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4:10:24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民觴公交
  4. 前奏篇

前奏篇

更新于:2018-03-16 16:04:07 字數:3445

字體: 字號:
民觴公交目錄
共1章
  前奏篇

  “來!我的小侄子!讓叔叔我抱抱!”‘啪’一聲、劉虎還未伸出的手被史姐狠狠地打了一巴掌;“姐!干嘛吶?我就是想抱抱我侄兒!不至于吧!”劉虎苦著臉看了看史姐;“要抱回家抱!晚上外面這么冷,凍著我兒子這么辦?”史姐推著嬰兒車瞪了劉虎一眼;東哥走在旁邊識趣的帶著笑臉裝作什么都發生似的看著遠處!倒是劉虎腆著臉裝著沒事般在他侄子面前像個猴子一樣來回逗著他高興的哈哈直叫的小侄子。“你們兩在這里等我下,或者去周圍轉轉!我去給兒子買點東西!”說完推著兒子走向超市,“我陪你一起去吧!”東哥說道;“就你那粗俗樣!買菜還行!換個尿不濕都做不好!別給我添麻煩,我自己去!”說完撇開東哥離開了,惹的劉虎一陣嘲笑;“東哥!你也有今天啊!”得到東哥在他頭上的照應后才老實的站在旁邊等候。

  “站住!”何塵邁著他有些沉重的步子和文博端著手槍緊追著前面的兩個嫌疑犯,弄得周圍稀散的人群一陣慌亂躲避,何塵看到站在路邊還很鎮定的東哥和劉虎后大喊;“幫我攔住他們倆個毒販子!”劉虎看了看東哥,又看了看快要近身的倆匪徒,有些躊躇的苦著臉。‘呼哧’一聲,東哥矯健的撲向其中一個近身匪徒,干凈利索的放倒了他。劉虎也無奈的加入其中逼向另一個人,可他畢竟不像東哥行伍出身,讓歹徒在臉上畫了個熊貓眼后抽身逃走。“哥們!好身手!以前是我們同行吧?”有些氣喘的何塵眼前一亮稱贊東哥道。文博也是有些驚訝與東哥的身手,可他未作任何停留繼續追捕另一個從劉虎手上溜走的匪徒。“我哥們以前可是特警隊長!不必你們差!”劉虎帶著他那滑稽的熊貓臉自豪的說,“同志!沒事吧!要不要帶你去醫院看看!”何塵有些歉意的對劉虎說,“不用!不用!以前沒少讓你們帶去問話!”劉虎低聲謝絕何塵的好意。“那行!謝謝你們吶!”說完押著疑犯上了剛剛行至至此的警車,隨著文博追捕的方向離去。史姐有些急切的推著車從超市出來,還沒近身就問東哥和阿虎;“你們倆個大老爺們能消停些不?我才進去多長時間就聽見有人說外面有倆男的和逃犯鉚上了,我也不說你東哥了!你是行伍出身也就算了,你把阿虎帶上干什么啊?萬一出了事我們和金老爺子怎么交代?”史姐近身看了看他們倆,眼睛最后停留在劉虎的臉上,讓他一陣尷尬;“行啊!剛才是去動物園和熊貓相親去了吧?東哥、東哥你還愣著干嘛?趕緊帶他去就近醫院看看!”“哦!”東哥呆呆的應了一聲拉著劉虎趕緊撤向附近的診所。

  刺耳的警鳴在一條人煙稀少的路口消停下來,文博和手上戴著手銬的匪徒靜靜地站在路口看著停下的警車。“不錯嘛!你小子長本事了!”何塵對著文博打趣著,“小健小康你們倆把他押上車準備收隊!”何塵看也沒看匪徒一眼對著身后的倆同事接著叫道;然后用手搭在文博的肩上笑著說“走!老戰友!趕緊上車收工,咱兩好好的去喝喝酒!”說完把車鑰匙掛在食指上狡捷的說;“你剛拿到駕照!試試手吧!”文博較有興致的接過鑰匙快步走向警車。車上一起的4個嫌疑犯安靜的隨著警車蹲在沒有隔離網的后面,前面帶著槍全部上車的四個警員駕著警車在大聲的歡談著什么。借著路燈透進車里的光亮、他們的眼神在彼此交流著。他們悄悄地把雙腳退過背著銬著的手銬,讓雙手回到身前。默契的向車前的三名警察發起了突襲,車里頓時亂成一團,讓剛拿到駕照想試試手在前面開著車的文博一陣錯愕,‘砰’!一名匪徒搶過小健的槍對著小健手臂上就是一槍,接著提槍走向駕駛座上的文博,文博的慌張伴著警車一陣左右擺動。“我們家小宇,長大了也要像爸爸一樣、做一個頂天立地的英雄,和爸爸一起打壞蛋”史姐站在路邊開心的逗著嬰兒車里剛剛蘇醒的孩子,一束燈光照了過來,史姐回頭看了看,發現異常來不及撤離后本能的用身體擋住孩子;‘砰’!史姐和孩子飛到了10米外的草坪,還有一絲氣息的史姐向幾米外的孩子伸了伸手,最后無力的手還是慢慢地頹了下來。匪徒拿著槍對著文博神秘的笑了笑,那眼神就像是看到了死人一樣,‘砰’!緩緩倒地的身影露出了何塵還冒著青煙的槍,剩余的匪徒也老實的安靜了下來。“我剛才撞到人了!”文博滿臉冷汗的顫聲說道,何塵撇了一眼老實巴交的余匪,將文博一把推開駕駛座,穩了穩還在微微擺動的車身,點了一支煙深吸了一口“那不是你的錯!”接著掏出手槍對著躺在地上的匪徒連開數槍,微笑的看了看嚇得低頭不敢看的其余匪徒;“剛才就他一個人反抗、和你們沒關系是吧?”“是、是是!”匪徒低著頭顫抖的回應著;“那就好!”說完看向手臂受傷的小健;“小健、等下回到警局你就說你開著車,這個匪徒坐在你旁邊、搶了你的槍打傷了你才造成剛才警車失控撞了人!明白嗎?你們都聽到了嗎?”何塵有深意看了看后面的匪徒。“聽到了!”“明白”全車的人除了文博外都回應著何塵。“這、、、不好吧!”文博有些不安的說,“沒什么不好的,你下個月就要結婚了!你老丈人是我們的所長!想想你說出真相后你未婚妻肚子里的孩子,把你含辛茹苦獨自養大的老媽?哥們!聽兄弟一回,我們都是為了你好!”何塵低聲教解著文博,文博張了張口,可終究什么也沒說。起初的槍聲讓不安的東哥丟下劉虎跑向史姐那里,劉虎不等治療完畢也跟著東哥離去,留下診所的醫生在原地不明所以的泛著嘀咕。推開圍觀的人,東哥心碎的看到了他熟悉的身影安靜的躺在草坪里,劉虎看到的變形的嬰兒車,視線由轉向還在路上左右擺動的不遠處的警車飛快的跟了過去,看清車牌號后又聽到幾聲槍聲后果斷回身跑向東哥那里。剛剛還在對著自己笑的小侄子安安靜靜的‘睡著了’,那天真的笑容現在卻安安靜靜的躺在他還未明白什么是快樂的草坪上。劉虎抱著孩子臉上一臉慈愛絮叨著;“叔叔說要等你長大陪你去東湖游泳的,陪你去看看武當山的道士到底長什么樣?去看看大海到底有多大?你先陪媽媽好好長大!叔叔一會兒就和爸爸回來帶你去看叔叔答應帶你去看的東湖、武當山的道士、大海!”說完把侄子放在史姐的懷里,一把拉起還把史姐緊緊摟在懷里的東哥;“走!跟我去找那輛車!”

  “趕緊把他們壓進去!剛才在車上的話都聽清楚了嗎?”何塵有些不放心的再次提醒大家,“沒事!哥們!事情回過去的!緩緩氣、明天起來什么都會好的!”何塵走到躲在一角一直抽著煙的文博面前按著他的頭說道。‘砰’!東哥一腳踹開押著匪徒的小康;“剛才是誰開車撞的我老婆孩子!”東哥憤怒的吼道,何塵很意外的看著東哥,又用眼神掃了掃周圍低頭默默無語的眾人,小健也去了醫院不在這里。“哥們!是這樣的......”還沒等他說完東哥就一腳把他撂倒在一邊“是誰?是條漢子就給老子自己站出來!”“是我!是我撞得!”文博丟掉手里還未抽完的煙,坦蕩的站了起來。東哥干凈利索的搶過配在文博腰間的手槍,拉開保險對著文博的頭;‘砰’!一絲血注從東哥拿著槍的手臂上涌出,受傷的東哥并沒有還是緊握著槍、只是朝何塵望了一眼;“老何!這是我的事!你別管!是我做的!你開槍吧!”文博面對著東哥說著;“放下槍!我們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何塵還是拿槍對著東哥喝道。‘噗’!劉虎搶過何塵手里的槍指著何塵;“東哥!走!”說完看了看警局里面跑出來的大量警察,東哥用眼角的余輝瞟了一眼蜂擁的警察;“你先走!”“都他媽什么時候了!你還掙!他們有錯在先!不敢拿我怎么樣!別忘了、史姐和孩子孩子那里等你!徳俊還什么都不知道!你先想想怎么通知他!”東哥看了看阿虎,拿著槍轉身離去。“放了他!我來當你的人質!冤有頭債有主,別為難不相干的人!”文博豪氣的走向已被包圍的劉虎和何塵交換。‘我的小寶貝丫!咱倆是一對丫!’一陣手機鈴聲響起,“我接個電話!”文博不顧身后的劉虎對自己的威脅很自然的從褲兜里拿出手機;“喂!靜秋啊!哥現在在值班,明天媽的生日你一個人去行嗎?這不是國慶長假嘛!我們可是最忙的!嗯!知道了!幫我給媽買個蛋糕,別買那最甜的!咱媽不喜歡特別甜的東西!那就這樣了!哦!對了靜秋,要是將來哥不在媽身邊,媽就交給你了!有空帶著媽去東湖玩玩,別讓她一輩子老宅在家里。就這樣,掛了!”文博的電話還貼在掛有幸福的臉上,眉間的無奈與不舍被一絲寒風吹散;“都把槍放下吧!這事是我的責任,你們都進去吧!裝作什么也沒看見,老何!跟我媽說我與剛才車上的那個毒販同歸于盡了!走!”文博對著眾人吼道,帶眾人無奈全部離開。“帶我離開這里,找個安全的地兒再動手!”劉虎復雜的蠕動了下嘴,用槍托將文博打倒在地;“先回去陪你媽過個生日,過兩天我會再來找你!”說完丟下槍離開了。留下文博在原地愣愣的發著呆,何塵也隨著許多警員一起跑了出來,“要追嗎?”何塵問文博,“別!就這樣算了吧!別為難他們!畢竟是我們有錯在先!”

字體: 字號:
民觴公交目錄
共1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