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7 16:49:10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白翰逍遙傳
  4. 第二章 無知小兒 (中)

第二章 無知小兒 (中)

更新于:2018-03-17 07:08:03 字數:3342

字體: 字號:
  接連幾日,氣暖風和。白翰雖然不是很情愿,卻也老老實實大清早起床,學一會字,便跑去練武場。應付占了一多半,練得少玩的多,卻沒像往常一樣一會功夫便人影不見。杜老漢看在心里,但兒子既然不生事,心頭煩躁的次數便少了許多。

  以白翰的眼光,一門武功的精妙所在自然瞧不出,但是之前確實讓他誤打誤撞給說巧了。堂庭山大名遠播,很多身負武藝之人從各地慕名前來拜山求藝,大多吃閉門羹不在話下。有些見登山無望便打道回府,此類人大多身手不錯且自負。剩下的無真材實料之人,有些不死心就此逗留下來,或者見此地風水好便長期居住了。杜家村便有許多此類外鄉人,日日閑來無事,兼好事之人居多,便教當地人武藝。村里人見識淺,紛紛求學若渴。所以,所學武功各門各派甚為混雜,卻無一精妙。其中,有幾個異鄉人武功低下,向來無人看得起,但在此地卻備受推崇,方覺此生無憾、夫復何求,因此才落戶成為村里忠實的村民,當起了師傅,十分醉心。

  這日,白翰不知吃了什么東西,感覺肚腹澎湃難耐,本來就無心練武,這樣更找到了借口。懶洋洋的跟在堯生后面學了一招飛鷹展翅,便欲溜走。

  瞇眼四下一望見沒爹爹蹤影,拉著堯生胳膊便走。

  堯生道:“你又干么去?”

  白翰道:“陪我解手去。你去不去?”

  堯生堅決搖頭道:“不去!”

  白翰松開手,笑道:“去不去由你。我知道哪兒有鷹雛子,又白有好看,捉了來討青青妹子歡喜。到時你這張黑臉哭腫了那才叫丑呢。”

  堯生抓耳撓腮猶豫不決。

  白翰道:“我自己去啦。”拔腳便跑,不給堯生猶豫機會。

  堯生見情勢不對跺腳急叫道:“等一等我!”來不及穿衣服,光著膀子追了上去。

  白翰去山林里拉了泡臭屎,肚子方消停下來,猶如隔世。

  堯生道:“到底在哪兒呢?你別又騙我。否則告訴你爹爹去!”

  白翰白了堯生一眼道:“夸你老實的人都瞎了眼啦,倒挺會威脅人。騙你很有好處么?跟我走就是了。”

  堯生嘿嘿笑道:“還不是讓你給騙怕啦!”

  白翰納悶道:“有么?我有騙過你么?這倒稀奇啦。”

  堯生笑道:“你本身就稀奇古怪的么。”

  白翰笑嘻嘻學爹爹的語氣道:“胡說八道!”強調居然十分相似,把堯生嚇了一跳。

  堯生道:“白翰,咱快去快回好么。想起你爹爹我就怕。”

  白翰道:“怕他作甚。你是怕他不給你烤鹿肉吃么。”

  堯生立馬口齒流涎,道:“說實話,這味道真不賴!”

  白翰笑道:“那是!等以后我學會了,做給你吃好么?”

  堯生吞口口水,忽想起一事,叫道:“一會晌午,咱要是餓了咋辦?”

  白翰停步道:“確實是個麻煩事。”想了一會,隨機釋然。“前面有顆山果子樹,叫祝余果,常年結果,也不腐爛,咱們去采點吃。”

  兩人說說鬧鬧,走去祝余果樹前,白翰脫下外衣扔給堯生,自己爬上樹先摘了一顆放進嘴里,才打了一兜土灰般顏色雞蛋大小的果子,堯生嘗了一顆,不酸不甜清脆無味,卻感覺腹中著實充實。然后兩人沿著云幽谷邊,不一會便到了白翰前幾天捉野兔的河里峒。白翰朝兔子洞瞧了一眼,繼續往東走,很快便出了草地,鉆進了一片深山。

  堯生跟在身后問道:“你說這兒真有許多尖嘴獠牙的猛獸嗎?”

  白翰笑道:“當真是有的。”

  堯生小聲問道:“你見過么?”

  白翰道:“是啊!有的三條腿,有的六條尾巴,有的頭比身子還大,尖牙比咱們的鋼刀還要鋒利,上面陰紅紅的全是血,涎液惡心的都要流到地上,它們腳下到處是同伴的尸骨,惡臭難聞,吼叫一聲震的耳朵都差點聾啦。”

  堯生害怕不已,抓著白翰衣衫不放,道:“會不會把咱們吃了啊?”

  白翰笑道:“只要被它們那猩紅的眼睛盯上,誰還有命逃呢。我親眼見過一頭全身腐爛白骨森森的三眼怪物一口將野豬咬成兩截!”

  堯生縮起脖子四下瞧去,陰暗不見陽光,虬枝盤繞,幾乎要遮住整片天空,陰風陣陣,除卻腳下枯爛的樹枝斷折聲,靜的令人生厭。

  堯生道:“我冷。”

  白翰道:“誰讓你不帶衣服了,一提到青青妹子就猴急的什么都不顧啦!你要冷就把果子扔了騰出外衣穿上嘛。”

  堯生臉一直紅到脖子根,連忙搖頭道:“那怎么成!寧愿凍死也不能餓肚皮!”

  白翰笑道:“要是青青妹子要你餓著,你餓不餓?”

  堯生啞然不語,半晌方道:“那定是得餓的!不過......不過她也不會讓咱們餓著。”

  白翰笑道:“既然這樣,她的歡喜必須是得你來討啦。那雪白雪白的鷹雛兒我是不能要啦。”

  堯生高興道:“當真如此?”

  白翰裝作老氣橫秋的傲然道:“我是出言無信的人么?”

  堯生立馬滿面堆歡,黑臉盤喜的鼻眼‘無一是處’,大踏步奮力前行,開山劈道更無二話。

  如此又走了小半個時辰,竟到了深山邊上,對面便是云幽谷和堂庭山廣碩的崖壁。

  堯生一屁股坐倒在地,呼呼喘氣、汗流不止,幽谷陰風徐徐吹來也不覺的冷,還感覺頗為涼爽。白翰叉腰低頭往谷中眺望,只見谷邊矮樹叢生,直立立的深不見底,上面一段方能看的清楚,再往下便黑暗如墨,立感一陣眩暈,忙轉過頭不敢再瞧。

  堯生問道:“看到了什么?”

  白翰噓口氣道:“好可怕的深谷,黑漆漆的什么也瞧不見。這一片比去河里峒沿路的那一片卻又深的多啦。”

  堯生道:“管它呢。咱捉咱的鷹雛兒,愛多深有多深去吧。”

  白翰皺眉道:“關鍵鷹雛兒就在谷里的峭壁上。”

  堯生嚇的一哆嗦,道:“你說啥?這下面的東西你也敢碰?早該知如此,雛兒它娘本不會乖乖的放在一個便利地方等著咱們來取。”

  堯生道:“這地方怎么啦?哪都能去得。”

  堯生將身子往山中挪了挪,倚在一棵粗樹根上撅嘴不語。

  白翰側耳朝向谷中聽了一會,道:“鷹窩應該在谷下三丈來深的地方,接連聽了好幾天雛兒叫,應該不會錯的。”

  堯生咂舌道:“這也夠深的。往下一瞧,嚇得我的腿都要軟啦。”

  白翰不理,走到堯生倚的樹根邊,一把將他推開。堯生嚇的雙手死抱住樹身,臉面倒也因此白了幾分。

  白翰用手扒了扒土,咬牙用力抓出一條樹皮擰成的粗繩,帶出一個深坑,繩子長約四仗。然后一寸一寸的用雙手分抓兩頭仔細拽了拽,確認結實耐重。

  說道:“在濕土里埋了幾天更結實了。這長度應該夠用了。”

  堯生驚詫莫名,道:“原來你早有準備啦!”

  白翰得意道:“不然這么深的谷怎么下去?難道我就不怕么。”

  堯生伸手摸了摸繩子,喜道:“早說嘛。這樣就好啦!”

  白翰點頭道:“待會你在上面候著,我下去捉,你只管著用力把我往上拉!”

  堯生道:“好!”

  白翰走到谷邊,探頭看看日頭,剛好晌午飯點,道:“一會大鷹該回來啦。咱們且等一等,等大鷹喂了雛兒走后,再下去。”

  堯生道:“好。有幾只捉幾只,一只不留。”

  白翰白了堯生一眼,道:“多來無用,一只還不夠你和青青妹子耍的么?爹爹打小便教育我,人不能太貪心啦。”說罷,又道:“小心把大鷹惹怒了,趁你光著屁股睡覺把你捉來做雛兒。”

  堯生郁悶不已,但向來對白翰說的話有所畏懼,更深怕真如其所說那可就不好玩了,也就不再分辨什么。

  隨即兩人分吃了幾顆祝余果,腹中便無餓感。倚在樹上各自閉眼休息,走了半天路大概累了,不久便沉沉睡去。兩人終究年幼,卻沒想到大鷹回來喂崽時會不會被瞧見而起防備之心,幸好大樹枝干直垂到谷下半尺,且濃密異常,足以遮天蔽日,鷹眼再精光如炬未必便能瞧的見。

  如此一睡,竟是小半個時辰。

  白翰首先被尖銳的雛兒鳴聲驚醒,見堯生頭歪在地,象如死豬,生怕他醒來一時忘乎所以,大聲說話驚著大鷹,便沒將其叫醒。悄悄爬近谷邊,側頭聽了不一會,一只白色大鷹振翅飛起,在谷中作出幾個盤旋,尖鳴一聲直上高空,就此消失不見,體格碩大無倫,一雙巨翅張開竟比自家的院子小不到哪兒。

  瞧的白翰咋舌不已。

  轉頭一瞧,堯生也已被驚醒,瞠目結舌的盯著大鷹盤旋過的地方。堯生視線所限看不到幽谷上方,以為大鷹還在上面盤旋不止,嚇的急忙朝白翰招手,示意其躲進來別被發現。

  白翰爬起身,抓起粗繩在樹干上繞一圈綁結實,然后悄悄的順到谷下,生怕鷹雛兒察覺異樣,即便幼小也不能小覷,見到大鷹的碩大體格后,開始擔心起鷹雛兒會不會比尋常的要大上幾倍。然后叮囑堯生道:“大鷹暫時應該不會回來,但你還是要注意著天邊,萬一瞧見它或聽到鳴音便把我往上拽,這家伙速度快的很,我可不想讓這些雛兒把我當鹿肉吃啦。”說完又道:“假若我連扯三下,你就往上拉。擔心氣力不夠,就再吃幾個果子。”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