”然后轉頭對著坐在最高處的老土匪杜老盼說:“爹!有了這玩意,咱怕誰!買槍買炮,什么他媽RB造、德國造,要多少有多少,這以后在東北咱就是王,就是官軍來了,就那幾根蔥咱也不怕,哈哈哈哈!”遠處的老賊杜老盼更是樂開花了,手捂著吃得滾圓的大肚子笑到:“行!小立子,這一票干得帶勁!你爹搶了一輩子,這點家業跟你這單,沒法比,我兒子有種!這整個東三省的綹子掃一遍,敢干這買賣,就是我兒子杜立三,哈哈哈!”其他的土匪也跟著隨聲附和著。

  說完笑完,杜老盼的眼睛落在了最下面一個很奇怪的箱子上“嗯!小立子,那個箱子是什么,怎么和其他的箱子不一樣?鎖得那么嚴實干什么?”眾人這才把眼光落在了那個箱子上,果然,這個箱子是很古怪,它比其他的箱子要小,所以很明顯,更加明顯的是雖說都是木箱子用鐵皮包角,可這個箱子明顯更結實,外面還被大鐵鎖鏈一層層捆著,好像是怕什么東西從里面跑出來似的!

  杜立三走過去仔細觀瞧,確實很奇怪,大鎖鏈子有手腕粗了,什么寶貝這么神秘!有人開始在一旁七嘴八舌,有的說一定是比黃金還值錢的東西,才這么鎖著;有的說里面不會是什么活物吧?要不鎖它干什么,反正是送給慈禧那老太婆的貢品;有的說別急著打開,小心有機關,一開再炸了。像杜立三這種殺人不眨眼,每天刀里來槍里去的主,哪有那個耐性琢磨,一聲令下,命令小土匪拿撬棍斧子,砸開再說。

  兩個小土匪在聚義廳里叮叮當當地鼓搗了半天,終于“嘎嘣”一聲,鎖鏈斷了!眾人的心都緊繃起來,幾百雙眼睛盯著那個箱子,杜立三親自走上前去,旁邊有人叮囑道:“大當家的,小心!別是有機關!”杜立三根本不屑,雙手一用力,箱子打開了,就在箱子蓋打開的那一剎那,萬道耀眼的白光從那箱子內射出,眾賊反應不及,忙用雙手擋住眼睛,強烈的白光似乎要把眼睛射瞎了,此時所有的聲音似乎凝固了,被強光所淹沒,核爆似的光波,照亮了夜空!

  第三章登場

  時光就是這樣,一百二十年的時間可能是永遠,也可能是轉瞬!2015年初BJ尹明,21歲,在校大學生,還有一年就畢業了,沒什么可介紹的,這家伙除了愛打架,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人群中絕對不起眼,至少目前還沒發現他有什么閃光點。記得有一次尹明追一個女孩,女孩問他有什么特長,他憋了半天,要不是拉得干凈,屎都快憋出來了,冒出了一句:“我很善良!”他現在都忘不了女孩那個十分鄙視又無可奈何的眼神。他的出身嘛!算貧下中農吧!父母在小城市做點小生意,生意做的脫貧但沒致富。尹明考到BJ來上大學時,父母的訓導他一直沒忘:“在外面不要打架,好好學習,要不將來娶不上媳婦,你又不帥,咱家如果有錢你還能碰個貪財的,可是咱家又沒錢,小心打光棍!”

  不過此時此刻,他辜負了父母的教誨,正在干著一件沖動的事情。BJ東四環邊上的一個小樓內,在樓梯的拐角處,尹明手拿一個滅火器,正和六七個小流氓對峙著,原因是尹明和同學王亮被這伙混蛋騙了,本想勤工儉學的兩個人,被騙了兩千元的押金后被他們給蹬了。他們倆現在的錢包比臉都干凈,所以才想閑暇之余打份工,沒想到反被騙了,這不落井下石嗎?理論不成,尹明怒從心中起,正準備和這幫流氓大干一場,此時此刻,已經把父母的話和理智忘得一干二凈了。尹明破口大罵:“****大爺!非砸了你這賊窩,叫你騙人!”旁邊的王亮看著這陣勢,已經嚇壞了,躲在尹明身后。王亮是個膽小的家伙,別看平時挺能詐唬,關鍵時候就慫了,也可以說是理智,他不停地拉尹明:“明子!明子!算了,他們人多,算了……”正對面為首的是一個四十多歲的胖婦女,嘴里咀嚼著沒吃完的檳榔,一副面目可憎的樣子,就是她冒充好人騙的尹明和王亮,她的身后站著五六個打扮得奇形怪狀的小弟,比比劃劃,躍躍欲試。婦女大罵:“小王八蛋,你罵誰呢!誰騙你了,你活該啊!”尹明手里拿著滅火器,這是他在身邊能找到的最像樣的武器了,那伙流氓一時還真不敢上來,畢竟都是為了錢,誰真出來玩命啊!那婦女也不想多找麻煩,無奈尹明不依不饒,不肯善罷甘休。估計那婦女也在納悶“哪來的不要命的愣頭青”尹明繼續大罵,怒火頂到了腦袋門:“老****,今天不把錢還給我們,我們就燒了你這狗窩!”尹明估計是太沖動了,這下戳了那婦女的氣門,她怒喝著:“揍他!打壞了算我的,教訓教訓這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那幾個小弟看到這情形,對著尹明他倆一擁而上,尹明哪懼怕這一套,從小到大,打過的架比考試都多,心想著打倒一個解氣,打倒兩個賺一個,雙手抓住滅火器向著最前面那個輪了過去。沖在最前面那個黃毛小弟雙手急忙護頭,滅火器正砸在手臂上,那小流氓應聲倒下,尹明還沒來的及再次舉起滅火器,就被后面沖上來的一個大塊頭一腳踹倒了。然后……還用說嗎!尹明和王亮被摁在地上胖揍了一頓,拳頭像雨點般落下,打得頭嗡嗡直響,要不是有人報警,警察及時趕到,他倆就廢了!

  晚上,華燈初上,學校后門小胡同的燒烤店內,五六個同學,像迎接英雄一樣,正在為他們喝酒壓驚!兩打啤酒下肚,王亮站了起來,王亮個子不高但是很胖,他家里SX的,家庭條件還可以,算中產階級,父親是一家國企的小領導,母親經商。這家伙一身惡習,開學之初,就把一年的生活費和上一屆的學生賭錢輸光了,他們這次之所以出去打工賺錢,就是因為他欠下了外債,又不敢和家里說,因其生活作風太差,熱衷于男女關系,所以大家給他起了一個綽號叫“王爛”久而久之就叫開了。不過此人絕對江湖義氣,全校都知道,只要王爛賭錢贏了,一層樓的宿舍都有烤鴨吃,他好這口,反過來如果輸了,他就挨個宿舍蹭飯吃。此時的王亮已經喝的有點大了,他舉著酒杯站起來,臉上和額頭上還包扎著紗布,他受傷輕一些,主要挨揍的是尹明。他晃晃悠悠地說:“哥幾個今天是不在,可惜了!沒看到明子的雄風,嘿!跟武打片似的,我明哥掄起來滅火器,什么十個八個小流氓,任憑野風呼嘯,我明哥巍然不動,明哥!”說著對著尹明一抱拳,一杯啤酒一飲而盡:“以后小弟就跟你了,鞍前馬后,我被你的男人味征服了!”

  聽的一陣雞皮疙瘩,太肉麻了,尹明也喝高了,被人這么捧,還真有點飄:“這算什么!要不是今天有點拉稀,底氣謝了,就那幾個爛番茄臭鳥蛋,小爺還真不慣著!我小時候,業余武校練過三年,我師父說我天資悟性高,練武好苗子,準備送國家隊重點培養,我媽不同意,說必須考大學,我這才棄武從文!”桌上的其它幾個同學七嘴八舌地討論開來,基本都是酒后瞎扯侃大山,什么這種情況應該怎么打了,什么應該躲到墻角了,什么滅火器不如板磚好用了。

  這時一個叫武玲玲的女生嗲聲嗲氣地說:“這么厲害,你們還被人打得這么慘啊!”這個武玲玲是這伙比較要好的同學中的性感妹子,人很漂亮,SC人,十四歲發育的像二十,二十發育的像哺乳期似的,王爛一看到她胸前跌宕起伏的柔軟,就渾身發抖,可惜人家玲玲看不上他,王爛確實有點土有點胖,不對,應該說是十分土特別胖,尹明不是很喜歡這種類型,太膩!他喜歡清純一點的,王爛馬上接玲玲的話:“玲玲妹子!那幾個古惑仔被我們打得更慘!”

  “哼!我可是聽說,都是一個人在戰斗!某人是想跑沒跑成!”武玲玲陰陽怪氣地說。在這些同學里,尹明和武玲玲是關系比較好的,這小妞很仗義也很潑辣,所以說話很隨便。

  王亮有點臉紅,但不能在玲玲面前被看扁,說:“行了,咱們換一個話題吧!唉!錢沒賺到,還搭進去了兩千,外加醫藥費,前途渺茫啊!”

  說到這,尹明就一肚子火:“王爛!要不是因為你,哎呀!這腿還站不起來呢!”尹明想站起來抽他一巴掌,可是身上全是傷:“你爹那么有錢!還******要我出去替你打工還債又挨揍!生活費你輸光了,又欠了債,和你一個宿舍,我冤死了!”

  “哥,你如果不管我,我就完了,要不這樣!你以后每天晚上上鋪前,我就是你的人了,你隨便!”王亮道。

  “滾!少在這惡心老子,你不打呼嚕,就算你不玩我了!”尹明怒斥道。大伙哈哈大笑。

  王亮說:“明子,別忘恩負義,沒有我每天晚上一集昏段子,你能睡著嗎?”。

  大伙就這樣吹著牛,瞎掰著!忽然一個叫老范的SD同學說道:“你們就是為了打工賺錢,何必舍近求遠!”老范是他們班長,學校里的人脈廣,信息最靈通。他接著說:“歷史系的孫教授,好像身體不太好,他想要聘請兩個助手,具體做什么就不知道了。”

  現在的尹明和王亮想錢都快想瘋了,沒辦法,大學三年了,王亮他倆成了死黨,用王亮的話說男人和男人之間不能結婚,如果能結婚就是他們倆了。他說的有點惡心,王亮對女人的喜愛從來沒有動搖過,絕對不是同性戀,現在王亮有了麻煩尹明不能不管,只好有難同當,而且王亮也不是一無是處,他這人很仗義,對朋友沒得說,車開得很好,從小家里有錢,喜歡車,尤其是越野車,談起車來他算專家,開學的時候和人賭錢,就是因為想買車,沒想到連飯費都搭進去了。他最大的理想就是要去參加達喀爾汽車拉力賽,尹明開車就是王亮教的,這家伙最帥的時候就是開車的時候了,真是人車合一。

  聽到老范說起有機會賺錢,別說是去給老教授干活,就是去給老教授當小三,王亮都會考慮的,王亮捅了尹明一下:“明子,怎么樣?明天去看看!”

  尹明說:“咱們能干什么呀?老教授能用咱們嗎?”

  王亮很自信地說:“我是沒問題,就咱這身體,啥活不能干,你就不一定了,瘦不拉幾的!”

  尹明哼了一聲,不屑地看著他:“瞧不起我的人多了,像你這么矮的還是第一個!”

  “我靠!姓尹的,罵人不揭短,你給我喝!”

  “哈哈!我喝不下了!”

  “喝不下我就從你腦袋往下倒,我最恨人說我矮了……”

  大家一直喝到深夜!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