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2:25:13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窮奇傳
  4. 第二章紫陽決

第二章紫陽決

更新于:2018-03-17 14:34:37 字數:2309

字體: 字號:
  “小子,恭喜你,你小子才兩年就晉升第四學院的弟子了。在我知道的,就只有三個人罷了。”老者呵呵一笑,露出極為欣慰的樣子。

  “哦?三個?哪三個?”窮奇立刻來了興趣,“路老,您老請說說。”

  “哦,窮小子對這三個人感到忌憚了?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路老呵呵一笑,“不過,你不擔心,他們對你沒有威脅的。”

  “額,路老,這你就不對了啊。你又說我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但你又不說。你這不是捉弄小子嗎?”窮奇半開玩笑地說道。

  路老哈哈一笑,“好吧,好吧,既然你想知道,我便與你念叨念叨。你可別嫌我老頭子嘮叨啊。哈哈哈。”

  窮奇也露出極為感興趣的樣子,哈哈一笑說道,“但聽無妨。”

  路老也收斂了嘻旭的神色,表情也肅穆了許多。

  “這第一個人叫姜維,當年以一人之力,扭轉天下混亂格局。當年他剛進入學院時,還只是剛入一星師的修為,即便在學院審核中,姜維仍然沒有表現出什么特別強的天資。可是,在邪魔之物來襲擊學院之時,姜維才真正表現出他的可怕。”說著,路老眼中帶著一絲恐懼和無窮的狂熱。

  “路老,厄,你口水要流了。”窮奇頂了頂路老。

  路老老臉一紅,注意到了自己不雅。

  “咳咳,說回來吧。那一次降服邪魔的戰爭被稱為……荒原之戰……”

  “荒原之戰!?難道是那場差點滅亡人族的黑暗戰爭?”窮奇頓時覺得毛骨悚然,那次戰爭差點毀了人族。

  “而姜維在那場戰爭中,他不知道怎么成長的,他只用了半年就成長為了三星師。他成為第四學院弟子后,迅速成長,他以一人之資,挽救了天下苦難。他被稱為……維皇……”路老臉上的尊敬之色盡顯無遺。

  “這第二個人叫做木勛,他也僅用了兩年時間就從第五學院進入第四學院了。但對他記敘不詳,只知道他成為第四學院弟子后,就不知蹤影了。但好像有古籍記載,隱約說木勛進入了傳說之中的第三學院。”路老也眉頭一皺。

  窮奇一驚,“第三學院!?那不是仙界嗎?怎么可能?難道木勛成仙了?”

  “成沒成仙我不知道,但你就不要想了。”

  “那第三個呢?”窮奇問道。

  “第三個人是誰,恐怕除了他自己以外,沒有人知道了。”路老呵呵一笑,搖了搖頭,道。

  窮奇頓時感到很詫異,“難道沒有記載嗎?”

  “不是沒有記載,而是對他的記載好像被一只無形的大手抹去了似的。”路老微微一笑。

  “而且那個人似乎并不是此界的人,更有人懷疑那個人是……神……”路老神秘說道,但太小聲了,以致窮奇壓根沒聽到。此刻窮奇還在路老說出的人物事跡的震撼之中。

  “被抹去?那該有多么強大的能量才能抹去這一段歷史啊!”窮奇不禁想到。

  見路老也不在多說,窮奇湛湛離開了。

  ..

  回到修煉室,窮奇被路老所講的弄的心血澎湃,久久不能平靜。

  ‘心境不能平靜,修行也毫無作用。’一想到這,窮奇也不在修煉,而是把所得到的奇怪戒指拿了出來。

  把戒指攤在手中,無論怎么看,戒指都毫無什么特點。但戒指那一閃而過光亮,窮奇卻沒有忘記,但他還是對這個奇怪的戒指毫無辦法。他試過用劍砍,用錘子砸,用火燒,但是仍然毫無作用。窮奇都無可奈何了,突然他腦袋靈光一閃,‘那些靈寶級的寶物需要滴血認主,難道這是靈寶?’

  說做就做,窮奇立即用劍割破手指,把血滴在奇怪戒指上。

  血液迅速沒入了戒指之中,只見戒指突然暗紅色的血光一閃,戒指上的青銹迅速腿去顯出原本的暗紅色,顯得格外恐怖與肅穆。在其上的玉石,呈現妖異的血紅色,還有紋路在玉石上流動。閃耀著血色的光芒的奇異戒指,但窮奇仍然不能感知到奇異戒指的神奇之處。

  “咦,怎么還是沒有任何的用呢?雖然你亮了許多,但是這對我仍然沒有太大的用啊?你這不是玩我嗎?我知道你是一個寶貝,但是你給我一點提示,好不好?我窮奇氣吞山河,英勇蓋世,氣宇軒昂,……一看就是主宰大勢的一個天縱神人。難道你還怕我會埋汰了你嗎?………”任憑窮奇再怎么乖言巧語,坑蒙拐騙,奇異戒指仍然絲毫不理窮奇。許久后,窮奇就像焉了的茄子一樣。有寶卻不能使用,窮奇一陣心塞。

  窮奇實在毫無辦法,于是去藏書閣去尋找解決關于怎樣使用戒指的方法。走到藏書閣的前門,窮奇的步伐不禁緩緩地慢了下來,不是因為窮奇道德素質高,而是看守藏書閣的藏書老人太恐怖了。第一次窮奇來這時,看見藏書老人和藹可親的面頰,本以為他是一個性格和藹的老者。也許是看起來太和藹了,以致于有人敢直接蔑視老人的話語。在窮奇剛進入學院時,有個學院資質第一的弟子,直接蔑視老者。老者再三勸他,但他卻絲毫不受,然后老者只用了一招便使那人成為滿天血雨,而且老者對著天空只說了一句。到現在窮奇都感到心驚,“藏書閣歸我,若有人成心搗亂,滿天血雨就是你們的下場。”聲音之中滿是冷酷與殺戮之氣。

  向藏書閣那個角落微微一笑,便輕手輕腳地走進藏書閣。角落里的一雙眼睛也是微微一瞇,點了點頭。

  窮奇進入藏書閣后,徑直走到靈寶區域,拿出一本古樸的書籍,迅速查看起來了。翻了又翻,終于看到了有關戒指的介紹,但是與他所有的戒指完全不同。

  接著他又查找起了靈寶,終于窮奇找到了一個與他所擁有的戒指相似的靈寶。“原來這戒指需要靈魂力認主啊!怪不得我怎么都認不了主!…”

  一想到這,窮奇便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去嘗試。

  沒想到,窮奇剛出門就被藏書老人叫住,“奇小子!”

  窮奇微微一驚,這個老人怎么會突然來了這樣一出?難道我做了什么錯事?不應該啊!窮奇心中不禁想到。

  “你成為第四學院弟子了吧!?路老頭嘴多,可瞞不住我們這些老頭子。”藏書老人呵呵一笑,“既然這樣,我便送你一場機緣,能不能得到,就看你造化了!!”

  說罷,藏書老人右手一點,一抹綠光飛入窮奇的眉心。

  在窮奇腦中,出現了一本秘籍。“《紫陽決》”在窮奇腦中出現。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