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9:41:05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漂在大學
  4. 第一章

第一章

更新于:2018-03-18 15:13:45 字數:5510

字體: 字號:
漂在大學目錄
共1章
  公園21世紀某年6月8日的夜晚,H市某高中最高建筑物上篝火旺盛,火堆邊兒上三個黑影正拎著若干啤酒瓶吼得天花亂墜。

  “靠,讓你們折磨朕,讓你們再折磨朕!”秦少飛將一本王長喜聽力專攻試題扔進火堆,一陣細微的火星惡騰騰的飛了起來。

  “太便宜他們了!”賴華大大的咽了一口啤酒,“應該讓他們賣身!賣身還能給咱們賺倆錢,一斤紙七毛錢呢!”

  “我怎么就覺得自己跟再給祖先燒紙一樣呢,”小胖拿了根板凳腿挑了挑沒燒透的書,一下子沖出來的火苗嘩嘩的直逼著他的臉,“就差燒根香了!”

  “那就燒根唄!”賴華掏出來三根煙給點著了插進磚縫里,就勢把小胖按趴在地上,嘴里念念有詞;“小胖祖先保佑我們仨都考上好大學吧!”

  秦少飛抬頭看天,想著自己就要永遠告別這些破題了,幸福感直線上升,一步跨到小胖面前,很給面子的賞了一句:“愛卿免禮平身,你們的請求朕恩準了!”

  “靠!”小胖伸手狠狠地抓住了賴華的領子——“還不把大爺拉起來,賴華你找死啊——”

  賴華沒有拉起小胖來,可是也沒有死成。就在小胖爬起來的瞬間,學校避難警鈴大作,秦少飛和賴華再小胖的目瞪口呆中抬起他倆42號的大腳將他們好不容易才點著的篝火踩了個七零八落。“快走!”秦少飛拉著賴華朝著小胖喊,“靠,最后一晚上還要tmd出事!”

  小胖在已經熄滅的篝火堆上狠狠地補了一腳,跟在他們倆身后沖下樓去。

  操場上已經是人聲鼎沸了,黒棍正在做著人群疏散,一個高音喇叭的聲音穿過人群四處擴散著:“大家放心,現在已經沒事了,王保安已經去查了,一會就清楚了。”

  “出啥事了?總不會tmd地震了吧!”賴華隊別人打斷他們的“兄弟告別酒會”顯得很是不滿。

  “聽說有人看見教學主樓著火了!”

  告別酒會三劍客立即閉上了嘴,兩分鐘后,三個“不喜歡在人群中湊熱鬧”的黑影悄悄地從操場遄竄了出來,腳上還帶著滅掉教學主樓大火的灰。

  三劍客覺得挺無聊,也不想回宿舍,于是二十分鐘后,學校門口小剛飯店最后一張桌子上多令人三個舉著酒杯的錚錚男兒。

  “少飛,茍富貴,莫相忘!”小胖舉著酒杯給秦少敬酒,他們中只有秦少飛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歷史最長的農民的兒子,也只有他的成績一直是全校前十的。

  “少來,你們倆哪個不比我富貴。”秦少飛碰了一下小胖的酒杯。其實秦少飛一直很羨慕他們倆,賴華家里挺有錢的,賴爹說了,只要能過本科線,絕對讓走重點學校。小胖走的是體育特招,已經有一所重點大學通過了小胖的體育測試,成績小胖過線完全沒有問題的,現在唯一還有懸念的就剩秦少飛了。

  秦少飛想起來第一次在賽場上見小胖的時候,小胖還差點和自己打起來,球場上的糾紛總是能讓男生有特別深的記憶,以致后來在聚會上見到小胖時一眼就認出來了,但倆人三杯兩杯過后突然就成了兄弟。秦少飛現在想起來還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賴華適合小胖認識后小胖介紹認識的,他們兩家是世交,有好東西小胖總是要和賴華分享的,朋友也一樣,好在秦少飛是個得人心的主,賴華一見就喜歡上了,三個人后來就沒分開過,小胖爹和賴爹也都見過秦少飛,不管怎么說,三個人高中生活還算過得不錯,高考之前,秦少飛和小胖還躋身黨員行列,成為中國**光榮的兩名成員。

  想到這些仨人都不復平靜,酒怎么也喝不夠,沒多久就都趴下了。

  秦少飛結了帳,左扶右扛得拖了倆醉鬼走到宿舍樓下。

  “胖兒,哥哥舍不得你~”賴華拽小胖耳朵。

  小胖本來是半瞇著眼睛跟著秦少飛走來著,突然被賴華這么一拉,“嘔——”一聲全吐秦少飛鞋上了,賴華見小胖吐了不甘示弱,沖著秦少飛左腳就低下去了,“靠!”秦少飛大吃一驚,忙抽出左手吧賴華推開,總算是搶救了他一只鞋。

  “小胖你就不會吐~”賴華看著秦少飛的右腳說,“你丫把值錢的都吐了~你看看哥哥,就吐點方便面~”

  “靠,你們真惡心!”秦少飛受不了了。

  一番折騰之后,兩個人總算是安靜的躺在了各自床上。秦少飛脫下那雙惡心巴拉的寫好好地洗了洗腳——好像從小到大就沒洗得這么認真過——靠在床上看著小胖和賴華,想著三個人認識以來一起打的架,寫的檢討,一起看的世界杯,NBA,一起討論的漂亮女孩,打的比賽,以及明天,他們就要分開了。。

  “靠!”秦少飛用力的踹了小胖一腳一掩蓋自己忽然之間涌上來的傷感,小胖哼了一聲,翻了個身繼續睡。“你欠朕一雙新鞋!”秦少飛說。

  分別的早晨總是來得特別的早,秦少飛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上午了。小胖已經收拾好了東西,看秦少飛行了輕輕對他笑了笑:“我爸來接我,先走了。”

  秦少飛忽然很不想起床,看著小胖爹把小胖東西拎出宿舍,沒有說話。

  賴華東西已經提前運回去了,沒人來接,秦少飛去車站送他。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看著賴華的車越走越遠,秦少飛忽然感覺自己看見了煙花,升騰,絢爛,然后墜落熄滅,就像他的高中生活。而現在,是時候說再見了。

  再見,小胖!再見,賴華!

  再見,H中!

  再見!我的高中生活!

  ***************************************************

  整個暑假秦少飛都跟著秦老爹在地里揮鋤頭,將中華民族最古老的職業精神發揮了個淋漓盡致,7月14日,秦少飛特意起了個大早,雙手顫抖的拿著電話,收聽了他人生歷史上最為激動人心的一個分數——598,這個分數赤裸裸的告訴了大家,秦少飛已經被A大錄取,這個時代為農的家庭終于飛出了個鳳凰,迎來農奴解放的好日子了!

  當然,這是對秦老爹一家的影響,跟咱沒什么關系。到此時,秦少飛作為我們的主角,終于要開始正式的大學生活了!對我們而言,這個時刻最重大的意義當然是我們的正文即將登場,不需要再看這些與作品相關的文了。

  我一直在想,如果我沒有在學校門口站那兩分鐘,而是直接昂首闊步的走進去,或者我沒有在那一分鐘站在那里,抑或是稍有偏差,是不是就不會認識張紹,是不是就不會待在這樣的大學世界里。-

  我也打過架,也曾經有過喜歡的女孩子,但是最終還是輝煌的站在全校學生面前接受了他們或羨慕或嫉妒的目光——但是,忽然有一天,回頭的我發現現在的自己自顧不暇。-

  ——摘自《秦少飛日記》-

  -

  我是在開學之后才知道小胖并沒有進那所大學的。-

  他很久都沒有聯系我,后來賴華告訴我,小胖出國了。-

  賴華如賴爹愿進了F大,只有在廠家的時候才能見一兩面,鐵三角在我們離開H中的那天早上就突然分崩離析了,只是我還在固執的懷念著,懷念著年少時操場上奔跑的三個身影,從不分開......-

  很久以后的我才忽然想到,自己要到A大的初衷,不過是因為出于對A大歷史名校的敬仰,還有看到老爹胃疼時候在床上睡不著覺的翻來覆去。-

  很多事情只有做過才會知道結局是不是對自己有好處,就像自己四年的大學生活。生活從來就不像看上去的那樣簡單。-

  我一直很喜歡看的電影是“我自己的德意志”,感覺自己像極了肖揚。剛到大學時滿心的憧憬,以為從此要開始活的風生水起酣暢淋漓,卻在殘酷的現實中發現原來自己的處境是多么的不盡如人意。-

  “我一直在想,再見到你的時候我會怎么做,是不是應該打你一頓出氣,但是當我真正看到你,我突然很感謝你,如果不是你,我還會像以前那樣生活著,很可恥。”肖揚如是說。-

  曾經的我也很可恥,不過終于,我可以在“可恥”的前面加上“曾經”兩個字了。-

  431的兄弟們并不像大多數人所認為的那樣,大家各自都胸懷著夢想,有著自己的信仰。他們是值得尊敬的一群狼。-

  -

  ——摘自《秦少飛日記》-

  -

  -

  -

  第二章歡迎入住-

  有時十三個小時之后,秦少飛終于到達了他的最終目的地_A大。-

  站在大氣勢恢弘的校門前,秦少飛深深吸了口氣——在他印象中堪比凱旋門的宏偉的A大校門正在他面前敞開著,激動之情溢于言表啊,秦少飛忽然覺得他痛恨無比的兩個十三個小時的火車,一路上兇神惡煞的公車司機和兩天以來多于五頓少于十頓的泡面都變的可愛起來——他秦少飛心馳神往的大學生活就要開始了!-

  “同學,你報到的吧?!”張紹站在秦少飛旁邊戲謔的問。-

  他觀察秦少飛好幾分鐘了,這家伙的表情也太夸張了,見個校門至于嗎,手上的筋都爆出來了。-

  也難怪張紹會鄙視A大校門都會激動的人——他在這里生活了18年了,用通俗點的話說,A大校園后墻上有幾個洞他都知道!他家離A大校門不足300米的距離,打會走路開始他就在這個學校里晃悠了。不過此時的張紹難免有點自作聰明,秦少飛青筋暴起是因為他已經拎著那個奇大無比的包近兩個小時了,而那發自內心的激動則是因為他終于可以結束兩天以來不停奔波的旅途了。-

  “哦,”秦少飛終于注意到自己身邊還有一個人,“你是…學長吧?”-

  張紹笑了笑沒出聲,來了個默認。-

  “我帶你進去。”他接過秦少飛手上一個看起來很輕便的包,“靠,什么玩意這么重!”-

  “都是書,”秦少飛不好意思的說——那些書都是小胖送的,成套的金庸和古龍的小說。-

  “靠,大一剛來的都這么用功!”張紹很老練的說,秦少飛有點掛不住。-

  “呶,那邊繳費的,先交費領住宿卡,我領你到你宿舍。”張紹指了指一個排滿了不是很長但是很粗的隊的窗口,幸災樂禍的看著秦少飛。-

  秦少飛肥了見縫插針,完美的發揮了雷鋒同志善擠善鉆的革命精神,經過百米沖刺,跨欄,負重跑,擊打和若干個被迫轉體三百六十度等高難度動作之后,成功的在半小時之內拿到了住宿卡。-

  “多少號?”張紹一口前輩口氣。-

  “1#431。”秦少飛大口喘氣,中國人口的密集程度真不是蓋的。-

  “多少?”張紹有點不可思議。-

  “1#431。”秦少飛自作主張的原諒張紹的耳背。-

  “什么專業啊你?”張紹臉都黑了。-

  “生物工程”秦少飛一臉哥們兒很有前途的口氣。-

  “靠!”張紹狠狠的啐了一口,最后的僥幸心理和面子問題同時坍塌,向秦少飛伸出右手:“以后就是舍友了,請多關照!”-

  秦少飛的臉在二十秒鐘之內經過了驚訝到了然到憤怒到平淡到戲虐的完美過度,最后擺出一個總結性的尷尬表情:“你好,我叫秦少飛。”-

  秦少飛到校時間并不算早,六人間的宿舍已經有四個人到了。張紹拎著秦少飛的包很大力的推開了門,秦少飛看到一閃而過的門牌上431這三個小小的數字下面用簽字筆重重的寫著“WTO總部”。-

  “李一,魯勝。”張紹指了指正坐在上鋪進行友好戶口調查訪問的兩位,“還有一個叫常海軍,現在沒在。”-

  秦少飛抬頭向李一和魯勝有好的笑:“秦少飛,請多關照。”-

  其實魯勝從秦少飛進門的那一刻起就一直盯著他看,從某種程度上說,這種行為被稱作防備性觀察——因為秦少飛184的個子和解釋的感覺很嚴重的威脅到他在這個宿舍塑造的最威猛形象——作為山東人的一員,他深深的以自己的大漢形象為榮,并極力想維護這個榮譽。因此,面對如此秦少飛,魯勝的第一句話既不是歡迎辭也不是自我介紹,而是沒頭沒腦的一句:“哥們你多高丫~”還帶著一絲不怎么容易被人察覺的嗲音。得知秦少飛逼自己矮了1厘米之后,他終于滿意的點了點頭,以一臉釋然德表情和無比輕松熱情的語氣對著秦少飛:“我是魯勝,別號老花~”-

  一臉書生氣的李一只是沖秦少飛點了下頭,用簡短的兩個字結束了他的自我介紹:“李一。”第二章未完待續秦少飛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床鋪,他住靠窗的下鋪。宿舍是朝陽面的,此后四年每個睛朗的早晨都會有一縷陽光透過窗子照到秦少臉上,這讓秦少形成了早醒的習慣,也成為431一堆懶鬼每天早上抱怨秦少的始作俑者。-

  秦少飛剛坐定,宿舍門猛然被撞開了。張紹站起身,和秦少飛帶著一臉錯愕盯著門口那個夸張地背了個不知用了多少年的包衣服上布滿汗漬滿臉胡子拉碴腳蹬黑布鞋甚至還帶了個草帽的家伙。-

  “哇噻,”張紹驚呼:“兄弟你是犬儒派創始人么?!”-

  草帽男嘿嘿笑了兩聲,拿手里已經喝了大半瓶的礦泉水瓶撓撓頭:“這里是431吧?”-

  有一句話叫不能看人外表下定論。因為絕大多數的成功人士都長的讓人不敢恭維,比如新一代成功人士馬云,俞敏洪,又比如現在當紅女星的鉆石王老五老公們…好吧!為了證明這個道理放之四海皆準,我舉一個外國例子,哈佛歷史上一件頗為有趣的事情:當一對衣著十分樸素貌似平凡的老夫妻到哈佛請求為他們在哈佛上學剛剛逝去的兒子捐修一座建筑時,哈佛校辦負責人對兩位頗為不屑,大肆宣揚:你們以為是修雕塑嗎?你們知道學校一幢建筑要花多少錢嗎?然后羅列了一大堆數字以羞辱兩位老人。誰知聽完之后,老太太平靜地跟老頭說:修一個大學只用這么點錢嗎?那咱們還修什么紀念建筑哇,咱們直接蓋所大學吧!_然后就有了斯坦福大學,在常春藤八大盟校中與哈佛比肩,堪稱美國最富有的大學,哈佛悔之晚矣。-

  431的眾男自然不比哈佛負責人更具智慧,于是草帽男剛進門,大家就在他的草帽上畫了倆隱形大字_農民!結果,當草帽男包包里的蘋果Macbookrod,ircohGX+s10鏡頭相機以及讓張紹哈喇子流好久的智能款N900浮出水面時,四個人被當場雷翻了。-

  “哥們兒你玩colay啊!今年開始流行開學化妝了嗎?!”

  “嘿嘿,順道從山西采風過來,這衣服還是想我大姨要的呢,多由傳統中國氣息!”草帽滿自豪無比的說,“成南。”

  真是一個不會體恤農民的策劃那個是小孩,秦少飛想。

  431眾位一一向成南的裝備握手問候,并在他的鏡頭下留下了大學的第一張整齊劃一的笑臉。

  ‘既然都到了,“張紹說:“收拾收拾開始歡迎晚宴吧!”

  431一致同意

  于是晚上八點十分,A大學生三餐的標準四人桌上倍顯擁擠的出現了六個各自舉著3/4被啤酒的黑影,伴隨著一陣短暫的玻璃杯碰撞聲后,一個整齊劃一的吼聲沖破夜空:“歡迎入住431——”

字體: 字號:
漂在大學目錄
共1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