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20:35:0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穿越之風水師
  4. 第一章 命運

第一章 命運

更新于:2018-03-18 20:09:26 字數:2568

字體: 字號:
  “姐,救我。”

  “······燦?····”

  懸崖上一陣涼風吹來身上的每一個神經都在疼痛,腦子也被摔的渾渾噩噩的。咬著牙硬撐起傷痕累累的身體,模糊的眼前看見羅桀燦一只帶血的手緊抓在懸崖邊的一個碎石上,剩下的整個身體都懸掛在懸崖下。

  “····燦·····絲~。”

  “姐,啊,羅肆年,靠我沒力氣了快,快過來救我。”

  眼前的景象一直在模糊扭曲,耳邊的聲音一直在催促,渾身已經沒有了感知,腦子里也只是麻木的想要往前去,但每動一下,身上就像是用大鐵錘砸好幾下,這種感覺真是很痛苦,只有臉上不斷被淚水沾濕的一絲溫暖才讓我感覺我還活著。

  “姐你快我真的沒力··············”

  一秒兩秒,一分兩分,終于爬到懸崖邊,但我并沒有停止動作,因為我知道在這之前燦燦就已經掉下去了,沒有猶豫并以一絲及其怪異的姿勢也掉了下去。

  緊張嗎?害怕嗎?不更多的是自責和解脫,嘴角慢慢上揚。

  我叫羅花葵,女,十八歲,是一名高中生,學習不怎么樣,我還有一只弟弟,羅璨燦,也是高中生,是個不良少年,滿頭的少白頭,我以前叫他跟我一樣都染黑了,但是他非得說什么有高冷范兒,還說我是土鱉,當時我就不樂意了,就自己染了,我媽媽說少白頭是隨爸爸,她說爸爸和奶奶都是少白頭的所以我和那個羅身殘也都是少白頭。

  我家親戚很少,我見過的就只有媽媽和舅舅,奶奶和爸爸說是在我出生前一天出車禍死了,舅舅說是我克的,但媽媽說我是福星,說我是讓奶奶和爸爸他們享福去了,我當然覺得自己是福星了,別的不說,我要是真有那能力那個羅身殘是絕不會活到這么大的,我幾乎天天詛咒他被車闖死,但他除了偶爾打幾個噴嚏外,并沒有什么大意外。

  我最崇拜的人就是我媽媽,她是我見最列害的風水先生,土話說就是個算命的,她的偉大能力是我和我弟弟從小看到大的,你在我們村兒打聽打聽誰不認識我媽,不過那也是三年前的事兒了,那一年我眼看著媽媽的身體一直變壞,最后永遠的睡著了,從那之后我們的好日子也過完了,舅舅把我和羅璨燦還有一些媽媽的東西都帶到了城市里,安頓好學校還有能住的方子后扔了一些錢就走了,對舅舅的態度還是意料之中的,因為舅舅不喜歡媽媽關鍵是不信這些個牛鬼蛇神,所以對我們也沒好聲好氣的。那時候我和羅璨燦還是很興奮的,因為第一次去城里,對身邊的事都是充滿好奇的,但慢慢的我們就發現城里也就這么回事,因為有很多困難的事,第一件就是錢,舅舅每個月給的錢根本不夠,付了房租和學費后就一點不剩了,所以我們還要去打工,偶爾打著媽媽的招牌學媽媽的樣子做個小風水師當兼職,不是我多么的有才,而是從小看著媽媽弄這些東西,基本過程都是滾瓜爛熟的,還有沒事看看媽媽留下的這些關于風水的書,也是不少賺錢,羅璨燦是對風水一竅不通,他也就沒事收收保護費,油嘴滑舌的嚇唬嚇唬人,再不就是去歌廳端端盤子,由于啊長相問題給了他很多優勢,小費是不少掙的,當然了這唯一的優點也是遺傳了我的基因。每天不愁吃穿的,沒事跟羅璨燦打打鬧鬧的小日子過的還算幸福。

  但就是那一天,一切都變了。

  車禍、翻車、滑坡、懸崖、跳江。上天仿佛把我們的命運都安排好了。那天是寒假,一月二十六日,是媽媽的祭日,我和羅璨燦早早的坐上了通往我們村子的巴士,透過車窗,外面白茫茫的一片寂靜,好像是一切都是那場事故的鋪墊。上一秒我們還在互相埋怨下一秒就發生了,一輛轎車和我們相撞,山道太窄,轎車被擠變了方向,直沖著山下滑,一直到了山底沖進了有一條即將開化的大江“嘭”整個江面上的冰都紛紛四分五裂的沉入江底,我記得那個江,小的時候聽村子里的人說過,那個江邪得很,每年都有人在哪兒喪生,媽媽也告訴過我們不要去那個江邊玩,里面有很多水鬼在找替身,回過神來,我們那個巴士一半身子都在前面,沒有支撐的晃悠著,像小孩子玩的蹺蹺板,最后,蹺蹺板斷了,整個車伴著恐懼的尖聲中落下。隨著劇烈的晃動把本來我和羅璨燦緊緊扣住的手鎮松了,我驚恐的一直大聲喊著羅璨燦的名字,臉上早已被淚水掛滿,在慌亂中我似乎也聽到了他在叫著我,“姐,姐,抓住前面的凳子,姐,快”,聽到了聲音臉上的淚水更是放肆的流出,但是心還是塌下了一點。“燦,燦,你在哪啊,快到我這邊來“但是耳邊傳來的都是一片片慌亂的尖叫聲,“嘭”跟那個轎車一樣,沖進了江里,車已經停止了猛烈的晃動,我撐起在地上一直發抖的身體,眼前模糊一片,像車窗外看了一眼,那個轎車已經沒了頭頂,我能感覺到我的頭正在往下流血。“姐,羅花葵”回過頭,胳膊被人拉住了。是羅璨燦,他每天熱愛的銀色頭發已經凌亂不堪了,臉上分不清是自己的血還是誰的,全身已經濕透了。“燦”,我喊了一聲,他沒有回我,只是拉著我往前拖著走,車廂里的水已經沒過了我的腰,只感覺車在往下沉,呼吸越來越困難,羅璨燦拉我來到了一個窗邊,拼命的敲打著,耳邊的尖叫聲越來越少也越來越小,車里的水已經被血染紅了一半,這邊玻璃已經被敲碎了,羅璨燦把已經混亂的我胡亂的推出窗外,身體沾入冰冷的水本能的往前游,回頭,心,我的心有猛烈的跳了起,我剛出來的窗口突然堵了好多人,羅璨燦已經被那些人擠到了后面,我拼命的向后游。“羅璨燦,羅璨燦”。我每一次撕心裂肺的叫一聲我的身體就刺痛一下,最終不知是因為江水刺骨的涼還是筋疲力盡,任由身體往下沉,嗓子再也發不出一點聲音,眼睛在閉上的前一秒看見羅璨燦在拼命往前擠嘴里還像還喊著‘姐,快來救我’。

  死亡,不知道媽媽快要死了的時候是什么感受,我現在什么感覺都沒有,眼前一片藍,腦子里一直閃著媽媽還活著的時候,和我的弟弟互相打鬧的片段,過了不知多久片段突然沒了,但響起了一個熟悉的聲音“花子,花子”。“媽媽”。是媽媽,她以前就總愛這么叫我。“花子,不要怪媽媽,媽媽不想帶你去那個地方的,但,花子一定要好好照顧弟弟,在那里好好的活下去”。我已經哭不出來了。“媽媽,媽媽,對不起媽媽,我沒有照顧好弟弟,弟弟死了,媽媽帶我走吧,媽媽”。“不花子,小璨沒有死,答應媽媽要好好活下去”。聲音停了,我想喊住媽媽,但是我卻喊不出來,視線已經越來越模糊,前面的藍光突然閃變成了白光,后我徹底失去了意識。

  “來人啊,快來人啊,有人從天上掉下來砸了我的攤子啊”“呦,這人是從天上下來的,不會是仙人吧”“看衣著不是咱們這兒的”“欸,看著小姑娘身上全是血啊,快叫郎中來看看啊”。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