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9:37:46
  1. 愛閱小說
  2. 二次元
  3. 心跳的樂章
  4. 第一章 新的一切

第一章 新的一切

更新于:2018-03-15 20:57:31 字數:2106

  莫殤睜開眼,眼前一片黑暗,從面前的門縫里透過的光和不斷搖晃的車來說,他在一個車上。他坐在一個沙發上睡著了,眼前都是整理好了的家具和物品。他伸了個懶腰,然后從門縫之中看向外面。

  外面是幾條柏油路,路邊的草上還掛著點點露珠。天色漸漸發亮,清晨的日光讓整個天空都變成了漸變色,天邊似乎還帶有一絲夜晚的味道,清新的空氣讓莫殤的心情變的好了起來。

  一會兒,搖晃的感覺消失了,車廂的門也被一個男人打開了來。“呦,睡醒了么?我們到了啊,以后你就要在這里生活了。來見見你以后的監護人吧!”男人很壯,和莫殤比起來總是顯得莫殤很是瘦小。男人帶著莫殤來到了屋子之前,一對兒年輕的日本夫婦在門口迎接他們。“莫君,歡迎來到日本!我叫椎名熊也,這是我的妻子,椎名溪。好了,謝謝你了,草間先生,你能去機場接莫君,真是給你添麻煩了。”那個男人開口說到。然后,他的妻子上前去拿起莫殤的行李,“莫君,你好,以后就要一起生活了,千萬不要有什么可擔心的,我們一直想要要一個像莫君一樣的孩子。”“真是給您添麻煩了。”莫殤回了一禮,然后把剩下的行李背起來,跟這椎名夫婦走進了屋子。

  “莫君,在這里就把這里當做自己的家就好,你的屋子在樓上,我們把能想到的東西都準備全了。”椎名溪說到,“沒事的,謝謝您為我做的一切,我的父母也會放心的。”莫殤對椎名溪笑笑,轉身上樓去了。

  椎名溪看著走上樓的背影,似乎略顯孤獨。“那孩子,真的受了不少苦,莫家的爭端幾乎都在他的雙親身上,不過,現在,老莫的死,以及他妻子的陪葬,終于終止了這對兒不被人支持的婚姻。”椎名熊也對妻子說到。“唉,多么懂事的孩子啊,為什么會生在那樣的家庭呢?從小到大應該受了不少苦吧,老莫他們結婚也已經19年了呢,我真的不敢相信,這個孩子在那種動蕩的家庭之中,會受到怎樣的影響。”溪回頭看著丈夫,語氣之中重重的無奈和感嘆。“不過聽說,莫殤的成績一直還好,知道要被安排到日本上高中的時候,也是聽話的去報了日文速成班,這么好的孩子,真是苦了他了。”熊也走上前去,摟住妻子的肩膀,“以后,就讓我們來照顧他好了。”

  莫殤來到樓上,日本的門都是用紙做的,輕輕拉開,就有一道光撒在了他的身上。這一刻,他似乎回憶起了好多,高中畢業的場景,但是只有5個人,似乎再唱著不知名的歌。似乎有一大群不靠譜的朋友。只是一瞬間,似乎那里的一草一木都是那樣的熟悉。等他反映過來,感覺臉上癢癢的,不知何時,他的臉上早已掛滿了淚水,但他卻不明白,眼淚,到底為什么而流。

  吃過早飯之后,椎名夫婦帶著剛剛換上的一身日本校服的莫殤,向這個小鎮里有名的瓔珞中學走去。一路上,好多人都向椎名夫婦問好,人們也一一認識了跟在椎名夫婦身后的孩子——椎名殤,因為父母的原因,椎名夫婦并不想讓中國的莫家找到這里,這也是莫家雙親的意思。

  來到學校,跟著椎名夫婦辦手續的時候,正好趕上下課,學生都從班里走了出來。再殤走過一個班級的門口的時候,一個女孩子正好從班級里走出來。在擦肩的那一瞬間,殤的腦袋里又有一系列畫面閃過,畫面之中,那個女孩子被槍射到,手中幻化出半截刀刃。另一個畫面,那個女孩在花園里,呆著遮陽帽,手中輕輕捧起一個蝴蝶,在轉身的那一瞬間,蝴蝶飛了氣啦,女孩子那琥珀色的瞳孔是那樣的美麗,似乎可以看穿一切,但眼神之中似乎又有一絲的迷茫與悲傷。

  殤呆愣在了原地,等他回過神來,趕忙回頭去看,只看到了一個似乎熟悉無比的背影。“殤,該走了哦,這個學校的女孩子那么多,等你加入進去之后,再看也不遲,而且,我支持你帶回家一個哦!”耳邊忽然響起的女聲讓殤嚇了一跳。“啊!哦,好吧。”莫殤心有余悸的看著突然出現在身旁的椎名溪,感覺這個女人根本沒有一個母親的該有的樣子,反倒很像一個鄰家大姐姐一樣。

  手續辦好之后,椎名夫婦把殤交給了一個班主任,挺班主任說,高一年級里有5個班,而帶著他的這個班主任就是2班的班主任。殤一路跟著那個年輕的班主任走,終于走到了一個班級的門前,殤抬頭看看班牌,似乎很是熟悉。

  “今天我為大家介紹一個新同學,椎名殤,來,椎名同學先來自我介紹一下,大家歡迎!”班主任熟練的介紹著這位新來的同學,本來有些亂的班里安靜了下來,全班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殤的身上。“大家好,我叫椎名殤,是中國人,本名莫殤,謝謝大家。”殤的語氣淡淡的,似乎沒有什么情感,但是那略比同齡人壯實的身材和那冷漠的面孔,還有那漆黑的目光之中所透出的絲絲寒氣讓全班的女孩子都有一種觸電的感覺,而男同學在注視他的眼神之時,不由自主的身體一陣顫抖,似乎身體周圍的溫度都降了幾度。很奇怪,不管是誰,在殤自我介紹完了之后,都陷入一種沉默之中,不知是誰先反映過來,帶頭鼓起掌來。

  殤在自我介紹完了之后,突然看到了一個女孩子,就是剛剛和他擦肩而過的那個女孩子,一頭銀發,眼睛看著他,輕輕的鼓著掌。

  “那么,椎名同學,你就去……哦,立華同學之后吧,那里還有一個空位。”老師安排完了之后,就回頭整理上課的用具,準備上課。而殤也向那位銀發女孩后面走去。但剛剛走到銀發女孩的邊上的時候,女孩拉住了他的衣角。“嗯?”殤回頭看去,那個女孩直勾勾的看著他,“我們是不是在哪里見過?”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