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08:50:15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驚神劍
  4. 第二章 百盛山莊

第二章 百盛山莊

更新于:2018-03-17 13:34:53 字數:2672

字體: 字號:
  江南歷來被稱為魚米之鄉,盡多富饒之家。特別是長江沿岸一帶,或是身份顯赫,或是家財萬貫。

  蘇州的“百盛山莊”就是其中一個。“百盛山莊”莊主名為路景秋,其堂兄弟路管官拜江南巡撫,故家族中從官之人甚為廣眾。路景秋不喜做官,志在生意,在不足弱冠之齡,慧眼獨到,發現蘇州水上運輸的生意大有搞頭。憑借著眾多關系,短短十年,生意越做越大,隱隱有壟斷蘇杭水上運輸的勢頭。路景秋待人亦禮節有加,慷慨大方,幫助之人不計其數,年紀輕輕就聲名在外。蘇州百姓,無論貧富,都對路景秋贊賞有加,逢人便夸。

  路景秋年輕有為,盛名在外,正所謂春風得意馬蹄急,生意更是風生水起。然而命運總是和人開玩笑,路景秋接連娶了三房太太,所生皆為千金。路景秋初不為意,只覺時日還早,生兒生女只看天命。然而再過五年,路景秋早過而立之年,太太娶到了第七房,生下的還是千金。外邊流言蜚語,什么好人苦命,什么風水不好。路家也算是名門旺族,哪里受得了這等閑氣。特別是路景秋的母親惠氏,自感時日無多,本來以為三年抱兩,子孫滿堂,也可以含笑而去。現在兒子已成家十五年,自己孫子都還未能抱上,萬一自己有個三長兩短,真所謂死不瞑目了。惠氏越想越氣,每日的工作就是對著兒子老淚縱橫,哀聲怨道;對著幾房太太明嘲暗諷,挑三揀四。太太們也有苦說不出,只得每夜對著路景秋哭哭啼啼。路景秋開始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不勝苦惱。幾年間遍訪名醫,嘗盡名藥,仍然無功而果。再過幾年,路家已全無辦法,惠氏也已白發蒼蒼,老態龍鐘,老淚都不能“縱橫”了。路景秋本是孝順之人,見老母如此,心中更是焦急,白頭發越來越多,不出幾日,竟然和惠氏有得一拼了。可是天生有命,接后幾年所生仍為千金。

  路景秋心如死灰,抱著最后一個希望,懷著碰運氣的想法,再娶了一門。可憐上天垂青,八太太第一胎即得男嬰!全家上下喜氣沖天,惠氏更是笑得見牙不見嘴。路景秋喜得貴子,心情亦開始大好,黑頭發反長幾根。

  因此子帶給路家甚多歡喜,故取名長歡。不知是否是此子帶給路家運氣,幾月后二太太和五太太皆誕下男嬰。惠氏大喜,認定路長歡是家中福氣,故視路長歡為心頭肉,放在手里怕飛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不知是否是二太太和五太太生育年紀過大,所生男嬰一歲尚不能語,三歲皆不識字。而路長歡可謂聰明伶俐,三歲即成文,五歲可成詩。路景秋看在眼里,喜在心里,知是家族有后,故對路長歡寵愛有加。路長歡仗全家之勢,自小嬌生慣養,性格不免有些驕縱任性。年紀稍大就不肯讀書,整日里專研“好玩”的事情。不出一年,路小少爺就“名聲”在外,偷雞摸狗,小惡不斷。蘇州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得向路景秋投訴。路景秋苦笑不得,心想小兒所犯之事都是零碎之事,也無大錯,只是小兒天性罷了。只是此子不喜讀書,整日玩耍,豈不誤了其大好時光?

  路景秋苦思良久,一日在莊中獨自漫步,遠遠地就聽見一男孩喊道:“黃伯伯,你就教教我罷!”路景秋抬頭望去,只見自己小兒路長歡正拉著莊中武師黃澤海。武師黃澤海則一臉苦相道:“小少爺,不是老奴不肯教你,就怕老爺不容許。況且小少爺舞刀弄槍的,傷到了自己,可不大好。”

  路長歡撅著個嘴,道:“我不管,我不管。剛我看到你飛來飛去的,好玩得緊。你教教我罷,待會我就去求爹爹,爹爹一定會答應我的!”黃澤海卻仍苦著個臉,不停地搖手,道:“不大好,不大好。”

  路景秋見到此景,心中一動,想此子不喜讀書,亦無所謂。不過路家傳統的是,身弱者從文,體強者習武。既然此子有這個興趣,何不順水推舟?可能還是個練武奇才呢!想到此處,喜從開來,立馬腳步漂浮,快步走上前去。

  黃澤海眼尖,遠遠就瞟見到路景秋,連忙彎下腰,道:“老爺,你來了?”

  路長歡轉過身,見到路景秋,喜道:“爹爹!”說著就笑著奔向了路景秋,搖著路景秋的手,哀求道:“爹爹,你就讓黃伯伯教我武功吧!”

  路景秋也不答話,只是笑著摸著小兒的頭,忽而抬起頭,對黃澤海道:“老黃,你來我們莊多久了?”

  黃澤海仍然彎著腰,恭敬地道:“三年了,老爺。”

  路景秋“嗯”的一聲,道:“嗯,時間過得真快啊!你在我們莊中住得可慣么?”

  黃澤海道:“承蒙莊主厚愛,吃得好住得好。”

  路景秋道:“那就好。”沉吟了半響,又道:“我這個小兒不成器,讀書不成,偏喜愛習武。如不嫌棄,就教下小兒幾手,讓他以后長大成人,也有幾招防身之術罷。”

  黃澤海仍不抬頭,道:“老爺吩咐的,老奴竭盡所能。”

  自此以后,路長歡就跟隨黃澤海習武。習武本是艱苦之事,而路長歡竟不以為苦,反而每日早起晚睡,勤于練習。路景秋見兒子不再每日玩耍,鄉鄰的投訴也每日見少,大感欣慰。而路長歡亦天賦異稟,習武之事一點就透,不出半年,黃澤海就傾囊而授了。黃澤海半是感嘆半是苦惱,感嘆于同人不同命,自己當年習武習得半死半活,死去活來,而此子一教就會,練得幾次,竟然耍得比自己還好;苦惱的是才堪堪半年,自己就再無半點能力傳授,路莊主這邊可不好交代,外人看來,還認為自己是個半吊子水平,面子可真是拉不下來。思來想去,一咬牙,心想路莊主待己不薄,自己面子之事只是浮云,可別耽誤了路少爺的前程。想完就找到路景秋,云此子天賦異稟,是個練武奇才,自己才疏學淺,已無能力教授,不如再請多幾位武師入莊教授路長歡武功。路景秋聽到此言,哈哈大笑,心想真可謂祖先保佑,路家竟真出了個人才,家門有幸啊!遂謝過黃澤海,安排下人去聘請武師了。

  江湖中人大多風餐露宿,三餐不飽,見百盛山莊聘請武師,紛紛前來,不出幾日,已有近十位。眾武師見到路景秋,都紛紛說自己是什么什么門派的唯一弟子,身懷絕學,說得天花亂墜,口水生花,性直者干脆在大廳里直接耍起武來,一時間大廳刀來劍往,好不熱鬧。路景秋見都是有能耐之人,喜不勝喜,大手一揮,就全部招入莊中了。

  眾武師見路景秋如此慷慨,以為其愛才如命,心中感慨,對路景秋的敬意又多了幾分,多相轉告,竟有更多的江湖中人前來投靠。路景秋只為小兒前程,來者不拒,不出兩年,竟有近百位武師住在了百盛山莊了。眾武師良莠不齊,濫竽充數者多有其是,大多武師不出數月,又重蹈黃澤海覆轍,到了后來,越來越多的武師稱贊路長歡習武奇才,而能教授者亦越來越少了。

  習武之人本多性格耿直,見自己已無能力教授路長歡,吃人的口軟,遂紛紛毛遂自薦,做起路家水上運輸生意的保鏢了。有了江湖中人的護航,之前屢有發生的截船事件現已鮮有發生,水上運輸生意竟然越來越好。路景秋見無心插柳柳成蔭,遂廣招武師。路景秋聲譽本佳,待人不薄,越來越多的武林中人爭相投靠,慢慢地,百盛山莊竟然成為了江湖中頗具名氣的一個門派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