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20:34:25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惡魔與天使之絕版愛戀
  4. 01變化的開始

01變化的開始

更新于:2018-03-15 20:00:15 字數:3237

  我,一個平凡的少年。生活在一個不錯的家庭,父母都有工作。

  我,在高中前,只是一個大眾人,可是上天注定不讓我過的平凡。

  我,一個16歲的少年,留下了自己的永不滅的回憶。

  ——開始

  我,叫朱意迵(dong),今年16歲,可是說我長得偏胖,一副眼鏡戴在臉上,好像很有學問。黑色的頭發,有些頭發是金黃色的。我從小都沒有被打過,說我說明我這人很討厭麻煩,我的交友能力很強,尤其是女人緣。我的理解力,超出了正常水平。我還有一個姐姐,在我出身前死的....

  再就是這名字的麻煩朱意迵小時候同學都說你爸媽給你造了一個字,那個字是迥。可是偏偏不是那個字。迥(jiong)、迵(dong),一橫之差有著巨大的差別。我后面的意迵,因為一些特殊原因,我現在叫王意迵(tong),說我媽因為老是用一同胡,就給我起了這個名字。還有我的小名,更是給我帶來了不少的尷尬——鐵蛋。所以我的外號,可以說是一大把一大把的。像什么金銀銅鐵蛋,一統豬,一通胡.......就有才的事,他們編了一個順口溜:鐵蛋啃鐵蛋,崩掉兩顆大門牙。

  我這人不知為什么,偏內向,不愛怎么說話,可是我依舊可以交到一群一群的朋友。我的好朋友:小朱豬(跟我一個姓,家境比我好,他的父母對我也很好)、柳(我的好朋友,好兄弟,跟我干系最好的,可是他總是對我們很好對外人總是冷冰冰~)、偉(我的老鄉,雖然說我們之間就差一堵墻而已)、小喬(我的同桌,關系扛扛得,也是混的~父母是當地的黑幫第一的夫妻)、彬(東北的,老扛了,打起來,打一下一個)、元(校草,最他的人是拍的長長的隊,還有人上課來表白,不知有都少人羨慕他啊~)

  我在初中最后的幾天,離中考就剩幾天的時候,我們齊聚KTV,來了一個聚會,

  DLT的一條大街上,到處都傳來了喧鬧聲,夜晚的街道繁鬧,什么酒吧、KTV、網吧、夜總會都開始忙碌,一家名為“華僑”的KTV里,幾個少年在那里唱歌,旁邊還坐著一個少年,沉默再不起眼的角落里,這人就是我——朱意迵。

  這是一個唱歌的少年走了過來,藍色的頭發,一雙笑意的眼神,高而瘦,小胡子又長了出來。“意迵啊,怎么不去玩,每次都在這里,不無聊嗎?”

  “呵呵~~~你們玩吧,我看著就好,元,你完了會去哪里?”我看了看正在唱歌的他們說

  “我,不知道,應該是去XA,我看能考上不。”元拿起一杯雞尾酒,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說

  “呵呵,你這個全校第一,你要是考不上,那誰還會考上。”我冷笑了一下說

  “有啊,你不就是嘛,你每次要不是讓著我,我看第一就是你的了。”元喝了一口雞尾酒說

  “我哪敢考在你的前面,我不被你那群fans用口水淹死。”我說

  “呵呵~~~你又不是不知道,哎你呢。?”元說“你要考到哪里去?”

  “我,會去XA,我爸媽都把工作調在XA,而且在XA買了一個房子,蓋了一個房子,所以,我不得不考在XA。”-我無奈的說

  “呵呵~~你們倆在這密謀什么?”這是一個身材強壯的人走過來,嘴里叼了一支煙。

  “彬,你說呢?我們倆在密謀怎么把你殺死?”元說

  “滾滾,唱的老子累死,一口氣唱了五首。”彬說

  “呵呵~~~你們倆,彬,完了去哪里?”我在旁邊說

  “我....不知道....看能考在那就到哪。”彬無所謂的說

  “你也來XA吧,這樣我們見面就方便了。”我說

  “可以啊,把他們量也交過了吧,艾~~~唱歌的那三位帥哥,可否停一下。”彬說

  這時,再點個三人回過頭,長得瘦的,黑色頭發的少年是柳,長得黃的頭發的小喬,最后就是長得strange,偏黑色頭發的少年是小朱豬。三人走來說“干什么,你唱好了,我們還沒有呢。”

  “我叫你們過來是有事商量的,要不我才懶得管你們。”彬擺了擺說

  “什么事?”小喬說

  “中考,全部都報道XA。”元說

  “這個...是當然,不過...我們干脆都報在一個學校算了~~~這樣最方便,”柳說

  “好主意,可是我們之間的分數差別太大,怎么辦?”小朱豬說

  “我有辦法,交給我了soeasy”元說

  這是一個人走了進來,黑色頭發,相當飄逸。手上戴著一個戒指。

  “喲,偉,我還以為你掉在WC了呢,”彬說

  “啊,我出去辦了點事,你們在說什么,怎么啟興。”偉問

  “我們在討論,中考的事。”我說

  “哦,看來,我回來還不算晚啊。”偉說

  “是正好,好了。我們就這么決定了,來狂歡吧,為我們的中考舉杯。”小喬說

  “chess”我們一起舉杯

  .............我們一直玩到半夜2點..........

  在漆黑的巷子里,一群人正在追一名少女,這名少女,滿身是傷。手里還有一把滴血的刀子。少女瘋狂的跑著,經過9981條巷子,終于甩掉了那一群人。

  少女,艱難的走到一個樓前,在單元里,一層層往上的爬,到第三層時,他爬不動了,在一個門前倒下了,倒在1-303的門前。外面一群人經過0..0..........

  “意迵,你家到了,303,你你家真是好門數。我們走了,明天見。”

  我道別后,走到家門口時,一門少女躺在我家門前,黑色的長發,滿身是傷。我向前,叫道“哎,朋友,朋友....”那名少女醒了過來,看見我,立馬站起,把手上的刀子放在胸前,看著我。

  “你...你冷靜一點...我...我沒什么意思?”是人看見那沾滿鮮血的刀子都會害怕。

  “你是誰?”少女嘶啞地說

  “小姐,我還沒問你是誰,你倒問開我了,你誰了?為什么躺在我家門口。”我慢慢轉移她的注意

  “我.”少女暈了過去,我一個快步抱住少女,

  我將少女帶進我家,還好我家沒人,父母都加班去了。找來藥箱,幫少女包扎、上藥...找個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5點,少女醒了過來,看了看自己的手,慢慢將身子撐起,看看周圍陌生的環境。少女說“這里是哪里、?怎么想不起來了?”

  “你醒來了。”這時我正端著稀飯進來。

  “你是誰?”少女摸摸了旁邊,再找他的刀子

  “再找這個?我叫朱意迵。不過,應該是我問你吧,你為什么在我家門前。”我從抽屜拿出一把滿是血得到子說

  “我叫...我叫拓蕭...叫我拓蛋就可以了。”拓蕭不知為什么,一看見眼前這個人,臉就看開始紅,而且心跳加速

  “啊,拓蛋,你為什么滿身是傷啊?”我問

  “我被追殺,到這。”拓蕭說

  “來把這個吃了。我煮的...可能不怎么樣。”我把稀飯給他說

  “啊?你做的,沒看出來啊。”拓蕭說

  “啊,你快點吃,這個是我媽的衣服,因為我家在沒別人的衣服,你就湊活嘚穿吧”

  “沒想到你媽也挺時尚的嗎”拓蕭說

  “呵呵,你用的香水,真不一樣,薄荷中有點檸檬香,還真是獨特啊!”我回想起昨天抱起她時,說

  “啊?呵呵,我的愛好比較獨特~~~這是我最重要的人送我的香水!”拓蛋紅著臉說

  “啊,呵呵~~~你家住哪?”我說

  “我家不在這里~~你知道這個地方在那里嗎?:”拓蕭拿出一張照片說

  “這是?水上公園?當然知道,你換衣服,我帶你去。”我轉身離開

  ......半小時..好漫長女人就是麻煩

  “走吧。”拓蕭說

  我點了點頭說。我們走到水上公園,因為現在連6:30都不到,沒什么人。只能看見幾個晨練的人。“到了,哦,看那就是我的母校,我要去上學了,再見。”

  “等等。”就在我轉身離去時,拓蕭叫住了我

  “什么事?”我問“這個給你。”拓蛋拿出一戒指,很酷的一個戒指。

  “這是?”我看著有些心寒

  “這東西對你會有用的,記住,要是去XA的話,來找我,就用這個,會對減少一些麻煩,這個戒指還有一些特殊的功能,還有就是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要用,要不就是到沒人的地方。好了再見,希望我們還有再見面的機會。”拓蕭說

  “哦~~”一聲,看著拓蕭的身影說。自己玩了就要到XA上高中。

  可是誰知道就因為這么一件事,開始有平凡的我慢慢走向不平凡的事....

  還有那枚戒指,更是神秘.......

  而這一切的開端就是就起這個女孩——拓蕭.......

  后面的故事會更精彩...........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