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9:18:23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無限構件
  4. 第一章:開端

第一章:開端

更新于:2018-03-18 14:38:48 字數:3254

字體: 字號:
  哼著小曲,晃著腦袋,踩著油門。結束一天工作的葉源今天心情不錯,一個不算小的業務今天下午已經簽訂了合同,這意味著又是一筆可觀的收入進賬,并且合作伙伴的公司規模在全國也是前五百的集團。

  相對于收入,葉源更加看重的是對方的認可,如果這次合作對方非常滿意,在同行來說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名氣提升。畢竟葉源的公司成立了幾年時間了,一直不上不下的,想和大型公司合作,出生相對平凡的葉源沒有人脈,有優秀的想法和念頭也只能爛在肚子里。而這次的成功意味著葉源的公司將會進入一個高速發展的階段,而對面的公司無疑是葉源進入到中高端合作伙伴的一個跳板。

  想著今后自己將會登上一個新的階段,而以后再看見同一個寫字樓的同行也可以昂著頭走了,不對,懶得見了,直接搬到市區的寫字樓。美好的未來啊,回家后得把朋友叫上喝幾杯。

  思維愈發渙散的葉源油門不自覺的踩到底部,對于緩慢的加速葉源突然想到個問題,汽車也該換了,這次合作一結束立馬換車,門面嘛,不然和那些大公司合作的時候因為汽車被看扁了那可不行。

  天色逐漸昏黃,夜幕緩慢的降臨著,葉源行駛到了郊區,畢竟城區房價太高,為了節約一點的葉源只能在郊區居住了。

  “人類。”

  “恩?什么聲音。”突如其來的聲音猛然打斷了還在幻想的葉源,急忙降低了車速,在本來就不寬敞的空間四處掃視了一遍,很顯然,沒有發現任何人或者可疑的物品。

  “誰?那個混蛋在我車上放的什么東西么?還是在后背箱中?”

  “不用找了,我在你大腦中。”

  這一次葉源聽清楚了,如同在空曠空間中的回音在耳邊回蕩,聲音有種說不出的詭異感覺,如同剛剛學會語言的嬰兒。

  怎么可能?開什么國際玩笑?在我腦中?外星人?戒子老爺爺?

  ………

  一大堆疑問從葉源的腦海中不斷翻涌,出入社會多年的他也不由有些慌亂。畢竟不是年輕時候了,葉源突出一口濁氣,慢慢平復下心情的葉源將汽車停靠在了路邊。

  路邊,多年前的綠化樹已經變成了四五層樓高的大樹,晚風的吹動下不斷發出‘嘩嘩’的聲響。

  而對方也仿佛很理解一般,在葉源還在緩氣的時候并沒有出聲,給予了葉源消化這個玄幻信息的時間。

  不得不承認,這個突然而來的信息葉源并不歡迎,他過了是讀書時幻想著自己擁有各種超能力的階段。正處于事業上升階段的葉源,無疑對于這種突然打斷了他對人生規劃的它相當不歡迎,這意味著今后自己平淡,枯燥,沒有什么危險的生活將會遠去,而開始一段未知的人生,這讓極度討厭麻煩的葉源有些懊惱。

  但是葉源想了一會后,發現自己也躲不過去。不知道對方善惡,不了解對方的來意,葉源只好緩緩開口,小心翼翼的問道:“請問你是誰?如果可以,能夠從我身體里面出來說話么?”

  “第一個問題:我是來自高等文明的星球,我叫‘諾’。第二個問題:如果我脫離你的身體,三個月以內你絕對會死亡,并且我已經無法進行第二次寄宿,畢竟我在進行逃離的時候受了重傷,剩余的能量并不多了。”

  “什么意思?我會在三個月內死亡?”葉源的聲音驟然提升,并且臉色瞬間變得很難看。

  對于自稱‘諾’的外星人的語言還沒來得及分析,葉源突然接受到了這樣一個消息,無論是誰,對于說出這種話的人都不會有好臉色。

  “我根據這幾天寄宿在你身體里面了解到的外界信息看來,你大腦中有一塊細胞產生了變異,也就是你們人類俗稱的腦癌,按癥狀看來已經是晚期。”非常漠然的聲音,雖然還是有點小孩的感覺,但是已經比第一句話說的流暢了,說明外星人逐漸掌握了地球的語言。

  而被死亡突然籠罩的葉源并沒有發現這一點,半響之后,葉源突然反應過來,常年的商業談判讓葉源逐漸恢復了一些理智,如果不是因為對方是外星人,而且還在自己腦中,還有突然告訴自己的了腦癌活不過三個月,心理素質還算優秀的葉源根本不會因為對方的幾句話方寸大亂。

  回憶了一下,從第一個問題開始,對方對于我是誰并沒有做出正面的回答,只是告訴自己是來自高等文明。

  第二個問題,從對方的態度可以看出,既然自己已經快要死亡,并且他沒有多少能量,不能進行第二次寄宿。而對方也沒有多少慌張的樣子,哪么就算對方說的實話,自己的了腦癌,自己正常情況下活不過三個月,但那是正常情況。哪么,答案只有一個,自稱‘諾’的外星人可以解決自己的問題。

  而想到這里,葉源再度意識到了一個問題。這種情況非常類似商業談判中的交流。貶低對方的價值,從而達到低價購買或者合作的目的。

  愈發深思,葉源葉源越發理智,逐漸找回了正常情況下的思維方式。

  并且,對方似乎不能直接控制自己,只能寄宿在自己的身體里面,可能和對方說的能量不夠也有一定的關系。那么,對方剛才說那些是因為它有一些事情需要我去幫它辦,它需要抓住我的一個弱點,從而達到控制我,生命啊,正常人對于生命誰沒有渴望。

  最后一個問題,對方用了逃離兩個字,那么對方降臨地球,無非是三個情況,受到別的文明攻擊,將要毀滅,從而逃離。或者違反了自己文明的律法,遭到拘捕,從而逃離,最后一種就是在宇宙中受到了宇宙性災難,受了重傷。

  但如果是前兩種情況,對于是地球人的自己,都不是一個好的消息。如果對方的敵人找到了地球,那么以地球現在的科技,遭遇擁有宇宙穿梭能力的文明,下場只有一個,地球毀滅。

  不過就算對方找過來也應該還有一段時間,不然‘諾’不會這么淡然的和自己對話了,還和自己進行了一場‘商業談判’。相對于前者,葉源想知道的是‘諾’先要從自己這里得到什么,而自己也能夠獲得什么利益。

  但是現在葉源最想了解的是對方是否能夠讀取自己的想法,畢竟對方是在自己的大腦之中。如果對方能夠讀取知己的想法,那么也沒什么好說的,直接攤牌還好一點。畢竟對方住在自己的腦海中,想弄死自己不過是動動手指頭的。

  而對于‘諾’說的不能對自己進行第二次寄宿,那么也不排除對方可以對其他人進行寄宿,只不過又需要消耗能量而已,如果是這樣,那么葉源知道,自己的利益將會下降很多。

  想通這些之后,葉源故意做出惶恐的樣子:“‘諾’大人,那么我還有救么?我還年輕,我還不想死啊,如果您救了我,我什么都可以給您。”

  “如果沒有我,以你們地球人目前的科技,你三個月后必死無疑,但是現在我在你的腦中,已經暫時的控制住了癌細胞擴散,但這也是暫時的,現在我的能量并不多了,我需要你幫我做一些事,幫助我能量恢復,而你也將會完全治愈。”還是一如既往的淡然的口氣,不過這次葉源明顯的察覺到對方口氣中出現了一丁點情緒波動,明顯對方很享受這種稱呼。

  說道這里,‘諾’停頓了一下,似乎在思考什么,過了一會才接著說道:“如果我找回了大多數構件,那么你將有用悠長的生命,并且你還可以從我這里的到一些超乎想象的特殊力量。”

  對于對方的情緒波動葉源并沒有改變自己的態度,繼續惶恐中帶著恭敬的說道:“是,是,是。多謝大人的恩賜,那么,大人,您要怎么恢復呢,電?油?核能?”

  “當然不是,我的存在和你們地球人是不同的生命體系,我的身體都是由類似于你們地球的水晶一樣構成,但是我們身體每一塊水晶都類似于能量實體化的產物,而且每一個構件都擁有不同的能力。但是我在逃離的過程中身體被敵人的武器擊中,從而被打成了碎片,并且讓我失去了對其他構件的控制,目前只能感應到一些大概的方位。而我需要回復能量,至少需要找到一塊元素構件,或者是力量構件,這樣才能通過其他構件的吸收能力吸取宇宙中的能量。”當‘諾’說道敵人時,葉源這次清晰的感覺到了對方傳來的恨意。

  對于葉源來說這個可不算一個好的消息,但是那畢竟還是很遠的事情,現在主要目的是要知道對方有什么能力;“那么大人您應該是核心的構件了吧。那么您有什么能力呢?讓我知道我也可以盡快的幫您收集構件啊。”

  “我是核心構件沒錯,我擁有的力量現在沒有其他能量構件的支撐,也無法使用太多的能力。”似乎‘諾’知道了葉源的想法,并沒有正面回答。

  聽到對方說的回答,葉源的心逐漸沉了下去,許了一些自己可以擁有悠長的生命,特殊能力的空頭支票。自己還是沒有得到想要的答案,看來只有用第二種方法了,葉源默默的想到。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