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2:30:33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紫銘道尊
  4. 第二章 對與錯

第二章 對與錯

更新于:2018-03-15 19:09:09 字數:1795

  此時林峰的家中斥責聲、抱怨聲以及激烈地反駁聲以及嘈雜的勸慰之聲響成一片。自林峰那天去集鎮買藥之后便直到夜半時分也沒有回家,直到凌晨一點鐘左右父母才在那個小山坡下的一顆槐樹下發現了昏迷不醒的林峰。令人出奇的是平時與林峰勢同水火的繼父也破天荒地出來找他。

  這時的屋內的布置有點離奇,窗戶用紅布封著就連門上的小窗戶也是,而正堂之上掛著一張巨大的紅布,紅布前的桌子上擺著一個橫眉怒目的微型神像,而神像的正前方有些尚未燒完的黃紙以及灑落各處的香灰。而林峰這時正滿臉通紅渾身顫抖地與其母親爭辯這什么,絲毫不理會旁邊竭力勸架的人群。他的臉頰之上似乎還有些許淚痕,只不過在紅色鼻梁的反襯下不是很明顯,而林峰的父親此時正低著頭坐在一個小木凳上不住地抽著煙,卻一句話也不說。

  “錯,我有什么錯?你們有什么資格在這里對我說對錯?就憑你們生我養我嗎?這樣算什么,你們生我那是你們只需要一個后代而不是我,至于養我,呵呵,這他媽算什么養育?這他媽跟折磨有什么差別?”說完之后林峰仍然狠狠地盯著自己的母親。而看到林峰這副樣子,人群中有一個老者不滿地說道:“你這娃娃怎么說話呢?這么多年的書都白讀了?”

  “上學,哈哈哈,他們有問過我愿意嗎?他們有問過我想上學嗎?在這樣一個亂七八糟的家里你叫我又怎么上學?他們連不過數十元的學費也不愿意交?我又怎么上學?”林峰狀若瘋魔地怒吼道,說到動情之處竟有些哽咽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只是對眼前的人怒目而視口中也喘著粗氣。

  而林峰的母親喉嚨聳動似是要說什么但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而眼中的淚水卻怎么也止不住,只無奈地看著林峰,眼神之中透著濃濃的哀傷。

  聽到這句話,周圍的人也不住嘆息,卻說不出話來。這時旁邊走出一個打扮奇怪的老婆婆,此時的她看起來走路顫顫巍巍的,但眼中卻不時有精光浮現。看她要說話人群自動散開而神情之中不約而同地露出一絲敬畏,之前的哀傷也仿佛被沖散了不少。

  只見這老嫗看了眾人一眼,又盯著林峰一家看了一會兒,然后對林峰說道:“這是天數,亦是你的命數。唉,作孽呀。”之后又搖了搖頭,坐在一個精明的人端來的椅子上。

  這時只見林峰上前一步抓起桌上的神像就狠狠地摔到了地上,看到四散的碎片林峰嚴重似有笑意但更多的是濃濃的瘋狂,而這是他的眼睛也變得通紅一片之后。他又一腳踢翻供桌,上面的東西瞬間灑落各處。

  看到林峰的舉動,林父先是一呆接著上前就是一個大大的耳光,打得林峰一個趔趄,嘴角也嗤嗤往外冒著鮮血。林峰頓時感覺眼前一黑,腦袋里面嗡嗡直響。但他甩了甩頭便怒氣沖沖地上去朝著林父的面頰就是一拳,而林父見他動手也即可還手兩人便廝打在一處。鄰居看到兩人動起了手便急忙上前將兩人拉開。

  而這時的林峰看起來非常狼狽,衣服上扣子掉了好幾個,臉頰也高高腫起上面五道血紅的手指印。只見他猶自拼命掙扎著原本赤紅的雙眼中露出惡狼般的目光仿佛要撕碎眼前之人。口中還怒吼道:“天意?定數?他們憑什么,憑什么這樣對我?如果真有天,那他為何不睜眼看看,看看這混蛋都他媽做了些什么?如果真有天,那他媽為什么這樣的垃圾還活在世上,我那可憐的父親卻早夭。既然天如此,既然神如此,那我他媽憑什么要敬他拜他?”說道生父,林峰顯得十分痛苦,竟然失聲痛哭了起來,而本來拉住他的人,也放開了他,他就那樣蹲在地上哭著以至于最后攤坐在地上用手瘋狂的拍擊著地面。

  看到林峰這樣,林母上前抱著林峰與林峰哭成一團。而眾人也在嘆息的同時又七嘴八舌地指責著正緊皺著眉頭林父。只是大家都沒有注意到林峰的額頭有一團黑氣一閃而逝。

  同時正在為林峰摔碎神像而驚怒的老嫗在這黑氣出現的瞬間渾身一震眼中私有驚疑之后又被濃濃的恐懼所占據。他來不及思索便逃也似地匆匆走出房間頭也不回地離去。大家看到老嫗匆匆離去,也顧不得林家三人,急忙追了出去,更有眼疾手快者連忙收拾起桌子上的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跑步追上前去。

  不知道那老嫗為什么匆匆離去,也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么,只知道那老嫗不久后便去世了,而去世時雙目圓睜,神情似有掙扎,只聽得有人說那老嫗似是被什么東西嚇死的。

  其實別人看不出,但老嫗卻看得十分清楚,因為在老嫗感到一陣異樣的壓力的同時她抬手看向林峰,卻發現他的眼睛不知什么時候已經變成了綠色,臉上的淚痕猶在,只是嘴角猶掛著一絲邪笑,看起來異常詭異。感覺到老嫗的目光,林峰抬起頭對著老嫗輕笑了一下,眼中綠光一閃便恢復了原狀。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