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1:26:1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血浴蒼穹
  4. 第一章 神魔的決裂

第一章 神魔的決裂

更新于:2018-03-16 21:22:46 字數:2069

字體: 字號:
  ”潯風,快走,逞我父親沒來之前趕緊離開魔界”,一位美艷的女子焦急的對著渾身是血但面容俊逸的男子說到。

  ”玉兒,我說過,即使今天我葬身冥都,我也要守護你和孩子。”潯風面帶決絕之色的對玉兒說到,即使潯風已經單膝跪地,渾身疲憊,但他手中的孩子卻依然安詳的睡著。

  此時玉兒的一雙美目注視著潯風懷里的孩子,”可憐的孩子,恐怕我永遠也無法聽你叫我一聲娘親”說著說著,玉兒的臉上便不斷滑下淚珠,”但你一定要記得,娘親即使不在你身邊,也一定會思念著你……”

  ”別說了,玉兒,即使是死,我們也要死在一起。”即使深受重傷也不眨眼的潯風聽著玉兒的話也禁不住眼眶泛紅。是啊,魔界的實力豈是他一人就能挑釁的,想到這里,他的內心就涌出一絲絕望。

  ”潯風,你不是我父親的對手,快帶著孩子離開,我是他的女兒,無論如何,他也不會取我性命。”玉兒也知道現在不是悲傷的時候,再拖一會兒,或許他們三人都不能離開。

  ”走也行,不過要走一起走,我絕不會丟下你一個人。”即使潯風知道玉兒留在這里不會有生命危險,但也絕對會受到魔族族長的重罰,或許還會生不如死,即使魔族族長是玉兒的父親。

  突然遠在萬里一處的平原豪光綻放,隨之而來的是一聲轟鳴巨響。見到此場景,玉兒順勢臉色煞白,忙對潯風說:”父親已帶著魔族大軍來了,快走呀。”玉兒說話的同時,玉手不停的變幻著,顯然,她想要以最短的速度打開結界之門。”不,玉兒,我不走”潯風怎能忍心讓玉兒獨自承擔后果,于是嘶聲叫道。

  ”潯風,你能聽我一次嗎,不為我,就為了我們的孩子”見潯風如此的堅決,玉兒感動的同時卻只能哀求到。

  看著懷里的孩子,潯風好似回復了一絲冷靜,是啊,若只有自己一人,即使陪玉兒去死也無所謂,但現在自己已是一個父親,還要為該孩子考慮,潯風不是一個魯莽之人,因此經過短暫的思量后,也不得不忍痛的對著玉兒點了點頭,”為了孩子,就只能委屈你了。”聽著潯風如此說到,玉兒臉上也忍不住露出一絲如釋負重的笑容,”那好,你快帶著孩子沖出結界。”玉兒早已在二人交談之間便已完成法訣,就等潯風帶著孩子出去了。盡管不舍,潯風也不得不帶著孩子在玉兒那不舍的目光中踏出魔界。”潯風前腳剛離開,后面便響起一道震怒聲:”神界的人就這么膽小怕事嗎,記住,即使你今天離開了魔界,我也定會前往神界取你性命,從此以后,神魔二界勢不兩立。”魔界首領也就是玉兒的父親幽震天見潯風已然遁走,也只能對著虛空怒吼到。

  轉過頭看見自己的女兒,幽震天便更是惱怒,一聲令下,便把玉兒押回了族中。回到了族中,幽震天二話不說,便遣散了隨從,親自把玉兒押進了大殿,隨手把玉兒丟在了一旁,幽震天便來到大殿前方,只見半空中懸浮著著密密麻麻的靈魂玉牌,這些靈魂玉牌是族中各位先主的靈魂印記棲身的地方,作為魔界最大的種族,冥族,自然會有一些鎮族的手段,而這些靈魂印記便是其中一種。也許一道靈魂印記的威力很小,但如此多的靈魂印記,并且生前都是叱咤風云的人物,再配合著冥族僅的的秘法,最終所呈現的威力,即使是幽震天也不能抗衡,換句話說,冥族的任何事情的最終決策權都掌握在這些靈魂玉牌中,因此,對于玉兒私通神界并生下孽種這件事,幽震天需要交給冥界的先祖決策。”各位先祖在上,小女玉兒私通神族并產下一子,如何懲戒還請先祖決策。”說完,幽震天便舞動雙手,開始運行僅有冥族才有的法訣。好半晌后,幽震天才停下,看著幽震天早已大汗淋漓的樣子,顯然,這個法訣的消耗不小。突然,大殿中的靈魂玉牌嗡嗡作響,半空中浮現出幾個金色大字”玉兒,禁;孽障,死。”看著這幾個金色大字,被丟在一旁的玉兒臉色瞬間煞白,忙祈求到幽震天:”父親,不要殺我孩子,我愿意用我的命交換,求求你別殺他……”看著泣不成聲的女兒,幽震天嘆了一口氣,即使自己再如何兇狠,但讓他囚禁自己的女兒,殺掉自己的孫子,還是有些許不忍,原本他只想干掉潯風,沒想到先祖會做出這樣的決定幽震天仿佛瞬間蒼老了幾十歲。好半晌后,才不忍的向外吩咐到:”魔界各大統領聽令,一月后圍剿神界。”聽到父親的決定,早已虛弱不堪的玉兒徹底的暈了過去。

  出了魔界的潯風,沒有做過多的停留,直接捏碎空間玉簡開啟空間通道前往神界,如果潯風沒有空間玉簡,或許還會被幽震天無盡的追殺,但幸運的是作為神界首領的兒子,自然會有一些保命的手段,空間玉簡捏碎后,即使是幽震天也不能強行在空間通道里截殺潯風。因此,幽震天也只能悻悻的離開。

  空間通道開啟后大概半個時辰左右,潯風眼前便出現了一絲亮光,光芒一閃,一道熟悉的光景便出現在潯風眼中,顯然自己已經回到了神界。

  ”風兒,看來魔族一行你是吃盡了苦頭了呀。”突然,潯風身后響起一道蒼老的聲音。聽到這道聲音,潯風連忙轉頭:”父親,我……”,”別說了,我早已料到有此結果,把孩子給我。”本來潯風還要說些什么,卻被父親打斷,潯風也只能依言照做,把孩子給了父親,”你先下去療傷,晚點再到密室找我。””是,父親”潯風二話不說便退下去了了。

  看潯風離去,老者的目光便轉移到了孩子身上,在目光接觸的那一剎,卻忍不住皺了皺眉頭:”咦……。”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