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07:55:44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召陽大帝
  4. 死在何方?

死在何方?

更新于:2018-03-18 21:18:26 字數:2179

  “祝玄,班主任來了,快醒醒,醒醒啊”同桌就是這點好,總是能夠在關鍵時候戳醒你。

  不過這是晚自習,即便這樣,班主任也早已發現,于是祝玄被請到走廊罰站。

  對此,祝玄早已習以為常,他不喜歡被逼著學習,成績不好不差,但在高二的強烈競爭中就不敢恭維什么了。

  平平無奇的一切,一方面,他排斥著周圍著的一切,一方面,他又不敢做他自己。

  “叮~~~”第一節晚自習下課已經是八點半了,祝玄回到座位上,滿不在乎的喝著水。

  不言不語沉默了許久,神思已飛遠,他望了一眼窗外的天空,星斗璀璨,月圓皎潔,不由被吸引住。

  很快第二節晚自習開始了,祝玄提起筆,鉆進書包里找作業,畢竟不能墮落到底,他翻來翻去拿出資料的時候帶出了一個白玉吊墜,落地時聲音清脆,他輕輕撿起,認為是哪個無聊的追求者送的,也沒有細看,隨手塞進了口袋。

  就這樣安安靜靜的,所有人都在埋頭苦習,這是他們現在唯一需要努力的。

  祝玄寫著寫著忽然想起剛剛那個玉墜他還沒有看是什么,于是就有了接下來的一個場景:

  “我去,什么東西?”祝玄一聲尖叫引起很多人一起跟著叫了出來,因為太安靜,大家都被這一聲給嚇著了,驚魂未定的大家齊刷刷的看過來。

  祝玄拿出了吊墜,吊墜正不可思議的發著幽弱的白光,很像...很像月光。

  班主任又來了,在門口剛要喊,就看見祝玄手中的東西,過來就要沒收,說要請家長。然而班主任剛走到他的座位旁,大家又一次被嚇到了,白玉吊墜漂浮著進入了祝玄的身體,祝玄的臉上赫然出現一個六角印記,一道月光下,眾人定格,祝玄被這道光不知帶到了哪里。

  “我無意滑落的吊墜竟然藏進了你的丹田之內,我取與不取都將危及你性命,你說這......可如何是好呢?“祝玄猛然睜開眼,除了白色的光芒刺眼無比,再看不清其他。

  “取與不取在你,你若不取,我要回寢室去了,改天來取告訴我,我好告別。”祝玄哈哈一笑,完全沒當真,是啊,我的丹田,我自己都不知道丹田在哪,玉墜被我吃了?大不了去醫院取出來還你就是。

  ”睜開眼睛吧“

  再一次睜開眼,祝玄看清了,周圍的一切都看的無比清晰,還沒來得及想,前方一人清冷的立在一顆巨大的水露之上,回眸一眼,祝玄嚇的滿身冷汗,你.......

  他以為他陷入了沉沉的夢境之中,但是又是無比的清醒,他想起了玉墜,于是四處尋找,翻遍了所有口袋。那個人手一揮,祝玄看到了自己的臉。

  ”你臉上的印記便是我玉墜所成,若不想死,那就看你如何選擇了,我乃月宮城煉玉師方婳,記住我。“說完這個方婳便碎露消失了。留下祝玄久久不能回神,此刻她只想醒過來。

  這里安靜的可怕,周圍灌木叢生,花兒艷麗無比,偏偏這不是白天,而是夜晚,水露凝成一顆一顆的透明水球,映著花草格外美麗,有幾條白色的阡陌小道,不知通往何方。祝玄走向一顆水露,倒映其中的臉是那么熟悉,可是這一個六角印記究竟意味著什么呢,難道真的會死?會如何死去呢?我是該往前走,還是坐待天明。

  思忖良久,一咬牙,既然注定會死,我總該知道死在何方。于是,起身擇了一條路快速行去,一路無風,祝玄豎著耳朵屏著呼吸,滿是警惕,精神接近崩潰,在這樣一個地方,被告知生命堪憂,偏偏又風平浪靜,美麗的一切都變的詭異起來。

  走了許久,面前一青蛇擋住去路,青蛇吐著長長的信子,毫無懸念的撲了過來,祝玄心想,就這樣死了?他閉上眼等待著死亡,雖然很多不解。可是時間過去了一會,他還沒有感覺到被撕咬的疼痛,淡定的睜開眼,青蛇已經不見。

  逃過一劫,可是剛剛發生了什么?誰知道。

  繼續前行了很久很久,終于看到了一些其他的東西,祝玄不曾學過任何符文,但他意識中卻能認得前方那石窟上寫著:柏木巖

  祝玄激動的跳了起來,終于能看到人了嗎?

  柏木巖是月宮城外東郊的一處低級修煉谷,也是無人問津的弱肉強食之地,隨意殺戮,這里沒有白天,只有無盡的黑夜,修為突破之人若想離開此地,需穿越過一片螢火森林,才能抵達有日光的月宮城,當然所有人都更加向往召陽大陸,在這個沒有日光精華的辟谷之中修煉是一件難上加難的事,所謂的螢火森林,是在這柏木巖死去之人的尸體化成的螢火,也稱螢火之墓。

  祝玄一步踏入這柏木巖,渾身都冷的一個機靈,心想怎么都這么久了天還沒亮啊。早已餓的不行,祝玄飛快的跑向谷中,尋找食物。

  “小子,你哪里來的,又為何來此啊!”一名高大威猛的武士吼到。

  “無意闖入,只因饑餓難耐,來尋一點食物。”祝玄學著書中的口吻禮貌的回應。

  “食物?那你往東走一點,那里有,取得之后立刻離開這,如何你想多活幾日的話。”

  祝玄聽了他的話往東尋食,前面確有一老漢似在賣吃的,“老人家,這些是吃的嗎,怎么賣的,先給我來一點這個,這個,還有那個...”

  “咳咳,一共三個月石。”老漢不緊不慢的講價錢。

  月石?月石是什么?我好像沒有這里的“錢”,怎么辦,可是我真的餓啊,不管了,反正這里也沒人認識我,也沒用攝像頭,吃完我就跑路得了。

  等食物到了眼前,祝玄又傻眼了,這容器里裝的是什么先不說,就這刺鼻的氣味就讓人忍受不了,祝玄問老漢這些是什么,老漢莫名其妙的看了祝玄一眼,解釋道:水露湯是補血的,千首菇乃氣血佳品,那個是鼴鼠尾。

  聽起來好像能吃,祝玄也顧不得多少,很快便吃完,不僅感覺飽了,就連血液的流動都明顯感到歡快了不少,祝玄道了一句謝謝,把口袋里的硬幣一股腦全放在桌上,全力逃去。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