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4:28:12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陰陽吏
  4. 第一章 狼食崗上的故事

第一章 狼食崗上的故事

更新于:2018-03-17 07:02:10 字數:3912

字體: 字號:
  十殿閻王:第一殿,秦廣王蔣,專司人間夭壽生死;第二殿,楚江王歷,司掌活大地獄,又名剝衣亭寒冰地獄;第三殿,宋帝王余,司掌黑繩大地獄;第四殿,五官王呂,司掌合大地獄,又名剝剹血池地獄;第五殿,閻羅天子包,司掌叫喚大地獄,;第六殿,六城王畢,司掌大叫喚大地獄及枉死城;第七殿,泰山王董,司掌熱惱地獄;第八殿,都市王黃,司掌大熱大惱大地獄,又名惱悶鍋地獄;第九殿,平等王陸,司掌豐都城鐵網阿鼻地獄;第十殿,轉輪王薛,專司各殿解到鬼魂,分善惡,核定等級,發四大部州投生。男女壽夭,富貴貧賤,逐名詳細開載,每月匯知第一殿注冊。凡有作孽極惡之鬼,著令更變卵胎濕化,朝生暮死,罪滿之后,再復人生,投胎蠻夷之地。凡發往投生者,先令押交孟婆神,酴忘臺下,灌飲迷湯,使忘前生之事。

  一條小路蜿蜒著通向大山,天已經漸漸地安了下來,這時看向遠處的大山仿佛就像一個巨大的怪獸,能一口把一切都吞噬掉。聶清,一個人孤零零的走在崎嶇的山路上,心里在不斷詛咒著公交司機,如果不是他在那里邊開車邊打手機,也不至于把車開到河里去,害的自己還要走二十多里的山路才能回家,“哎,倒霉的一天,要幾時才能回到家呀。”望著兩旁陰森而高大青山聶清只能仰天長嘆。

  不知道走了多長時間,也不知道走了多少路,已經來到大山得深處。聶清現在是又饑又渴,這時他忽然聽到有一群小孩地嬉戲打鬧的聲音,這聲音時而就在身邊,時而又在遠處,身邊齊腰高的野草也在那里搖動著,好像有什么東西在里面穿行。這時小孩嬉戲打鬧地聲音更響了,仿佛有一群兒童在你的身邊不停地打鬧,卻又沒有他們的蹤跡。

  聶清微笑著搖了搖頭,他知道自己來的方圓幾十里的狼食崗,所謂的狼食崗就是舊社會時誰家有五歲以下的兒童夭折,就把兒童的尸體拋棄在狼食崗,讓野狼把尸體吃掉。因為人們認為狼是閻王寵物,小孩的靈魂早日投胎,以免受到孤魂野鬼的奴役。但是人們不知道是早夭的小孩由于沒有享受到人間的生活,沒有得到人間過多的愛,心里都有一股怨氣,不愿去投胎。隨著時間的推移原本狼食崗的夭折的兒童有一個,變成兩個,久而久之變成了一大群。由于這些兒童化成的小鬼并沒有做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鬼差也拿他們沒有辦法,只能讓他們在時間游蕩。而這些小鬼在無盡的歲月偶爾遇見體弱多病的人也要上去捉弄一番,用來打發無聊的的日子。

  聶清忽然感覺到有什么東西順著腿一直爬到了背上,而且還用力的揪自己的耳朵。這一下差點把聶清眼淚給痛出來,這還沒有完又有一個也爬上來勒住了自己的脖子,他感到身子越來越沉,幾乎就倒下去。這是被小鬼纏住了,如果是一般的人恐怕早就要么哭爹喊娘,要么就嚇得魂飛魄散。但聶清不是一般的人,他是陰陽吏,他們這些人有溝通陰陽的能力,必要時可以差遣牛頭馬面,請天兵天將幫助自己。加上本身的功夫就及其高強,所以無論是陰陽兩界,又或者神界都不愿意得罪他們。但是陰陽吏本身的要求就及其苛刻,首先要膽大心細,內心善良還要及其得堅韌,最重要的一點是要看淡名利和金錢,他們過著也是刀口舔血的日子,稍有不慎就會魂飛魄散。聶清清楚地記得自己的師傅就是和一個危害人間的蛇妖大戰時由于法力不夠被蛇妖殺害,死在了自己的眼前,如果不是自己在最后關頭請來天兵收復了蛇妖,自己也已經變成了一堆黃土.每當想到這里,他都傷感不已。

  “小東西,膽子越來越大啦,蹬鼻子上臉了,哎呦,好疼。全都給我開。”只見聶清身上一陣金光閃動,只見從他的身上掉下了幾個光著屁股的小鬼,而在聶清的四周還有十多個同樣光著屁股的小鬼在那里站著,當它們看到有小鬼揪聶清的耳朵時都在他們像觀眾一樣高興地跳躍,當看到小鬼被聶清趕下來時有驚恐萬分,幾欲逃跑。

  只見聶清走到一個滿臉驚恐的小鬼面前,伸手抓住小鬼的脖子,然后緩緩地提了起來。小鬼此時已經嚇呆了,小胳膊小腿在空中無力的掙扎著,口中發出了凄厲的哀嚎,其他小鬼見狀嗖的一下子消失的無影無蹤。聶清緩緩地蹲下,把小鬼放在自己的膝蓋上,然后伸出手掌對著小鬼的屁地打了一巴掌。“小東西,讓你不聽話,鬼膽夠大的,居然敢捉弄我,就不怕我一旦不高興讓你魂飛魄散。我打,我在打。”聶清狠狠地打著小鬼,反正鬼魂這種東西物理攻擊對他們是沒有用的,所以也弄用擔心把他們打壞了。“媽媽,有壞人打我,你在哪里呀,媽媽快來呀。”小鬼這一回被聶清打哭了,孩子的本性也顯漏了出來。聶清聽到小鬼的哭聲心頭猛地一軟。雖然說他們是鬼,但是畢竟還只是個孩子呀。小孩在外面受到委屈首先想得是媽媽,回到家第一聲叫的也是媽媽。即使他們因為種種原因死去,心里依然還是放不下自己的媽媽。聶清輕輕地把小鬼放在地上,然后往后退了一步,盤腿坐下。只見那小鬼坐在那里,雙手不停地擦著淚水,雖然他已經沒有了眼淚。哎…,這都是做的什么孽呀,這么小就已近死去。聶清心中感慨著。

  忽然旁邊的草叢動了下,接著伸出了一個小腦袋,蒼白的臉上一對灰色雙眼在那里看看聶清,又看看小鬼。接著有一個小腦袋伸了出來,兩個,三個…十六個。十六個小鬼在那里看著他們。這時一個膽子大的小鬼從草叢里爬了出來,它小心翼翼的向聶清爬去,剛爬出去幾步他停了下來,仔細地打量了一會聶清,好像在看一下有沒有危險。小鬼發現聶清只是在那里看著他,并沒有什么危險接著向聶清爬去,但是剛爬幾步又停了下看了看聶清。如此反復的三四次的爬爬停停,他終于來到了聶清身邊。先是用小手拉了拉聶清的衣角,神色緊張著打量著聶清。看到聶清沒有任何反應膽子變大了一些,慢慢的站起身,然后圍著他轉了一圈。便甩下聶清一步三搖的像正在哭著的小鬼走去,伸出小手給它擦了擦淚水,然后拉著他慢慢的像草叢走去。

  “哎,讓它們這樣也不是辦法,早晚要出事的,還是幫它們一把。手握陰陽,行我使命,鬼差鬼將出來聽令,輪回………”只見一個紅色纂體的“令”字從聶清的眉心飄了出來,然后越來越大,越飄越高,最后成了一個方圓十幾米,直接把山谷罩在里面。忽然陰風陣陣,在風中走出了一隊手提水火棍,腰纏鐵鏈,身著胸口帶一個鮮紅“薛”字差服的鬼差。這是聶清召喚第十殿閻王中輪回王衙下的鬼差,他們來到聶清面前為首的鬼差對著聶慶躬身行禮道“輪回王衙下第五統領薛楠見過令史大人,不知大人召喚卑職所謂何事”聶清躬身還禮說“原來是薛大哥,是這樣,剛才兄弟走到這里發現這里有很多早夭小鬼,看到他們及其可憐,而且生前也沒有做過什么惡事,所以請薛大哥可不可以網開一面,讓他們早日投胎轉世,免收時間疾苦。”薛楠沉思了一會說“令史大人仁慈,本來這樣不符合陰陽令律,既然大人開口了,卑職照辦。不過大人,按照規定卑職還是要查一下他們的三生輪回,如果真有作奸犯科的卑職也只能安律發配。”“那就勞駕薛大哥了。”聶清欣喜地說。“天地清明,陰魂現蹤,生死輪回,須看三生。”只見六個鬼差把手中的水火棍拋到空中,六個水火棍在空中形成了一個正六邊形,接著水火棍在空中旋轉放大。

  這時,薛楠雙手在虛空中一抓,一卷古樸的竹簡出現在他的手中。聶清也是第一次看到這竹簡感到十分的好奇,看到聶清呆呆的目光薛楠笑著說“呵呵,大人這就是三生卷,有他就可以看到所有人的三生輪回。天上由六根水火棍組成的是輪回門,而三生卷就相當于輪回門的鑰匙。這兩樣寶物在一起就可以溝通陰陽兩界,孤魂野鬼方能轉世投胎,當然有過作奸犯科就只能按照令律進入十殿輪回。”接著薛楠將三生卷拋到空中,只見那三生卷緩緩地飛到由水火棍組成的六邊形中央。接著,三生卷和水火棍散發出柔和的紅光,只見那紅光照到之處那些小鬼都露出了身體,當他們看到貴差鬼將時都露出了驚恐的神色,接著轉身就要逃跑,就像小偷看到警察一樣,其實事實就是這樣,鬼差鬼將不就是陰間的警察嗎。但是在紅光的照射下小鬼就像被施展了定身法一樣無論怎么掙扎都徒勞無用。接著輪回門發出的紅色光芒變成了乳白色的,所有的小鬼的不約而同的看向空中。他們的表情在不斷地變化著,有的先哭泣后歡笑,有的先歡笑后哭泣,還有的先是得意然后面色猙獰的在那里掙扎,而更多的是極其茫然看向空中。“大人,這是他們看到自己的三生三世,無論善惡大小他們都逃不過三生卷的,下面就要看他們何去何從了。”

  這時空中的輪回門陡然又發生了變化,在輪回門之中出現了兩個古樸的文字“輪回”。空中忽然傳來了嘩啦啦的聲音,一陣陣陰冷的氣息也在空中流動起來,接著聶清看到從輪回門里面伸出了一條條有手指粗細,烏黑烏黑的鐵鏈,只見那些鐵鏈飛到小鬼身上又把他們捆綁起來,然后鐵鏈由一條條的緩緩的縮了回去,只留下三個小鬼又哭又叫的掙扎的。“薛大哥,這是怎么回事?”聶清不解的問“呵呵……,大人,剩下的這三個可是有案底的,所以他們還不能投胎轉世,還要去秦廣王那里接受審判,聽候發落,”聶清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心里不禁的想到有誰能夠逃過命運呢,那些作惡多端的人不管你隱藏的有多高明,在你看不到的地方,總有一筆賬給他們記得呢。這時輪回門上的文字由“輪回”變成了“秦廣”,然后鐵鏈便拉著被捆綁住的的小鬼慢慢的縮回到了輪回門里面。

  薛楠手往空中一揮,只見那三生卷從輪回門里面飛了回來,落到他的手上金光一閃消失不見了,天上的六邊形的輪回門也慢慢的縮小,最后又分散開來,落回到鬼差的手中。

  “大人,事情已經解決,卑職等人也要回去交差了。”“有勞薛大哥了,帶我問候一下十王爺”“大人,就此別過,今后有什么需要盡管召喚卑職”“薛大哥再見”薛楠又向聶清躬身行禮,然后一揮手帶著鬼差消失不見了。

  這時從山外傳來了公雞報曉的啼叫,“忙活了一晚上終于結束了,但愿你們下一輩子能投胎找個好人家。”聶清喃喃地說道。手一抬,在他頭頂飄著的“令”字化為一道金光飛到了聶清眉心之中。“唉!又是美好的一天加油。”聶清感嘆說道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