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07:41:10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落劫
  4. 第一章 少年楊寒

第一章 少年楊寒

更新于:2018-03-17 07:49:04 字數:3311

  “劈!收!劈!收!”

  正是六月之季,天上卻詭異地飄著小雪,寒風呼呼的吹著,一座大院當中四處是白,里面有著六十幾個八歲以上、十六歲以下的孩童。他們雙手執木刀,一下一下奮力的劈砍著,縱然是在嚴寒當中,他們的額頭上依然漬出了汗水。

  旁邊,有著一身穿黑色皮衣、皮靴,手持皮鞭的陰狠漢子,他的目光在一眾孩童的身上掃來掃去,狹長的眼睛里不時流露出狠辣,讓人感覺他隨時會上去抽打那些偷懶的孩童。

  “修煉我楊家的刀法,劈砍的根基是最重要的,你們在十六歲成年之前,每天都要進行一千次劈砍的動作。連這點苦都吃不得的,哼哼,我楊家沒有這樣的軟蛋,如果你是,那你就滾出我楊家,滾出城,到那些野蠻部落當中去!”

  “啪!”陰狠漢子一抽鞭子,抽起地上不少雪花,大聲吼叫著。

  而此時此刻,在旁邊的一座小院內,一個年僅六歲的白衣少年,正在和外面那些至少八歲的孩童一樣,做著同樣的事情。

  “九千九百九十七……九千九百九十八……九千九百九十九……”

  “一萬!”

  “呼~~”楊寒將手中重達六十八斤的鋼刀放下,長出一口氣,感受著自己雙臂深入骨髓的酸痛,心中卻沒有一點抱怨。

  “可惜,當初我不過十日便從木刀改成了十幾斤鐵刀,百日就又從鐵刀改成了現在六十八斤重的鋼刀。但這鋼刀我已經使了快半年了,到現在還只是勉強適應,想換成三百斤的玄鐵刀,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

  修真者修煉,第一關便是錘煉肉身,將肉身錘煉到刀槍不入的境地,便可召喚初劫降臨,如抗過不死,便可開通丹田靈府、眉心識海,并受天劫錘煉而得先天之體,得壽百年,那時才稱得上是個真正的修真者。

  而在初劫之前錘煉肉身,頂多算是個凡人武者。

  “爹爹寄予我厚望,我絕不能讓爹爹失望!萬年前我楊家先祖‘霸刀楊鴻’,憑借一己之力開創我楊家萬載盛世,今天,我也要學我楊家先祖,中興我楊家,完成爹爹的心愿!”

  六歲的小楊寒,完全沒有想過這是一個多么遙遠的心愿……

  “寒兒!”

  少年一停下,就有一看似二十年華的白衣女子走來,心疼地摸著少年的腦袋:“寒兒,越說你還越來勁了。一開始每日劈砍一萬次你還只是用木刀,后來不過十日你便改成了鐵刀,到現在更是改成了六十幾斤重的鋼刀,你這小身體怎么經受的住呦!”

  “雪姨,我沒事的!”

  楊寒扯出一個大大的笑容,剛剛用鋼刀完成一萬次劈砍,楊寒的臉上是紅彤彤的,滿頭大汗。

  ‘雪姨’雪無雙是楊寒的生母死后,他父親楊飛后娶的妻子,冰雪美人,有傾國傾城之姿,一直對楊寒照顧有加,可能是其天生病體,不僅不宜修煉,而且無法生育的關系,她待楊寒如待親生骨肉一般。

  “行了、行了,快進屋去吧,別覺得現在熱,你現在全身內衣都被汗水打濕了,等你覺得冷就晚了。快進去把外衣脫了,用火烤干內衣,免得得病。”

  “嗯!”

  小楊寒歡快地一點頭,跑進了屋去,雪還在下著。

  “爹,我回來了!”

  一進屋,小楊寒就看到坐在搖椅上就著爐火看書的父親楊飛,只見楊飛的身上蓋著一件雪白色的獸皮毯子,臉上被爐火映紅,一眼看見就有一種暖洋洋的感覺。

  “呵呵,寒兒回來了,今天有完成一萬次的劈砍嗎?”楊飛笑呵呵地看著楊寒,和藹地問著,一如一個慈祥的父親。

  “當然完成了。”這時雪無雙也從外面進來了:“你呀,孩子還是四歲的時候就讓他隨著八歲的孩子一起練,后來更是要求他每日完成一萬次劈砍。”

  “這孩子也是,連你都不給他加擔子了,結果他自己給自己提升負擔,現在已經改用六十幾斤的大鋼刀劈砍一萬次了。”

  “這孩子天生有一副好身板……”

  楊飛微笑著說道,可不知道為什么,明明是一句夸獎,但小楊寒卻在楊飛的眼睛里看到一絲失望。

  “為什么?難道我讓父親失望了?”小楊寒的心里瞬間無比失落。

  “爹爹,我先去泡溫泉了。雪姨,內衣我會在泡溫泉的時候交給下人去烘干,你放心吧。”楊寒帶著明顯的失落道。

  “嗯。”雪無雙輕輕點頭

  “嗯,去吧。”楊飛也是點頭,他當然看到了自己兒子眼中的失落,也明白自己傷害到了楊寒,但這個時候他也沒辦法解釋,只好暗暗在心底責怪自己。

  “唉……苦了這孩子了。”

  雪無雙望著小楊寒飛雪中單薄的背影一聲嘆:“你是不知道,他現在滿心都是你重振楊家的心愿,每天一萬次鋼刀劈砍,明明每天雙臂都酸得明顯腫脹,還是用溫泉溫養,第二天忍著酸痛照舊一萬次。”

  她咬著嘴唇,眼中滿是心疼與不忍。

  “我知道!我怎么能不知道!”

  楊飛忽然從搖椅上坐起來,眼睛里滿是血絲,甚至陷入一絲瘋狂:“想我楊家在百年前何等風光,僅僅百年便落寞至極北苦寒之地,寒兒雖然是天生魔體,召不來天劫渡劫,但以他魔體之強橫,只要他能吃苦,單靠肉身達到三劫高手的實力絕不是妄想。”

  “等我死后,寒兒就是我楊家族長,我就是要讓他把振興我楊家的執念一代代傳承下去,直到我楊家下一個‘楊鴻’出現,完成我中興楊家的大業!”

  “砰——”

  楊飛彎下腰,原本看著的書卷扔在一旁,兩只手緊緊握拳砸在扶手上。雖然他的眼皮緊緊合著,但還是有不爭氣的淚水從眼縫中悄悄流出。

  他恨自己的無能,還要將自己的心愿強加在自己的孩子身上。

  但,他也很痛苦。

  “唉……”

  雪無雙輕嘆著,伸出柔軟的手在楊飛的背上輕撫,溫柔、無聲地安慰著自己的丈夫。

  ……

  蒼茫雪山,位于天元大陸極北苦寒之地,其山脈連綿八千里,一年四季如冬,十日九飄雪。

  其整條山脈共有六座城池,相互之間遙遙千里,相對隔絕,其中奮城正是六城之一,楊家被放逐到極北之地后就在這奮城扎根了。

  好在這蒼茫雪山也不是一點優點沒有,至少有一點,這里的溫泉很多。溫泉有著滋養身心的功效,楊家的府邸之內就有一不小的溫泉,楊寒作為楊飛獨子,自然有權力享用這楊府內唯一的溫泉。

  “噗通~~”

  一個不大的水花,全身赤裸的小楊寒一個魚躍,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后墜入池中。

  “嘩啦~~嘩啦~~”水下的楊寒就如同一條小魚一樣靈動,小胳膊、小腿如同魚類的尾巴和魚鰭般劃動,迅速浮至溫泉的表面,打兩歲起就一個人在這溫泉里玩耍嬉戲,楊寒的水性不是一般的好。

  “啊,好舒服啊!”

  小楊寒歡快地叫著,只有此時,溫泉滋養著他全身,他才能感受不到雙臂酸痛的痛苦,甚至就連楊飛的失望表情都暫時拋到腦后,只有在這時,小楊寒才像是一個六歲孩子一樣無憂無慮、自由自在。

  這是他一天中最舒服的時刻。

  “我每天除了一萬次的劈砍練習,就只有一個時辰的識字課程,距離上課還有一個半時辰,一般我會在溫泉泡半個時辰左右,今天就好好舒服一下,泡上一個時辰吧。”

  楊寒的臉上浮現出笑容。

  閉目、仰起,在沒有任何浮物的幫助下,楊寒仰躺在水面,雖然大部分身體都在水下,但眼睛、鼻子嘴巴卻都浮在水上,小楊寒就這樣睡著了。

  ……

  不知道什么時候起,楊寒在睡夢中感覺到背后有絲絲涼意,這種反常的感覺讓他蘇醒,但這一醒過來他才發現,原來那絲絲的涼意并不是自己的問題,而是溫泉的熱水詭異的變涼了。

  “這是怎么回事?”小楊寒瞪大了眼睛,十分驚訝。

  當他在水中豎起身體時,發現自己的下半身感受到了比剛才更加寒冷的水溫,好像溫泉自下而上失去了熱量一般,正從一個溫泉轉變為一個冰泉。

  “寒意是從溫泉底部逐漸升上來的,不是受了外界的干擾,而是溫泉內部出了問題。”楊寒馬上想明白了問題所在,沒有絲毫猶豫,小楊寒在水中上下身體一掉個,馬上開始下潛。

  這里的溫泉是他最重要的休息場所,楊寒實在不愿意看著這溫泉就這么轉變為一個冰泉,那樣自己就失去了這個自己每天依賴的地方。

  “好……好冷!”

  隨著小楊寒不斷下潛,目測已經沉下了兩丈左右,水壓漸漸變大,雖然肺部的空氣還很足夠,但隨著小楊寒的下潛,周圍的水溫也越來越低,凍得他血液都有點流動不暢了。

  “我還是第一次潛這么深,不過我已經看見底了,還有不足一丈深……咦?那亮光是什么?”

  溫泉并不清澈,相反,還很渾濁。在水面時,楊寒根本看不到池底的亮光,直到下潛到這個位置,這才依稀看到。

  “繼續下潛!”

  小楊寒仗著水性,抗著冰冷的池水與水壓又下潛一丈深,來到了那池底亮光的旁邊。

  “這是……一柄刀?”

  亮光來自一柄刀的刀柄,刀身沒入池底的巖石塊,看起來很難拔出。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