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4-03 09:04:4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彌道蒼穹
  4. 第二章 陰溝翻船

第二章 陰溝翻船

更新于:2019-03-08 20:52:44 字數:2229

字體: 字號:
  四周,黑壓壓的烏云早已消散,被遺落下的白云是那么的低,仿佛彈指便能破碎。潔白的云朵鑲嵌在藍天上,水天一色的畫面便映入眼簾。遙望遠方,沸騰的大海平靜了下來。太陽從云彩中窺視了出來,大西洋在陽光的照耀下卻是那么晶瑩剔透,清爽的海風使人心廣神怡。

  在大洋的中心,沉船事件已經成了三天前的歷史,寂寞的大海看起來空曠,深沉。

  ###

  “我到底死沒死啊,這種情況真的讓人很尷尬的啊。”齊千迷茫地摸了摸頭,還好沒有壞掉,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接著又掃視了一下身子,周圍的光線算是充足,衣服還算完好。活動了幾下筋骨。確認沒受傷后才長舒了一口氣。

  不對,海底怎么可能有氧氣,并且周圍連一條魚的影子都尋不到,想到這里,齊千渾身發毛,感覺很不舒服。后背涼嗖嗖的,事實上,這里是有點“涼爽“。

  但是太陽的光從頭頂折射下來,釋放著專屬于海洋的藍色光輝,況且還算是漂亮,齊千不得不接受這里是海底的事實。

  齊千打量著四周,蹦跳了兩下,并沒有熟悉的水的浮力。事實上,在這種情況下,腳踏實地的感覺可好不到哪去。齊千掰著手指頭,心中有一個聲音告訴他,要冷靜.

  再細細打量完這里的“美景”之后,齊千不由得皺了皺眉頭:沒有魚,也許深海不適合魚居住吧,恩,最好沒有魚,要不然還要躲著;能呼吸,也許我被海浪沖上海岸了也說不定,但不是每個人都叫魯濱遜的。況且這是什么鬼地方,連粒鳥屎都沒有,就算是孤島,這地上完全是石頭,渾然天成的石頭,孤島是石頭堆積而成的嗎?不對,那頭上的藍光又是什么鬼。這一切都不科學,話說我在海底怎么看得那么清楚,呵呵,我該不會到地府了吧。停停停,不要往壞處去想,在這種情況下要冷靜,樂觀。

  “喂!”齊千下意識的叫了一嗓子,四周空蕩蕩的,沒有回音,沒有起到壯膽的作用,反而把四周襯托得更加可怕。

  齊千接著又想到了自己的親人:爸媽知道船翻了的話一定會很著急吧,我走了誰來照顧他們呢?還有我那個不爭氣的弟弟。。。。。算了,這些還是等我出去后再想吧,先保證小命沒堵在這里才是最關鍵的。

  “咕嚕嚕~~”齊千的肚子很不爭氣的叫了兩聲。隨之而來的是口干舌燥。

  “不吃可以活七天,不喝連三天都不成,在這里等人們來救我是指望不上了,先想辦法解決這一頓,活著就比死了強。“齊千在劉佩臨的熏陶之下不可能沒有一點變化,潛移默化中他們才成了好朋友,只是不知道現在這個好朋友死哪去了。

  齊千開始大步向前跨去,地形崎嶇不平,走了大概半小時,而實際的路程卻少得可憐。

  事實上,這比徒步越野也好不到哪去。

  齊千感到腳底板生疼,但他的眼睛里確實閃閃發光,充滿希望。死死的盯著遠方的一個小土坡,因為那上面有著一顆果樹,下面,是一個小水洼。盡管果樹上的果實看起來只有一兩個,但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已經算是奇跡了。

  經過長途跋涉,齊千是又渴又冷,身子抖得就像篩糠似的,干渴出現的反應是多么奇怪呀!在以前,他一直以為他對水不是那么依賴,可是到了實際的戰場上,他發現他錯了。

  海底怎么可能有果樹?

  陌生的果實能吃嗎?

  海底怎么可能有水坑?

  這些剛一在齊千腦子里冒出來他就開始思考,他還沒有因為兩天沒吃飯就失去理智,思考了半天,發現那些顧慮是多余的:管那些干什么,能活下來就行,毒死也比餓死強。況且誰又能肯定這就是海底呢?走一步算一步吧,要是不吃自己死定了,吃的話說不準還能撿回一條命呢。

  齊千三步并作兩步,殘存的體力早已不允許他跑跳了,但他還是向水洼和果樹撲去。

  如同被放出籠的野獸,齊千餓紅眼了,果樹不算高,齊千一把抓下了所有的果實,顧不得什么奇形怪狀,一口塞進了嘴里。只是這味道。。。。。。

  這酸爽,齊千在三十年后都可以對天發誓:這是他這輩子吃過最難吃的東西,又酸又苦,還特別麻。剛咬一口,齊千的舌頭就幾乎廢了,酸麻的感覺直接從嘴唇爽到咽喉,他眉毛都立起來了,但又舍不得吐掉,過了這村沒這店,如果他給吐了,下一株果樹不知道猴年馬月才找的出來呢,而且口感也不一定好到哪去。

  艱難的塞了進去,齊千就像一條要死的狗,猛地把臉塞到小水洼里痛飲一番,結果越喝越吃驚。

  這哪里是小水洼,分明是一口深不見底的井!只不過里面的水溢了出來。

  “唉?那井里好像有什么東西?”齊千看了看,那是一個扁平的長方體,顏色有焦黃有淺黃,慢慢向下沉去。并且越看越眼熟。

  “我*%&#%……*……*這不是死老頭的那個破本嘛!淹了那么長時間了還沒爛,挺結實的啊,不過這水。。。。沒事兒,都喝了,反正死不了就行。”齊千像是吃了個死孩子,臉色難看到家了。他并不知道自己昏了幾天,只是憑自己感覺有很多天了

  踢飛破本時,破本距離齊千不到三米,再相見卻花了半小時的路,而且這個破本出現在這么好的地方,相比之下,齊千醒來的地方別說是口井了,連滴水都沒有。

  “這水不知要喝幾天呢,先把里面的穢物清理出來吧,井里應該還是有水流的,它能被沖上來一次就肯定有第二次,等一會再把你撈出來!”齊千活動了幾下筋骨,搖了搖脖子,一副要大干一場的樣子。說著便趴在了井的旁邊,路出一副認真的樣子。

  果然不出齊千所料,不一會兒破本就被水流沖了上來,隨之而來的,小水洼也開始上漲。

  水洼開始上漲?壞了!齊千剛要起身,可是太晚了,水流的沖擊力超出了齊千的預算范圍,“噗!”的一聲淹過了齊千的頭頂,齊千直接栽了進去。形象點的比喻,就是像沖馬桶似的,齊千直接被漩渦帶了下去了下去。

  這回真是陰溝里翻船了,老騙子,做鬼我也不放過你!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