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07:38:11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星圣風暴
  4. 第一章 星圣騎士

第一章 星圣騎士

更新于:2018-03-18 21:59:41 字數:3873

  “老哥,你為什么玩了這么久這個游戲還是這么菜啊....所以我一點都不喜歡打匹配,贏了他們就各種諂媚,輸了就‘呵呵,最強王者?’”賀堅強不滿的對身旁一起從網吧出來的表哥抱怨道。

  “沒辦法,我要是像你一樣天天打這個游戲我也早就是最強王者了。問題是我哪有那時間。”李易揚尷尬的解釋道。“而且你戰斗力那么高,和我一起匹配,匹配到都是8000,9000戰斗力我根本打不過啊。”

  “嘛,嘛,無妨啦,反正你回去有時間就練練嘛,要不然每次挨噴的都是我。”賀堅強委屈的說道。

  “哪有那時間,你以為我像你天天那么閑,不和你扯了,我回家還要看書呢。”李易揚對賀堅強擺擺手,轉身朝身后的公園走去,順著小路穿過公園就到家了。

  “那好吧,我去給我買點吃的就回家了,我走了啊。”見李易揚這個樣,賀堅強也無話可說,誰讓人家是要考研自己卻每天閑的蛋疼呢。

  “恩。”李易揚轉過頭對賀堅強點點頭,然后繼續沿著小路朝公園走去。

  “回家還有好多書要看啊....”嘴里咕噥著沒營養的話,李易揚突然停下了腳步。視線所及之處,一架自動售貨機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李易揚將手探入口袋,正好摸到了幾枚零錢。

  “看來老天也不想讓我就這么回家去啊。”嘆口氣,李易揚將口袋中的零錢盡數掏了出來。

  在輕風的吹拂下,李易揚抓著買來的啤酒朝公園走去。

  夜晚的公園,分外的寂靜。平時這里在這個時間還有些流連忘返的學生走動,今天卻空無一人。

  在公園的長椅上坐下,李易揚抬起頭呆呆的注視著夜空。夜涼如水,月色如鏡,但是李易揚卻感覺空氣仿佛凝滯了一般的沉重,讓人難以呼吸,李易揚慢慢的垂下視線,雙肩和脖子仿佛承受著千斤的重量,壓得他無法抬頭。

  ‘干脆死了算了.....’

  這個念頭從李易揚的腦海中一閃而過。

  “哎....”李易揚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難道是那啤酒的味道很不好嗎?”一陣帶著笑意的聲音從李易揚耳邊響起。

  反射性的抬起頭,李易揚看見了擋在自己身前的人影。一個身著黑色風衣的男子不知從什么時候起站在了他的身邊。

  “從剛才開始起就沒有見到您有笑過呢。”

  “........”

  應該從來沒有見過這個搭話的男人吧,李易揚有些摸不著頭腦的想到。但是,這個黑衣男子仿佛對李易揚的沉默并不在意,繼續笑吟吟的說道。

  “如果心里有著太多的壓力,那么無論是什么樣的美味都沒辦法好好品嘗出它應有的味道呢。”

  “啊....是的。”李易揚嘆了口氣又垂下了頭。

  “難道是因為戀愛的煩惱嗎?那應該不可能吧,如同您這樣完美的人,應該不會有哪位愿意對您放手吧。”黑衣男子繼續笑道。

  “呵,你開玩笑了,事實上我現在連女朋友都沒有呢。”李易揚苦笑起來。

  “難道是因為學習?呵呵,真是難以置信,像您這般優秀的人竟然會因為那些無聊的學習而費心勞力,真是讓在下難以置信呢。”男子的話如同鋒利無比的針尖深深扎入了李易揚的內心。

  是因為喝多了的緣故嗎,還是因為這個男人和自己素未相識,是一個不可能接觸到自己生活圈的人,說著這樣顯而易見的恭維話,讓人覺得他是居心不良,但是李易揚對他卻突然產生了一種可以毫無保留傾訴一番的情緒。

  雖然依舊低著頭,但是心中的苦悶卻不受自己控制的不斷脫口而出。

  “我真是一點用都沒有...今天老師教的東西我還是一點都聽不懂,明明家里花了那么大的代價讓我出來念書,拿出了那么多的錢讓我找老師復習去考研究生,但是我卻.....但是我卻什么也聽不懂,呵呵。”說道這里李易揚不禁自嘲的笑了起來。

  “但這應該只是偶爾才會發生的,不是嗎?”

  “并不是偶爾發生的....而是,一直都這樣,從中學時代,到大學時代,再到現在,明明我拿著家里的錢一直在外面揮霍浪費,但是回到家卻依然笑著騙著他們說我一直認真學習,自以為很努力,其實卻是在白費力氣。”李易揚抬起頭看向黑衣人,“我的感覺你一定....”

  不會明白的吧....

  最后這一句話卻怎么也說不出口,對著自己身前的這個黑衣人卻怎么也說不出來。

  “怎么了?為什么不繼續說了?”黑衣人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問道。

  “不,沒什么。”李易揚無奈的搖搖頭,舉起手中的易拉罐吞咽了一口酒又垂下了頭。“所以啊,再過四個月以后的考試,我肯定是過不了的,到時候估計就會變成全家公敵了吧。”

  “怎么會呢,會成為全家公敵的只會是拖累家人后腿,不學無術的浪子罷了,如果如此優秀的您也會成為全家公敵的話,那還真是讓在下無法想象呢。”

  “你...”李易揚重新抬起頭直直的注視著黑衣人的臉,由于帶著帽子加上天色已晚,也不太能看清臉,但是從聲音上來聽感覺跟自己差不多大,反正再大也大不到哪里去。“你從剛才就一直在說我多么多么優秀,這么顯而易見的恭維就算了吧,如果你有什么不良的念頭,還是趁早打消掉吧,我可不是那種淺浮的人。”

  “您這樣說就會有點太傷人了哦,您真的是很有能力的哦。您的能力絕不輸給這個世界上的任何一個人,不,應該說您的資質比這個世界幾十億的俗人要強出千倍,萬倍還不止呢。”黑衣人發出一陣低沉的笑聲,“有如此強大實力的您卻能,持這樣謙遜的態度,果然,那些平庸的家伙是無法和您相提并論的呢。”

  “夠了,我已經說過了,如果你是想對我推銷什么東西或者想對我做些什么的話還是趁早打消念頭比較好。”黑衣人無腦的恭維并沒有讓李易揚產生什么好感,反而令李易揚的心中感到無比的丑惡與憎惡。

  “如果我前面說的話有哪句讓您感覺聽著不舒服的話,我真是萬分抱歉。”黑衣人對李易揚歉意的彎下了腰,然后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個銀白色的物體,“那么,為了表達我的歉意,請您手下這個....”

  “這是....”李易揚皺眉觀察了一下黑衣人手中的物體,眼中閃過一道不屑與明了,果然是來推銷的嗎。

  “這是一個蝎子形狀的工藝品哦,您應該知道才對。”黑衣人手里拿的是一個小巧但是沒有什么特別之處的蝎子狀金屬工藝品。銀白色的蝎身冷冷的反射著夜空中的月光。

  “不用了,我對這種東西不感興趣。”李易揚冷冷的拒絕道。但是這種程度的拒絕并沒有讓這個黑衣人動搖。不僅如此,他還笑吟吟的已一幅毫不在意的樣子將蝎子彎腰遞到了李易揚身前。

  “請相信我,這一定會對您有所幫助的。”

  “好吧,這個蝎子我要了,我剛好也是天蝎座的,就當買個吉祥物吧,多少錢?”看到黑衣人的堅持,李易揚也不想在這里浪費時間了,如果這個男人開出的價格還可以接受,那李易揚就準備買下來這個,如果太過離譜就直接扭頭走人,這就是李易揚的想法。

  “啊,這本來就是您的東西,在下又為什么要收錢呢。”黑衣人微笑的說道。

  “本來就是我的東西?說實話,你這種推銷手段我還是第一次見。”

  “啊,難道您以為這只是一個普通的工藝品嗎?確實,這個對其他人來說只是一個可有可無的裝飾品,但是對您來說卻不是那樣。”低下頭,黑衣人伸出了拿著銀蝎的手,“要怎么說才好呢,對了,這對于您來說,應該是屬于一個命運的鑰匙吧,打開新世界大門的鑰匙,如果不相信我的話,就請您先拿上它如何?”

  “打開命運之門的鑰匙?”李易揚被黑衣人夸張的形容給弄得呆住了。

  “是的,來,請吧。”黑衣人將銀蝎遞到李易揚眼前,“當您接過它的瞬間,您的人生將產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仿佛重獲新生一樣美妙絕倫,如夢似幻.....”

  黑衣人的夸夸其談讓李易揚張了張口卻什么也說不出,他的話仿佛魔鬼的**讓李易揚忍不住慢慢的抬起手朝著銀蝎伸去。

  (仿佛脫胎換骨一樣美妙絕倫,如夢似幻的生活嗎)

  在馬上要拿到銀蝎的那一刻,李易揚腦中閃過這樣的念頭。

  (如果真的變成那樣,那種沒有煩惱的生活,我該.....)

  沒等李易揚想到更多,指尖便已接觸到了銀蝎,那冰冷的觸感讓李易揚忍不住打了一個顫。但是同時一種血氣上涌的震撼感突然從李易揚的身體內部傳出,頭暈目眩,仿佛整個世界都完全顛覆了一樣,身體開始劇烈搖晃,努力想保持重心卻力不從心,但是從心底里傳來的那種熟悉感卻讓李易揚不禁緊緊的握住了銀蝎,死死的捏在手中,不會再交給任何人。

  這時,仿佛從很遠的地方傳來了一陣略帶笑意的聲音。

  “那么,就此開始了,只為您一個人流動的時間,還請您盡情享受,我的.....哥哥.....”

  一道光芒包圍住李易揚,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已經將心宿二(天蝎座)送去了嗎?”就在李易揚消失沒多久,黑衣人的旁邊又出現了一名黑衣人。

  “恩,要不了多久,哥哥也會回來了。”之前和李易揚交談的那名黑衣人將帽子緩緩摘了下來,在月光的照耀下露出了一張清秀的面龐。如果李易揚還在這里一定會大聲的驚呼出來,和自己交流半天的黑衣人竟然就是跟自己一起從網吧出來的弟弟賀堅強。

  “那就好,希望心宿二(天蝎座)能早點覺醒,然后回歸星圣殿,異蟲的攻擊越來越猛烈了,聯盟已經快頂不住了,我們很需要心宿二(天蝎座)的力量。”新出現的黑衣人點點頭說道。

  賀堅強彎下腰將李易揚留下的半罐啤酒拾起在李易揚之前坐的地方坐了下去,狠狠灌了一大口。

  “聽說X劍士被滅族了?”

  “是的,被異蟲偷襲了X劍士的部落,聯盟又失去了一位朋友。”新出現黑衣人聲音暗淡的說道。“你準備什么時候回星圣殿?現在每一位星圣的回歸都是對聯盟極大的幫助。”

  “你知道的,除非我哥哥同意,不然我是不會回去的。”賀堅強將胳膊搭在椅背上笑道,“畢宿五(金牛座)。”

  “有昂星團率領的你們怎么可能會輸給那些低等生物?”

  “北河二(雙子座)已經戰死了。”被稱作畢宿五(金牛座)的黑衣人淡淡說道。

  賀堅強全身一震,望向畢宿五(金牛座)的眼神中充滿了不可思議與震驚。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