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05:55:16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江香傳奇
  4. 第二章 又要出征

第二章 又要出征

更新于:2018-03-18 14:57:57 字數:5104

  江香此刻斜躺在一個巨大的沙發上面,同時手里拿著一杯紅色的冰葡萄酒,望著下面的車水馬龍,嘴角浮出一個神秘之極的微笑,這里是市內最豪華的龍天酒店,此刻江香正坐在一個豪華之極的總統套房之內,此套房座落在三百樓之上,望著下面的繁華的都市就如螞蟻一般。

  空調的冷氣將房間內的空氣調整的正好,江香那飄逸的長發有如瀑布般的飄落在身體上面,同時那一雙迷人的眼睛微微往下望著,他現在只穿了一條短褲,因為在這個房間就只有他一個人,因為他想好好的休息一下,徹底的休息一下。

  無論是誰從蒼茫的沙漠中回來,虛無的海島中歸來,迷人的叢林中歸來,都會想好好的休息一下的。

  所以,江香就極為隱秘的包了一間奢華套房準備在這里休息半個月再說,他極為緩慢的將手中的葡萄酒喝了下去之后,再將杯子放在桌子上面,同時披上了寬松的睡衣,顯然是想好好的睡上一覺后再說。

  前面的三個月的生活實在是太累了,也該好好休息了,適當的放松自己才是最好的選擇。

  可是,人生總是有許多的無奈,在你想吃飯的時候,偏偏要你去喝咖啡,在你想睡覺的時候,偏偏要你去開會一般。

  江香剛剛睡下,極為隱秘的衛星單線通訊突然響起,這個衛星單線通訊極少有人知道,一般不是發生重大的事情這個電話是不會響起的,可是目前天下太平,根本就沒有事情發生呀,江香無奈的嘆了口氣,看來自己又沒有辦法好好的休息了,拿起通訊器,一按,一個三維虛擬投影在床頭出現,同時在投影中出現了一個身穿筆挺的軍裝的人,就猶如真人站在床頭一般,若是有人在此,肯定會驚訝的發現,此穿軍裝的人正是華夏最高軍事安全委員會的最高統領,軒轅龍傲。

  江香無奈的坐了起來,嘆了口氣道:“我才剛剛想睡覺呢,又發生什么事情啊。”

  軒轅龍傲無奈的一笑,才急忙道:“一時半會說不清楚,現在正有一架直升機來到天臺,你馬上到天臺搭直升機來我的辦公室來,出大事了。”

  江香只好關掉了通訊,穿好了衣服,來到門外,按開了電梯,來到了天臺之上,果然一架直升機正呼嘯而下,慢慢的降落在天臺之上,同時從直升飛機上跳出一個少校軍銜的人來,跑步來到江香面前,先是標準的敬禮后,才大聲道:“見過江少,我是逢將軍之命來接江少去辦公室的。”

  江香也敬了一個禮,同時鉆進了飛機,飛機緩緩而上,緩緩的消失在這個蒼茫的高空之中,不知道去向了那里。

  華夏最高安全委員會辦公室,一個地下會議室內,指揮大廳中,軒轅龍傲正站在那里,眉頭大皺的望著衛星地圖,似乎想把這個地圖望穿一般,同時腳步聲起:“報告,江香請到。”

  軒轅龍傲大手一揮:“退下。”

  同時轉過身軀,望著正站在那里的江香,激動的一叫,跑了過去,來了個熊抱,才哈哈一笑說:“這件事情看來只有你出馬才行了。”同時不待江香說話,抓住他的手臂,扯到了地圖前,同時按動了大屏幕上面的視頻,先前那個搶奪文物的人的戰斗視頻正在播放之中,直接到鉆進了潛水艇后在停止了畫面,完畢軒轅龍傲指著地圖說:“此人不知道什么來頭,一人搶走了文物之后,居然逃到了公海之上,同時憑著深海潛水艇消失在我們的追蹤之中,直到一天之后,我們才追蹤到他的信息,他直接經過幾過小國家,現在已經到了這里,然后消失不見,徹底的失去了蹤跡。”

  江香看著那個紅色的光圈處,脫口而出:“那里是魔鬼森林,人類未曾踏足的地方,他逃到那里去做什么。”

  軒轅龍傲點點頭,“就算是世界上最精銳的幾支特戰隊員,都從沒有踏足過那里訓練過,不知道此人去那里干什么,不過,顯然可以肯定的是,此人肯定在這個魔鬼森林之中,這個奇異的森林還可以屏蔽所有的信號,所有的高科技到了那里都是一片空白。”

  江香似乎有了點興趣,接道:“那么還有什么其他的資料。”

  軒轅龍傲開心的一笑說:“有,這個是國際反恐組織發來的一些寶貴的機密資料,這個組織是屬于一個在“未來時空”的組織的,似乎在進行一個巨大的陰謀,組織中人有科學家,有教授,有學者,有戰士,是個精英的組合,這個組織的目標暫時還不是很清楚。”

  軒轅龍傲頓了一頓后,指著視頻中那個騎著越野摩托車的人說:“此人據說是此組織中一個頭號戰士,不知道來自于那個部隊,卻是非常的厲害,看來你有個伴陪你玩玩了。”

  江香點點頭,道:“此人的戰斗還可以。”

  同時轉過頭來,望著軒轅龍傲道:“軒轅將軍,我們是老朋友了,我希望你不要騙我,他搶走的到底是什么東西,若只是個文物,恐怕不用這般的費勁吧。我希望知道實情,才好決定下面的行動,你知道我的聲譽,對于信息我一直知道該說的說,不該說不說,要不我也不會活到現在。”

  軒轅龍傲無奈的一笑道:“實話告訴你吧,其實文物中有我們軍方的一個機密武器資料,此武器有別于上一代的終極武器,其威力實在是太過巨大,若是被那些組織破解出來,恐怕對于世界人類來說都是一場災難。”

  江香點點頭,說:“看來我又要去叢林中玩一圈了。”

  帝都機場,江香登上了去往非洲聯盟帝都的飛機,將在空中度過十個小時。”

  隨著飛機的起飛,江香就閉上了眼睛,開始思考問題,他的一個習慣,就是將每一個細節都思考清楚,再決定行動的細節是如何,到了非洲聯盟的帝都機場之后,將有接頭人來迎接自己,同時提供自己的情報和武器,他將乘坐火車去到非洲聯盟的邊界城市中,再在那里休息一天,得到補給之后,才跨過敵對勢力范圍,那里將是非洲聯盟的反對組織,全部受到西方聯盟的護衛,江香將橫穿非洲聯盟的反對組織地盤,并從那里進入原始森林后,才開始真正的激情之旅程。

  這個將是一段非常值得回憶的路程。

  想到原始叢林中的那種獨特的風景,江香都不由的熱血沸騰起來,希望這次的旅行將是一場完美的旅程。

  十個小時的飛行過程一晃而過,江香隨著人流下了飛機,來到非洲聯盟的首都之中,同時一輛黑色的轎車來到身邊,從車上下來一個黑人大漢,望著江香恭敬的道:“請問是江香,江大少嗎?”

  江香點點頭,一頭鉆進了汽車,隨著轎車開動的過程,一邊欣賞著外面的車流滾滾,同時詢問著這里的情況。

  此大漢顯然是個情報高手,不待江香問,就連忙介紹道:“我們幾乎日夜用衛星監控著這片區域,可以肯定的說那人從進去之后,就沒有出來過也不知道那人到底是死是活,難道你真的要進入那個叢林中去嗎?”

  江香肯定無比的點點頭道:“自然是要進去的,那個文物是我們華夏的無上寶物,勢必要搶回來的。”

  大漢的目光變的更加的尊敬,現在車子停在了一個院子當中,這里是一個毫不起眼的房子,不遠的地方還傳來火車的聲音,顯然這里是火車站的旁邊,大漢將一個箱子拿出來給江香,說:“你要的東西,我們全部裝好了,都在這個箱子里面,這里是火車票,距離開車的時間還有十五分鐘,同時又拿出一個便當桶來,先前出去說:”來,我們邊走邊吃邊說:“你將在火車上面待過五個小時的時間,”說完看了看表,“現在的時間是下午14點,那么就是說晚上19點你將到達目的地,那里將會有人迎接你的,祝您一路愉快。”

  江香就在這里待了不到半個小時,就直接上了火車,開始踏上了接下來的路程。

  就在上火車的時候,江香就生出了一種奇怪的感覺,被人監視的感覺,那種感覺如芒在背,卻是絲毫不見監視之人的背影,這個時候,江香在進入火車的剎那間,看到右邊的高樓上一個光芒一閃動,心中一震,知道剛剛有好幾支狙擊手瞄準了自己,就是不知道為什么沒有開槍。

  江香老實的上了火車后,坐在了座位上面,看了看四周的人,都沒有什么特別之處后,就閉上了眼睛,開始思考每一個細節,到底是誰要殺自己,卻又為什么沒有開槍呢?

  自己的行動非常的機密,到底是那里出現了情況呢?

  不過現在想這些都沒有什么意思,無論什么情況,都無法阻擋自己的目標,那就是拿回武器,安全的送到軒轅將軍的手里去,才是這次的行動的最高的目標。

  五個小時的火車終于過去,江香隨著人流緩緩的出了火車站后,進入了迎接自己的汽車之中,汽車在夜色中快速的穿行著,經過了一個小時的旅程之后,才到了一個樹林外的一個房子之中,此時的道路變成了山路,縱然是汽車開在上面,都是搖搖晃晃的,房屋之中沒有燈光,周圍也沒有什么房屋,汽車剛剛停好的時候,江香突然臉色大變,快速伸手拍開了天窗,極快的從天窗中翻了出去,同時在天窗上面一個翻身,跳出了車外,滾入了旁邊的樹林之中,這一切的速度幾乎就在一個呼吸時間完成,幾乎就是車里面的人的大腦都無法反應過來,不過,此時看那極快的火箭炮已經讓整個汽車變成了火海,就是想思考也沒有了機會。

  就連屋中之人都不知道江香從車中翻了出去,幾個人影從房中跑了出來,同時排成一個戰斗隊形緩緩小心的朝著車子這邊搜索前進,他們的動作和眼神都說明了這幫人都是說訓練有素的軍人,并且是極為彪悍的特種戰士,每個人的臉上都畫滿了油彩,看不出他的真面目,不過從他們的衣服可以看出,這些人都是雇傭軍,殺人不眨眼的雇傭軍。

  這些人的目標都注意到車子周圍的大火,卻沒有一個人看到暗處中的江香正緩緩的抽出一把弧形的野戰匕首,握在手中,有如獵豹般的悄然無聲的爬上了樹,同時腳勾住了樹干,匕首咬在嘴巴之上,身體緩緩而下,伸到走在最后的人脖子上一轉,同時身體極為輕盈的一翻,悄然無聲的來到被殺的那人的背后,撐住了他的身體,讓此人至少看上去還是活著的。

  前面的三人狐疑的回頭看了一眼后,就轉過身去,繼續搜索前進。

  江香卻是嘿嘿一笑,在后面開動了機槍,將前面的三人全部掃成了碎片之后,才消失在這個樹林當中,不知道去向了那里,果然,半個小時之后,至少一個連隊的人來到了這里,看了地上的尸體一眼后,用通訊器發出了一個消息之后,同時飛塊的消失在這個樹林當中,就在他們走后不久,樹林中那個孤獨的小屋也在一片爆炸聲中變成了碎片,成為了平地,這個時候,江香才從暗處走了出來,望著房屋的熊熊大火發了一陣呆后,將匕首放回了身上,才朝著樹林中走了進去,不知道他將去那里。

  現在江香真正的成了孤家寡人一個,身上除了一身衣服和一把匕首之外,就別無他物了,箱子里面倒是有不少的武器的,不過顯然剛才都隨著那大火變成了碎片,現在只有在天亮前穿過這片小樹林,進入敵控區,再想辦法,進入那蒼茫的原始森林當中去。

  現在的時間應該是晚上九點的樣子,江香必須在天亮之前穿過這片樹林,進入敵對范圍,因為到了天明,他的行蹤將暴露,到時候他的行動將受到非常大的影響,雖然他不怕麻煩,但是還是沒有麻煩更好一些。

  雖然只是個樹林,但是一個人行走在上面,還是非常的有些困難的,江香用匕首一邊砍出一條道路,一邊極為幸苦的穿行在這個樹林之中,只有這樣,才可以極為隱秘的到達目的地中去,雖然是麻煩了一點,至少從目前來說,卻是最安全的方法。

  終于在天亮之前,江香成功的穿越了這片寬闊的樹林,來到了樹林個邊緣,看著下面的守衛,想著如何沖過去才不被發現的方法,不知道為什么,難道又要開仗了嗎,要不怎么會如此的防守嚴密呢?

  江香極為小心的匍匐前進,來到了草叢之中,望著守衛的戰士,全副武裝的,盤查著開動進去的車輛,搜查的這么仔細,不知道到底是在搜查什么東西或者是人?

  江香耐心的等待著機會,他已經在這里趴了三個小時的時間,連動都沒有動一下,就在等待一個可以過去的機會,他默默的數著,已經過去了三十輛車,可是還是沒有找到半點的機會,但是他不急,因為只有耐心的等待,總會有結果的。

  就在這個時候,一輛武器運輸車從前面開了過來,這輛車是特級安全車,全部是防火,防爆,防彈的三防車,轟的一聲,停了下來,在接受著檢查,同時吵著,顯然守衛還想檢查里面,而押送的人卻不愿意,不過,吵了以后,還是無奈并火氣大的很將后面的門打開,從里面搬出了一個又一個箱子出來,守衛們打開箱子,檢查著里面的武器。

  江香暗道機會來了,拿起一個小石頭,點中了正在搬動箱子的兩個守衛的腳上,兩人身體一動,箱子里面的武器全部翻到在了地上,亂成了一團,同時所有人都來拾取武器,非常的緊張之極點,現場亂成了一團,誰也沒有注意到,江香就在這個瞬間快速無比的鉆進了車廂之中,并靠在了箱子的里面,同時松了口氣,知道自己終于可以搭車穿過這片軍事管制區域。

  顯然守衛理虧,也確實看到都是武器,加上剛才自己的人還倒了一箱,就不好再檢查,拉開了閘門,開始放行。

  三防極現代軍用銀色運輸車終于重新啟動,朝著自己的目的地開了過去,同時江香開始跳了出來,躺在箱子上面,居然就這樣的躺在那里睡著了,他看過了,這里的武器全部是先進的單兵武器,肯定是要運送到總部主力邊防軍那里的,自己大可放心的睡覺休息,這段路程以這個運輸車的速度至少需要四個小時的時間,才會到達那里,開始卸貨,而自己要去的地方,也是那里,現在不好好休息,等到什么時候。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